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198.總之,是請假與加班的事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198.總之,是請假與加班的事情。字體大小: A+
     

    「偶爾吹來的溫暖南風裡,夾雜著絲絲潮水的氣味,告訴我們,春天來了。」

    「在這能全身心感受到新季節的日子,我們三年級學生,正式迎來畢業的時刻。」

    三月十三號,周五,最高氣溫13℃,最低氣溫4℃,晴,畢業的一天。

    私立櫻丘的大禮堂內,全體師生聚在一起。唯有佩戴櫻花的三年級學生起立,學生代表在舞台上做著最後的發言。

    村上悠沒有和中野愛衣三人一起擠進去觀禮。

    他站在禮堂門口,寫有「第83屆櫻丘女子高級中學卒業證書授予式」的牌子前,眺望著上一次冒出白煙的後庭。

    那裡只有茂盛的松針樹,樹尖上方是遠處市區的高樓,再往上,就是一望無際的蔚藍天空。此外,連一片白色的雲彩都看不見。

    禮堂里隱隱約約繼續傳來學生代表的發言。

    「......把在櫻丘學到的東西銘記於心,把這裡作為新的起點,朝我們的未來進發。」

    「祝各位安康,祝櫻丘高中在今後會更好。」

    「畢業生代表,悠沐碧。」

    村上悠看著松針樹,雙手鼓起掌。

    禮堂外參加畢業典禮、正在低聲聊天的父母親戚們,都看向他,嘴角下意識露出會心的笑意,隨後禮堂外全是雜亂而真摯的掌聲。

    典禮結束後有一段休息時間,中野愛衣三人走出禮堂,來到村上悠身邊,

    「凹醬呢?」他問。

    「喏~,那邊。」

    順著佐倉鈴音下巴點的方向看去,悠沐碧小小的身子,被輕音部的四個女孩圍著。

    村上悠四人安靜地看了一會兒,東山柰柰說:「想不到凹醬居然能做新生代表。」

    「我還以為她在學校也是一個調皮的孩子呢。」佐倉鈴音笑著說。

    「凹醬在各個社團都很有人氣的,成績又好。」中野愛衣解釋。

    等了一會兒,悠沐碧捧著學妹送的花跑過來。

    「有沒有聽到,我的發言,怎麼樣呢?」

    「嘿嘿!很棒哦!我都錄下來了!」佐倉鈴音炫耀著手裡的手機。

    「謝謝鈴音姐!」

    悠沐碧轉頭看向村上悠:「悠哥哥,我的發言稿寫得怎麼樣?」

    「我都情不自禁地鼓掌了。」村上悠實話實話。

    「哈哈,謝謝悠哥哥。我還有一個班會就結束啦,到時候我們一起拍照~~」說完,悠沐碧跑進了教學樓。

    四人目送她的聲音消失在轉角,東山柰柰突然氣呼呼地說道:「我們去拍照吧!有一個地方我一定要去一次!」

    「誒?不等凹醬嗎?」中野愛衣說。

    「沒關係啦,很快的。」

    於是三人跟著東山柰柰來到跑道。

    「我想起來啦!」佐倉鈴音躍躍欲試,「上次我們被趕出去的,是吧?」

    「嗯嗯~」東山柰柰連連點頭,「愛衣,麻煩你化身成水野茜,再奔跑一次吧!」

    「誒~~?為什麼?」中野愛衣問。

    東山柰柰就把很久之前,三人為了給《月色真美》取材的事說給她聽。

    「你們居然偷偷跑進學校?」

    東山柰柰捏著小拳頭,義正言辭地說:「為了藝術獻身!」

    「哪有這樣獻身的?」中野愛衣笑了兩聲,說:「但我也不是水野茜啊,不擅長跑步呢。」

    「那怎麼辦?乾脆我們四個一起跑吧?來一場青春的跑步比賽?」東山柰柰提議。

    「我是安曇小太郎,看著你們跑就行了吧?」村上悠說。

    佐倉小姐不樂意了。

    「村上,你不是常說角色是角色,聲優是聲優嗎?」

    「現在不是情景劇嗎?」

    「切~,拿著!」

    佐倉鈴音把包和外套丟給他,另外兩人也同樣把東西讓他拿著。

    今天來參加畢業典禮,女性長輩大多穿的小西裝或者和服,佐倉小姐三人年紀小,倒是穿的隨意,所以並不影響跑步。

    三人站在起跑線上。

    「村上君,麻煩你喊開始。」

    「好。」

    隨著村上悠模仿的一聲槍響,佐倉鈴音率先沖了出去,隨後是中野愛衣,最後是早稻田畢業、高中只知道學習的東山柰柰。

