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195.二合一,不知道該想個什麼標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195.二合一,不知道該想個什麼標題。字體大小: A+
     

    「這樣啊。」

    佐倉鈴音笑了笑,除此之外,她竟然沒再說什麼。

    村上悠心裡倒是好奇起來,但怎麼都好,能讓自己待在這裡看書才是最重要的。

    「玩得開心。」他暗示幾人該走了。

    她們也沒有久留的意思,臨走前,佐倉鈴音不知所以然地拍了拍他肩膀。

    ——————

    四人剛出書店。

    「抱歉,是我誤會他了。」種田梨紗說:「還誤導了你們。」

    「這有什麼?」佐倉鈴音無所謂地揮揮手:「如果是種醬的話,什麼都可以原諒。」

    種田梨紗故作害羞,把佐倉鈴音摟著她腰的手拿開:「鈴音,梨依熊還在呢。」

    「沒關係沒關係~」

    佐倉鈴音把梨依熊也摟住。

    「你們都是我的翅膀啊~,啊哈哈。對了,水籟祈你也過來。」

    「請不要這樣!我對女孩子不感興趣!」

    「那大西紗織呢?」

    「我對她也只是朋友!沒有那方面的想法!」水籟祈義正言辭,堅決不同流合污。

    幾人說笑著走到新南口車站,搭乘直達迪士尼樂園的大巴。

    她們坐在最後一排,四人都長得貌美且年輕,聲音又如早春的布谷鳥,吸引了乘客們的眼球。

    「鈴音,為什麼不邀請村上一起去呢?」梨依熊問。

    「貝爾君不是說他很忙嗎?可能下午還有事吧。」水籟祈說。

    「不可能!」梨依熊搖頭,擺手:「我和村上也合作過幾次,他如果下午有事,肯定不會吃完午飯後,還跑到新宿來看書。」

    「可能是真的不想去吧?」種田梨紗猜測。

    梨依熊看著佐倉鈴音,儘管後者沒有和她說,但她對鈴音和村上悠的關係隱隱有所察覺。

    因為實在太奇怪了。

    佐倉鈴音對聲優里的同行都很有禮貌,特別是男性聲優,唯獨對村上悠有些蠻不講理。——在梨依熊看來,這是親密的體現。

    佐倉鈴音對親密的人,反而不會太顧及對方的感受。

    比如在和她喝一杯奶茶的時候,會下意識咬吸管,而和其他女聲優喝一杯奶茶時,會很注意一點,不讓對方厭煩。

    那麼,剛才在村上悠明顯無所事事,而她正想去遊樂園的情況下,不管是哭、鬧、撒嬌,還是威脅,總之,是一定要把他帶去的。

    鈴音剛才好說話的有點不合常理。

    難道說,兩人私下關係惡化了?

