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00.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00.字體大小: A+
     

    寫是一件奇妙的事。

    想寫、能寫的時候,寫上一天一夜也不稀奇;不想寫、不能寫的時候,一天一夜也寫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而寫上一天一夜的,可能從頭到尾,一句話都不能留用;一天一夜寫出的半句話,卻引為經典。

    「所以你的意思,」電話對面,編輯神樂坂菖蒲的聲音傳過來,「這個月的稿子還沒寫好?」

    「準確地說,是一個字沒寫。」村上悠把手機從左耳換到右耳,「我不喜歡說不能減少麻煩的謊。」

    電話對面傳來長長的嘆息聲,隨後是沉默,良久,神樂坂菖蒲說:

    「其他的我不關心,也不想關心,唯獨只想知道一點:我能在月底拿到這個月的《屆不到的戀愛》嗎?」

    「大概。」

    「大概?」

    「是的。儘管拖更給你造成麻煩,我很抱歉,但在不知道能不能在月底前,寫出滿意的文字的情況下,只有用【大概】這個詞,才能避免更多的麻煩吧。」

    「【大概】這種等同於【隨便】的東西,是引起麻煩最多的。」

    「這樣?好吧。神樂坂桑就當我不能按時交稿來安排事務吧。」村上悠說。

    電話對面又傳來嘆氣聲。

    「這件事不說,我還有另外一件事。」整理好心情的神樂坂菖蒲說,「你有沒有舉辦簽售會的想法?」

    「沒有。」

    「嗯?你先聽我說完。」

    「在聽著。」

    「你的,說實話算不上熱門,但也不差。如果你利用自己聲優界的名氣,或者和女粉絲們舉辦握手會,我相信會有更多人成為你的粉絲——讀不讀你的書不重要,能賣出去就行。」

    「神樂坂桑,你這樣有暗示女性膚淺的意思,不怕世界女權組織找你的麻煩嗎?」

    「這有什麼?」神樂坂菖蒲冷笑一聲,「這就同男人喜歡去車展看車模一樣,男性女性都有自己的弱點。

    女權可不是一味地給女人說好話。

    只有徹底清楚自身的弱勢,努力完善自己,讓男性從心底佩服自己,才能真正地實現平等。而不是嘴上整天嚷嚷著「不允許男人說女人這樣那樣」,自己卻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精闢!」要不是手裡拿著手機,用肩膀夾著又麻煩,村上悠應該會為這番話鼓掌:「我認識一個女聲優,也和我探討過女權的問題。在配音室外,她是一個相當溫柔的人。如果需要的話,我可以介紹你......」

    「夠了!我一大早打電話給你,可不是給你說女權和讓你給我介紹同志的!」

    「可不是。」村上悠恍然大悟。

    「【可不是】?!你這個語氣真是欠揍。」

    「唔。」

    「唉,好了,回到簽售會上面來。聽我說完,你是否改變主意?」

    「並沒有。」

    「......為什麼?」

    「舉辦簽售會的好處,無非是得到更多的名氣還有金錢。」

    「這還不夠?」

    「神樂坂桑,我對我現在的賺錢速度再滿意不過——等個一兩年,在繁華地段買上一套高級公寓,再配上一輛買菜車,再貴一點的轎車應該也不成問題。

    至於名氣?老實說現在都嫌多。再多的話,作為一個普通人的普通生活,恐怕就無法維持下去。」

    不知是不是村上悠聽錯了,他隱約聽見對方似乎「嘖」了聲。

    不過應該是錯了吧,又不是伏見司寫的。現實中怎麼會有三十來歲沒嫁人、長相貌美、山脈高聳、喜歡抽煙、「脾氣又大」的輕女編輯呢?