    到了中程,佐倉鈴音的爆發力強的優勢逐漸減小,中野愛衣慢慢趕上,而東山柰柰反而越跑越慢。

    佐倉和中野兩人不分先後的到達終點,東山柰柰還在跑道後半程一搖一擺。

    村上悠拿著衣服走過去,聽到中野在說{鈴音,你的爆發力好強啊},佐倉說{跑道再長一點,贏得肯定是你啊,愛衣,你的持久力真棒~}。

    村上悠把衣服還給互相吹捧的兩人,等東山柰柰也抵達終點后,把她的衣服遞給她時,卻遭到了拒絕。

    東山柰柰雙手插著腰,低頭一面深呼吸,一面艱難地吞咽口水,說:

    「讓,讓我緩一下,不行了。」

    「一百米,何至於這樣?」村上悠說。

    「嗯哈~,工作大部分時間都是坐著,好久,沒全力全開了,不行了。」

    東山柰柰知道現在天氣還不算暖和,特別是跑完步之後,如果仗著身體一時的暖意而疏忽大意的話,更容易得感冒,所以雖然不舒服,稍微緩過來之後,她還是主動拿過自己的衣服穿上。

    「吶,村上,有沒有把我們跑步的樣子拍下來?」佐倉小姐問。

    「你們沒說的呀。」

    「呼~~,被你氣死了!」

    「就是!被你氣死了!白跑了!」東山柰柰也附和道。

    中野愛衣掩嘴發出偷笑聲。

    四人繞著跑道走了一圈,三人一直在「聲討」村上悠,說些{女孩子就是為了拍照而活的}、{不能拍照幹嘛跑步,幹嘛化妝、幹嘛吃好看卻不好吃的東西}之類的。

    村上悠提議說再跑一遍,她們不答應,又說著什麼{失去的不再來}、{再跑一遍就是專門為了拍照了,那樣拍出來的照片沒有靈魂,不好發ins上。}之類的。

    鶯鶯燕燕說了四百米才算結束。

    可惜了大好春光,還有今天從西南吹向東北的四級春風,村上悠心裡默默地想著。

    回到教學區,班會恰好結束,悠沐碧把卒業證書遞給中野愛衣,四人輪著欣賞一番。

    村上悠最後一個拿到,證書從右到左,豎著寫了幾行字。

    【卒業證書】

    【悠沐碧】

    【三月二十七日生】

    【右方人士已經修完本校的高級中學課程】

    【特此證書】

    【櫻丘女子高級中學】

    【校長沖山陽二】

    校長名字下方,是學校的印章。

    連畢業時間都沒有,和村上悠的畢業證書有很大同,不過這是怎麼都無所謂的事。

    村上悠把證書還給悠沐碧。

    隨後五人在教室、走廊、樓梯口,板報、輕音部、中庭雕像前、後庭的動物區等各處合影。

    拍完照,時間接近中午,畢業典禮的氛圍逐漸散去,高一高二的學生午休時間也到了。

    「愛衣姐,你們先回去吧,我和唯醬她們約好中午在活動室見面。」

    「需要我幫你把東西帶回去嗎?」中野愛衣指著悠沐碧手裡的畢業證書、花等雜物。

    「不,不用了,我想帶去給她們看看,待會還要合影呢。」

    「好,記得早點回來哦。」

    「嗯~,我走啦。」

    「有朋友真好啊~」整個高中午餐都是一個人吃、忙於學習而沒有朋友的東山柰柰再次發出羨慕的感嘆。

    ——————

    周五休息,周日自然是要補回來。

    「一路小心,村上君。」

    「嗯,我出門了。」

    今天,只有村上悠一個人需要上班。——其餘三人明明也調整了時間,但都不是周日。

    周日清晨,路上的行人總體比工作日要少,畢竟有的公司捨不得給加班費。——少數還有時間限制,甚至需要申請才能加班。

    一些不算繁華小街道的店鋪,在周日甚至會不營業。

    村上悠趕到名為秋鳴的錄音棚,《御神樂學園組曲》的音響監督明田川仁已經在等他。

    「村上,第一次見你請假,怎麼了?」明田川仁問。

    「參加妹妹的卒業式。」村上悠,「麻煩你了,仁桑。」

    「沒什麼,一個也是錄,兩個也是錄,沒區別。」

    「怎麼?還有人單獨收錄嗎?」

    「水籟祈。」

    《地錯》的錄製,水籟祈沒有缺過席,也就是說,是其他動畫。

    村上悠點點頭,沒有繼續聊天的打算,找了角落坐下。

    他不急。

    哪怕他在《御神樂學園組曲》中飾演的是一隻叫「畢咪」的貓,算不得主要角色,再加上單獨收錄,應該可以很快結束收錄。

    收錄完了能去哪呢?

