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05.四國的第二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05.四國的第二天字體大小: A+
     

    三十分鐘的先行首映會,眾人談了十分鐘幕後故事,十五分鐘宣傳。剩下的五分鐘,監督們誇男女主聲優可以出演真人版,兩個聲優說監督們付出了多麼多的努力之類的。

    第二天沒什麼事,所有人等著四月三號,在玉藻公園舉辦的露天演出。

    村上悠早上起床,吃過酒店的早餐——一隻烤得金黃的蝦、五片小牛肉、三塊三文魚、兩隻小章魚,除此之外,只有芥末和醬油。

    量非常的少。

    他準備出去閑逛的時候,再買點吃的,或者挨餓到中午,一起解決。

    早上九點鐘,拉麵店也好,咖啡店也好,居然都沒有開門營業。一路走來,只有寫有「揚州」兩個字的飯店開著門。

    村上悠在東京也見過不少稀奇事了,但這樣空蕩的城市街景,還是第一次見。

    猶豫一會,最終還是放棄進「揚州」店。他在揚州待過很長一段時間,炒飯也好,東關街雜七雜八的東西也好,都已經嘗試過一遍,沒有特別喜歡的。

    乾脆中午飯一起吃吧。

    打定主意,他也不再注意店鋪是否營業,索性直接往昨天主辦方推薦的栗林公園去。

    在一個十字路口,左拐時,在他身後三米遠,跟了半個小時的種田梨紗開口了。

    「走錯了!兵庫町在前面!」

    「你跟著我幹什麼?」

    村上悠轉頭看著她。

    「昨天不是說好的嗎?」

    種田梨紗還是站在遠離他三米的位置。

    「我實在找不到人一起逛街。沒辦法。不過你放心好了,你逛你的,我逛我的。如果有人覬覦我的美色,你只需要出於同情心幫一下就好。可以嗎?麻煩你了。」

    她鞠了一躬。

    「你是人氣聲優,和我一個男的走一起,不怕傳出緋聞嗎?」村上悠委婉地拒絕。

    在東京被看到兩人走一起,還可以推說是商量工作上的事,或者一起前往片場,但在這個偏僻的高松市被看到兩人一起逛街,反而不好說。

    就像在劇組被人拍到深夜進了一個房間,都可以說是討論劇本,但被拍到在國外一起逛街,反而不好找理由一樣。

    「怕什麼?文春還能追到高松不成?」

    「文春?」

    「你連文春都不知道?」種田梨紗的表情好像他不知道首相是誰一樣,「文春雜誌呀,那個專門窺探別人隱私的周刊。業內很多聲優都被他們爆出出軌之類的新聞。」

    解釋完,她催促道:

