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194.友人A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194.友人A字體大小: A+
     

    「喲,友人A。」

    佐倉鈴音朝村上悠揮著手,走進配音室。

    身上不知道是沐浴露的香氣,還是衣服上洗衣液的殘留,總之給這沒有四季的房間帶來些許春色。

    「這又是什麼新稱呼?」村上悠翻著《四慌》的台本,問道。

    佐倉鈴音把包放下,也拿出台本。

    「今天《四月是你的謊言》正式開始配音,你可不就是友人A了嘛~」

    ——————

    在《四慌》這部動畫里,女主宮園薰從小仰慕鋼琴天才男主有馬公生,初中時發現與公生一個學校,但是自己卻搭不上話,因為公生附近有椿和阿渡,根本沒有自己融入的空間。

    於是她在四月撒了一個謊。

    她找到男主的青梅竹馬澤部椿,請求道:「希望你能把阿渡介紹給我認識。」

    在櫻花滿開的某一個周六,介紹兩人認識的澤部椿,為了不讓自己陷入第三人的尷尬,便把男主有馬公生一起喊上。

    理由是:「反正你也是沒事幹,而且宮園薰懂古典樂,你也懂,氣氛尷尬的時候正好可以以此為話題。」

    四人見面,澤部椿給阿渡和宮園薰互相介紹完之後,順帶把有馬公生介紹給女主宮園薰認識。

    她指著男主,這樣說道:「還有一個可有可無的,這位是友人A。」

    嗯,充當陪襯的友人A——天才鋼琴家有馬公生,才是宮園薰真正想認識的。

    ——————

    「佐倉。」

    「怎麼啦~?」臉蛋紅潤起來的佐倉小姐,一面翻著台本,一面語氣歡快地回應。

    「《四慌》的里宮園薰是初中生吧?」

    「嗯~,是啊。」

    「初中生就懂這些戀愛技巧?還是說女生與生俱來的天賦?」

    「漫畫嘛,別當真,而且和你這個聲優有什麼關係?做好你的友人A就可以了。」

    「我在想女生是不是都這麼厲害。」村上悠問。

    「怎麼會?」佐倉小姐把台本合攏,捲成筒握在手心:「戀愛中的女生比這厲害多了,為了愛情,什麼都做得出來。」

    「是嘛。」

    「當然~!」書筒敲打著手心,佐倉小姐侃侃而談:「我要是熏,臨死前肯定把男主角帶走。」

    「帶走?」

    「是啊,一起跳樓也好,一刀捅了也行,總之不能把他留給別人。」

    「這麼可怕?」村上悠來了興趣。

    「什麼可怕?!」佐倉小姐瞪了他一眼:「自己好不容易把男主角拉回五彩繽紛的世界,讓他重新對這個世界熱愛起來,憑什麼讓給別人?」

    「有道理。」村上悠鼓掌,又問:「但你是澤部椿吧?宮園薰從實際意義上說,應該是搶了本該屬於你的有馬公生,從你自己角色的角度來想,又是個什麼狀況?」

    「還能怎麼想?」佐倉小姐頭一低,嘴角拉扯出小丑的邪惡笑容:「宮園薰自己不老老實實地走,充當一個合格的工具人的話,那我只有親手送她上路了。」

    「厲害厲害。」村上悠不由佩服起來,不愧是佐倉小姐。

    「兩個人這麼開心?」工具人宮園薰的聲優種田梨紗,笑著推開配音室的門:「在聊什麼?」

    「有趣的事~」佐倉小姐說。

    「說不出口的事。」村上悠說。

    佐倉小姐白了他一眼,發出哧哧的偷笑聲。

    種田梨紗站在配音室門口,愣了下:「新宿的事?」

    「嗯?」X2

    佐倉小姐看向村上悠,村上悠看向種田梨紗,種田梨紗眨眨漂亮且茫然的眼睛。

    「怎麼了?」

    ——————

    等人到齊,又在《四慌》里擔任音響監督的明田川仁,進來打了聲招呼,試配環節直接開始了。

    試配環節是一個聲優展現自我的舞台,在這之前,監督等工作人員不會提醒你任何相關的技巧,角色的塑造也全靠個人。

    在這個環節里,你需要做的就是把自己對角色的理解全部展現出來。

    接著,在正式配音環節前,音響監督和作者、總監督等人商量過後,會回到配音室,針對每個人開始指導。

    例如這裡再放開一點,那裡再收一些,這部分的感情是這樣,那部分的感情是那樣。

    種種,大概如此。

    試配結束后,明田川仁在調音室里,和原作者新川直司、總監督石黑恭平商量細節,聲優們有一個短暫的休息時間。

    其他聲優喝水的喝水,醞釀情緒的有,互相抬舉的也有。

    村上悠照例把台本打開,裝作試配沒有發揮好,現在在努力反思,旁人不要的打擾的樣子。

    這一幕的演技,他早已練習至5分。

    沒等多久,明田川仁拿著屬於音響監督的台本走進來,眾聲優也自覺安靜。

    明田川仁第一個找到村上悠:「村上,演技我就不多說了,我有一個要求。」

    「嗯。」

    「把聲線表現的像鋼琴一樣孤獨、優雅,但該有的狂放也得有。最後,記住一點,這是14歲的戀愛。」

    「了解。」

    一旁的種田梨紗握台本的手一緊。

    小提琴是什麼來著?悠揚?活潑?

