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03.幾度想要請假,然後說明天萬字。(最後兩分鐘,來不及想標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03.幾度想要請假,然後說明天萬字。(最後兩分鐘,來不及想標題。)字體大小: A+
     

    「抱歉呢,村上君。」後台休息時間,中野愛衣突然說。

    「怎麼了?」

    「我幫你寫的問題啊,還故意讓你回答。」

    「這是怠惰的懲罰。」村上悠翻看著下半場的台本,並不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不過我們兩個一直抽到對方的問題,是不是太奇怪了呢?」

    「這才有節目效果。我們在後台可是一直有聽到掌聲。」小松未可子說。

    「恩,沒錯。」堂本海斗也加入話題,「總比抽到大西紗織的【昨天晚飯吃了什麼】強,完全沒有節目效果!我說,大西你是不是被村上影響了?想法也開始悠閑起來?」

    「我可以是認真考慮的呢!你這樣說太失禮了,堂本桑!」大西紗織不服氣。

    「村上的話,你學他的配音技巧和演技就好,風格氣質想法還是算了。」堂本海斗說。

    「海斗君,」中野愛衣微笑著說,「村上君的風格氣質想法有什麼問題嗎?」

    「沒,沒,沒!我瞎說呢。」

    六人聊會兒天,最後大西紗織和中野愛衣去上了一趟廁所,順帶拉著完全不想去的木戶衣吹,時間也差不多了。

    工作人員通知可以上台後,六人振作精神,重新走上舞台,各自按照綵排時的站位,在貼有白色膠布的地方站好。

    從聲優們的角度,村上悠一如既往地站在最左側,中野愛衣站在他右手邊。

    「和其他廣播一起公錄,還是第一次。」中野愛衣看向村上悠說,「大家一起聚在一起了呢,村上君?」

    「嗯~」

    「沒事吧?還精神著嗎?可別睡著了啊。之後還有哦,加油。」

    「怎麼也不至於睡著吧?」村上悠笑道,隨後看著她說:「好吧,三個廣播公錄已經結束,今天的【翻開!邂逅!有趣!】環節感覺如何?」

    「啊?」中野愛衣可愛地偏著腦袋,凝望著村上悠。

    聲優們:「......」

    堂本海斗:「村上,你是在問誰?台下那麼多觀眾不問,你看著中野桑?當在後台和酒會聊天呢?振作一點啊!」

    「這台本上也不寫清楚是對誰問的。」村上悠難得抱怨一句,「算了,直接開始三個節目的特殊環節吧。」

    中野愛衣原本還想聊聊其他兩組在做廣播時的情況,聽他這麼說也就算了。

    「我來說明一下這個環節的內容吧。」中野愛衣對著台本讀道:「在接下來的幾個遊戲里,各組之間會採用派出代表、相互組隊等方式參賽,為自己的廣播爭取分數。同時,節目組還為優勝的隊伍準備了獎品!價值3萬日元的!烤肉代金券!」

    她一說完,除了最容易冷場的村上悠默默看著外,其餘四人都發出尖叫聲。

    中野愛衣:「喜歡肉的人舉手!」

    四人:「在在在!」

    「據說,這裡三個節目的慶功宴一直都是烤肉?」中野愛衣問。

    今天來代打的小松未可子說:「是這樣嗎?」

    「嗯,聽說是這樣,大家......」

    村上悠太喜歡這個環節了,全程看其他五人表演就行,自己做好「舞台看票」席該做的事就行。

    「......順便一提,是否邀請缺席的井口裕香,就交給《魔彈》組來考慮。」中野愛衣說。

    「今天就算了!」堂本海斗左手做了一個下壓的動作,強調道:「今天算了!」

    「不不不不!」小松未可子說,「要是贏了,我和井口裕香去就行了。」

    「誒?啊!」堂本海斗驚訝地說,「好吧,我明白了,拜託你了。」

    「哈哈哈。」

    等幾人把氣氛炒熱,村上悠做最後的說明:

