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196.感謝(深刻不等於接近事實),最近多寫一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196.感謝(深刻不等於接近事實),最近多寫一點。字體大小: A+
     

    從周六晚上下起的雨,直到周二清晨才放晴。

    也難怪,畢竟一個冬天都沒怎麼好好下過雨。

    村上悠醒來,line上正好收到消息,是大西紗織的。

    ——前輩,{早上好,祈神}的事,不要忘了哦

    內容是通過預覽通知畫面看到的,村上悠在猶豫要不要點進去。

    不點進去,就不會出現「已讀」,這樣可以推說自己最近酒會較多,記性不大好,忘了。

    如此可以避免很多很多麻煩。

    況且突然對著一個十八歲的少女,聲優界的偶像,說什麼{早上好,祈神},難道不是在單方面給別人添麻煩嗎?

    這種事,村上是頂討厭且不會去做的。

    所以只好委屈自己,撒一個小謊了。——春天嘛,最適合撒謊了。

    洗漱完,他和中野愛衣一起,乘坐電車前往《地錯》片場。

    「今天很忙呢,你。」中野愛衣打著哈欠說。

    「嗯,的確。」

    「上午有《地錯》的錄音,下午是《四月》,晚上還有《遊戲人生》廣播的錄製。」

    「還好。都不是費神費力的事,只是效率比較低,浪費的時間較多。」村上悠說。

    這些工作里,他真正工作的時間,合起來預計也就三小時不到,只是人必須待在錄音棚。

    唯一讓他欣慰的,是天氣稍稍轉暖,女聲優們不再脫衣貼暖寶寶,也不再議論冬天來事和其他季節來事的區別。

    什麼量啊,痛感啊,村上悠已經被迫了解了不少。他已沒有再繼續研讀下去的想法。

    「換成別人的話,」在清晨,中野愛衣顯得格外明媚的眼神,看著他:「肯定早就忙不過來了,琢磨角色,排練演技什麼的。村上君,你果然是一個天才呢。」

    「我也就演技好這一個優點了。」

    「呵呵。」中野愛衣發出少女的笑聲:「周日,鈴音媽媽來的時候,你演得也挺像。」

    說完,她肯定的點點頭。

    「演?沒有吧,我也就誠實這一個優點,除了配音的時......」

    中野愛衣打了他肩膀一下,好笑似地說道:「你這人,到底什麼才是你唯一的優點?」

    「你說呢?」村上悠反問道。

    「嗯,聊天吧。」

    「嗯?這倒出乎我的意料。能否解釋一下?」

    「你雖然不主動說話,說話的時候話也不多。」中野愛衣說。

    「嗯。」

    「但是呢......」她看著他。

    「但是呢?」

    「但是呢,你在說話前,會把周圍的局勢觀察的很仔細吧?」

    「這又是從哪得來的結論?」村上悠驚訝地問。

    「以前,你對周圍一點興趣都沒有。現在呢,雖然也沒有興趣,但是不知道是出於什麼原因,開始好好地觀察周圍的一切,並把它們了解清楚。」

    「這到沒注意。」

    「當局者迷嘛,」中野愛衣笑著說:「比如說,周日你換上長褲,用洗面奶洗臉,做了早飯中飯。」

    聽完,村上悠笑了笑,這隻不過是因為自己想避免更多的麻煩,下意識做出的一些「顧及」環境的事。

    他準備把結論說出來,偏過頭時,中野愛衣卻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話到嘴邊卻說不出口了,因為,他感覺說出口后,肯定會有更多的麻煩。