    明田川仁轉過頭,對著她。

    「種田桑,正式配音時,麻煩你在和村上君說台詞的語氣聲音,再直接、再曖昧一些,14歲的戀愛,臨死前想要傳達的心意,不要太在意友人A的設定。當然,也不能放得太開,自己把握好程度。」

    「好的,我知道了,謝謝明田桑。」種田梨紗鬆了口氣。

    「哦,叫我仁醬就可以了。」

    「a......啊,好的,仁,仁桑。」

    「對了,還有聲線,麻煩像小提琴一樣悠揚動聽,但又要時不時帶著青春期少女和身患絕症的悲愴和弦長。」

    「好的,知道了,我會儘力的。」該來的總會來。

    種田梨紗,小澤事務所現役女聲優,女子美術大學設計系畢業,擁有中學及高中美術教師資格證書;

    中學時期加入的社團是舞蹈部,並且成為了部長;

    對小提琴,一點——都不了解。

    今天回去,就去買小提琴的CD來聽吧,應該也不晚吧。

    就這麼說定了。

    但弦長到底是什麼東西?數學?還是樂器上的弦很長?

    聲音到底又要怎麼體現弦長?

    種田梨紗在自己台本首頁上,寫下「弦長」兩個字,並畫了三個大大的問號。

    配音結束后,明田川仁又找到她,囑託她回去看看原著漫畫。

    「種田桑,我的意思不是說你配的不好,而是我感覺你還有更多的潛力,還能配的更好。

    現在這樣也不是不可以,但我相信你可以塑造出更好的宮園薰。因為你有這個能力,我才這樣要求你,這一點希望你能理解。」

    「嗯嗯,好的,謝謝仁桑。」

    明田川仁轉身去找其他聲優談話,種田梨紗這才鬆了口氣。

    下意識看向「配音時要像鋼琴一樣優雅孤獨」的村上悠,見他拿著台本,悠哉悠哉,像是來配音室探班,探完班又回去的路人一樣,往配音室外走去。

    肯定是因為小提琴比鋼琴多了「弦長」這個設定!要不然自己也可以像他那樣悠閑!