    靠近中午還得去拍攝雜誌,與其四處亂跑浪費時間,不如待在周日安靜的錄音棚里。

    平時因為需要注意避免引起麻煩,他就算早已經把台本記熟,仍然會假裝研究台本。——的話,不管是傳聞,還是別人有理由來搭訕,都是頂麻煩的事。對他來說。

    但在這隻有明田川仁在的周日的錄音棚,他可以放心大膽、不怕引起麻煩的拿出《青春期豬頭少年不會夢到兔女郎學姐》第三卷翻看。

    【我應該和所有音響監督打好關係。】

    在用【身臨其境】進入書的世界的那麼一剎那,他腦海里劃過這麼一個念頭,隨後又把這個念頭和馬克思主義擺在了一個地方。

    大概看了有十頁的時間,水籟祈來了。

    她有些驚喜地打招呼:「村上桑?!你怎麼在這裡?」

    村上悠合上書,把請假的事告訴她。

    「原來這樣啊。」水籟祈點點頭,隨後主動說起自己請假的理由。

    「最近一直忙著演唱會的事,動畫都接的少了呢。」

    「演唱會?」

    「嗯,排練啊,練歌啊,反正事情很多。」

    「辛苦。」

    「感覺還行,是我自己喜歡的做的事情啊,只是很緊張倒是真的。」

    「換誰都緊張。也不是什麼壞事。」村上悠說。

    「嗯,謝謝。對了,村上桑你要來嗎?」

    「可能沒時間。」

    「這樣吧,我把關係者坐席的票給你。當時候有時間你就來看,沒時間的話,給朋友也行,不來也可以。」水籟祈說。

    「水籟桑,你是偶像,我去關係者席會給你添麻煩吧?去看你演唱會的,應該都是你的粉絲。」

    水籟祈歪著頭,把小小的嘴唇抿得看不見,光滑的臉蛋像是雞蛋,想了想,說:

    「的確也是呢。村上桑的話,一定會被誤會吧。抱歉了,村上桑。」

    「沒關係。祝你演出順利。」村上悠說。

    水籟祈側過身,看著村上悠的臉說:

    「村上桑真是溫柔啊,上次在冬季發表會上,也沒有趁機和小倉唯跳舞。你一直這麼替人著想嗎?」

    「誤會呀。我只是不想惹麻煩。」村上悠對於她為什麼會得出這個結論有些愕然。

    「不趁機占女孩子便宜,我感覺很好呢。」水籟祈肯定地點點頭。

    村上悠感覺無法交流了,水籟祈似乎完全沒有理解他說的意思。

    他猶豫著是說【只是對對方不感興趣】,還是重複一遍【我只是不想惹麻煩】。

    「你們兩個,誰先來?」

    配音室里響起明田川仁的聲音,把村上悠從兩難中解放出來。

    「水籟桑,你先吧。」

    「不不,村上桑先來的。你先請。」

    「不用客氣,演唱會很需要時間,不是嗎?」

    村上悠心裡還念著在配音室待到恰好的時間——出門坐車,正好趕上雜誌拍攝,中途絕不浪費時間。

    「村上桑,貝爾君是你真是太好了。」

    「嗯?嗯,謝謝。」

    「第一次配有男主角的動畫,能遇上村上桑這樣溫柔的人,真的太好了。」

    「……這樣就好。」村上悠已經想不到其他詞語。

    水籟祈拿著台本走到麥克風前,開始自己的收錄。

    村上悠看了一眼,正是《青春期豬頭少年不會夢到兔女郎學姐》,看來堂本海斗說的,{在片場見不到水籟桑}的確是真的。

    過了一會兒,明田川仁喊停,開始指導水籟祈演技。

    也許是因為單獨收錄吧,他比平時指導的更加細緻,對配音要求也更高。水籟祈不多的台詞也用了很多時間。

    因此,水籟祈在休息和琢磨演技的時間,不時對村上悠投來歉意的眼神。

    村上悠很想說,沒關係,是你幫了我,我才要對你說謝謝。

    想了想,還是算了。

    《地錯》只剩最後一話,對方又分心偶像事業,配音工作不會很多,自己再注意一些,以後兩人估計也不會有共演。

    這樣,誤會什麼的,就怎麼都無所謂了。

    想明白后,村上悠便安然地架起腿,繼續沉迷《豬頭少年》第三卷。

    水籟祈錄製結束,和村上悠說了聲謝謝,便急急忙忙地走了。

    明田川仁說:「休息一下吧,我脖子有點酸。」

    就像村上悠可以在只有明田川仁的配音室里看輕,對方累了也不客氣,兩人這種程度的關係還是有的。

    想多待一會兒的村上悠自無不可。

    隨後明田川仁把村上悠喊到調音室,讓助理買來一副撲克。

    三人打了四十分鐘左右,助理提醒說,是不是該配音了?

    明田川仁看了下時間:「村上的話,可以再打二十分鐘。你下午有事嗎,村上?」

    村上悠抬起左手,也看了下手錶。

    「不缺這二十分鐘。」

    於是三人又繼續打了二十分鐘的牌。

    村上悠的配音自然順利,演技沒有問題,只是明田川仁喜歡讓他以不同的感覺來配,然後選出自己最中意的。

    但這在村上悠每次都恰到好處的配音下,也不成問題。

    臨走前,明田仁川說:「村上,乾脆我以後擔任音響監督的動畫,你都出演算了,你的實力實在讓我放心。」

    「如果可以的話。」村上悠點頭。

    「你的實力,除非事務所和製作公司有交易,需要推新人,怎麼都沒問題。信我。」

    「難說,難說。」

    看時間差不多了,村上悠告辭離開,乘坐電車趕到約定好的地方,時間正正好。

    「中午好,村上桑。」

    「中午好,種田桑。」

    和種田梨紗打完招呼,有工作人員過來通知換衣服。

    兩人換上《四月》里,男女主所在學校的校服。

    村上悠還是第一次穿西式校服,感覺還挺新奇。

    一個拿著一看就很貴的相機的攝影師,對剛走出來的村上悠豎起大拇指:「村上桑可以出演真人版了。」

    「我像個初中生嗎?」村上悠笑著開玩笑道。

    攝影師笑了幾聲,隨後承諾絕對把村上悠拍的儘可能的帥氣。

    這邊種田梨紗也換好衣服出來,上身的白襯衫被不大不小、不好不矮、恰到好處的山脈頂起,下半身只有光零零一條短裙,把腰肢的細完美展現出來。

    她走過來,笑著說:「村上桑,很適合你呢。」

    「種田桑也很漂亮。」村上悠說。

    攝影師再次豎起大拇指:「兩位可以出演真人版。」

    村上悠看了攝影師一眼,也許在給聲優拍照的攝影師圈子裡,{可以出演真人版}是對聲優最高的誇讚?

    隨後有工作人員推來一輛自行車。

    「我們要拍兩個鏡頭,一是種田桑騎車,村上桑看琴譜;另外一個是村上桑騎車,種田桑左手搭他肩上,另外一隻手握拳高舉就行了。」

    「我?我騎車帶村上桑?」種田梨紗先是一臉{你不要為難我}的表情,然後又躍躍欲試起來。

    攝影師笑了下,「放心吧,自行車會固定住,兩位只需要擺動作就行。」

    「這樣啊。好吧。」

    拍照很順利,不過為了營造出騎車的感覺,兩人面前擺了一颱風扇。

    村上悠怎麼都無所謂,種田梨紗倒是冷的夠嗆。

    拍完之後,化妝師又讓兩人換了一套衣服,是男女主第一次見面時穿的常服。

    種田梨紗這次乾脆是下身很短、顏色是粉白交替宛如早春櫻花一般的全身裙。

    女化妝師對著兩人點點頭:

    「嗯,服裝設計還原的不錯,再加上好的不行的模特,作為周邊應該能收到很多預定吧。來,村上君,把這個拿上。」

    她遞過來一雙黃色的女鞋,一雙黑色的褲襪。

    種田梨紗笑著說:「這是要拍攝第一話里,有馬君偷拍宮園薰的場景嗎?」

    村上悠一手拿著鞋,一手拿著褲襪: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動畫里有馬在拍照的時候,手是插兜里的。被宮園薰打的時候,手裡才突然出現這兩樣東西。」

    「誒?是這樣嗎?」種田梨紗好奇地反問一句。

    「當然。」

    「那是動畫組不仔細或者單純只是為了男主更帥氣,我們拍照是要符合原著的。」化妝師說。

    「好吧。」村上悠不再掙扎。

    工作上的事,就要用工作的態度。

    按照攝影師的吩咐,種田梨紗站在高處,手裡拿著口風琴。

    風扇又對著她吹。

    村上悠站在一旁,拿著鞋和褲襪,還有手機,假裝「偷拍」。

    種田梨紗有些不好意思,儘管裙底下穿了{哪怕直接穿出去也無所謂}的牛仔短褲,但被一個男生盯著裙底......