    「你啊~~」

    中野愛衣無奈地感嘆,隨後又揚起笑容。

    「除了觀察局勢外,你說話的內容也很有趣。

    有時候故意挖苦別人,有時候又非常幽默,有時候驕傲的謙虛,有時候謙虛的驕傲,總之,很容易讓人產生和你聊天的興趣。

    而你的話又少,別人會意猶未盡,這次聊天結束,就想著下次什麼時候才能和你聊天。」

    「今天才知道我是個怎樣的村上。」村上悠拍手道。

    「真是的,你這人。」

    中野愛衣拍了一下他的手臂,電車也到站了。

    走到錄音室所在小樓的附近,遇上了赤崎千夏,中野愛衣便跑過去同她說話聊天。

    村上悠獨自走進樓里,在走廊上與內田真理撞上。

    「早上好啊,村上桑。」

    「早上好。」

    「村上桑,我也是《與聲優夜遊》的主持人呢,不過是在周三,歡迎你來宣傳新動畫哦。」

    「那得看動畫製作組有沒有錢,事務所那邊怎麼安排。」

    工作上的事,村上悠自己是沒有也不想有什麼發言權的。哪一天、該去哪場活動,都是石田彰綜合考量各種因素來安排。

    「我看了村上桑那期直播呢,宣傳效果真好。《哥布林殺手》的藍光碟也快發售了,說不定製作組會安排你來宣傳呢。」

    「槍使也能接到委託?」

    村上悠在《哥布林殺手》里的角色槍使,戲份非常少,只是一個有名字的路人。

    內田真理笑著道:「村上桑粉絲這麼多,說不定呢?」

    她俏皮地眨了眨右眼,接著說:「到時候,希望村上君能寫我的名字呢。」

    槍使喜歡櫃檯小姐,而櫃檯小姐的聲優就是內田真理。

    「前輩,早上好!」

    從配音室里走出來的大西紗織,打斷了這場聊天。

    「早上好。」

    村上悠原本還打算通過和內田真理聊天來拖延時間,等到配音開始才進配音室。

    「前輩,line消息看到了嗎?」

    「什麼消息?」村上悠問。

    「嗯,雖然消息沒有顯示已讀,但我以為前輩已經看到了,才沒點進去呢。上次錄製副音軌的事啊,體驗派演技、saori、神啊。」

    大西紗織不斷提示著關鍵詞,試圖喚醒村上悠的記憶。

    沒辦法了。

    村上悠點頭:「想起來了。」

    「會遵守承諾吧?前輩?」大西紗織用後輩崇拜前輩的眼神凝望著他。

    「......會的,會的。」

    「嘿嘿。」

    麻煩既然已經無法避免,村上悠開始貫徹必要做的事儘快解決的原則,拿著台本,信步走進配音室。——趁人不多,把事辦了。

    走進配音室,環顧一圈,沒有看見往常那個圓臉可愛少女。

    「saori還沒來哦~」跟在後面的大西紗織提醒道。

    村上悠走到至今為止,已經沒有人再會去搶的角落,坐下。

    過了一會兒,中野愛衣和赤崎千夏有說有笑的走進來,在他附近坐下。

    村上悠看了下時間,距離十點正式試配環節,還有7分鐘,《地錯》第十二話出場角色的聲優都來得差不多了,但水籟祈還是沒來。

    大西紗織在一旁,抱著台本發笑。

    還有五分鐘時,水籟祈穿著水藍色的長裙走進來。

    「大家早上好,抱歉,我來遲了。」

    「沒關係,還沒開始呢。」早見紗織說。

    「嗯。」水籟祈轉頭,看著角落裡的村上悠,按照往常的慣例:「早上好,貝爾君~」

    村上悠推了下眼鏡:「早上好,祈神。」

    語氣倒沒和大西紗織約好的那麼誇張,音量也不大,但在這距離試配環節開始還有幾分鐘、已經提前安靜下來的小小配音室里,已經足夠響亮。

    大家看著他。大西紗織在偷笑。

    水籟祈愣了下:「村上桑,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

    「沒什麼,在找貝爾的感覺,儘快進入角色。」村上悠回答。

    「......哦。好的。」

    此後,配音室里除了大西紗織那裡還洋溢著歡快的氣氛,其餘人都陷入沉默。

    赤崎千夏拉了拉中野愛衣的衣袖,朝她使了一個「你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的眼神。