    「你這樣的人,真是讓我無話可說。」

    「我對於自己悠閑的生活,也無話可說。」

    「不思進取的同義詞是悠閑嗎?」

    「不思進取?老實說,就算我想參加簽售會,我也沒有空閑的時間。」

    沒錯,就算每天實際時間工作只要三小時左右,還都是動動嘴的事,但他的確沒有多餘時間——發獃也好,聽別人配音也行,或者欣賞聲優們的背影,總之得一直待在配音室。

    「周末呢?簽售會一般都在周末舉辦。」神樂坂菖蒲說。

    「周六我一般都在上班,周末就讓我休息吧,而且時不時還得去咖啡店打工。」

    「呼——我和你在三觀上有著根本性的不同!就這樣吧,月底記得把稿子送過來,我去拿也行。」

    「我可沒說這個月一定能寫出來。儘力而為。」

    「你還真是不肯上當啊。就這樣吧。拜~」

    今天已經是21號,月底還有很多事,這也是村上悠對於能否交稿說【大概】的原因。

    「村上君,今天頒獎典禮的衣服,怎麼辦呢?」上午還有工作的中野愛衣,也在這個周六起了大早。

    「上次不是買了西裝嗎?」

    「不是這方面的問題。你今天一直有事吧?」

    「的確,甚至最後一場活動結束后,可能需要一點運氣才能趕上頒獎。」村上悠應道。

    「這樣你不就沒有中途換衣服的時間了嗎?」

    「沒錯。」

    「怎麼辦呢?」中野愛衣微微嘟嘴,隨後又抿起,很困擾地說。

    「這倒無所謂——我一整天都穿著西裝就行。反而是時間上,只能說隨緣了。」

    「一整天穿西裝?」中野愛衣先是在腦海里想象一下,隨後笑起來,「不會很難受嗎?習慣了常服的話。」

    「的確不喜歡。」村上悠說,「但我還沒嘗試過整天穿西裝,試試也很好。」

    「那,今天就辛苦你了。」中野愛衣笑著點頭,「對了,領帶我下午幫你帶過去吧,一直勒著也不舒服。」

    「周到。」

    村上悠把領帶脫下,遞給她,又把襯衫上方的口子解開。悶得慌。

    「嗯......」中野愛衣盯著他露出的鎖骨,皺著細眉:「你這樣不會太色氣了嗎?」

    「色氣?我是男人呀,中野桑。」

    「太輕浮了,像是動畫里那些花花公子。」

    「挺好,挺好。這種風格我還沒試過。值得一試。」村上悠又解開一個口子,於是哪怕在不保守的女性眼裡,都有些色氣起來。

    中野愛衣掩嘴歡快地笑了兩聲,看著他:「你這樣走在路上,要麼被人當成明星,要麼就是高級牛郎。」

    「明星會被圍堵,牛郎好一些。」

    「那麼,牛郎村上君,一小時多少錢呢?」中野愛衣一本正經地問。

    「像中野桑這樣出名的女聲優,一般都是免費。」

    「哈哈哈。」中野愛衣笨拙地撩了下長發,裝作熟練的熟女樣子:「那我這邊可是要收費呢。」

    「一千元,夠了嗎?」

    「什麼一千元?」佐倉鈴音打著哈欠,睡眼惺忪地走進客廳。

    中野愛衣笑著說:「村上君準備去當牛郎,我們在商量價格。」

    「牛郎?」佐倉小姐來精神了,嬉笑著對村上悠說:「現在高級牛郎都是走心,用溫柔啊,霸道啊,總之是在性格上、相處方式上,讓客人感到舒服。你這樣的人,也只能做做低端市場。」

    「是這樣嗎?」中野愛衣手托著下巴,「現在每一行都不容易啊。」

    「愛衣,我和你說,」佐倉小姐也不去洗漱化妝,掛著黑眼圈就在桌邊坐下:「現在還有共享男友呢,你可以讓他陪你逛街、看電影什麼的。」

    「啊?」中野愛衣怔住,手都不撐下巴了:「什麼樣的女孩子,才會去做這種事?」

    「嗯......這我倒不清楚,那篇新聞上沒寫。」佐倉鈴音說。

    「現在的世界怎麼了?共享汽車還有其他物品,節省資源,都是好事,但人怎麼也開始共享呢?」中野愛衣有些接受不了。

    「嘛,其實這種事也很少,很多都是一些製作視頻的女性,為了節目效果去點的。」佐倉小姐說。

    「哦~~,這樣。」

    「我先出門了。」村上悠說。

    「不行!等我!」佐倉小姐跳起來,沒有束縛的山脈地動山搖,往洗漱室跑去:「我不化妝!很快!你兩個等我啊!」

    雖然不化妝,但也用了東西把黑眼圈掩蓋下去,此外還換了衣服。大概花了十五分鐘。

    三人在巷子盡頭分開,村上悠獨自去便利店吃了早飯——哪怕他用的自動結賬,旁邊排隊的人,還有收銀員都時不時注視著他。

    村上悠牛郎式的穿著方式,似乎給了她們勇氣——不像往日里偷看,而是假借{好奇他的穿著},從而正大光明地欣賞。

    等他上了電車,混入周六加班的社畜中......