    「這樣說話好累,你逛你的,我逛我的,開始好嗎?」

    「我今天不去步行街。」村上悠再次拒絕。

    「那你去哪?」

    「栗林公園。」

    「可是我還沒去過兵庫町。」

    「和我有關係嗎?」

    村上悠不再廢話,繼續往栗林公園的方向走。

    隔著三米說話的確很費勁,況且周圍已經有人停下腳步,用奇怪的眼神圍觀他們。

    今天穿了西式女襯衫,藍底白花裙的種田梨紗,看著自己手上翻到{兵庫町必買清單}的旅遊攻略,急得跺腳。

    左右看了看,陌生的街道、毫無親切感的行人,特別是這九點多的街道上,人還沒幾個,她心裡慌起來。

    「算了,算了,先逛栗林公園也一樣。東西可以晚點買。」

    快步跟上走遠的村上悠,在距離他三米的位置減速,不等呼吸平緩,趕緊拿出旅遊攻略,直接翻到栗林公園篇。

    「栗林公園,始建於1570年左右,最初是富人貴族的私人領地......」

    一路沒有停歇,走了半個多小時,終於能看到栗林公園裡栽滿樹的小山頭。

    種田梨紗感覺自己雙腳沉重如鐵,每走一步都像是在靠慣性一樣。畢竟不是逛街,她的精神意志沒有給身體帶來額外的力量。

    想提出休息,但感覺自己跟著村上悠已經是麻煩別人了,也只能跟著。

    正在她打定主意,這一輩子都不會再來栗林公園時,村上悠在前面停下了。

    她心裡一喜,立馬又有些得意。

    看吧,弄了半天,還是故意惡作劇、欺負她,來引起她的注意。

    呵,膚淺。

    她鬆開原本因為疲憊而撐著腰的手,緩步走過去。

    「怎麼了,怎麼停......」

    話沒說完,站在村上悠前面,一個身穿粉色浴衣,長得雖不漂亮,但很乖巧的女子說話了。

    「這位先生是從其他地方來的吧?」

    女子的聲音下意識輕柔,浴衣領口寬大。種田梨紗保證靠那麼近、個子相對較高的村上悠能看到些什麼。

    「的確是。」村上悠說。

    「我買了栗林公園的年卡,有事沒事就去一次,在這條路上,從來沒見過您這樣帥氣的人。」女子淡淡笑著,既不給人諂媚,也不讓人疏遠。

    「謝謝。」

    種田梨紗慢慢走到兩人身邊,假裝對路邊的河水感興趣,停留在他們旁邊。

    心裡好奇地直痒痒,難道,這就是{村上流?找路邊素人直接回家睡覺}的現場直播?

    說不定自己壓根就沒有誤會他,那天之所以去書店,只是因為他身體撐不住了?

    種田梨紗埋頭看著溪水,嘴角下意識露出微笑,耳朵豎的老高。

    浴衣女子指著兩人旁邊,寬兩米左右的小河,說:「這條小溪的水,都是從山上流下來的山泉水,是可以直接飲用的。」

    「是嘛。」

    「嗯~~」

    浴衣女子溫婉地整理好浴衣下擺,然後緩慢蹲下,雙手伸進流動的溪水裡。

    「好冷~~嘻嘻~現在還是春天,等到夏天的時候,這水可好喝了。」

    浴衣女子笑得像舞台的上故意賣萌的女聲優,然手雙手捧起溪水,喝了一口。

    「春天果然沒有炎熱的夏天好喝。」一面說著,她拿出別在腰間的絲巾擦手,末了,還撩了撩因為蹲下而散亂的幾縷長發。

    兩人圍繞著山泉水的流量、每個季節的水位和口感聊了好一會兒。

    種田梨紗不耐煩了。

    你這又不領回家睡覺,又不帶著這個女人一起去逛公園,傻愣著在這裡聊天幹嘛?腳都站累了。

    就在她猶豫著是否開口催促時,浴衣女子說:「先生,你這是要去栗林公園嗎?」

    「嗯。」

    「需要我陪你去嗎?我對栗林公園哪裡好看,什麼時間人最少,哪個角度能拍出最好看的照片,都很清楚。」

    「這倒是不用。我喜歡一個人去隨便走走,沒有一定要去的地方,也沒有非看不可的景色。謝謝你為我解說這條小溪的故事。再見。」

    誒?這就走了?

    種田梨紗望著剛才還聽的有滋有味,下一秒卻突然轉身走人的村上悠。

    確定不帶上這個女人嗎?她的拍照技術應該是用得上的呀?

    種田梨紗有些戀戀不捨地跟上,走到一個轉角處,忍不住回頭。

    在全是山泉水的小溪邊,浴衣女子還靜靜地矗立在那裡,眺望著村上悠遠去的背影。

    過了轉角,種田梨紗忍不住問:

    「為什麼拒絕別人?有一個熟悉的本地人做導遊,不好嗎?說不定你今晚還能去她家住一晚。旅店的錢都省了。」

    「一個陌生男人突然要給你做導遊,晚上還領你去家裡住一晚,你樂意嗎?」

    兩人隔著三米,村上悠也不回頭,一面往越來越近的栗林公園走,一面和後面的人說話。

    「這怎麼能一樣?男人去女孩子家住,怎麼都不會吃虧吧?」

    「你這是在歧視男性。我可以是一個男女平等主義。」

    「哈?男女平等主義?在這種地方?」

    「不行?」

    「我覺得不行!」

    「看來我們沒有共同話題。我對不支持男女平等主義的人,沒什麼可說的。」

    兩人就這樣因為莫名其妙的原因,陷入莫名其妙的安靜。

    種田梨紗感覺心裡怪怪的,這話題結束的突然,最後怎麼好像她是有錯的一方?

    走過一家私塾,兩人終於來到栗林公園東門。

    遠處藍天白雲,種滿樹木的小山微微起伏。

    村上悠的第一印象是:莫不是一個全是松樹的森林吧?

