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02.公錄中,村上和中野的回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02.公錄中,村上和中野的回合。字體大小: A+
     

    中野愛衣把唯一豎著那張問題牌拿到手上,翻開一看。

    「哦~~這個,嗯,【{ILOVE......}句子里,你想填什麼進去?】」中野愛衣歪著腦袋,立馬用慌亂的語氣,氣呼呼說:「這還用問!你肯定又是信長吧?!」

    「等等等等!」

    不給村上悠說話的機會,中野愛衣又說:

    「真是的!你一天到晚就知道信長和海斗!有事沒事就出去喝酒!」

    台下男性「哈哈哈」的嘲笑聲,喜歡BL的女性粉絲更是尖叫不斷,整個場館沉浸在快活的氣氛中。

    「哪有這回事!」村上悠極力辯解,「我們真的是出去喝酒。只是關係好一點的朋友!明白吧?中野桑,你應該明白的!」

    一場廣播而已,村上悠可不想背上莫須有的風聞。

    很多女粉絲可能不喜歡她們的偶像和女性傳緋聞,卻對男男喜聞樂見。

    這樣下去,說不準哪天在line群里,就能看到自己和某個男人抱在一起表情包。

    中野愛衣撕掉問題牌上的封條:

    「另外說一句,這個還是我出的問題啊!」

    「真的假的?」

    村上悠是看問題選的,本想著讓中野愛衣出個丑。

    這種搞事的問題,也不太像中野愛衣的風格呀。

    「真的呀!真是的,村上君,我明明想讓木戶醬她們,很可愛地說【Ilove什麼什麼~~】才出的這個問題!你為什麼就把它抽出來了呀!」

    「嗯......」

    「而且啊,這個問題我們倆不是......」

    「等等,中野桑,以前的事先不說,你先把問題回答了。」村上悠說。

    「可是,我們以前在廣播里說過了呀?」中野愛衣轉身看向觀眾,俏皮地說,「大家如果想知道答案的話,歡迎購買《遊戲人生》廣播CD哦,現在正在絕贊售賣中~~」

    「不愧是中野桑。」

    「哈哈~~,村上君,生氣了?」中野愛衣用好奇的眼神,打量著村上悠的臉。

    「沒有的。」

    「好吧好吧,我回答就是了,真是的,一點虧都不肯吃!」中野愛衣使勁兒地說了一句,隨後站起來,對著觀眾,指著自己的T恤。

    「大家,【Ilove悠君】正在絕贊售賣中哦,現場就能買到!請大家多多的支持!」

    在觀眾的笑聲和起鬨聲中,村上悠不得不鼓掌,肅然起敬:

    「不愧是聲優,不愧是中野桑啊。」

    「嘿嘿~」中野愛衣害羞且得意的一笑,「不過我們兩個都把對方的問題抽出來了,什麼情況呀!」

    「整的挺麻煩。」

    「哦——,原來這個梗還在繼續?」說完,她低下頭把散亂的問題牌,在桌上一一鋪開,「時間還長,我們再抽一張吧?」

    她哼著不知名的曲兒,快樂地整理著,睫眉深黛,不復剛才的機靈和狡黠。眼帘微垂,雙腮因剛才的激動而泛起一抹紅暈,周身瀰漫著一股「欺詐性溫順」。

    村上悠深深的知道,中野愛衣絕不是一個溫柔的人,或者說,不是一個純粹溫柔的人。

    「要哪個呢,村上君,你來抽吧。」

    「好像【神經衰弱】一樣。」村上悠想起佐倉小姐為了贏,和他玩的各種紙牌遊戲。

    中野愛衣可能也想到佐倉小姐每次耍賴都贏不了的場景,又像被春風吹低頭、花瓣白中帶紅的蘋果花一般,低眉淺笑了一聲。

    村上悠拿了離自己最遠的那張,剛拿在手上,中野愛衣便探身過來偷瞄。看到問題后,又立馬笑著趴在桌上。

    「嗯......」村上悠一面揉著眉心,一面讀出問題:「【這次活動,最不能帶動氛圍的是誰?】」

    「哈哈哈!」中野愛衣直拍桌,剛才還是蘋果花的臉蛋,已經成了熟透的果實。

    笑完,她又氣憤道:「等一下!這到底是誰出的問題啊!真是的!」

    「我也很好奇。」村上悠說。

    這種問題明顯就是在針對{活動苦手}的他。

    撕開封條,攝影機立馬放大,【村上悠】三個字清晰的投在大屏幕上。

    全場鬨笑聲中,村上悠看向中野愛衣,中野愛衣笑眯眯回望回來。

    「村上君,你真想的出來呢!這些問題!不愧是村上君呢~~」

    「中野桑您也不差。」村上悠無奈的搖搖頭,又忍不住笑了下:「每人寫兩張,也僅僅只寫了兩張。為什麼兩張都被我抽回來了!」

    「呀,真是可怕呢~~」中野愛衣搖晃著身體,隨後感覺自己似乎表現得太歡心了,又把雙肘放在桌上:「你感覺呢,最不能帶動氛圍的?」

    觀眾:「哈哈哈。」

    「答案上面不是寫著嗎?最不能帶動氛圍的,只能是我了。」

    掌聲如雷鳴。

    「好吧,好吧,開始下一個環節。」中野愛衣壓住嗓子,用幼女聲線說,「【擺脫交流障礙】環節~~」

    村上悠拿起插了吸管的瓶子,一口氣喝了一半——上次出現這種事,還是在節目里被佐倉小姐瘋狂追問{村上喜歡內褲?}{村上喜歡什麼樣的內褲?}{村上今天穿的什麼內褲}的時候。

    「村上君,沒事吧?」中野愛衣小聲地問。

    「難說。」

    「哈哈哈。」村上悠一開口,中野愛衣就開始笑,「哦~,那就好好的喝口水,我們倆還得繼續加油呢~~」

    「儘力,儘力。」

    「今天雖然來了很多人,但我們按照平時模式就行了。看看第一個問題吧。【慶功宴上,前輩讓強行說兩句乾杯的祝酒詞,這時候該怎麼應對】。」

    讀完,中野愛衣看著村上悠,又說:

    「村上君,你剛才在後台睡著了,不知道有沒有聽到,這個問題啊,在《魔彈》廣播環節也出現了哦。」

    「然後呢?」

    「海斗模仿你來著。」

    「模仿我?」

    「是啊。你第一次參加慶功宴的樣子。嗯哼,{各位,很開心能一起合作,乾杯。},就這樣。」模仿完海斗,她臉上恢復笑意,又說:「村上君,你那時好像真的有交流障礙一樣。不過現在好多了,這個廣播起作用了吧?」