    所以,在配音結束后。

    「村上君,中午請你吃飯。」中野愛衣這樣說道。

    「慷慨!」村上悠說。

    三人下午都還有工作,於是去了一家定食屋,點了套餐,盡量節約時間。

    村上悠點了天婦羅米飯套餐,中野愛衣點了烏冬面,赤崎千夏點的蕎麥麵。

    中野愛衣吸著面,說:「村上君。」

    「嗯。」村上悠攪拌著味增湯。

    「今天你不太對勁呢。」

    「怎麼?」

    「說{祈神}這種話也好,進入角色也好。」她看著村上悠,白色的烏冬面緩緩被吸進嘴裡。

    「錄製副音軌的事。」

    村上悠把當時發生的事說了。

    中野愛衣停止吃面,問:「大西醬玩遊戲這麼厲害嗎?連村上君你也贏不了?」

    「猜拳嘛,沒辦法的。」村上悠咬著蝦。

    中野愛衣低頭笑了幾聲,繼續吃面。

    過了一會,店裡穿正裝的社畜多起來。

    中野愛衣又說道:「我總感覺鈴音媽媽來櫻花庄,還有其他目的,不僅僅是來看鈴音的。你感覺呢,村上君?」

    「吃你一頓中午飯,怎麼要回答這麼多問題?」村上悠吃好了,拿紙擦了嘴:「晚飯也請客的話,就另當別論。」

    「只要請客,你就回答所有問題嗎?」赤崎千夏問道。

    中野愛衣也笑盈盈地看著他。

    「人怎麼能為一頓飯折腰?」村上悠回答。

    「一輩子的飯呢?」赤崎千夏追問。

    「可以考慮。」

    兩女發出偷笑聲,並以此為話題一直開村上悠的玩笑。

    往常吃外面的飯菜,吃不了太多的中野愛衣,竟然在笑聲中把面吃完了。

    吃完飯。

    「晚上見,村上君。」

    中野愛衣笑著招手,和赤崎千夏一起消失在街頭。

    村上悠轉身進了車站,上了去《四月》的電車。

    《四月》第二話的配音,人數也不少,村上悠數了下,算他在內,十八個人。

    不過動畫一般分AB部分,再加上配一些關鍵地方時,配音室會全空出來,留給需要的人。

    這和村上悠沒關係。

    一,他是男主角,總要待在配音室的;二,他的小角落基本不會給人添麻煩。

    在《與聲優夜遊》里,主持人安元洋貴在{最希望得到哪位女聲優照顧}中,回答的女聲優能登麻美子也在。

    能登麻美子和中野愛衣一樣,也是小澤事務所的女聲優,業界大前輩,在《四月》里出演男主角過世的母親,兩人在《斬·赤紅之瞳》也有合作。

    已婚。

    村上悠對已婚女聲優倒是挺親切的,畢竟人家已經結婚,有了喜歡的人,人們總不至於想著他還會去撬牆角吧?

    他自認為,自己連談過戀愛的女聲優都都不感興趣,更何況是結了婚的。

    沒有生事的大西紗織,《四月》片場倒是一片和諧。而佐倉鈴音在片場,更喜歡和漂亮的女聲優貼在一起。

    她現在左手種田梨紗,右手是一個叫加隈亞衣的女聲優,長相算不上多麼漂亮,卻看起舒服且順眼。

    三人把台本攤在膝上,頭卻湊在一起聊天。很像小時候早讀課划水的村上悠。

    配音進行順利,除了B部分的一個小插曲——女主角宮園薰演奏結束后,跑向男主三人組的一個鏡頭。

    村上悠用鋼琴般優雅和寂寞的聲音,念著內心獨白:

    「結束演奏的小提琴手,向等待她的人飛奔而來......」

    配音室里,分明站了七八個聲優,在他聲音獨白下,卻寂寞得像是大海上,遭遇海難的救生船。

    業界傳聞,村上悠的聲音是有魔力的。

    所有人,靜靜聆聽。

    「穿越層層人潮,手中環抱鮮花,就好像......電影的特寫鏡頭般。」

    逢坂良太——啊渡聲優,對奔跑過來的女主角說:「好棒啊!超可愛!」

    種田梨紗:「謝謝!」

    畫面上,男主角默默地看著好兄弟和女主角聊天,此時,澤部椿走到他身邊。

    站在從左數的第二根麥克風,也就是靠著村上悠的那根麥克風的佐倉鈴音,她不看台本,看著村上悠,滿臉的嘲諷,說:

    「喲,友人A~~」

    語氣歡快至極!