    實在是門口的松樹太有生命力了,給人公園後面紫雲山上,也全是松樹的錯覺。

    兩人進門左轉,在售票處買了票,410日元一張,四瓶礦泉水的錢。

    等正式開始遊逛時,松樹的確很多,但不時傳來的杉木香,告訴遊客「這裡不全是松樹的地盤」。

    「哇~~,這個樹枝太奇怪了吧!」

    剛入園,種田梨紗就對著頭頂松樹蜿蜒如蛇似龍的枝丫拍個不停。

    村上悠抬頭看了一眼,的確奇怪,枝丫交錯,像是一張網。換成晚上或者陰天,應該會給人很陰森的感覺。

    「誒?怎麼就走了?我還沒拍完呢?」種田梨紗見村上悠看了幾眼就走,連忙跟上。

    兩人走走停停,種田梨紗拿著旅遊手冊,問:「村上桑,你知道這園裡有多少棵松樹嗎?」

    「我一沒看過相關的資料,二還沒逛完整座公園,從哪知道?」

    「我知道哦,一共有1400棵。」

    「真厲害。」村上悠看著面前樹皮如龜殼一般的松樹,說道。

    種田梨紗也不在乎他敷衍的語氣,繼續炫耀道:「不僅如此,這裡每一棵松樹,都是人工修剪的。」

    「這樣?」村上悠回頭看著她,「我在門口牌子上,看到寫的是1000多棵,怎麼變成每一棵?」

    「不可能!」種田梨紗把旅遊手冊翻過來,把蠅頭小字對著三米外的村上悠。

    「你看!」她指著一張圖片下更小的字體:「這裡寫的很清楚,{園內共有1400棵松樹,每一棵都是由匠人親手修剪。}」

    「那就奇怪了。」

    「一定是你看錯了。」種田梨紗繼續翻看自己的旅遊攻略,「我想在門口拍照都沒來得及你就進來了,怎麼可能把牌子上的內容看清楚?」

    「說的是。」村上悠也不分辯。

    「接下來我們去{龜鶴松}這個景點。這上面說它是園內最美的一棵,拍照指數三星。」

    「你自己去好了。」

    「嗯?為什麼?」

    「我打算隨便逛逛,能看到就看,看不到就算。」

    「你這樣很沒效率。慢慢走,怎麼可能把所有重要景點看完?」

    「看完,看不完,怎麼都無所謂。」村上悠繼續往前走。

    種田梨紗憤憤地對村上悠的背影「開了一槍」,嘴裡還輕聲模仿中彈聲,然後跟上。

    太陽高升,零星與兩人擦肩而過的一家人或是情侶,都把毛衣或者外套脫下來,要麼挽在手上,要麼搭在肩頭。

    村上悠也把黑色夾克脫下,從衣服中間的位置拎著。

    「那邊有休息的地方,還有吃的。我們過去吧!」

    種田梨紗先走了過去,她已經累得不行,感覺今天一上午走的步數,趕得上在東京一個星期的量。

    等村上悠走過去時,她已經買了一隻抹茶冰激凌,坐在一張長凳上,拿著手機自拍或者對著冰激凌拍照。

    村上悠也走到賣冰激凌的窗口,看了下。

    抹茶400日元,半抹茶半原味350日元,原味300日元。

    村上悠買了原味的。隨後在遠離種田梨紗一張長凳的位置坐下,一邊享受著寧靜,一邊吃著冰激凌。

    有一個還不能分辨出性別的孩子,一搖一擺地走到他旁邊,手扶著村上悠的膝蓋,睜著比山泉水還要清澈的眼睛,望著他手裡的冰激凌。

    「好可愛~~」

    種田梨紗小跑過來,蹲在村上悠跟前,和小孩對視著。

    小孩理都不理她,直勾勾地盯著村上悠手裡冰激凌。

    村上悠吃,他眼睛上挪,村上悠放下,他眼睛就跟著向下。

    微微長著的小嘴,能看到晶瑩剔透的口水在積蓄。

    「寶寶想吃?」種田梨紗用手指勾了一點點,輕輕放在孩子嘴邊:「姐姐喂你。啊~~~」

    小孩莫名其妙地看了她一眼,然後繼續抬頭望著村上悠。

    「誒?為什麼?」

    「也許他喜歡吃原味的。」村上悠說。

    「那你喂他一點啊。」

    「我不習慣和別人吃一個,不管是小孩還是大人。而且這麼小的孩子,在春天能不能吃冷的也是一會事。就算他能吃,他想吃,你餵了之後,別人父母不一定想讓他吃......」

    「啊?」

    絕世美女獃獃看著平時寡言少語的村上悠。

    「......你這樣做只會給別人添麻煩而已。」

    說完,村上悠加快速度把自己手上最後一口冰激凌吃掉。

    小孩的嘴唇開始顫抖,還沒哭出來,眼眶就開始紅了。

    「別哭別哭別哭,」種田梨紗沒拿冰激凌的手趕緊摟著他,「叔叔不給你,姐姐給你買。」

    村上悠:「......」

    種田梨紗正要抱著去買,村上悠伸手把孩子抄在手裡。

    「做什麼?」種田梨紗問。

    「別給小孩亂吃東西。」

    「但他要哭了呀。」

    村上悠把小孩放腿上,輕輕抖動,小聲唱著《為美好的世界獻上祝福》的片尾曲《小小冒險者》。

    【不小心摔倒而擦破的地方】

    【滲出血來而又隱隱刺痛】

    【沒關係的啦馬上就會痊癒的】

    【明天就能結好疤了】

    ......