    「具體得分方式,是靠小組成員去得分,然後兩人相加就是每組的總分數。比如說,堂本海斗一分不得,也可以抱著小松桑的大腿也是可能獲勝的。」

    小松未可子指著村上悠,對堂本海斗說:「去做了他。」

    「想打架嗎?」堂本海斗往村上悠這邊走過來,「瞧不起誰呢?」

    「等等,等等!」中野愛衣連忙擋在村上悠前面,「是台本啊!台本上這樣寫的!」

    「我待會下台要去找劇本作家好好聊聊!」堂本海斗點點頭,站回原位。

    觀眾被他逗樂了。

    中野愛衣:「那麼,第一場對決是......」

    村上悠:「【在做什麼呢?一咚了咚~~】」

    其實就是從(聽前奏猜曲名)遊戲,稍作改變,變成猜測井口裕香正在幹什麼的遊戲。

    一共兩場,第一場代表是《遊戲人生》的中野愛衣,《精靈使》的大西紗織,《魔彈》的堂本海斗,剩下的三人是第二場。

    工作人員開始播放井口裕香提前錄製好的{正在用什麼做什麼事}的音軌。

    「嘿!哼哼哼哼~~呀啊——好舒服。咦~嚇~咔~哇~~!咔咚嘭!咦哈哈哈~~,速!速!哈哈!」這是第一場的聲音。

    第二場,換小松未可子、木戶衣吹和村上悠。

    聲音:「啊!好快啊!剛才的真是可惜呢......」

    原本蓄勢待發,還挺積極的小松未可子和木戶衣吹傻了,獃獃地站在原地。

    「......來來來!嗨嗨嗨!啊——啊哈哈哈哈!再來一次,再來一次!我果然很有才啊!嘿!哈!」

    兩題,每題15分,三組沒有一個人得分的。

    村上悠看起來也挺積極,但精神早就三心二意,沒有猜中的打算。——能讀懂有「知性女聲優」名號的井口裕香的意思,那可不是正常人能做得出的事。

    除了中途,大西紗織把搶答棒子上裝飾用的花,不小心弄下來,之後裝上去時,因為用力而發出的謎一樣的嬌喘聲,他就沒「打開」過自己的耳朵——因為驚訝。

    「好吧好吧,」中野愛衣笑著說,「三組暫時都是0分,讓我們進入下一個遊戲吧,村上君。」

    「嗯。」村上悠說。

    中野愛衣說:「那麼接下來的遊戲是......」

    村上悠接道:「【在這之中第一的是!】」

    遊戲規則是:由六人提前準備好的問題,大多是【六人中誰最怎麼怎麼樣】。

    六人舉起手裡早就寫好所有人名字的速寫本,每一題根據答案翻到相應人的名字。

    A提出的問題,六人一起回答,出現兩人相同的答案,A得5分,三人相同得10分,全員一致得25分。

    如果出現AB答案相同,CD答案也相同的情況,A也只能拿5分。

    村上悠閑得無聊,猜測在場很多觀眾,可能都要等遊戲正式開始,看六人是怎麼玩的,才能弄清楚這隻聽了一遍的規則。

    舉辦方果然把一切都整的挺麻煩。

    「那麼,就按照站位順序,從左到右,從村上君你的問題開始,怎麼樣呢?」中野愛衣說。

    「怎麼都好。」

    大屏幕上放出「村上悠的問題」:【在這之中,誰的朋友看起來最多?】

    六人開始翻動各自寫有六人名字的素描本。

    中野愛衣:「大家決定好了嗎?」

    大西紗織:「決定好了!」

    「那好,我說1,2大家一起報出答案。1,2!」

    小松未可子:「愛衣!」

    堂本海斗:「未可子桑!」

    大西紗織:「未可子桑!」

    木戶衣吹:「大西桑!」

    中野愛衣:「木戶醬~~」

    村上悠:「小松桑。」

    被提及最多的小松未可子:「誒~~~,喔!」

    「三人一致?那就是,嗯,」中野愛衣低頭看了下台本,「10分!出題者村上君,得10分!」

    「我喜歡這個站在中間的分數。」村上悠點點頭,表達自己對中庸的喜愛。

    「嗯~,謝謝你,村上君,為我們的《遊戲人生》加了10分呢!」中野愛衣笑著說。

    另外一邊,堂本海斗對小松未可子說:「我剛才叫你未可子了......」

    「沒關係!可以再叫幾聲哦~~」女聲優小松未可子瀟洒地說。

    男聲優堂本海斗反而害羞起來,羞答答地說:

    「這個感覺,好想在廣播里試試啊~~等等!這題為什麼沒人選村上?那傢伙的朋友遍布整個東京都!就連酒吧、遊戲廳、娛樂場所的老闆,都是他朋友!」

    「堂本海斗!」村上悠擲地有聲。

    觀眾鼓掌:「哦~~~~!哈哈哈!!!」

    「誒?」等觀眾聲音小一點,大西紗織好奇地問:「村上前輩這麼受歡迎嗎?」

    堂本海斗繼續給{只想隱形的村上悠}增加麻煩,扳著手指頭說:

    「那當然!酒吧,老闆天天和他喝酒;遊戲廳,除了賭博類的,免費玩;娛樂場所,那裡的小吃拼盤,服務員免費送。」

    「誒~~~」大西紗織眼睛亮晶晶地望著村上悠。

    「我早就說了吧。」中野愛衣嘟著嘴,使勁說道:「天天和信長、海斗、雄馬一起出去喝酒!」

    觀眾看她不開心的樣子,於是更開心了。

    雖然島國男性經常出去喝酒、交際能力強,是得到推崇的,但堂本海斗為了以防萬一,還是解釋說:

    「但村上也只是喝酒、玩玩遊戲而已,每天八點前準時回家。是個好男人。」

    「海斗~~」村上悠看向堂本海斗,心裡想著是不是要揭對方老底。

    「好了好了,開始下一題吧。」主持人中野愛衣趕緊打斷:「接下來是我的問題,請看!」

    【在這之中,誰看起來最適合COS狗?】

    小松未可子:「堂本海斗君!」

    堂本海斗:「大西桑!」

    大西紗織:「堂本桑!」

    木戶衣吹:「小松桑!」

    中野愛衣:「堂本君~」

    村上悠:「海斗。」

    中野愛衣:「哦!四個!也就是說15分?太好啦!村上君,我們又拿了15分哦。」

    「厲害厲害。」

    「海斗君的樣子,很有小狗的樣子,是吧?」中野愛衣對幾人問道。

    「沒錯!沒錯!」小松未可子舉著手裡翻到寫有{堂本海斗}名字那頁的素描本。

    「我在廣播里說了很多次了,」堂本海斗說,「我是貓系的。」

    「一點都不像!」大西紗織說。

    「我是隨性又神秘的海斗啊。」堂本海斗說。

    「那不是村上前輩嗎?」大西紗織絲毫不給堂本海斗面子。

    村上悠擺擺手:「我既不隨性,也不神秘,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聲優而已。看木戶衣吹的問題吧。」

    【在這之中,看起來最怕打針的是?】

    「誒~!」未成年少女慌了,「這不是我出的問題啊!」

    「是我的!」大西紗織趕緊說,「可能是搞錯了吧,那就先從我的問題開始好了。」

    「打針啊,有點難選。」中野愛衣說,「大家決定好了嗎?從外表上大概判斷一吧。1,2!」

    小松未可子:「木戶醬!」

    堂本海斗:「村上悠桑!」

    大西紗織:「村上前輩!」

    木戶衣吹:「村上桑!」

    中野愛衣:「木戶醬~~」

    村上悠:「木戶桑。」

    「啊咧?三對三?這種情況怎麼辦?」小松未可子問。

    「嗯......我看看,」中野愛衣低頭看了下台本,「算作三人相同,也就是10分呢。」

    大西紗織說:「啊,太好了!」

    小松未可子說:「不過好厲害啊,完全分成兩種答案。」

    「為什麼會有人認為我害怕打針?」村上悠想不明白。

    堂本海斗:「憑感覺選的,又不知道到底誰害怕打針?大家也沒有一起打過針。」

    大西紗織:「村上前輩一直給我很強的印象,所以我想著,害怕打針說不定能成為一個萌點。{你看,這個聲優強的過分,卻像小孩子一樣害怕打針}這種感覺。」

    「你們兩個只是純粹的在針對我吧?」

    「嗯嗯~~」剛才還在各種找理由的兩人,毫不猶豫地點點頭。

    「哈哈~~」中野愛衣笑著問,「那村上君你害怕打針的嗎?」

    「你感覺呢?」村上悠說。

    「哈哈!」中野愛衣低頭笑了下,轉向木戶衣吹,問:「木戶醬呢?」

    「【村上桑】啊。」木戶衣吹舉起自己的答案。

    「不是,木戶醬,我是問,你打針怎麼樣呢?」

    「打針......已經不再害怕了!」

    「不再害怕啊~~?」

    「嗯!之前多少有點怕,現在已經克服了!」

    「真偉大呀,」中野愛衣用看小狗的眼神看著木戶衣吹,「嗯~~,長大成人了呢~~~嗯嗯!」

    堂本海斗插了一句:「木戶醬這個還真是可愛啊。」

    「我旁邊有一個討厭的大叔!」站在堂本海斗旁邊的大西紗織吐槽道。

    「就請木戶醬為我們出下一道題吧?」中野愛衣溫柔地對木戶衣吹說。

    「嗯!請看題!」

    【在這之中,跑的最快的是?】

    堂本海斗立馬高抬手!高抬腳!開始原地跑!

