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06.首尾相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06.首尾相連字體大小: A+
     

    四月三號,為了避免昨天的麻煩,村上悠早早地起床,天蒙蒙亮就出了酒店——他現在的身體和精神,睡多睡少,短時間內也沒什麼區別。

    今天他打算去屋島。

    「這個地點的命名,可能是因為從遠處眺望是成屋頂的形狀。」昨天酒會上,主辦方的人這樣介紹的。

    它位於高松市東北部的高地上,從山上可以眺望瀨戶內海。除此之外,山上還有寺廟和水族館。

    早上有點細雨,村上悠出來的又早,所以上下都見不著人影。

    等他慢悠悠的到了俯瞰瀨戶內海最好的位置獅子靈岩時,雨已經停了,太陽正從對面本州的岡山後,緩緩升起。

    「嗡~嗡~」

    掏出兜里的手機,是佐倉小姐的視頻通話。

    點了接通。

    佐倉小姐的臉出現在屏幕里,也不知道這個視頻是否有美顏,總感覺佐倉鈴音更加精緻了。

    她側臉對著村上悠,撩了下頭髮,正和旁邊的人說話。聽聲音像是早見沙織。

    也沒急著問什麼事,仍由視頻繼續著,他也眺望山海打發時間。

    等了估計有三分鐘,佐倉小姐似乎終於想起還有視頻通話這麼一回事。

    「村上,在哪呢?後面怎麼都是山?」

    「屋島。」

    村上悠把攝像頭換成後置,用山海的風景和佐倉鈴音視頻。

    「好漂亮。早見桑快來看!」

    「什麼?嗯,好棒的景色。這是哪裡?」早見紗織的臉也出現在鏡頭裡。

    「聽村上說,是屋島。」

    「哦!想起來了,他和種醬去四國宣傳了是吧?」

    「嗯,真羨慕。為什麼我們倆就得呆在東京宣傳?東京我已經呆膩了!村上,鏡頭往下一點,我要看下面的城市!」

    村上悠把手機緩緩往下。

    【攝影lv2:33/100】

    佐倉鈴音和早見紗織兩人的臉,都快從鏡頭對面伸過來了,手指對著城市指指點點。

    「看起來也不算太差啊。」

    「不過的確沒什麼高樓。海挺漂亮的,是什麼海?

    「是什麼海,村上?」

    「瀨戶內海。」村上悠說。

    「是瀨戶內海。」佐倉小姐對早見紗織複述道。

    村上悠已經在獅子靈岩站了七八分鐘,打算走了。

    「有什麼事說吧,我還得去其他地方。」

    「沒事啊,我就視察一下《四月》其他聲優有沒有好好在宣傳,結果就讓我逮到你在外面玩了。」

    「掛了。」

    「急什麼?!你開著視頻,讓我和早見桑也看看嘛。我們前面還有三個活動才輪到我們,在後台無聊死了。而且你一個人也很寂寞吧?我們正好來個三人行。」

    「三人行?」村上悠問。

    「對啊。等等,你的思想能不能不要這麼齷齪?早間桑在聽著呢!快給人家道歉!」

    村上悠懶得解釋自己說{三人行}的潛藏意思,是在嫌棄一直開著視頻麻煩。

    就在佐倉小姐的指責聲和指揮攝像頭拍哪兒的命令中,村上悠在山上閑逛起來。

    看了慰靈碑,路過寶物館,來到屋島寺。

    「村上,進去看看。」

    屋島寺最吸引人注意力的,是十二扇像是剛上漆的鳥居,十分的乾淨,紅的也很鮮艷。

    「村上,拍拍第一個鳥居,看寫的什麼?」

    「蓑·山·大明神?早間桑,你聽說過嗎?」

    「沒聽說過。可能是高松那邊的神靈吧。」

    「有可能。村上,再拍拍下面,剛才是不是有兩個石像來著?啊!這什麼啊這是?這是什麼東西的石雕?」

    「看著像是狗。」

    「它頭下面一圈是什麼?不會是獅子吧?也有點像野豬。」

    「野豬?嗯......」早間紗織陷入沉默,然後說道:「我感覺,神社不太能可能供奉野豬吧。」

    「不哦,有的。」

    「誒?真的嗎?」

    「嗯~~。就在京都,名字叫護王神社。很小的一家神社。」

    「難怪我沒聽說過。這護王神社是保佑什麼的?吃飯健康?」

    「太失禮了,早間桑,怎麼能聽到豬就想到吃呢?哈哈哈!」

    早見紗織也忍不住笑了兩聲,說:「我喜歡吃豬肉啊。那這神社到底是做什麼的呢?」

    佐倉鈴音說:

    「是祈求腰部和足部健康的。神社賣的禮品也是非常可愛的野豬玩偶。我上次去的時候,時間很緊張,再加上並不喜歡野豬,所以沒買。」

    「哦,是這樣啊。」

    「護王神社的主祭神是和氣清麻呂和氣廣蟲姬......」

    村上悠有一句每一句地聽著視頻對面{佐倉小姐給早見紗織的科普},一面暢遊在屋島寺內。

    也不知道在神社裡,談論其他神社,算不算失禮?

    考慮到神明出現和制定規則的時候,還沒有視頻通話這種東西,所以應該沒有相關的規定,根據「法無禁止皆可為」的原理,那就不算失禮。

    村上悠腦海蹦躂著稀奇古怪的想法。

    把屋島寺游完,除了三個{遍路者},既沒有看到遊客,也沒有見著穿白色上衣,紅色緋袴的巫女。

    四國有八十八所寺廟,巡遊這些寺廟的人被稱為{遍路者},而屋島寺就是其中第八十四處。

    出了寺廟正門,是一條林蔭小道,此時太陽已經有些火候,於是一地的樹影斑駁。

    遊客稀少,往前看到頭,往後瞧到尾,只有村上悠一個人,還有手機里佐倉鈴音和早見紗織吃東西的聲音。

    「村上,看右邊!」佐倉鈴音突然說。

    村上悠看過去,卻是一棵樹上,貼有{注意!野豬出沒!}的標語。

    「我就說吧!」佐倉小姐得意的聲音傳來,「剛才的石像肯定是野豬!」

    「鈴音真是聰明啊。」早見紗織誇獎。

    「哪有~~,嘿嘿,我也是瞎猜的啦。」佐倉小姐謙虛。

    「其實那是狸貓。」村上悠拆台。

    三人,兩人在東京,一人在四國,一起陷入沉默。

    隨後就是早見紗織溫柔的笑聲,還有佐倉鈴音的{村上!你回來死定了!誒呀,早見桑,我都說了是瞎猜的啦!都怪雕刻師的手藝差勁!沒錯!都怪他們!}

    往下走,就是屋島城的城門遺迹。一堵堵用大石頭堆砌成的城牆,大概三米高,有Z形梯子供遊客上下。

    在這裡也可以眺望高松市。

    和獅子靈崖不同的是,這裡俯瞰到的景色大多數是城市,而獅子靈崖一半海,一半城市。

    應佐倉小姐的要求,村上悠找了一個相對較高的地方,從左到右把整個高松市的俯瞰圖拍了一遍。

    【攝影lv2:34/100】

    看來中間的走拍——一邊走一邊拍,也就是亂拍——並不得到系統的承認。

    最後就是水族館了。它早已荒廢,寫有{新島屋水族館}的牌子上,沾滿了鐵鏽水,一幅荒涼的景象。

    到這裡,村上悠的手機電量差不多耗盡。

    佐倉鈴音和早見紗織也早就去舞台上宣傳《四月》,手機屏幕里,只有空蕩蕩的休息室,還有就是兩人吃剩下的零食。

    吃布丁的小勺子,一半在桌上一半懸在空中。

    應該會掉下來吧,這樣想著,村上悠掛掉了電話。

    中午仍舊吃的烏冬面。

    就這麼著,高松的閑逛以這碗烏冬面收了尾。

    下午他得趕回去參加綵排和訓練,為晚上的演出做準備。

    到了酒店,來到訓練室,種田梨紗已經在唱歌。

    隨行的鋼琴師也在。

    「村上君,」鋼琴師帶著一副細邊框眼鏡,四十歲的樣子:「晚上你也要彈鋼琴是吧?」