    小孩發出「哈哈,哈哈」斷斷續續的小聲,小手也不知道乾淨不幹凈,一直想摸村上悠的臉。

    一首歌唱到一半,上完廁所連手都沒來得及洗的媽媽急急忙忙跑過來,對兩人一直道謝。

    「不用謝,不用謝,沒什麼的。」種田梨紗說,「這孩子想吃冰激凌,我們怕吃壞了,不敢給他吃。」

    「幸醬這兩天一直拉肚子,就是前幾天嘴饞吃壞的。還好你們沒給她吃。謝謝你們。」

    「啊?不是什麼大事。」

    媽媽舉著孩子的手,對兩人說了再見。

    種田梨紗看著村上悠:「村上桑,你怎麼知道她不能吃冷飲?你思慮還挺周全的嘛,厲害呀。」

    她帥氣地朝村上悠比了一個大拇指。

    「我只是怕麻煩。」村上悠拿著衣服站起來,「動物園的猴子都不允許亂投食,更何況人呢。」

    「猴子?雖然你說的很有道理,但你能不能換一個比喻方式?那麼可愛的一個小女孩。」

    「誒?你去哪?我還吃完呢?!」

    兩人亂走一通,在小松亭買了烤年糕,在吹上亭吃了據說最正宗的烏冬面。

    兩人出了栗林公園,種田梨紗把旅遊攻略{栗林公園}篇對摺。

    「六個亭子,只去了三個,最受歡迎的掬月亭沒去,藩政時代藩主招待貴賓的大茶屋也沒去,船也沒坐。這次旅遊太虧了。」

    她一個人在後面,用自以為村上悠聽不到的聲音嘀嘀咕咕。

    又走了半個小時,兩人來到兵庫町和栗林公園的十字路口。

    「村上桑,能不能陪我去一趟?我有點東西想買。拜託了。」

    村上悠想了下,點點頭:「可以。」

    「謝謝。」

    等交通燈變成綠燈,種田梨紗率先走過斑馬線,村上悠更在她身後三米的位置。

    一路上,種田梨紗時不時回頭確認他是否還在,看到他后,才繼續翻看手裡早就準備好的清單。

    她應該早就有做計劃,每次都是直奔目標店,倒是省了村上悠不少功夫。

    還剩最後幾樣的時候,她看著兩手空空的村上悠。

    「村上桑,你不幫朋友帶禮物嗎?」

    「她們沒叫我幫她們帶。」

    「這......村上君,我不得不說你了,這種東西別人不說,你也得帶啊。關係是需要維護的。」

    「這樣?」

    「當然。我建議你也買些禮品,不需要太貴。」

    村上悠打算聽從她的意見。

    但買什麼好呢?他立馬想到五千日元的絲巾。

    等種田梨紗買完東西,他去了那家店。給悠沐碧買了綠色,佐倉櫻花色,東山白色,中野黑色。

    付錢的時候,他注意到人體模型頭頂上戴了一頂白色貝雷帽。

    穿和服戴貝雷帽,真是奇怪的組合。

    店長注意到他眼神。

    「這是店裡最後一頂,我本來想留著裝飾用,客人如果需要的話,給一千日元就賣給您了。」

    村上悠打算拒絕,他拿女式貝雷帽幹嘛?但想了想,反正是個添頭,拿回去誰喜歡誰拿去就是。

    「謝謝,那我就收下了。」

    「好嘞,我給您包裝好。保證收到的姑娘喜歡。」

    種田梨紗在三米外的位置,看到店長給了村上悠五個盒子,心裡掰著手指頭數了下。

    佐倉、東山、中野、釘宮,還有一個是誰呢?

    不會要送給自己吧?畢竟自己長得這麼好看,今天一天的相處下來,應該足夠他喜歡上自己了。