    但提議跟蹤他們的,也是鈴音啊,不太像。

    梨依有點不明白,其中到底怎麼了。

    「我們這是女子會,叫他一個男生幹嘛?」

    佐倉鈴音隨便找了一個理由,拿手機查看遊樂園的活動。

    「誒,今天下午3點有遊行,時間應該來得及。晚上還有煙花呢。」

    「都可以,反正我有年卡。什麼時候都可以看。」水籟祈了不起地說道。

    ——————

    下午5點,島崎信長三人喝完酒,又來找他。

    「村上,跳舞去嗎?」

    「跳舞?」

    「對,附近新開一家舞廳,我們準備去瞧瞧。」島崎信長說。

    「反正明天是周六,通宵怎麼樣?累了去附近的酒店休息。」堂本海斗雙手憑空勾勒出人體的曲線:「舞廳跳舞的女孩,身體肯定比酒吧的要誘人。」

    舞廳人多而且吵鬧,村上悠是不太喜歡的,但新宿的舞廳他一次也沒去過,不管喜歡不喜歡,去一次,體驗一番,也不賴。

    「好,走吧。」他把書收好,跟著幾人出去。

    到了地方,這個時間對於舞廳來說還算太早,沒幾個人在跳舞。

    幾人就先喝了點酒,村上悠聽他們說在酒吧喝酒遇到的漂亮姑娘,等人多了起來,幾人才進舞池跳舞。

    村上悠沒去,不是因為討厭和不會跳舞——他本就是來跳舞的,而是舞池裡,很多挺胸甩臀的女孩,從一開始就對他舔著舌頭,或者做著一些下流的動作。

    他不適合人群,這無關他的意志,而是環境如此。

    等到酒杯里的冰塊融化成水,他和幾人說了再見,自己一個人走出舞廳。

    到了外面,他下意識深吸了一口氣。空氣竟然如此新鮮,他還是第一次發現。

    漫步在燈紅酒綠的街頭,在拒絕第五波陌生女孩一起喝酒的邀請后,他只能放棄這種隨心所欲的悠閑方式。

    「回去吧,也到做飯的時間了。」

    回到櫻花庄,除了在群里發消息說{今天有煙花,我晚點回去,給我留飯}的佐倉鈴音,其他三人都在。

    悠沐碧從二月份開始,除了每周去一次學校,其他時間都待在家學習,或者去報考的學校參加獨立的升學考試。

    雖然第一志願是早稻田大學,並且有自信考上,但她還是參加了很多其他大學的考試。

    今天是3月6號,僅有少數幾座大學還沒公布成績外,其他大學的錄取名單早已經公布。

    悠沐碧順利的被早稻田入取。

    村上悠一邊做著飯,想起放榜當天的事。

    「悠哥哥,能給我父母上一炷香嗎?」悠沐碧說。

    「我?」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村上是同意了,也沒有問原因:「好。」

    兩人來到悠沐碧的房間,很大,甚至有一個小隔間,但因為裡面擺放了很多東西,原本還算寬敞的卧室就顯得擁擠。

    悠沐碧父母的遺像就擺放在小隔間里。

    村上悠有些驚訝,雖然是父母,但放在自己卧室里,也是有些不符合常人的想法。

    「為什麼要放在卧室?」他問。

    「其他房間都租出去了呀。」

    「客廳呢?」

    「那裡是公共空間,怎麼可以呢?」悠沐碧說。

    「她們不會介意這種事。」

    悠沐碧搖搖頭。

    「在愛衣姐她們住進來之前,我就把他們放在這裡了。」

    村上悠也不再問,上了一炷香,學著悠沐碧的樣子,合掌致意。

    「村上君!我幫你嘗菜來啦!」

    「我也要!」

    拿著筷子的東山柰柰和悠沐碧互相把對方堵在廚房門口,互不相讓,也把走神的村上悠喚了回來。

    「差不多可以了,端出去吧。」

    「不要啊~~,我還沒嘗菜呢!今天怎麼好的這麼快?」

    ——————

    三月七日,周六,晚上八點,村上悠結束《刀劍神域》的遊戲配音。

    遊戲配音和動畫配音不同,遊戲基本都是聲優單獨收錄,整個配音室也只有他一個人。

    正因為這個,村上悠在台詞量更多的遊戲配音工作上,花費的時間反而更少——角色本身已經定型,也不存在嘗試其他配音方式等浪費時間的行為,所以幾乎都是一遍過。

    出了配音室,遊戲收錄的工作人員過來說了聲「村上桑,辛苦了。」

    「辛苦了。」他回了一句。

    「請村上桑保護好自己的嗓子。」

    「嗯,謝謝。」

    一般聲優能連續收錄兩百句台詞,已經是相當厲害,再收錄下去,有發不出角色特定聲線的風險。

    村上悠卻直接把今天接近600多句的台詞,沒有任何休息地錄光了。

    工作人員即佩服又擔心,在300句之後的收錄中,時不時提議休息一下,喝一口水,但都被他拒絕。

    結束這邊的工作,沒有也不能直接回去,今晚還有一個《與聲優夜遊》的直播,他和堂本海斗會作為嘉賓出席。

    一個去宣傳《青春期豬頭少年不會夢到兔女郎學姐》,一個去宣傳《四月是你的謊言》。

    《與聲優夜遊》的直播房間,被裝飾成酒吧一角的樣式,燈光明亮,整體顏色是以黃色為基調,角落的吧台上堆滿了酒和各式喝酒的杯子。

    兩位主持人江口拓也和安元洋貴,村上悠在片場都見過——《刀劍》和《為美好的世界獻上祝福》中都合作過。

    當然不僅僅只有這兩部動畫,其他零散或他們是配角,或村上悠是配角,或者同為配角的動畫,路人就更多。

    聲優界很小,不說人人都人認識,但只要有點名氣的,在片場總會見上面。

    「又見面了,村上,今天請多指教啊。」號稱聲優界的天空樹、摩天樓、身高187cm的江口拓也,主動打招呼。

    「這邊也請多指教。」

    村上悠打量了一下眼前的江口拓也。

    兩人上周在《為美好的世界獻上祝福》片場見過,當時對方還是一頭白髮,今天又染成粉色。

    這讓他想起每天換不同髮型的涼宮春日,不過頭髮這樣頻繁地染色,中年的時候,真的沒問題嗎?