    原想著能減少異樣,結果只能在社畜的{你這個牛郎白天不好好休息,跑到早班車廂里幹嘛}的眼神中,默默地退到車廂角落。

    給加班的社畜添麻煩了啊,村上悠望著窗外的風景,滿懷歉意的想著。

    到了配音室,工作人員驚奇地問:「村上桑,這是......晚上有約會?」

    「晚上有一個頒獎典禮。」

    「哦,這樣啊。」工作人員點點頭,「不過看起很帥氣,和你很配。」

    一邊的女工作人員說:「什麼呀!村上君穿什麼都很好看。只是不同風格而已!」

    「那我今天是什麼風格?」男工作人員好奇地問。

    「你哪有什麼風格?」女工作人員應該和男工作人員關係很好,可以直接開玩笑:「就是亂穿!」

    中午吃飯,還有下午的見面會,被各種人用各種方式問了遍。

    到了4點半,直接打車去的頒獎典禮。

    典禮已經開始,不過還沒頒獎環節。他找到中野愛衣,在她身邊的椅子坐下。

    中野愛衣側過臉,低聲笑著說:「穿西裝上班的一天,感覺怎麼樣?」

    「有些事嘗試之後,會發現真得不適合自己。」

    「哈哈~~」中野愛衣為了盡量低音量的說話,靠村上悠越發的近:「現在呢?」

    村上悠看著講台上發言的女主持,說:「椅子很舒服。」

    「累了?」

    「也不至於,就是一直在解釋,感覺很麻煩。」

    「早上我就想到有這回事了。」

    頭頂微弱的光源,映照在中野愛衣的眼睛里,像是迷途的燈塔。

    她又說:「哪有聲優在配音室穿這麼正式的,正常人都不會吧?」

    「說的有道理。」村上悠表示贊同,「正常人就是能意識到自身不正常,並把它掩蓋起來。」

    「難道,」中野愛衣驚訝地捂著嘴,「村上君不是一個正常人?」

    「演技太假。真正地驚訝眼睛睜得沒那麼大。我只是感覺自己穿得和一般社員大差不差,大家應該不會太新奇才對。哪知道會這樣。」

    「差遠了!你的西裝和一般社員上班用的,完全不同呀!」

    村上悠捏了捏自己的袖管,感嘆道:

    「這世界上複雜的東西,未免太多了。大家果然都很閑。」

    兩人聊了會兒,頒獎也開始了。

    優秀女性廣播賞,《結城友奈是勇者》;大笑廣播賞,《Free!》;受益廣播賞,《天才軍師》;治癒人心廣播賞,《元氣囝仔》。

    主持人:「接下來,是最希望復活的廣播賞。得獎是《遊戲人生》的網路廣播《廣播人生·玩家兄妹似乎要搞廣播》,請村上悠桑,中野愛衣桑登台領獎。」

    「走吧。」

    「嗯。」

    村上悠率先走上舞台,跟在後面的中野愛衣走到一半,突然想起來領帶還沒給他。連忙跑回座位去拿,然後快跑著衝上舞台。

    「抱歉,抱歉。」朝主持人和台下不多的觀眾道完歉后,「村上君,你的領帶!領帶還沒系啊!」

    趁著村上悠系領口的時間,中野愛衣拿著領帶比好長短,確保打好之後能在第四顆紐扣的位置。

    「我幫你打吧。快一點。」

    「好。」村上悠微微揚起脖子。

    「嗯!」主持人看著兩人:「就是這樣的廣播,在獲得最希望復活的廣播賞的同時,也獲得了第一屆廣播賞的最優秀廣播賞。」

    下面響起笑聲和掌聲。

    領帶也打好了,頒獎人把獎盃遞給兩人。「復活」賞的獎盃較小,「最優秀」的最大。

    「村上君,難得的機會,你拿大賞的獎盃吧。」

    「都行。」

    主持人:「好,那麼請兩位發表獲獎感言。」

    中野愛衣先站到麥前:「剛才的事真是抱歉!」

    「哈哈哈。」下面又是一陣鬨笑。

    中野愛衣臉紅笑了笑,繼續說:

    「村上君今天活動安排的很滿,為了參加頒獎典禮,一整天都穿著西服。我們兩個能獲得這兩項殊榮,真的非常感激。這全是托支持我們......

    ......開始和村上君做個節目,他和我說還有距離感,確實是有點受打擊。但是,我們之間的距離,因為這個廣播漸漸縮短。

    這個過程,應該也是大家所喜歡、我們獲獎的原因吧。謝謝大家的支持。」

    主持人:「下面請村上桑發表感言。」

    中野愛衣朝著觀眾鞠躬后,讓開位置,村上悠捧著最大的獎盃上前。

    「大家如果聽我們的廣播,應該能感受,從一開始到結束,一直都是中野桑在照顧我,在把控廣播的節奏。

    我這個人,不喜歡說話大家都是知道的。也是出了名的廣播、舞台活動苦手。能拿到這兩個賞,能給大家帶來開心,我認為是中野桑功勞。」

    中野愛衣湊到麥前,說:「完全沒有這會事!正因為是我們倆,才能做成這個廣播。我是這樣認為的。」

    「就是這樣。」村上悠說,「中野桑一直都是這麼溫柔。」

    「沒有,沒有~~」中野愛衣連連否認。

    「啊~~~別這樣,這可是舞台嗎,又要開始表演夫妻相聲了嗎?」主持人開玩笑道。

    「哈哈哈。」眾人哈哈大笑。

    中野愛衣紅著臉退開,把麥還給村上悠。

    「就這樣,謝謝大家的支持。如果可以的話,希望在將來給大家帶來更多的開心。謝謝。」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
    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