    不行,不行,我得拒絕。

    {儘管你今天陪了我一天,但你和我的旅遊方式實在衝突的很,請再努力改變自己。還有,你說話的方式太奇怪了,這點也請務必改掉。之後,我們再從朋友開始。相處個一兩年,等有一定的好感再來送東西。}

    嗯,差不多就這樣。

    「走吧。」

    「啊?」

    「怎麼?你還有東西要買?」

    「沒,沒了。」

    出了兵庫町,走了七八分鐘,種田梨紗非但沒有收到東西,反而自己手上拿的大包小包已經讓她不堪重負。

    「那個,村上桑,能不能幫我拿一些?」

    村上悠考慮一下,自己當初似乎就幫佐倉小姐主動拿過東西,後來事情變得麻煩不得了。

    但這樣拒絕一個女士,而且還是經常見面的同事,似乎也不太好。

    他左右看了看,發現距離昨天去的麻將館挺近。

    「我們先休息一下吧。」

    「這也行。」

    村上悠領著她去了環境嘈雜的麻將館。

    昨天輸錢的老頭,在他進門的剎那,就吼道:「東京人!過來!把我昨天輸的錢還回來!」

    後面原本對場所和環境,都相當嫌棄的種田梨紗,聽到這句話,瞬間來了興趣。

    「村上桑,你昨天說的是真的?真的贏了很多錢?」

    「我從來不說謊。」

    村上悠把袋子寄存在櫃檯,走了過去。種田梨紗也趕緊把東西寄存,跑過去圍觀。

    在座的不管是老頭子,還是老太婆,對村上悠這個明明一臉斯文,卻善於賭博,贏了他們錢的俊雅帥氣毫無興趣,對樂觀活潑的絕世美女種田梨紗倒是很感興趣。

    「姑娘,也是從東京來的?」

    「不是,我是高松本地人。」種田梨紗乖巧地說。

    村上悠出牌的時候,瞄了種田梨紗一眼,這也是一個撒謊不眨眼的傢伙。

    「和這個東京人是情侶?」

    「不是。我是做導遊的,他今天花高價私人雇傭我。」

    「姑娘,小心咯,外地人壞的很,特別是東京人。」

    「嗯嗯~~,我會小心的。」

    幾圈下來,村上悠把今天花出去的錢全贏回來后,收手了。

    再次輸錢的老頭罵罵咧咧。

    「這兩天我沒有去神社參拜,運氣不好!東京人,明天可敢再來?」

    「那可不行,明天我還有事。」

    「東京人凈愛撒謊!昨天說好今天不來!今天卻跑來了!騙人!」

    那老頭又轉身對種田梨紗再三叮囑{東京人凈愛撒謊}之類的,東京人種田梨紗笑嘻嘻地點頭,說自己絕不會上東京人的當。

    回去的路上,{東京人凈愛撒謊}成了種田梨紗的口癖,不管和村上悠說什麼,都要笑著把這句話複述一遍。

    「東京,南京,西京,北京,沒有哪個京的不撒謊的。」村上悠說。

    「京撒不撒慌,和我高松本地人有什麼關係?」絕世美女笑嘻嘻的,露出雪白的牙齒。一頭烏髮在夕陽下熠熠生輝。

    「這是京不京的問題?我使用四個京,代指全人類。」

    種田梨紗雙手拿著東西,不能「開槍」,只能眨了眨右眼,一本正經地又說:

    「東京人凈愛撒謊!」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