    (涼宮春日,動漫角色,會根據星期幾換不同的髮型,喜歡外星人、未來人、超能力者,還有名為啊虛的島國普通男子高中生。)

    心裡想著這些,又和安元洋貴打完招呼。

    不一會兒,堂本海斗也趕到。

    四人和工作人員商量直播細節,又喝著啤酒,聊了會動畫和試音上的事。

    等到10點,直播正式開始。

    依照劇本,作為嘉賓的村上悠和堂本海斗站在人頭麥兩側,隨便說一些開場白。

    (人頭麥,像人頭外形的收錄設備,能完美地還原出360度的音場效果。這東西在各種BL動畫聲音特典收錄中很常見,就是讓腐女們產生身臨其境的感覺。)

    堂本海斗:「啊~~~,為兔女郎,乾杯~。開始啰,與聲優熬夜。」

    江口拓也笑著說:「別搞混了,是夜遊,別鬧,哈哈哈~」

    堂本海斗對著人頭麥的左耳,輕輕吹了口氣:「來吧,村上,讓我們一起,把大家帶去未知的世界吧~」

    村上悠在右耳,用魅力?1的嗓音,輕聲呢喃:「四月,屬於我們的春天,開始了。」

    屏幕上,瞬間被密密麻麻的彈幕遮蔽。

    【這個聲音!!!】

    【村上,你這麼gay,愛衣知道嗎?】

    【求村上君配音BL動畫,賣血也買光碟!!!】

    【身為一個男人,我一直以為我喜歡的是可愛的女聲優們,現在才發現,原來我更喜歡的是村上!】

    【我中野愛衣今天就要打死你.jpg】

    「喂喂喂!」安元洋貴笑罵道:「只是讓你們兩個和觀眾打招呼而已,怎麼就開始宣傳上了?」

    兩人離開人頭麥,在沙發上坐下。

    「啊——抱歉!」堂本海斗喝了一口啤酒:「情不自禁,情不自禁,這也許這就是職業聲優的素養吧。」

    「聲優才沒有這種素養呢!」安元洋貴又吐槽了一句,隨後說道:「雖然見面的時候已經說過了,但總之再說一遍,今天請多指教。」

    三人:「請多指教。」

    江口拓也:「那麼先自我介紹一下,海斗,你先來。」

    堂本海斗放下啤酒杯,朝著攝像頭說:「大家晚上好,我是試音會參加了7兆次,號稱{試音會,都有我}的堂本海斗。」

    村上悠自我介紹說:「晚上好,各位,演繹的主人公有7兆次,我是聲優界的小小新秀村上悠。」

    「什麼啊!村上!今天你可是代表《四月是你的謊言》劇組來的,怎麼可以幫《地錯》宣傳呢?」堂本海斗吐槽說。

    (《地錯》男主貝爾,稱號「小小新秀」。)

    「對啊,而且主人公有7兆次是什麼情況?首先得有7兆部動畫吧?」安元洋貴也跟著吐槽了一句,隨後自己我介紹道:「大家晚上好,我是喝光的酒有7兆杯,聲優界行走的酒桶安元洋貴。」