    「有可能。」村上悠說,「那我怎麼表演呢?有交流障礙之前,還是現在?」

    「機會難得,你就回想第一次出演作品時候的樣子。」

    村上悠回想自己第一次參加慶功宴的場景。

    因為代打,角色勉強有名有姓,他受邀參加《我的異界勇者生活》的慶功宴。

    一條長桌,他獨自坐在遠離人群的角落,周邊的人說說笑笑,他喝著果汁——那時的他還喝不來酒。

    那個時間,他和戶古聰一也不熟悉,等到釘宮未夕看不下去,用事務所前輩的身份,強行把他叫過去加入話題,他才說了幾句{你好}{不能喝酒}之類的。

    「那我就按照那時的我來表演?」村上悠說。

    「嗯嗯~~那就開始吧。」中野愛衣整理一下表情,進入{前輩}角色:「村上君,給大家說一些祝酒詞。」

    「不用了。」

    「誒?你可是作品主人公啊,說幾句吧。」

    「不用了。」

    「就說幾句嘛,這次作品能獲得這麼大的成功,多虧了村上君的努力啊。」

    「不用了。」

    「......你,你來真的嗎,村上君?」

    「嗯。」

    台上僵住,台下笑成一片。

    「好吧好吧。」中野愛衣點點手指,「看來海斗君模仿得還不像啊。」

    「他們遇見的,都是後來的我啊。」

    「好吧~讓我們看第二問。【上課時候睡覺被老師發現后,應該怎麼應對呢】。村上君,你能演學生嗎?」

    「好。」

    中野愛衣站起來,假裝觀眾的方向有一塊黑板,開始上課。

    「那個,這裡啊,合併一下,就變成這樣了。」

    「呼—呼—」

    「嗯?」中野愛衣回過頭,彎腰低頭覷著裝睡的村上悠:「那邊,村上君,村上君!」

    「唔。」

    「你在睡覺?」

    「沒有。」村上悠回答的乾脆利落。

    「就是在睡覺吧!認真聽課!」

    中野老師轉身繼續上課:「這裡畫一條線,這道題就很容......」

    「呼—呼—」

    聽到呼嚕聲,她調轉半個身子,瞧著村上悠的側臉,仔細打量確認后,才自言自語道:

    「看來這傢伙不拿粉筆打他一下,他是不會聽的。咻——」

    她這邊話音剛落,村上悠「呃啊!」一聲,表演了一個標準的後仰——腦門被砸中。

    中野愛衣被他逗笑了。

    村上悠裝作剛睡醒的樣子,揉揉眼睛。

    「村上君,你剛才睡著了吧?」

    「沒......」低頭沉思0.7秒,抬起頭,堅毅地說:「嗯,是睡著了。但是!老師,請聽我說。昨天晚上,我......