    「風扇!加大!」

    攝影師突然喊了一聲,種田梨紗的裙擺飛舞起來,她下意識伸手去按住,攝影師也趁機拿下快門。

    「好!下面兩人對視再來一張!」

    「好,非常好,就是這個感覺!麻煩種田桑把口風琴拍在村上桑的臉上!」

    「口風琴貼臉上去!再近一點!好!」

    「最後,麻煩用笛子勒住村上桑的脖子!」

    「種田桑角度讓一下!不要把笛子上的商標擋住!對,對對,就這樣!」

    一邊拍攝,種田梨紗一面好奇地問:

    「村上桑,男孩子打架是不是這種感覺?」

    「沒打過架。」村上悠眼睛都不會多眨一下。

    「男孩子居然沒打過架?真沒意思呢。我還挺嚮往男孩子那種熱血的。」

    種田梨紗感覺有些無趣,這時照片也拍好了,她直接拿開笛子。

    「不過村上桑看起來的確不太像會打架的樣子。和有馬君是一類人?」

    《四月》男主有馬公生,文弱,長期被女孩子打。

    「差不多。」村上悠扶了扶自己有些歪的黑框眼鏡。

    種田梨紗突然愣了下。

    「怎麼?」

    「啊,沒什麼。」種田梨紗回過神,「眼鏡很適合你呢,村上桑。看起來和有馬君真像。說不定《四月》出真人版,你真的可以出演。」

    「也許。」

    拍攝結束后,換回自己的衣服。

    在拍攝組工作人員絡繹不絕的「今天辛苦了」聲中,兩人離開場地。

    走了幾步,村上悠說:「我先走了,片場見。」

    「等等,村上桑,我有事對你說。」

    「什麼?」

    「就是上次新宿的事。我誤會了你,還把這件事和《點兔》劇組的女聲優說了。非常抱歉!不過你放心,現在我們已經知道你不是那種人了。」

    「是不是那種人,我倒是無所謂。」村上悠擺手。

    「誒?」

    「還有事嗎?」

    「那個,我想請你吃一頓飯,表達我的歉意,畢竟給你添麻煩了。」

    村上悠左右看了看,指著街邊一家迴轉壽司店:「那裡,可以?」

    「預算可以更高一點。」

    「這點誤會,一頓壽司剛好,多了就成我欠你的。」

    「村上桑,雖然很不禮貌,難道你是在刷我的好感度?」

    「這又從哪得來的結論?」村上悠愕然,今天怎麼盡遇到一些千奇百怪的腦迴路。

    他只是想吃她一頓飯,打消對方的愧疚感,省得以後因為這件事多了來往。

    很多電視劇、輕里,男主故意什麼補償都不要的原諒女孩子,結果讓女孩子一直惦記著這件事。

    很多故事後續也是因此展開。

    種田梨紗嘴角微微一勾,右眼眨了眨。

    「故意去吃便宜的料理,還說不是刷我的好感度。村上桑,你這樣的套路太落後了。現在的女孩子可不吃這一套。」

    「但我現在就想吃這家壽司。」

    「還在堅持嗎?」

    村上悠沉默一會兒,攤開右手:「你把錢給我吧,我自己去吃。」

    「誒?」種田梨紗愣住。

    「一千日元。」

    「真要?」

    村上悠勾了勾手掌,示意她快點。

    種田梨紗有些遲疑地把一張一千日元放到他手裡。

    村上悠把嶄新的紙幣對摺,捏在手裡:「我吃你一頓飯,以後這事就不要再提。」

    「這樣真的可以嗎?」

    「這樣就好。」

    村上悠轉身進了壽司店,由於正好是中午,他等了兩分鐘的樣子才有座位。

    等真正開始吃的時候,他才發現一千日元根本不夠。

    這裡最便宜的一小盤都要110日元,每盤的量對於男性來說也就稍微一大口的樣子。

    坐在村上悠旁邊的一個小個子女生,桌上都堆了都快有十個盤子。

    村上悠為了吃飽,不得不自己添了一些。



    上一頁 ←    → 下一頁

    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
    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