    最後是江口拓也。

    「弄哭的女人有7兆人,我是聲優界的摩天樓江口拓也!」

    「嗚啊——」堂本海斗直接撲過去:「你這傢伙!什麼自我介紹!弄哭的女人?我快被你弄哭了!」

    「住手!快住手!別這樣!」

    等兩人分開,江口拓也手上的台本已經碎成兩半。

    江口拓也喘了兩口粗氣:「總之,開始今天的《與聲優夜遊》吧~」

    「先來喝酒吧!」堂本海斗說。

    「誒?」

    「今天是兩組動畫來宣傳吧,總要決出勝負,《四月》和《豬頭少年》,我們兩個主人公看誰先醉倒,勝利者才能繼續宣傳下去!」

    「喂喂喂!別這樣!萬一你們都喝醉了,今天的直播就徹底完了!」安元洋貴連忙阻止。

    拼酒作廢。

    村上悠和堂本海斗,分別介紹了《四月》和《豬頭少年》的人物、聲優、大概劇情,又放了動畫PV。

    「現在進入第一個遊戲環節,上一期《與聲優夜遊》嘉賓木村昂留下的題目,【發自內心迷戀的女性聲優是?】」

    「哈哈哈哈哈」三人大笑起來。

    村上悠也搖搖頭,男人聚在一起就喜歡討論這些,特別是在喝了酒的深夜。

    安元洋貴說:「不愧是關智一的弟子啊,哈哈哈~」

    (關智一,代表性角色有《多啦A夢》小夫、《Fate/Zero》金閃閃,配音實力強,輩分高,但因為喜歡說下流梗、有時甚至有明顯欺辱女聲優的跡象,還有一些其他事情,風評兩極化。)