    「種醬,收拾好了嗎?一起去吃飯?」佐倉鈴音問道。

    「好啊,我馬上。」

    「我還約了梨依熊、水籟祈。」

    「去哪吃?」

    種田梨紗拿起包,和佐倉鈴音一起出了配音室。

    「嗯......就在附近隨便找一家餐廳怎麼樣?下午我們一起去遊樂園。水籟祈那傢伙說自己辦了年卡,非要拉我們去,也不想想我們還要出錢呢。」

    「哈哈,的確是水籟醬會做出的事情。」

    ——————

    村上悠走出配音大樓,島崎信長打來電話。

    「村上,中午約?堂本海斗也在。」

    想想下午索性也無事可做,村上悠說:「可以。」

    於是他便在附近找了一家餐廳,尋了一個安靜的角落,又點了杯檸檬水,一面看書一面等兩人。

    沒把該等的人等來,意外的人卻給等來了。

    佐倉小姐、水籟祈、梨依熊還有種田梨紗結伴走進來。

    大概是《點兔》劇組聚餐,心理這樣想著,村上悠沒有打招呼的打算,又低頭繼續看書。

    正在興奮討論下午玩哪些項目的四人,也沒注意到角落裡的孤身男子。

    不一會兒,有女服務員免費送他一盤開心果。

    他說:「謝謝。」

    又沒過一會兒,另外一個帶著眼鏡的女服務員,給他免費送來切好的蘋果。

    他又說:「謝謝。」

    等到第三次,一個矮個子女服務員送來外面自動販賣機里的罐裝啤酒時,他終於被發現了。

    「哦~?村上,又出來騙吃騙喝啊?」佐倉小姐隔著一堵滿是綠植的牆,透過縫隙,笑眯眯地嘲笑道。

    「村上桑!」水籟祈驚喜地喊了一聲。

    另外兩人沒說話,也沒什麼多餘的表情。

    「中午好,各位。」村上悠禮貌又客氣。

    於是對話就結束了,佐倉小姐並沒有如他所想的那樣,提出拼桌的建議,他也樂得清閑。

    這場對話后,再也沒有女服務員給他免費送吃的了——人類真是現實,還有,佐倉小姐這人和他一樣,滿嘴謊言的味道。

    手上的《青春豬頭少年不會夢到兔女郎學姐》第二卷,又往後翻了兩頁,島崎信長和堂本海斗終於來了,此外還多了一個御姐控內田雄馬。

    幾人推門進來,率先發現的是女聲優們,而不是村上悠。

    雙方平淡的打完招呼,各自落座,只是種田梨紗看到村上悠和島崎信長這對有前科的兩人又碰頭,眼神逐漸微妙起來。

    這眼神,讓村上悠想起一件很久遠的事。

    托【閱讀】滿級,過目不忘的福,時間記得很清楚,那是在初二的時候。

    班裡有個男生帶了一本皇叔,依照小學五年級上學期語文書第28頁下半頁寫的:培根曾經說過{如果你把快樂告訴一個朋友,你將得到兩個快樂。},於是他把這份快樂分享給了其他幾人。

    然後自然而然就被抓了,也寫了檢討,當著全班人的面讀了。

    班主任在最後,以{以後嚴禁去十字路口的那家文教書店}為結尾,結束了這件事。

    十字路口的那家文教書店,進門往深處走,再往深處走,倒數第二個貨架,在一堆女性健康雜誌下面就是皇叔。

    關鍵點來了。

    和上述這件事毫無關係,只是被波及到,所以不得不也跟著做了檢討,被貼上看了皇叔的村上悠,有一次去那家書店買了一隻紅筆,兩本筆記本,穿絲襪的女店長給了他一個黑色袋子。

    出門時,正好碰到班裡最好看的女同學(並沒有班花的稱呼),當時對方的眼神,大概就和現在的種田梨紗很像。

    臉也一樣的漂亮,也是一頭長發。

    「村上?村上——想什麼呢!」

    島崎信長在他眼前揮揮手,把他快要縹緲到不知所至的思緒拉回來。

    「來啦。」村上悠點點頭,把手上的書合攏放下:「點餐吧。」

    「村上,你也看這本書啊。」堂本海斗看到書名,說道。

    「嗯。」

    「這本書現在我在配音哦,男主角。」堂本海斗又說。

    「是嘛。」

    「厲害啊,海斗,聽誰很多人競爭的。」島崎信長喝著免費的水,佩服道。

    「還好還好,嘿嘿。」

    御姐控內田雄馬:「我姐姐也在裡面出演,還有哪些人來著?」

    堂本海斗扳著手指頭,細數道:「瀨戶麻沙美、東山奈央、種崎敦美、久保由利香、水瀨祈還有就是你姐姐了。」

    「挺幸福啊,都是長得很漂亮的女聲優。」很有經驗的島崎信長說。

    (配後宮動畫的經驗。)

    「幸福什麼呀。」堂本海斗揮揮手:「也就普通的打招呼,除了演技幾乎不怎麼聊天,水籟桑更是單獨收錄的,面都沒見著。和村上在片場一個待遇。」

    「等等。」御姐控還誠實、且同樣經驗豐富的內田雄馬說道:「這兩者之間還是有區別的吧?」

    「什麼兩者?」

    「你和村上。」

    「結果論,懂不懂?」堂本海斗拍拍桌子。

    內田雄馬和島崎信長笑笑,發出無聲的嘲諷。

    堂本海斗無所謂地搖搖頭,拿起一粒開心果,一捏沒捏開,仔細一看是全密封的。

    「倒霉,第一粒就這樣!」

    吃完飯,幾人商量著去哪玩,一會說去上網,一會說去唱歌,又說去打網球游泳的。

    最後還是去了新宿。這次由堂本海斗請客。

    仔細想想,幸好村上悠不隨便找個女孩子睡覺,要不然以他拿主役的頻率,怕是要一直請客。

    堂本海斗幾人照例去了歌舞伎町,而村上悠想著昨天大西紗織說的紀伊國屋書店,新宿就有一家,他便想去看看。

    這是村上悠在東京見過最大的書店,各種圖書漫畫應有盡有。

    村上悠漫步在層層排列,滿是墨香的書架之間,就有一種淡淡的滿足感。

    就像明天放假,今晚又正好找到一本好看的,可以慢慢的、不用顧慮什麼時候睡覺地去看完。

    拿了一本名叫《平凡職業造就世界最強》的異世界,找了一個僻靜的座位。

    剛使用【身臨其境】跟著主角南雲始進入異世界,就被一道聲音喚了回來。

    「村上,下午有空?」

    他抬起頭,佐倉鈴音背著手,身體微微前曲,笑盈盈地看著他。

    在她身後,是梨依熊、水籟祈還有種田梨紗。

    種田梨紗此時,就像初二文教書店門口,他把黑色袋子打開,班裡最好看的女同學檢查完后,那羞澀又羞愧的樣子。

    「沒空。」

    頓了頓,又添了一句。

    「很忙。」



    上一頁 ←    → 下一頁

    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
    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