    「是的。」

    《四月》製作組在開工宴上,得知村上悠鋼琴水平還不錯,所以為了還原角色,乾脆讓他和種田梨紗,一人彈一人唱。

    另外,兩人還要表演話劇。

    原本只是現場配音,之所以變成話劇,是因為昨天先行上映會上,兩人顏值高,有人這麼提議了一下,就被通過了。

    「話劇也是原著劇情,兩位主演也是演技出色的聲優,哪怕真人演得浮誇一點,也無所謂。好看就行。」監督是這樣說的。

    村上悠也不知道他說的好看,是人好看,還是劇情好看。大概兩者都有吧。

    「需要幫你指點一下嗎,但時間可能不是很多了。」鋼琴師說。

    他是跟隨樂隊來表演的,沒有指導村上悠的工作安排。

    「謝謝,不用了。也不是什麼複雜的曲子。」

    「那你彈一遍給我看看吧。以防萬一。」

    大家都是《四月》團隊的,對方害怕自己失誤也好,純粹好心也罷,涉及到工作,村上悠沒有拒絕的理由。

    於是他坐到鋼琴前,彈了莫扎特,嗯,其實就是《小星星變奏曲》,包括後面幾段技巧較高的變奏。

    村上悠既不算好,也不算壞的彈完。

    鋼琴師如他所想的一樣,沒有指點也沒有稱讚,只是說了一句「這種水平今晚夠用了。」

    等鋼琴師走後,種田梨紗上來搭話。

    「了不起啊,村上君,彈得挺好。」

    「一般而已。」

    「我聽著感覺很厲害。手指噼里啪啦地亂按,眼睛都看不過來。」

    她雙手凌空模仿了彈琴的動作,看起的確是在亂按。

    「鋼琴這種東西,對著曲譜練就是了。沒什麼大不了的。」

    種田梨紗雙手撐在鋼琴上,俯視著村上悠,說:「東京人說的話,我一個字都不會信。」

    「沒錯。」村上悠敷衍地說,「東京人凈愛撒謊了。」

    「哈哈哈。」

    兩人說了兩句,繼續練習著舞蹈動作和背話劇的台詞。

    當太陽給山巒染上金色,《四月》表演團隊就提前趕到玉藻公園。

    村上悠和種田梨紗換上動畫里男女主的初中西式校服,在休息室里做著最後的調整。

    等到掛在櫻花樹上的燈點亮,櫻花瓣染成紅色時,表演開始了。

    首先登場的是種田梨紗。

    舞台周圍的燈光驟滅,過了一會,一束光中,種田梨紗雙手合十地站在舞台中央。

    夜風習習,有些微涼,她的裙擺在飛舞。

    「大家,要開始咯,這個四月。」

    【預感風的惡作劇】

    【一路追尋你的腳步聲】

    ......

    【面容如幻影】

    【你就如你一般活著】

    【被誇讚盛開卻枯萎在過去的花】

    ......

    村上悠在幕布後方,看著舞動的她。

    此時夜風轉大,她沒有繫上紐扣的西裝校服、下擺沒有塞好的白襯衫、飄逸的長發,也都跟著飛揚。

    被燈光染成徹底的紅色的櫻花,也開始飄落。

    除了舞台跟前的的觀眾,遠處山坡上有晚上出來欣賞夜櫻的家人、情侶,也在遙望這邊。

    村上悠看向沒有月亮的天空,星星像是不要錢一樣。

    他想,櫻花庄的幾人現在幹什麼?有沒有去目黑川賞夜櫻?