    沒理他的暗示,中野愛衣說:「這個怎麼辦呢?」

    「大家工作都是坐著進行的,很少有跑步的印象呢。」也沒理他暗示的大西紗織說。

    「確實啊,也沒有什麼運動會之類的。」中野愛衣應道。

    「運動會?哈哈哈,挺起來好有趣!每個事務所派人參加嗎?我們社就由村上前輩出馬吧~~」

    「哦~~,聽著挺有趣的!」中野愛衣看了眼專心找答案,完全放棄主持人工作的村上悠:「大家決定好了嗎?1,2!」

    小松未可子:「村上桑!」

    堂本海斗:「堂本海斗!」

    因為想象村上君參加運動的場景,來不及仔細找答案的大西紗織,隨意翻了一頁:「中野桑!」

    「誒?!」中野愛衣被逗笑了:「開玩笑吧,你在逗我嗎?哈哈~~」

    木戶衣吹:「堂本桑!」

    中野愛衣:「大西醬~~」

    村上悠:「海斗。」

    「我就知道!村上你肯定懂我!」堂本海斗指著村上悠說。

    「這樣的話,三人相同,也就是10分,木戶醬得10分!下面是海斗君的問題。」

    「嗯!」堂本海斗點了下頭:「請看題!」

    【在這之中,最能炒熱氣氛是?】

    「啊~~~」中野愛衣看向村上悠:「這道題好熟悉啊,村上君~」

    「說的是呢,好像某人也寫過類似的。」

    觀眾:「哈哈哈~~」

    小松未可子:「井口裕香醬!」

    堂本海斗:「大西桑!」

    大西紗織:「小松桑!」

    木戶衣吹:「小松桑!」

    中野愛衣:「木戶醬~~」

    村上悠:「小松桑。」

    「誒?未可子?」中野愛衣問。

    「嗯?嗯?嗯?嗯?」小松未可子故作不知地疑惑道。

    「好像出現了不在這裡的人的名字啊。」

    堂本海斗說:「小松桑這個答案!滿分回答!」

    小松未可子說:「除了井口桑還能是啊!」

    「沒有!非她莫屬!」堂本海斗大聲說,又小聲嘀咕:「但是啊,我還是想讓小松桑選我啊~」

    小松未可子看著他,陷入謎一樣的沉默。

    村上悠說:「你這傢伙就沒有一點自知之明?」

    大家:「哈哈哈~」

    堂本海斗說:「現在問題是,一個選我的人都沒有?什麼情況!」

    「你自己什麼樣不清楚嗎?」村上悠再次說道。

    堂本海斗失落地低下頭,開始自閉。

    「哈哈~~三人一樣,海斗君得10分。」中野愛衣說,「來看最後一題吧,麻煩未可子了。」

    「嗯,請看題!」

    【在這之中,最抖S的人是誰?】

    中野愛衣:「哦~~~最抖S的人?」

    小松未可子:「這個肯定全場一致了吧!對於這個問題,我可是相當有把握的喲~」

    「嗯。」村上悠點頭,對這個問題也很感興趣:「這個只能她了。」

    堂本海斗:「除此之外,不可能有其他答案!」

    村上悠:「怎麼想,都只可能想到這個人。」

    小松未可子:「沒錯,就是想的那個人!」

    大西紗織忍不住笑了。

    翻了好一會兒,終於找到自己想找的答案后,中野愛衣說:「那麼,我......」

    村上悠打斷了她,說:「我不知道被這個人坑了多少回,留下多少辛酸回憶。」

    「誒?」

    中野愛衣看著村上悠,反應過來他一直在說誰了。

    抿抿嘴,給了他一個幽怨的小眼神,生氣地不接村上悠的話,轉頭看向右邊的四人。

    「那麼開始咯~~1,2!」

    「中野桑!」小松未可子、堂本海斗、大西紗織、村上悠。

    中野愛衣素描本舉到一半,就無奈地放下了,低頭嘟著嘴。

    她轉頭盯著村上悠的素描本,氣呼呼地道:「吶~~!你真的這麼覺得?!」

    不妙!

    村上悠從她眼神里讀出{回去後會好好找你算賬}的意思!