    村上悠下意識仰頭看了下配音室的天花板,隨後低頭,又無語搖頭,拇指輕壓台本,翻到下一頁。

    對於聲優們不專業的表現——把聲優帶入角色,他已經懶得再說。

    配音結束后,佐倉小姐還特地過來「問候」。

    「村上,別做夢了,你註定是屬於澤部椿的。」

    「好,好,悉聽尊便。」村上悠一面隨意地應付,一面收拾好台本,出了配音室。

    在配音室隔音很好的門沒關上之前,隱約聽見種田梨紗對佐倉小姐說:

    「鈴音!你在說什麼!有馬公生的心已經屬於宮園薰了!你只是得到他無用的......」

    後面說什麼就聽不真切了,他得趕去錄製《遊戲人生》的廣播。

    《遊戲人生》廣播原定放送3個月,也就是和動畫一起開始,一起結束。後來因為頗受好評,又接著放送。

    不過萬物有始必有終,今天也到了第二期的最後一期,第26回。

    到了廣播室,中野愛衣仍舊已經坐在裡面看著台本等他。在桌子上,牆角處,堆滿了粉絲來信和禮物。

    村上悠從劇本作家那裡拿了屬於自己的台本后,走進演播室。

    中野愛衣抬頭,笑著說:「晚上好啊,村上君,下午的錄音開心嗎?」

    「工作,哪有開心不開心的。」村上悠拉開椅子坐下。

    「那你的意思就是,」中野愛衣委屈地說道:「和我一起做廣播也不開心咯?」

    村上悠剛準備開口,這時他突然想起今天說的一句台詞——《四月》里,女主角演奏完,問男主角感覺怎麼樣。

    男主角說: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能在第一次預選賽中收到花的人。

    而且你並不認識送花的兩個孩子,她們不可能事先為你準備好花。

    對她們而言,聽了你的演奏就慌忙去買花給你,這一定畢生難忘吧。

    你的演奏,大概就是這樣吧。」

    好?不好?他沒有明說。但女主角認為他說了。

    於是,村上悠翻著台本,如此說道:

    「懷著不開心的心意,做出來的廣播,能得到大家歡迎嗎?」

    「這樣啊~~」

    中野愛衣滿意地點點頭。

    等村上悠把台本翻完,廣播直接直接開始錄製。

    村上悠:「每期開頭都要進行遊戲對決的《遊戲人生》,輸的人必......」

    中野愛衣:「村上君,這是最後一期咯,麻煩用更加傷感的語氣來吧。」

    「Yes,Boss。」村上悠傷感道:「每期開頭都......」

    對面的中野愛衣原本還想假裝哭兩聲,聽到{yse,boss}后沒忍住笑出了聲。

    村上悠:「......那麼讓我們向盟約起誓。」

    中野愛衣:「不要!我不想起誓啊!!嗯……但是不做不行啊。」

    「沒辦法,只能起誓了。」

    「我知道啦,好吧,來吧。」

    兩人:「向盟約宣誓——!」

    「嗯,怎麼辦呢,中野桑?遊戲對決是繼續猜拳,還是用工作人員提供的遊戲?」

    「猜拳吧。」中野愛衣說。

    「中野桑。」

    「嗯?」

    「我已經十五連敗了。」

    「哈哈哈。」中野愛衣用台本遮住自己的臉,躲避村上悠的視線。

    「好吧好吧。」村上悠說,「猜拳就猜拳。」

    兩人:「石頭剪刀布!」

    村上悠:「嗯?中野桑?」

    「哼哼哼,最後的最後,讓你贏吧~~」

    村上悠仍然是拳頭,中野愛衣出的卻是剪刀。

    「感動了,中野桑。」

    「哈哈,那麼,你要讓我做什麼呢?」

    村上悠看了下台本:「根據本期設定的敗者規則,要在節目的最後做一下總結。」

    「誒?」中野愛衣,「可以嗎?我?村上君才是【空】哦,讓我來做總結,真的可以嗎?」

    「中野桑。」

    「嗯?」

    「你又想讓我贏了遊戲,卻接受懲罰?」

    「哈哈哈,沒有啦!」中野愛衣忍不住低頭笑了會,隨後嗔怒著說:「才不是呢!最後一期了!我想兩個人一起做!【空白】是......」

    兩人:「兩位一體!」

    村上悠:「中野桑真是狡猾。」

    「嗯哼~哼~,只是運氣比較好啦~,不要說我狡猾!」

    「得,得,開始吧,今天的、也是最後一期的《遊戲人生》吧。」

    調音師播放過場音樂,中野愛衣隨著音樂,開始了她的「愛衣搖」——就是身體上半身隨著音樂搖動,只是比較可愛。

    村上悠:「歡迎回來,我是村上悠。」

    「我是中野愛衣。正如剛才所說,這一回是最後一期了,本回會和大家一起回顧26回發生的事情。」

    「嗯,原定三個月的節目,從去年夏天,一直到現在,也快九個月。」

    「這都多虧了大家的支持啊~」中野愛衣說,「這九個月發生了很多事啊,比如村上君送我磨豆機,我送你入浴劑,嘛,雖然你一次都沒用過。」

    「嗯......」

    「嘻嘻~」中野愛衣接著說,「還有就是,村上君經常因為遊戲對決失敗,被要求戴夾鼻子眼鏡。啊,對了,你還穿過【Ilove悠君】的T恤。」

    「粉絲送的。」

    「上活動也穿的,是吧?」

    「嗯。」

    「看來大家支持村上君的心意,得到了珍惜和回應呢,以後也請大家繼續支持村上君吧。」

    「嗯,也請繼續支持中野桑。」村上悠說。

    「噗哧,哈哈,那大家請繼續支持我們兩個吧~。對了,26回我們的勝負情況整體怎麼樣呢?」

    「10勝,15負,1平。」

    「哦。」

    「我贏了10次。」

    「哦~」

    「中野桑贏了15次。」

    「哦~~~,沒辦法啊,後半基本都是我在贏啊。」

    「畢竟猜拳。」

    「哈哈哈哈~」中野愛衣笑了好一會,說:「好吧好吧,這次也收到很多來信,讓我們讀一下吧。」

    「嗯。」

    「【poipoi】桑的來信,【聽說這個節目就要完結了,這是我第一次給廣播節目寫信......】第一次誒~~,謝謝!」

    村上悠說:「謝謝。」

    「【......我很喜歡聽網路廣播,但是讓我開始聽廣播的契機真是這個節目。一開始是聽說,這個節目是由我最喜歡的你們倆主持,我才來聽的。

    因為實在太有趣,「原來還有這樣的啊」,於是就開始聽其他各種網路廣播啦。

    但我最喜歡的果然還是這個廣播!這個廣播居然要完結了,好傷心啊!節目完結了,我現在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我會一直祈禱廣播復活那一天的!】」

    「哦,寫了很多呢,謝謝【poipoi】桑。」

    「嗯,謝謝。而且他還是以我們節目為契機,才開始聽網路廣播的。這真的非常讓人開心呢!」

    「我們奪走了他的第一次。」

    「恩恩,嗯?!」中野愛衣看著村上悠笑了下:「是啊,這真是一個美妙的回憶,村上君也越來越有人情味了呢。」

    「嗯?」

    「哈哈。讓我來讀下一封信吧,來自【我家的狗迷路了】桑的來信,狗狗沒問題吧?真是讓人擔心。」

    中野愛衣皺眉,接著讀道:

    「【在完結之前,有件事我必須問一下兩位......】哦~~,會是什麼呢?」

    「很好奇。」村上悠附和說。

    「【那就是被稱為本廣播的歷史也不為過,村上君心中,愛衣的好感度數值現在究竟到多少了?請務必告訴我們!!!可以的話,請愛衣也分享一下心中,對村上君的好感度數值吧!】誒!村上君,我上次是多少來著?」

    「4.15。」

    「最高分是5分,我是4.15,那麼這段時間,有沒有上升呢?」中野愛衣問。

    「必然。畢竟你中午請我吃飯了。」村上悠回道。

    「哈哈,對哦。現在正好也是最終回,我很想聽聽看呢~」

    「這樣。」

    「嗯~,衡量我和村上君內心之間距離的數值。村上君,我的數值究竟變成多少了?」

    「你來一個音效?」

    「好啊~」中野愛衣說,「哆啰哆啰啰啰啰啰~~鐺!」

    「四點......八五。」

    「哦?哦!!!不會吧?4.85真的沒問題嗎?!」

    「嗯,感覺和中野桑已經無話不談。」村上悠肯定道。

    「嗯嗯~的確,比起剛開始那會兒,我們之間話確實變多了,哪怕在配音室里,也能隨意地交談了。果然是因為這個廣播呢。我也更加了解村上君了,經常會出現{啊,原來村上君還有這樣的一面啊}的想法。」

    「嗯,我也更加了解中野桑了。」

    中野愛衣說:「既然村上君說了,我就不能不說了呀~~,嗯,好感度數值什麼的,我還真沒想過啊~」

    「普通人都不會去想吧。」村上悠自己吐槽了自己一句。

    現在仔細想想,隨意地給人打分,失禮不失禮先不說,麻煩倒是一大堆。

    村上悠希望自己身邊的人,不要聽這個廣播,要不然人人或是因為好玩,或是出於某種目的,都來詢問的話,他也很苦難。

    好感度值,準確地說,打分系統,是他一開始說著玩玩,現在也早就被他丟在馬克思主義所在的垃圾桶里了。

    「嗯......這個,不太好數值化呢。」中野愛衣猶豫了一會,說:「大概,100個蘋果之類的感覺?」

    「意義不明的標準。」

    「哈哈哈,不過關係真的變好很多呢,我還記得第一次錄製廣播的時候,村上君都只一個人先走的呢~」

    「那不是《月色真美》的時候嗎?」

    「不要!村上君!雖然我們也不怎麼宣傳《遊戲人生》的事,但這好歹也是《遊戲人生》的廣播啊!不要說其他動畫的名字啊!」

    「啊,抱歉,麻煩減掉這一段。」村上悠對著導演說。

    導演比了一個「OK」的手勢。

    中野愛衣:「還有很多很多來信,雖然不能都讀出來,但我和村上君都會看的,謝謝大家的來信~」

    「嗯,看大家的來信,最近也成了我的消遣。」

    「那麼,讓我們繼續下一個環節,最後的【擺脫交流障礙計劃】!本環節是為了,一個人無法與人正常交流的重度交流障礙患者【空白】,我們來為大家樣式正確的交流方式~」

    「Yes,boss。」村上悠說。

    「嗯哼哼~」中野愛衣笑了會,長出一口氣:「一到這個環節情緒就變得一些不可思議了啊。」

    「嗯,而且,這個背景音樂我想說很久了,太難聽了。」

    「誒?」

    整個廣播室,包括調音師在內,都發出大笑聲,胖子助手甚至開始撫摸自己的肚子。

    「這封是有【村上信長】桑的來信......」中野愛衣頭一歪:「嗯?」

    村上悠:「什麼情況?信長那傢伙只是配了BL動畫而已,角色是角色,聲優是聲優啊!」

    「哈哈哈,女孩子都比較喜歡這些吧,哈哈,【悠悠毛衣你們好】,悠悠?悠悠?!」

    村上悠抿嘴,不太想說話。

    「哈哈哈。」中野愛衣笑到肚子疼,好半天才理順氣:「【我現在正在打兩份工,猶豫疏忽,兩份工的時間撞車了,結果其中一份工作,一身體不適為由請假了。我一直後悔應該說實話。這種情況,我該怎麼說才好呢?】」