    「友人A,準備好了嗎?」

    種田梨紗對著他呼喊道。

    「啊。」

    村上悠溫潤像是暖色燈光的聲線,清冷如夜風的語調,響徹在玉藻公園的前前後後,上上下下。

    「悠悠——」

    穿有{Ilove悠君}T恤的女粉絲的聲音,也不弱下風。

    表演結束后,主辦方請劇組去了預約好的餐廳。店面很小,光是劇組的人就幾乎已經把店裡坐滿。

    「嗯~~~,好吃。」種田梨紗眼睛一亮。

    「的確不錯。和我在東京高級料理店裡吃的差不多啊。」監督石黑恭平也稱讚道。

    「謝謝。」

    主辦方的人笑著道完謝,轉向坐在角落、默默吃東西的村上悠。

    「村上君,怎麼樣呢,高松的懷石料理。」

    「很好吃。」

    村上悠被佐倉鈴音帶著一起去吃過銀座的懷石料理,一萬五千日元一個人,味道也就和眼前的大差不差。

    「村上君今天的表演相當精彩。最讓我沒想到的是,連我們這鄉下都有粉絲。」

    「還好。」

    吃完料理,有人提議繼續去喝酒。

    「我這兩天到處走,累得不行,就不去了。」

    「村上,怎麼二十幾歲就不行了?得保重身體啊。」

    「哈哈哈,村上,受女孩子歡迎也要節制啊!」

    幾個搞音樂的,在店裡喝了幾杯清酒就開始搞顏色。

    村上悠和幾個女工作人員還有種田梨紗回到酒店。

    剛進屋喝了一口水,手機又響了。

    佐倉鈴音給他發了一張照片,是東京都的夜景照。

    燈火通明的街道,來來往往的車流,色彩各異的招牌。

    佐倉:報答你的(10:36)

    佐倉:感謝我吧(10:36)

    佐倉:(10:37)

    村上:怎麼還在街上?(10:38)

    佐倉:和大西紗織坐在電車上,大西已經睡著且不斷點頭.avi(10:38)

    佐倉:剛錄完廣播(10:38)

    佐倉:(╥╯^╰╥)(10:39)

    村上:辛苦(10:39)

    佐倉:你在幹嘛?(10:40)

    村上:剛吃完飯回來,準備洗澡(10:40)

    佐倉:哦(10:40)

    佐倉:趕緊回來給我做飯(10:41)

    佐倉:明天見(10:41)

    佐倉:下車了(10:42)

    村上悠:好(10:43)

    把手機放桌上,他打開廣播,坐在落地窗前,聽了一會不認識的兩個聲優的廣播。

    等身體想動,等水喝完,就起身洗澡。

    第二天,《四月》劇組坐飛機回到東京。

    村上悠連行禮都來不及放回櫻花庄,就得趕去秋鳴錄音棚,錄製這三天落下的工作。

    因為單獨收錄的原因,三天的配音任務,他兩個小時就能解決。

    中途休息,他走到自動販賣機買飲料準備挑選新的飲料。

    中野愛衣從隔壁配音室走出來。——一家錄音棚會有好幾間配音室。

    「村上君?」中野愛衣驚喜地喊了一聲,「回來了?」

    「我人不都在這了嗎?」

    中野愛衣笑了下,說:「回櫻花庄了嗎?」

    「還沒來得及。」

    「行禮呢?」

    「放配音室呢。」

    「有沒有給我們帶禮物啊?」中野愛衣問。

    「當然。這怎麼可能會忘?」

    「真的?我還以為村上君是那種,出去玩,不會主動給朋友帶禮物的人呢。禮物呢?」

    「放配音室里。」

    「我想現在就看看。」

    「隨意。」

    村上悠在自動販賣機買了一瓶沒喝過的飲料,和中野愛衣回到他的配音室。

    「在哪呢?」中野愛衣迫不及待地問。

    「包里,最上面。自己拿。」

    村上悠打開瓶蓋,開始新一輪的試喝。

    「誒?是這個貝雷帽嗎?我好喜歡!這頂是給我的嗎?」

    村上悠放下飲料,中野愛衣已經把白色的貝雷帽呆在頭上。

    「當然。」村上悠把瓶蓋擰上,並不好喝:「這可是我走遍整個四國,花了這次活動掙的所有錢,能買到的最好的貝雷帽。戴上她,整個四國的女子都會黯然失色,承認你是這個春天最美的女人。」

    中野愛衣雙手調整著帽子的位置,笑著對他說:「怎麼突然說這麼讓人害羞的話。」

    「想你們了。」

    「是嘛?」

    「當然。我從來不撒謊。」村上悠義正言辭。

    中野愛衣白了他一眼。



    上一頁 ←    → 下一頁

    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