    堂本海斗:「真心迷戀的女聲優,嗯,要說的話......」

    安元洋貴:「優秀的女聲優很多很多啊,很難選擇。」

    「對我來說,現在是水籟祈桑。」堂本海斗說:「簡直就是天上人,不可接近的存在。」

    江口拓也:「這麼誇張嗎?不過水籟桑的確是非常可愛的女聲優,而且有點天然黑,這點太萌了。」

    堂本海斗說:「沒錯沒錯,這種天然系的女孩子太有吸引力了。」

    聲優界,大概除了村上悠,其餘男聲優,都或多或少是抖S。

    安元洋貴:「對我來說,肯定是田中敦子。從見到的第一面開始,我就一直喜歡她。不管是從視覺上,還是性格等等,各個方面,必須是她了!」

    堂本海斗立馬又說道:「啊~~,敦子桑!最棒了!我超級喜歡!」

    正在喝酒划水的村上悠,忍不住瞥了他一眼。

    堂本海斗感覺到他的目光,轉頭看向他:「村上呢?」

    「嗯?」村上悠停住喝酒的動作:「這個......就不要讓我說了吧。」

    「誒嘿嘿嘿?!」X3

    「這個環節是這麼認真的環節嗎?」

    「村上居然是正經系?」

    彈幕上:【信長————】

    【釘宮:???】

    【沒錯,是我saori噠!!】

    【放屁!明明是高麗菜!】

    【不把我佐倉小姐放眼裡???】

    【中野桑擼起袖子,笑笑不說話。】

    堂本海斗說:「是不想對任何人說的那種嗎?」

    村上悠回道:「這種事,說了會引起誤會吧?還是不要了。」

    「才不會誒!村上你想的太誇張了,只是互相欣賞而已!」

    「沒錯,實在不行,你說一個大前輩不就好了嗎?釘宮桑也可以啊。」

    「釘宮桑?!」

    村上悠本來準備繼續喝酒,聽完后不得不又停下。

    「我現在要是說了她,下次在《刀劍》片場見到,怕是要被她嘲笑得抬不起頭。」

    「哈哈哈哈。」眾人先是大笑,隨後江口拓也警覺:「村上!不要再宣傳《四月》以外的動畫了!《地錯》!《刀劍》!你明明只拿了《四月》的錢啊!」

    「不愧是主人公7兆次的聲優啊!職業素養就是高!」堂本海斗豎起大拇指。

    眾人又是大笑。

    村上悠轉移話題:「江口桑呢?」

    「我啊,」江口拓也想了下:「從過去開始,我就喜歡堀江由衣。從高中時,就一直在聽她的廣播。」

    「啊~~,堀江桑啊!最棒了!我超級喜歡!」堂本海斗還是一如既往。

    安元洋貴對江口拓也說:「在片場應該經常見面吧?怎麼樣?」

    「嗯,的確經常見面,超級開心,不過片場是工作場合嘛,不能說這些話題。」

    安元洋貴:「的確是呢。好了,來看看下一個環節吧。【老了之後被人照顧的話,會選誰呢?】」

    堂本海斗笑著說道:「真是的!今天怎麼了!大家都在針對村上?」

    江口拓也:「村上,可以嗎?」

    村上悠接過工作人員遞過來的素描本和筆:「我儘力。」

    「等等,我先問一下,這個人會和我一起變老嗎?」堂本海斗對工作人員問。

    「無所謂,就是最想被誰照顧就行了。」工作人員應道。

    「哦!那範圍一下子變廣了!嘿嘿嘿~~」

    「喂!」江口拓也推了下堂本海斗:「別笑得這麼猥瑣!我們雖然是深夜節目,但是正經節目!」

    「哈哈哈,抱歉抱歉。」

    四人低頭開始寫自己的答案。

    安元洋貴第一個寫完:「能登麻美子!」

    他看了三人。

    「你們還沒寫完嗎?心裡就沒有第一時間想起的女聲優?」

    被他一催促,堂本海斗寫錯了字:「啊!抱歉,漢字寫錯了!」

    他往後翻了一頁,重新開始寫。

    江口拓也第二個寫好:「早見紗織。」

    村上悠點頭:「不錯啊,早間桑生活中是一個相當溫柔的人。」

    堂本海斗也寫好了:「水籟祈!」

    安元洋貴哈哈大笑:「致郁系??哈哈哈。」

    江口拓也也笑著道:「{真是的!晚上又在外面瞎逛!},估計要天天被這樣罵!」

    (這裡是在說水籟祈天然黑,眾人無法想象她照顧人的場景。)

    堂本海斗說:「如果是早見桑的話,肯定會溫柔地說{啊,真是不得了呢~}。」

    「對對對,這樣就好,最棒,早見桑一看就是最會照顧人的女性。」

    「村上?寫好了嗎?」

    「嗯。」村上悠把素描本翻過來:「種田梨紗。」

    「喔——」

    直播室里,彈幕上,全部喧囂起來。

    【大天使的失敗!!!】

    【唯一神的隕落!】

    【我的青春結束了。】

    【為什麼?村上君,告訴我這不是真的!】

    【我要殺了種田梨紗這個女人,居然敢搶屬於我的村上!】

    「嗯?怎麼了?」村上悠不解地問。

    堂本海斗疑惑道:「村上,你和種田桑的關係不是......嗯,那個,為什麼選她呢?」

    村上悠問:「《四月》的女主人公是她。」

    「這麼簡單?」

    「不然呢?」村上悠說:「我也猶豫,想過早見桑、中野桑、釘宮桑,但畢竟是來宣傳《四月》的,那就種田桑吧。」

    【別說了,村上君,不要為了宣傳委屈自己,《四月》我一定會看的!!!】

    【支持村上君!姐妹們,《四月》自發宣傳加大力度!】

    【我只聽到中野桑三個字,我是不是聾了?】

    【沒有!因為我也只聽到中野桑三個字!】

    【誒?不是只有中野桑三個字嗎?你們聽到其他東西了?】

    【樓上全部聾了!鑒定完畢!——海邊醫院,耳科醫生】

    「啊!」堂本海斗立馬翻了一頁,重寫了答案:「瀨戶麻沙美!!對不起!我最喜歡的果然還是你!」

    「哈哈哈哈。」

    (瀨戶麻沙美,《豬頭少年》女主角兔女郎學姐的聲優。)