    「找一個能頂班的人來幫忙,不就好了?」

    「嗯,是的呢,但是,這樣不好玩。」

    「不好玩?」村上悠問。

    「對啊~~,這樣吧,我們以找不到誰來頂班為前提,進行這次的【擺脫交流障礙】吧。」

    「得,得。」

    廣播里,中野愛衣說了算。

    「那,我來演打工店裡的負責人,村上君是觀眾?」

    「嗯......有點難。」

    「怎麼說都可以呀,總之試試吧~那麼開始吧。對了,你先給我打電話。」中野愛衣說。

    「好。」

    「嗶嗶嗶嗶~嘟~嘟~嘟~」村上悠模仿著打電話的聲音。

    中野愛衣低聲說了句:「太像啦!別人會以為我們放的音效呢!」

    她又假裝拿起電話:「你好,這裡是毛衣咖啡店~~」

    咖啡店?毛衣咖啡店?村上悠揉揉眉心。

    「中,中,中野桑——」

    「那,那,那個,請問您是誰啊?」

    「村上,我是村上悠啊!」

    「哦~~~,你,你怎麼啦?」

    「我現在正在被暗殺忍者——八武崎碧,追殺,今天大概不能去打工了!」

    「啊?哈哈哈哈~~,啊,抱歉,我剛才沒聽清楚......」

    「我被暗殺忍者追殺,現在跑到東京灣的河邊,已經走投無路了!」

    「啊,是,是這樣啊,辛苦你了呢。那.......以後,你也別來上班了吧,拜拜~」

    村上悠:「啊?」

    「感覺你不能從東京灣活著回來啦,哈哈,乾脆把你開除了。」

    「嗯......」

    「還有啊!暗殺忍者是什麼?還有八武崎碧,東京灣什麼的!」

    「嗯,一時半會兒想不到好的理由了,乾脆搞笑吧。」

    「的確蠻好笑的,希望凹醬聽到后,不會真的追殺你。」中野愛衣說,「那麼,下一封【風來的貓助】桑的來信,哦?」

    「貓助?她寄來的信,錄取率特太高了吧?」

    「哈哈哈,【在快要摔倒的時候,不小心把旁邊的人壁咚了,我想一定非常尷尬。】這,這什麼情況?風來的貓助......」

    「嗯,這家話總是寄來這種場景的信。」村上悠說。

    「嗯,唔,嗯,這個,該怎辦好呢?」中野愛衣語無倫次地說。

    「這是把壁咚,還是地板咚?」

    「壁咚,壁咚。那個,就是{啊},然後{砰}的一下,搞砸了的時候啊。」

    「嗯......」

    「那麼,」中野愛衣看著村上悠:「村上君你就假裝摔倒,躲我{咚}一下吧?」

    「假裝摔倒?」

    「別管啦!總是開始吧!」

    「Yes,boss。」

    中野愛衣嘴裡發出「嗯哼哼」的聲音,假裝自己在歡快的走路。

    村上悠:「啊,時間來不及了!啊——」

    中野愛衣:「嗚啊?!啊,啊......」

    「抱歉。但是,這位小姐,你真漂亮。」

    調音師:「哈哈哈哈哈~~」

    導演:「挺好!我覺得挺好!」

    助手:「我挺喜歡這個回答的。」

    中野愛衣:「大家不要笑啊——!村上君!為什麼變成了搭訕啊!」

    「你不是說假裝嗎?」

    「但是啊,怎麼辦呢,要是對方就這麼愛上你了?{啊~,那個對我壁咚的男人,我該去,該去哪裡找他呢?},這樣。」

    「如果真的在意對方的話,總能在某一個地方重逢吧。」村上悠說。

    「嗯......」中野愛衣偏了一下頭:「以上,就是最後一期的【擺脫交流障礙計劃】的環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
    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