    麻煩,大麻煩!

    誠實太難!

    木戶衣吹說:「我寫的堂本海斗桑哦。」

    「啊!太好了!木戶醬!」中野愛衣小跑到未成年少女身邊,和她依偎在一起:「我們答案是一樣的!」

    小松未可子、大西紗織:「誒?誒——」

    堂本海斗走上前兩步,看著未成年少女,說:「木戶桑好像不太喜歡我啊。」

    「沒沒沒!」木戶衣吹嚇得直往後退。

    大西紗織趕緊保護未成年:「別這樣!」

    中野愛衣又和未成年少女靠在一起:「果然只有木戶醬是自己人!跟你說啊,海斗君別看他那個樣子,我覺得他其實是個抖S。」

    「嗯!」進了傳銷組織還不自知的木戶衣吹,點頭,說:「其實我也有點這種感覺!」

    「真的?!太好了!」傳銷頭目中野愛衣一臉欣慰。

    堂本海斗對著觀眾,指著兩人:「這樣說話的那個人,才是最抖S的!是吧?」

    觀眾:「哈哈哈~~」

    小松未可子:「大家快看!抖S的現場調教啊!」

    大西紗織:「決定不會搞錯!這就是抖S!」

    村上悠......嗯,他並沒有說話,正捉摸著怎麼消除因為誠實帶來的麻煩。

    「真的——?啊~~」中野愛衣嘟嘟嘴,笑著說:「嘛,算了,要說抖S,其實也是因為明白抖M的心情。所以不管是哪一邊,不管是S還是M,都很受歡迎的哦~~」

    小松未可子:「怎麼了,這是?」

    大西紗織:「好可怕,好可怕~」

    中野愛衣跳過她們的話題,說:「四人相同,未可子得15分!」

    這一環節,《魔彈》組25分,《精靈使》組20分,《遊戲人生》組25分。

    「大家的分數都差不多呢~」中野愛衣說,「那麼,就進入到最後的對決吧。最後的對決是......」

    村上悠:「【剛才的敵人,現在的朋友!混合手勢猜謎!】」

    不同節目組的兩人,在1分鐘內進行《手勢猜謎》遊戲,每答對一題目,兩組同時得10分。

    猜謎的人,背對大屏幕,面向觀眾;表演手勢的人,側面對著觀眾進行表演。

    村上悠:「請看第一對組合!」

    大屏幕上,表演手勢{木戶衣吹},猜謎{堂本海斗}。

    堂本海斗一個踉蹌,對未成年少女說:「這樣組合沒關係吧?你不是討厭我嗎?」

    木戶衣吹抿著嘴,不說話。

    也不知道是不敢,還是默認。

    村上悠:「《手勢猜謎》,開始!」

    一,貓。

    木戶衣吹可愛揮了兩下喵喵拳,就被猜中了。

    二,晴空塔。

    木戶衣吹雙臂在頭頂比了一個「尖」,堂本海斗說了東京塔、金字塔、埃菲爾鐵塔、瑜伽......

    木戶衣吹:「pass!下一個!」

    三,撈金魚。

    木戶衣吹像是炒菜,像是挖土。

    堂本海斗猜了一個家庭菜園,就想不到第二種可能性。

    木戶衣吹:「pass!下一個!」

    四,妖怪。

    ......

    五,金字塔。

    未成年少女、新進傳銷成員木戶衣吹,愣了一秒,面無表情地再次擺出第一題的動作。

    這次堂本海斗總算猜對了。

    一分鐘時間到。

    一共回答出三問,《魔彈》和《精靈使》各得30分。

    村上悠:「下一對組合是——」

    大屏幕上,表演手勢{中野愛衣},猜謎{大西紗織}。

    中野愛衣:「我最近很少玩《手勢猜謎》啊~」

    堂本海斗:「中野桑的意思,就是說以前練過?」

    小松未可子:「真期待中野桑會怎麼樣表演呢!」

    「不一定啊。」大西紗織說,「抖S中野桑也許根本不給手勢呢。」

    村上悠看準機會,立馬說:「哪裡會有這種事?不會的,不會的。」

    中野愛衣瞄了一樣村上悠,笑著對大西紗織說:「怎麼會呢?!我會好好加油的!」

    第一,鼓。

    穿著牛仔包臀裙的中野愛衣,「敲」得還挺有節奏。

    ......