    唯獨這門功課,我為了老師一直努力到到天亮。現在無論如何都有點扛不住睡魔的攻擊。

    但是!請聽我說!我都是為了老師!為了老師,我願意......」

    「卡!卡!卡!」沒有桌子遮掩的中野愛衣站不住了,羞紅著臉跑回座位,使勁說道:「村上君!你在幹嘛!是在示愛嗎?!」

    「哪有這回事?我這是在表達,為了老師,我願意學好一門功課。這是對好老師最大的尊重和肯定。」

    「沒你說的這回事!你表演的完全就是開啟老師和學生禁斷之愛的節奏啊!」

    「嗯?」村上悠不能理解她思維,說:「其他同學都在吧,課堂上,周圍有很多人的。」

    「就是因為很多人看著,才不好意思啊!」

    「這樣?」

    「嗯!」

    「得,得。這種情況還是實話實說的好,做一個誠實的人。」

    「嗯,說的是呢,畢竟誠實是村上君唯一的優點嘛~」中野愛衣輕笑著說。

    村上悠{你別這樣}地揮揮手,「繼續下一題。」

    第三問是【朋友送了禮物,老實說感覺很微妙的時候,應該如何應對】。

    看完問題,中野愛衣開始尋找充當禮物的東西。

    村上悠說:「這次怎麼都該輪到我了吧?」

    「嗯~~?」

    「我來充當送禮物的角色。」

    「嗯~~~~」中野愛衣想了想,隨後笑道:「我們猜拳決定吧?怎麼樣?很公平吧?」

    「啊,這樣。」村上悠地點點頭:「我知道了。我來扮演收禮物的角色。」

    「哈哈,放心吧,村上君,等你表演完了,我也表演一次好啦。」

    「得,得,中野桑說了算。」

    中野愛衣無法讓人拒絕的地方就在這裡,儘管每次不管輸贏,都會讓他接受懲罰,但最後又會用連帶責任的理由,主動提出一起接受懲罰。

    中野愛衣忍不住笑了下,隨後開始表演小劇場:「悠悠,悠悠!」

    「嗯?」村上悠一愣:「嗯。」

    「這個,噗嗤~,嗯哼!這個《遊戲人生》廣播CD,現在發售了哦。把這個作為禮物送給悠悠吧。給~~」

    「謝謝。」村上悠拿著CD看了兩眼:「挺不錯啊。」

    「誒?你的表情,好像很為難,不喜歡嗎?」

    「還好。動畫也好,廣播也行,只要是圓盤我都喜歡。」

    「嗯——?」中野愛衣說,「村上君,這可是要說出內心真實的想法啊,在感覺禮物很微妙的時候。」

    「為什麼要說出真實的想法呢?朋友送的,不管喜歡不喜歡,好好收著就是。還能避免麻煩。」

    「話是這樣說,」中野愛衣微嘟著嘴,「但你剛才不還說了嗎,不能撒謊,做一個誠實的人。誠實是你最大的優點啊。」

    村上悠無言以對,誠實成了他最大的阻礙。

    想想,沒什麼好辦法,索性直接把CD遞給中野愛衣。

    {你行,你來}地揚揚下巴。

    「額?謝謝。」中野愛衣接過CD,「這是什麼?什麼作品嗎?」

    「《遊戲人生》」

    「誒~~?為什麼送我這個啊?」

    「最近經常聽到某女聲優說起這個作品。」

    「嗯?啊,好吧,雖然完全沒什麼興趣......」

    「恩?」

    「......但我正好以此為契機,去看看試試吧。謝謝!」

    「哦!」

    「怎麼樣呢?這樣可以嗎?」中野愛衣期待地看著村上悠。

    「不愧是中野桑啊。還能這樣。」村上悠鼓掌。

    「我也感覺不錯誒。雖然不知道禮物有什麼用,但或許因為朋友送給自己的原因而喜歡上。」

    「嗯,這樣的確能避免麻煩。」

    中野愛衣舉著CD,對觀眾說:「另外,工作人員和我說,這個CD非常的好哦。」

    「的確不賴。」

    「裡面還收錄有映像特典哦,雖然最後變成我們倆跑去吃烤肉了。」

    「哪有這回事?吃烤肉也是在進行遊戲和廣播錄製。」

    中野愛衣沒理毫無推銷能力的村上悠,繼續對觀眾說:「另外呢,我和村上君還去玩了《遊戲人生》主題曲的音樂遊戲。」

    「嗯,中野桑唱的非常好聽。」

    「今天這個CD已經開始先行發售了,在活動結束后,對它感興趣的觀眾,可以購買哦~」

    「嗯,絕贊售賣中。」

    村上悠說的最多的兩句廣告詞,一就是【絕贊售賣中】,二是【好評配信中】。

    「以上,就是【擺脫交流障礙環節】。」

    過場音樂響過之後,就是【空白】二人同心環節。

    中野愛衣說:「在廣播的最終回,我和村上君5問答中4問。至今都沒完美通關。」

    「咖啡里加牛奶還是砂糖?」

    「嗯,就是那個問題,好可惜。不過這次我們還有機會,一起加油吧~」

    「好。」

    一問:【一說到咖喱里會放入的食材,就想到?】

    兩人:「1。2。土豆。」

    「說的也是,肯定是土豆啊。」中野愛衣說。

    「最喜歡北海道的土豆。」

    「為什麼要特意提北海道啊!」

    「我誠實嘛。」

    中野愛衣笑著想伸手輕輕打一下村上悠,想想在舞台上,還是作罷了。