    節目錄製結束后,外面也開始下雨,淅淅瀝瀝。

    拒絕三人換地方再喝一杯的邀請,村上悠目送他們開車離去,撐開傘,快步走去車站,算是趕上了末班電車。

    在大木學院站下了車,路過24小時營業的便利店,村上悠收傘走進去。

    走了一圈,最後還熱乎的關東煮讓他泛起食慾。

    拿了盒子,選了魚丸、魔芋、肉串還有肉腸,最後澆點熱湯。

    這家便利店沒有座位,他只好站在店外屋檐下,慢慢吃起來。

    此時已經是深夜十二點,但斜對角紅綠燈下、人行道上,仍有人在走動。

    在他身旁,垃圾桶邊,也有吃炸串和關東煮的路人。

    大家互不問候,甚至默默遠離,給對方、也給自己,留下足夠的空間。

    正吃著,佐倉鈴音打來電話。

    「喂,村上,在哪呢,今晚還回不回來,還是說,沒趕上末班電車?」

    「在路上。」

    「哦,這樣啊。那順路給我在便利店帶點吃的回來,我餓了!」

    「不睡覺,當然餓。」

    「你以為是因為誰啊?我還不是等你嘛。少啰嗦,記得給我買點吃的。」

    「吃什......」

    「嘟~嘟~嘟~」

    村上悠收起手機,把手裡關東煮吃玩,湯喝掉,垃圾扔進垃圾桶,轉身重新走進店裡。

    不知道佐倉小姐吃什麼,他就把關東煮每一樣拿了一些。

    到了櫻花庄,推開門,走廊上一片黢黑,只有客廳的入口處那塊區域被照亮。

    換好鞋,走進客廳,除了悠沐碧,其他三人都在。

    村上悠把關東煮遞給佐倉鈴音,三人一起吃了,一雙一次性筷子三張嘴用。

    特別是佐倉鈴音,每次給其他兩人夾完東西后,都會下意識把筷子放嘴裡,嘗嘗殘留在上面的年糕或者是湯水。

    村上悠搖搖頭,不忍直視,起身去洗澡。

    「村上,明天我媽媽要來,你還記得吧?」

    「記得。」

    「表現好一點。」

    「嗯?」正吃著魔芋串的中野愛衣愣住了:「為什麼村上君要表現好一點?」

    「對啊,為什麼村上君要表現好一點?」

    東山柰柰一面鸚鵡學舌,一面直接把佐倉鈴音手上的筷子搶過來,自己夾起一根香腸。

    「啊!那個,是這樣的,嗯,我媽媽不放心我和男孩子一起合租,我跟她說,村上是一個好孩子,不會做多餘的事情。所以,我希望村上明天能表現好一點,讓我媽媽放心。」

    「是這樣啊。」

    中野愛衣慢慢把魔芋放進嘴裡,月牙眸子看著佐倉鈴音,細嚼慢咽。

    佐倉鈴音原本因為卸完妝,略顯蒼白柔弱的臉,染上一層淡紅。

    她小手對自己扇著風。

    「空調是不是開的太高了?吃一點關東煮就感覺熱死了。」

    ——————

    周末,村上悠醒來,從昨晚半夜開始下的雨,還在持續。

    偶爾還有春雷。

    起身,確認風不會把雨吹進來后,打開窗。

    雨的、泥土的,混合芳草的氣息,一股腦的灌入他鼻子里。

    平日晴天能勉強看到的東京塔,在雨幕中消失了。

    低頭,在櫻花庄門口停了一輛豐田世紀。

    麻煩。

    為了避免更多的麻煩,他放棄了直接穿沙灘褲下樓,換上一條中規中矩的褲子。

    走在樓梯上,就能聽見客廳里的歡聲笑語。

    村上悠走進去,屬於他的座位已經被穿精緻和服的佐倉志伸盤踞。

    比起上次的青春活潑,這次的她,面容庄雅,舉止沉穩,當她說話的時候,其餘人會下意識靜靜聆聽。

    村上悠瞥了一眼,轉身回洗漱室刷牙。

    沒過一會兒,佐倉小姐走進來。

    「記得洗臉啊。」

    「我洗的呀。」村上悠應道。

    「我說用洗面奶!回去三個月,留下的那一瓶你都沒用完!」

    「好。」村上悠不置可否的答應了一句。

    「村上~~」佐倉小姐突然湊近到他的耳邊:「我聽柰柰說,你喜歡腿是嘛?好好表現,晚上可以考慮給你摸一下哦~」

    村上悠把嘴裡的泡沫吐掉。

    「你的,還是東山的?」

    「什麼——?」

    佐倉小姐瞬間瞪圓了眸子

    「你和柰柰什麼關係?」

    村上悠分不清,她到底是因為東山柰柰和他關係好生氣,還是因為他和東山柰柰關係而生氣。

    另外,他和東山柰柰又是什麼關係呢?