    第二,《看那邊,嘿!》(一種遊戲名字。)

    《遊戲人生》廣播里常玩的,所以中野愛衣也是信手捏來。

    ......

    第三,大象。

    中野愛衣在鼻子上比劃兩下,這麼簡單題,大西紗織說了一句「鼻子蠕動蠕動」就直接喊pass。

    第四,電梯。

    中野愛衣畫了一個門,按了樓層鍵,這麼難的題,大西紗織兩秒就回答上了。

    第五,和太鼓。

    ......

    一分鐘時間到。

    一共回答出五問......

    「五問?!」堂本海斗失去理智,面臨奔潰!

    小松未可子:「中野桑的身體協調性真好啊。」

    ......《遊戲人生》和《精靈使》各得50分。

    村上悠:「最後一......」

    「等等!」堂本海斗對小松未可子說,「我們不是不能反超了嗎?」

    「嗯?」小松未可子還沒反應過來。

    堂本海斗指指村上悠:

    「你和他一組,得分肯定一樣......」

    「啊!」

    小松未可子縮著脖子,臉色變得很奇怪地望著村上悠。

    「啊,這個,嗯~~~,是挺讓人在意的呢~」中野愛衣趕忙說,「總之!讓我們看看最後的組合吧!」

    大屏幕上,表演手勢{小松未可子},猜謎{村上悠}。

    畫面剛出,小松未可子大吼道:「搞反了吧!應該反過來才對!」

    堂本海斗:「為什麼啊!讓村上動起來啊!他站在那裡沉默的時間已經夠多了!」

    村上悠:「我更擅長回答問......」

    「誒~?」中野愛衣插話了:「但是可以反過來了嗎?」

    她朝工作人員問:「可以換嗎?誒?可以?哦~~,那村上君,加油表演吧。」

    村上悠能怎麼辦?

    他走到一邊,把話筒和台本放下,一面揉著眉心,一面走到表演手勢者該站的位置。

    堂本海斗突然說:「村上,就算你一分不得,也可以抱緊中野桑的大腿獲勝哦~~嘿呀嘿呀~」

    「你這傢伙,」村上悠推了推眼鏡:「笑起來真噁心。」

    大西紗織說:「誒?如果前輩一分沒拿的話,我們《精靈使》是不是有機會反超?前輩!如果我拿到3萬元!一定請你吃烤肉!」

    「嗯......」中野愛衣歪著頭,「村上君,你可是【空】哦,永不敗北的是吧?」

    村上悠:「......」

    觀眾:「哈哈哈!」

    第一,火箭。

    村上悠蹲下,做了一個點火的姿勢。

    小松未可子:「噴水?火箭煙花?火箭!」

    中野愛衣:「嗯嗯~~」

    第二,籃球。

    村上悠微微彎腰,弓步,對著地面拍打兩下。

    【籃球lv1:1/100】

    啊?你湊什麼熱鬧?

    小松未可子:「籃球!」

    中野愛衣:「很好!」

    第三問,弓道。

    村上悠......

    【弓道lv1:1/100】

    走開。提示音太吵了。

    小松未可子:「弓!」

    中野愛衣:「非常好!」

    第三問,投鉛球。

    村上悠後退兩步,右手張開成爪,做了一個拋物線前推。

    這次倒是沒有技能,可能村上悠沒怎麼看過投鉛球,所以動作不標準的緣故。

    小松未可子:「手球?啊!投球?啊...那個...鐵球?」

    中野愛衣:「哈哈哈哈~」

    堂本海斗:「小松桑,這是,想不起那項運動具體叫什麼名字?」

    中野愛衣:「pass也可以哦,pass。」

    小松未可子:「pass!」

    眾人:「哈哈哈哈!」

    第四問,雞。

    引用佐倉小姐的一句口癖:「嘖!」

    沒辦法了,村上悠只好表演了江南四大才子祝枝山的《小雞啄米圖》。

    只是高頻率的啄米,有點費脖子。

    眾人:「哈哈哈哈哈!」

    大西紗織:「別這樣啊!前輩!你的高冷人設呢!」

    堂本海斗:「對么生動啊!這脖子動的!」

    其他人怎麼樣都無所謂,沒看中野愛衣笑得很開心嗎?大概已經忘了回去算賬的事了吧?