    二問:【慶生會必不可少的東西是?】

    兩人:「1。2。蛋糕。」

    三問:【說到約會的地點,就是?】

    「這題以前不是問過嗎?」

    「誒?是嘛?我忘記了。不過正好。」中野愛衣說,「記憶力好是村上君你唯一的優點吧?應該記得我回答的什麼吧?」

    「你不是忘了嗎?」

    「沒關係的呀,我還是我,同樣的問題,回答肯定不會變的!」

    「那就好。」

    中野愛衣:「1。2。迪士尼樂園。」

    村上悠:「1。2。咖啡店。」

    「誒——為什麼!村上君!你確定我上次回答的是咖啡店?不會吧?」

    「中野桑,除了記憶力,誠實也是我唯一的優點。」

    「誒~~~,那我為什麼現在卻回答迪士尼呢?你知道嗎?村上君?」

    「這從哪知道?」

    中野愛衣撇撇嘴角,「好吧~~,看來這一次又不能完美通關了。先看第四問吧。」

    「好。」

    第四問:【聚餐吃飯,最初一定會點的東西是?】

    「這個沒問題吧,村上君,我們一起吃過那麼多飯,對吧,你要是再答錯,我就要生氣啰~~」

    「第三問答錯的是中野桑吧?」

    「嗯?什麼?用麥說話呀,要不然我聽不清呢~」中野愛衣側過身子,對距離她半米的村上悠這樣說道。

    「沒什麼。我說我會努力的。」

    「哈哈~~」

    兩人:「1。2。生啤。」

    中野愛衣:「哦~~~不錯呢,第五問!」

    第五問:【用一句話來形容《遊戲人生》是?】

    「太難了吧?」中野愛衣感覺怎麼都答不上,失去動力地靠在椅子上。

    「範圍太廣了。除非兩人真的是一個人,要不然不可能說出同樣的答案吧?」

    「嗯......把範圍縮小吧,不要管動畫,用這句話來形容廣播,而且在廣播我們經常用到的。」

    「你這樣一說,我倒是想到一個詞。」

    「希望能答對。」

    兩人:「1。2。【連帶責任】。」

    「太好了——!!!」

    中野愛衣伸出左手,朝著村上悠。村上悠把話筒換到左手,用右手和她擊掌。

    高興過後,中野愛衣又埋怨道:「都怪我,連自己以前的答案都記不得了。村上君,我以前真說的是咖啡店嗎?」

    「千真萬確。」

    「嗯......好吧,我回去后把錄像翻出來看看。」

    「我還能騙你不成?」村上悠說。

    「嗯……這就難說了。」

    「嗯?」

    「畢竟,記憶力好才是你唯一的優點嘛。誠實就不一定了。」

    「你的意思是說,讓我承認是我記錯了?其實你上次說的約會地點是迪士尼?」

    「你怎麼會這麼想呢?」中野愛衣笑得像一朵花一樣,看著村上悠說:「我可沒有這個意思呀!」

    「不愧是中野桑。」村上悠心裡不由敬佩。

    「算了算了,最後就是今天的懲罰遊戲,我用可愛的感覺和大家說感謝語,村上君用帥氣的。」

    中野愛衣站起來,又說:「村上君你是男主角,最後壓軸說,可以嗎?」

    「這還不是中野桑說了算?」

    「真是的!」中野愛衣用勁說了一句,轉頭看向觀眾:「願意收聽我們廣播的大家,最喜歡了~~~~」

    說完中野愛衣自己忍不住害羞地笑了,看向站在她身邊的村上悠:

    「村上君,帥氣的感覺哦,請。」

    聚光燈打在村上悠身上,不說話也足夠帥氣。

    村上悠久違地用上中二魔王聲線,左臂前伸,五指張開。

    「艾爾奇亞國王【空白】,在此命令!」

    「全世界!誠服於人類種!」

    「要問為什麼的話。」

    「【空白】,永不敗北!」

    「歡呼吧!我的臣民們!世界!是屬於我們的!」

    場館里,無論男女,在這充滿魔力的聲線下,發出震撼整個東京都的嘶吼聲。

    「哦——!!!」

    「村上君!!!」

    「榮耀盡歸【空白】!!!」

    「【空白】,萬歲!!村上大人,萬歲!!!」

    ——————

    在山呼海嘯中,兩人走到後台,活動也暫時中場休息,下半場是三個廣播同時上台表演。

    「好厲害啊,村上君。」中野愛衣激動地拍著小手,「這麼霸氣中二的你,還是第一次見呢。」

    「平時誰會這樣說話?」

    「太好啦,又知道村上君新的一面呢。」

    「這樣說的話,那你可能一輩子都見識不完。」

    「說的也是呢。」中野愛衣笑嘻嘻地說,「畢竟,演技是你唯一的優點嘛。」

    村上悠沖她擺擺手,把話筒和台本放在桌上,剛坐下,大西紗織就跑過來。

    「前輩!前輩!村上前輩!村上桑!我想學這個聲線!」

    「閉嘴。」

    「哦~~,好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
    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