    朋友肯定是,除此之外似乎還有挑逗與被挑逗者的關係。

    沒等他開口,客廳傳來喊佐倉鈴音的聲音,佐倉小姐只好留下一句「記得洗臉」,轉身出去了。

    刷好牙,又遵照佐倉小姐的吩咐洗好臉,他走到客廳。

    櫻花庄四女很有默契地把佐倉志伸對面的座位留給他,他走過去坐下。

    「夫人看起來比上次好看多了。」

    村上悠用詞隨意,語氣並無多大的敬意,這引來桌底下某人的一腳。

    「謝謝。」佐倉志伸淺笑著說:「這次登門拜訪,不打扮,就太失禮了。」

    「嗯,的確。為了夫人,我還特地換了褲子。」村上悠也展現自己的誠意。

    桌底下,踹人的力度更大了。

    「哦?那就謝謝了。」佐倉志伸掩著嘴,問:「村上君平時穿什麼褲子呢?」

    「那就看有沒有工作。有工作我......」

    佐倉小姐拍了他一下,打斷了關於褲子的談話。

    「村上,我們還沒吃早飯,你可以去弄一些嗎?」

    佐倉小姐的語氣溫柔,只是桌下白皙勻稱的大腿,快全部搭在他身上了。

    「得,得。」

    被打斷喜歡的、漫無邊際的談話,所以有些意興闌珊的村上悠,起身去廚房。

    「村上君還是這麼有趣。年輕人里,我和他意外地聊的來呢。」佐倉志伸說。

    「媽媽~,你和他有什麼好聊的?」

    「村上君有和任何人做朋友的魅力。」東山柰柰說。

    「僅限異性。」中野愛衣補充一句。

    眾人嘻嘻一笑,很像新宿深夜街頭,穿著超短裙,抽著萬寶路,對帥哥打分的青春女郎。

    吃完早飯,佐倉志伸說:「怪不得鈴音不想回去,我都不想走了。」

    「阿姨可以留下來住一晚啊,鈴音姐的床挺大的。」悠沐碧說。

    「好啊,正好吃中飯,晚飯,還有明天的早飯。」佐倉鈴音拉著佐倉志伸的手。

    「這樣下去,我不是回不去了?算了。」佐倉志伸笑著搖搖頭,順:「不過呢,中飯就打擾了,村上君。」

    「歡迎。」

    「你看起好像不太歡迎我?」

    「的確。」

    中野愛衣、悠沐碧傻了眼,東山柰柰好奇地看著兩人,唯有佐倉鈴音倒吸了一口滿是雨氣的空氣。

    「那我還真是給你添麻煩了。」

    「沒關係,誰讓你是佐倉的母親呢。」

    佐倉志伸笑了下:「上次的事,請允許我向你道歉,也希望你能理解。」

    「夫人想多了,不是因為上次的事。」

    「那又是因為什麼呢?」

    「因為你來這件事本身。」村上悠回答道。

    「嗯?怎麼說?」

    「你不來,我這會兒穿著舒適的沙灘褲,指不定還沒刷牙,悠閑的看著書。你一來,我穿著緊湊的褲子,刷了牙,做了早飯,對了,還用洗面奶洗了臉。」

    佐倉志伸忍不住輕笑兩聲:「果然呢,誠實是你很大的一個優點。」

    「夫人的記性也很好。」

    吃完中飯,佐倉志伸準備告辭,臨走前,她當著眾人的面,把一張銀行卡推給佐倉鈴音。

    「鈴音,你這次搬家什麼都沒帶,家裡的衣服一件沒拿,這卡里存了1億日元,你先拿去用。」

    「我卡里還有錢呢,而且我還掙錢。」

    「那就留著應付緊急。用不用,不妨礙有不有。」這句話,佐倉志伸是看著村上悠說的。

    「好吧,那我收下了。」佐倉鈴音說。

    「記得照顧好自己。」

    「嗯~,知道啦,媽媽。」

    豐田世紀里,待機一上午的女司機,站在櫻花庄玄關外,打著傘,把佐倉志伸送到後座。

    「鈴音姐家裡真有錢。」悠沐碧羨慕道。

    「哈哈,還好吧。」佐倉鈴音不知道該怎麼謙虛的不讓人討厭,只好笑了笑。

    下午得空,佐倉小姐單獨找到村上悠。

    「村上,謝謝你。」

    「好說。總不能讓你母親感覺你眼光不行吧?」

    最主要的,如果他表現的差勁一點,很有可能會觸發一系列的麻煩。

    比如說,佐倉一家花錢讓他離開櫻花庄甚至東京。方式除了直接把錢給他,也有給別人,然後把他沉到東京灣的可能性。

    他雖然不怕,但平靜的日常,突然變成被追殺的日子,也挺麻煩的。

    當然,除了秀了一手廚藝,他的態度算不上好,這樣能拿一個不上不下的分數。

    再也沒有比這更好的方法了。

    「嘿嘿~~,老實說,你是不是想摸我的腿?也不是布……」

    「不想。」

    佐倉鈴音的痴笑,被堵在喉嚨里。

    隨即,煎立馬沉下,瞧著他。

    「村上,你明明不喜歡我,卻為了我去討好我媽媽,你知不知道,這就是典型的渣男?」

    「剛知道。」

    「渣男村上!」

    望著遠去的佐倉鈴音背影,村上悠看看手裡的《青春豬頭少年不會夢到兔女郎學姐》。

    佐倉小姐什麼才能像裡面的女孩一樣,不要多想一些無聊的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
    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