    小松未可子:「按摩?誒?....鯉魚王?啊!雞!」

    中野愛衣:「啊!很好很好!」

    第五問,企鵝。

    村上悠雙腿併攏,雙手緊貼褲縫,合併的五指微微翹起。

    小松未可子:「企鵝!」

    中野愛衣:「加油!村上君!」

    大西紗織不能直視前輩了:「不妙啊!」

    堂本海斗:「好厲害!」

    第六問,擊劍。

    村上悠右手掌心向上,握拳,往前遞了兩下,腳上來回踩踏兩下。

    【劍道lv1:52/100】

    小松未可子:「拳擊?擊劍擊劍!」

    一分鐘時間到。

    中野愛衣:「好厲害——!!!」

    堂本海斗:「六問!」

    大西紗織:「答對六問!」

    村上悠感覺心好累,走回人群,拿起自己的話筒和台本。

    中野愛衣說:「出汗了嗎,村上君?」

    「沒。不過快了。」

    「哈哈哈~~幸好穿的是【Ilove悠君】的T恤呢。」

    小松未可子:「村上桑那個【雞】表演的太厲害了!哈哈哈!」

    「恩恩~~」中野愛衣點點頭,對村上悠說:「村上君努力了呢~~」

    村上悠:「【空白】永不敗北嘛。」

    觀眾:「喔——」

    「嗯嗯~,村上君喝一口水吧。分數統計需要一點時間呢。」

    村上悠拿起自己的東京自來水,把剩下的一半全喝完。末了,下意識看向手錶,時間也差不多了。心情舒暢起來。

    「分數出來了!請看!」

    大屏幕上,《遊戲人生》135分,《精靈使》100分,《魔彈》115分。

    「啊——」小松未可子和堂本海斗直接跪在地上,捶打著地面,一派捶胸頓足的場景。

    村上悠:「在本次活動中,獲得優勝的是《遊戲人生》組!」

    激昂的背景音樂響起。

    堂本海斗、小松未可子:「走了!回家了!」

    「嗯?」村上悠。

    兩人走到幕布后,把寫有【賞品!烤肉代金券!30,000円】的牌子舉著拿過來,單膝跪在村上悠和中野愛衣兩人中間。

    「你們也太合拍了吧!」中野愛衣說,「不過呢,活動結束后,大家一起去吃吧。是吧,村上君?」

    「我願意把獎品讓給他倆。」

    「嗯?不用這樣,畢竟是3萬日元,六個人一起去吃的話,應該沒有問題的。」

    堂本海斗:「如果有找零!找零歸誰呢?」

    「歸你,歸你。」村上悠只想快點結束。

    中野愛衣說:「總之呢,今天的慶功宴,大家一起去吃烤肉吧~」

    小松未可子、木戶衣吹、大西紗織:「啊!太好了,中野桑太體貼了!」

    「最後的優勝是我們兩個,」村上悠對著中野愛衣,念著台本:「恭喜了。」

    「啊?啊!不不不!」中野愛衣也笑著朝村上悠鞠躬:「恭喜你,村上君。」

    「哈啊~~~~」堂本海斗:「自己恭喜自己?」

    其他幾人也被逗笑了,紛紛朝兩人說「恭喜」「恭喜你們」。

    村上悠的心情不錯,因為節目到這裡就結束了:

    「以上,就是《一夜限定三重公錄祭》特別篇的全部內容!終於也到了說再見的時間了!」

    觀眾發出的哀嚎,絲毫不影響村上悠愉悅的心情。

    中野愛衣:「那麼在最後,希望大家發表一下今天的感想吧。先從未可子開始,請~」

    「嗯,好的。」小松未可子雙手握著話筒:「今天雖然是作為井口桑的代打,但......」

    中野愛衣:「接下來是海斗君,請~」

    「......私下裡,我和村上經常一起玩,但像這樣一起出席活動,幾乎沒有。」堂本海斗看向村上悠,想來一個互動,卻看到一張冷漠臉:「誒?村上,難道我是無關緊要的存在嗎?」

    「不是,不是啦~」中野愛衣擋在兩人中間:「村上君比你想象得到還要重視你呢。」

    大西紗織:「嗚啊♂♂~~」

    村上悠給他一個{別浪費時間,趕緊結束}的眼神。

    「嘛,算了。」堂本海斗心領神會:「能和......今天實在太感謝了。」

    中野愛衣:「然後是大西醬,請~」

    「嗯~~」大西紗織:「這次三部動畫一起做廣播,我也是第一次,久違的感到有些緊張。不過能和大家一起愉快的玩這麼多遊戲,特別是和未可子桑,平時沒什麼機會......」

    站在兩人中間堂本海斗然後退了兩步。

    大西紗織笑著說:「沒事的沒事,不用。」

    「我太礙眼了吧。」堂本海斗謙虛地說。

    大西紗織蹬鼻子上臉地揮揮手:「那你就退下吧!」

    小松未可子和大西紗織直接站在了一起。

    堂本海斗一臉不敢置信,隨後默默轉身背對著觀眾,蹲在了地上。

    中野愛衣對村上悠說:「快去,快去,村上君,快去安慰他。」

    「啊?」

    「嗯?」

    村上悠只得走到堂本海斗身邊,背對著觀眾,也蹲了下來。

    小聲說:

    「你今晚不是說要和聰一那傢伙去酒吧嗎?怎麼又要去烤肉?」

    「有的吃,白不吃。」堂本海斗說,「吃完我再去酒吧不行嗎?」

    「得,得,隨你。」村上悠拍拍他肩膀:「差不多可以站起來了,記得,別啰嗦了,快點結束。」

    「怎麼滴?喝水喝多了?想撒尿?」

    「{堂本海斗做過歌舞伎哪家酒吧女客最多的調查}這件事,我......」

    「我懂!我懂!我什麼都懂!」

    「懂就好。」村上悠再次「安慰」地拍拍他肩膀。

    「......難得能夠這樣說話。」還在發表感言的大西紗織指著「摟在一起」的村上和堂本:「還能看到這樣美麗的友情♂♂~~......期待大家的再會,今天真是謝謝各位啦~~」

    1號:「saori———!!!」

    中野愛衣:「接下是木戶醬~,請~」

    木戶衣吹:「......大家!最喜歡了!烤肉真是期待啊~~,要不要多吃一點呢~~」

    「哈哈哈~一定要多吃一點哦~」中野愛衣是非常喜歡這個未成年少女了。

    「嗯......村上君想最後說嗎?舞台感言?」她對村上悠說。

    「這怎麼都無所謂。我先說好了。」

    「沒事啦,我先吧~~」

    「那你還問我?得,得,你......」

    「喂!」堂本海斗指著兩人,對觀眾說道:「大家看到了嗎?這兩人又開始表演夫妻相聲了?大家都看著呢!能稍微停一下嗎?」

    「沒有,沒有!」中野愛衣笑著否定兩句,隨後對觀眾說:「各位,今天真的非常感謝......最後!請聽村上局你的精彩演講~~」

    「各位,今天能來參加活動真的是感激不盡。大家今天玩得開心嗎——?」

    觀眾:「哦!!!」

    村上悠:「嗯,就這樣。」

    眾人:「誒——?」

    大西紗織:「前輩,前輩!這樣真的可以嗎?你可是壓軸啊!」

    「沒關係沒關係。」中野愛衣說:「他一直就是這樣,沒事的。」

    大西紗織:「哦~~,好吧。」

    中野愛衣:「最後,收錄本場活動的DVD已經決定發售!時間就定在春季,具體幾號請大家留意官網!村上君,到底什麼時候算春季呢?」

    「它什麼時候發售,什麼時候就是春天咯。」村上悠回答。

    堂本海斗開玩笑道:「這個業界規矩,就不要深入討論了。」

    觀眾:「哈哈哈~~」

    「嗯~~,就這樣結束,有點寂寞呢。」小屏幕上,工作員人員突然提示{還有時間},中野愛衣不得不這樣說:「再說一會吧?」

    村上悠看了下時間,居然還真有6分鐘。

    是自己在遊戲環節和最後發言的時候,太節省了嗎?

    「這麼突然?」大西紗織說。

    「大家有什麼想說的嗎?」中野愛衣問。

    堂本海斗指著村上悠:「村上好像想說點什麼呢?」

    「嗯?」村上悠開始考慮從哪個片場開始,宣傳堂本海斗做調查的事了。

    中野愛衣:「村上君?」

    「嗯......的確是有。我剛才說你是抖S,給我留下辛酸的記憶,都是胡扯的,沒有這回事。中野桑,是最溫柔不過的了。」

    觀眾:「唔——」

    大西紗織:「哈哈哈!」

    中野愛衣反而沒說什麼,笑著低了下頭,然後才紅著臉,說了一聲「太好啦」。

    「總之,以後不管是錄音片場,還是其他地方遇到,請多多指教。」

    「嗯!」中野愛衣點點頭:「那麼,活動就到這裡結束吧!」

    六人:「大家,再見啦~~」



    上一頁 ←    → 下一頁

    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
    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