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192.聲優賞的一些事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192.聲優賞的一些事情字體大小: A+
     

    對於某一件事,有些人會盼望,有些人卻可有可無到忘記。

    這就是甲之蜜糖,乙之砒霜了吧。

    就這樣,早就被村上悠同課堂上學的馬克思主義一起,丟在記憶里不知道哪個角落的聲優賞,終究還是來了。

    村上悠入圍了三個獎項,一是主演男優賞,二是新人賞,第三個是今年剛設立的最多得票賞。

    儘管最終只拿到了新人賞。

    但很奇怪不是嗎?

    明明只是一個出道一年的新人,新人賞也就算了,另外兩個賞是怎麼入圍的?

    觀眾投票真的不查維基百科的嗎?村上悠這個人的藝齡,應該寫的很清楚的呀。

    石田彰轉述完這個消息后,笑得有些難以自持,說:

    「六年藝齡入圍新人賞的事,常有發生;五年藝齡以內的新人,入圍主演男優賞的,這還是第一次。聽說評委組那邊還真有給你投票的。村上君,你創造歷史了。」

    對此,村上悠的回答是:

    「能不去嗎?你去替我領獎。」

    「為什麼不去?因為工作的事?安心,我都已經幫你安排好了,今天、明天,兩天,你都休息。」

    「明天是頒獎儀式,休息我能理解,今天又是什麼原因?」

    「買衣服啊。」石田彰敲敲桌子,理所當然地說道:「燙髮、畫眉、買隱形眼鏡,只要能提升形象,隨便你。」

    不管村上悠願不願意,總之3月2號和3月3號,他都「被休息」了。

    連續兩天不去配音室或者廣播室,這還是冬季番以來的第一次。

    從事務所出來,站在街頭,他突然有些不知道該去哪。

    去咖啡店吧。

    也很久沒有正常的上一個完整的班了。

    根據電視上放送的消息,今年東京櫻花的滿開之日,大概在三月二十七號左右,所以現在的街景,和冬天看起來也沒什麼區別,最多也就多了點不起眼的綠色。

    村上慢悠悠地閑逛著,沒等他上去咖啡店的電車,中野愛衣打電話過來。

    「村上君,在哪呢?」

    「不知道接下來該做什麼,所以只好去打工的路上。」

    中野愛衣輕笑兩聲。

    「我也拿到了呢,新人賞。一起去買衣服吧?」

    「不用了。」

    「你有這種場合穿的衣服啊?」

    「有吧。」

    村上悠想起被自己塞在柜子里,估計已經滿是褶皺、不能看的廉價西裝。

    「你是說,被你塞在柜子里,就算再怎麼用熨斗燙、也挽救不了的那件西裝?」

    「嗯?你怎麼知道?」

    「哼哼。你一共就那一件西裝,房間里還沒有掛衣服的地方,很容易猜到啊。」

    中野愛衣有些得意。

    「我在淺草站的wargo這邊。快點過來,等你。」

    掛掉電話。

    買衣服,村上悠感覺挺麻煩的,但穿著隨意的去參加頒獎典禮,怕是會迎來更多的麻煩。

    兩害取其輕,去買衣服吧。

    坐車到淺草1丁目,步行五分鐘到了wargo。

    這是一家租賃和服的連鎖店,雖說是以京都為據點,但在東京的銀座、晴空塔、新宿、淺草也有分店。

    村上悠走進去,立馬有穿著和服的服務員走過來。

    「先生,是要租賃和服嗎?男式的話,是在......」

    「不是,我來找朋友的,謝謝。」

    「那先生的朋友叫什麼名字呢?我可以幫您一起找。」

    「村上桑!這邊,這邊!」遠處喊他的,是赤崎千夏。

    村上悠又朝著服務員說了聲謝謝,徑直走過去。

    這是女式和服的展示區域,雖說是星期一,是工作日,也不是櫻花盛開的季節,但也有很多人在挑選。

    金髮碧眼的有,同是亞洲人但說著各國語言的也有。

    村上悠一過來,就成了比漂亮和服還要吸引人的展示品。

    他對這種目光已經習以為常。

    「中野呢?」

    「在換衣服。」赤崎千夏指了指樓上專門的換衣間。

    「恭喜你啊,村上桑,出道第一年就拿到了新人聲優賞。聽說還入圍了主演賞和投票最多賞。」

    「還好吧,也不是什麼值得高興的事。」

    村上悠把目光投向燈光下的和服,這一片區域和他剛進店是看到的不太一樣,明顯更貴。

    一邊的服務員看他有興趣,立馬介紹道:

    「先生,這裡是振袖袋帶,是本店最好的女式和服套餐,價格在14980日元,加稅是15580日元。除了和服外,還配送包包、木屐、發簪與飾品,髮型也可以在本店免費做。」

    「挺好看的。」村上悠點點頭。

    女服務員感覺到他對自己的介紹不感興趣,微微鞠躬,緩步後退到一邊,不再打擾。

    赤崎千夏笑著說:「村上桑,這裡有情侶套餐哦,價格還很便宜呢。」

    服務員立馬又上前:「小姐,本店有五種情路套餐,價格從5760日元到8760日元都有,您可以……」

    「不是我。」赤崎千夏擺擺手:「是他,還有剛才試和服的那位。」

    不等服務員說什麼,村上悠擺擺手:「我穿西裝就可以了。」

    沒等多久,中野愛衣穿著一件櫻花色的和服,緩步走下樓梯。

    首先是被她外表吸引了吧,棕色的中短髮被發簪綰在腦後,纏腰的布帶後面一個方形的包包,眼睛像是在閃閃發光。

    她眉頭微皺著,低頭調整著腦後的櫻花發簪,走到幾人近前,抬頭一看,看到到村上悠,便展眉露齒一笑。

    於是,更深次的美就滿溢出來。

    那種無法直接道明的,像是古典又不太像的美。

    兩人都還沒來得及打招呼,赤崎千夏說:

    「怎麼樣呢,村上桑,我們家的愛衣公主?是不是有一種抱回家、藏起來,自己一個人偷偷寵愛的衝動呢?」

    「千夏醬!」中野愛衣不好意思了。

    村上悠淺笑著拍手:「像是春天的花一樣。」

    「哈哈哈。」

    店裡全是赤崎千夏放肆戲虐的笑聲。

    「村上君,你也租一件吧,這裡也有男式的和服。」中野愛衣說。

    「不用,租了還要過來換,穿戴起來也麻煩,我去買一件西裝,以後出席活動也排得上用場。」

    「嗯......」中野愛衣偏著頭,想了想:「那我也去買一件小禮服吧。」

    說完,她便轉身上樓把衣服換下來。

    三人走出店,往賣西裝禮服的店走去。

    最後中野愛衣左挑右選,買了一件黑色斑點,外帶小披肩的小禮服。

    等她選好,村上悠已經完全沒有了繼續逛下去的興緻,隨便找了家店,隨便拿了一件的西服。

    在他對著鏡子,看合身不合身的時候,兩個女人一直在後面嘀嘀咕咕。

    他轉過身,看著她們。

    「後面有不對勁的地方?」

    「沒有,很合身。」中野愛衣的臉有點紅。

    「是嘛。」點點頭,村上悠對傻看著他的女服務員說:「回神,就這件了。」

    「啊?啊!哦,好的好的,我這就幫您包起來。」

    買完衣服,村上悠拖中野愛衣幫忙帶回去,自己去咖啡店上班。

    咖啡店前,三百米的櫻花道又重新煥發出活力,村上悠想起自己第一次來這裡的場景。

    那個時候,那個時候啊,嗯,似乎除了有點孤獨和迷茫,也沒什麼可說和追憶的。

    現在倒是不孤獨,不迷茫,但未免有些熱鬧的過了頭。

    藍色的自行車模型仍然風雨不動的屹立在那裡,村上悠推門進了店。

    「哎喲,誰啊這是,這不是村上大人嘛,怎麼有空白天來店裡啊?」真田美子笑著揶揄道。

    店裡的客人哈哈大笑,北川玉子和大西紗織也在掩嘴偷笑。

    「店長今天的心情不錯?」

    一面說著,村上悠走進吧台,北川玉子笑著給他讓出位置,然後跑去給他拿圍裙。

    「比不上村上大人天天被女聲優環繞開心。」

    村上悠已經被真田美子懟習慣了,也不放在心上。

    大西紗織上前,馬尾在腦後甩來甩去:「前輩,恭喜你獲得新人賞。」

    「還好。」

    「我也給前輩投票了呢。」

    「謝謝,但下次不用了。」

    「嗯嗯~下次我會投主演男優賞的。」

    很明顯,大西紗織並沒有理解村上悠的意思。

    村上悠懶得解釋:「去幹活吧,要不然店長看我更不順眼了。」

    「前輩,恕我直言,你再怎麼挽救也沒用了。」

    「嗯?」

    「真田美子店長對你的好感度已經是0,不可能再降低了。」

    「大西,你還是太年輕。」

    村上悠想起自己,在某人那裡曾經負千分的好感度。

    大西紗織想問為什麼,但這時已經有客人走過來,準備重新點咖啡,她也只好走開。

    北川玉子拿了圍裙過來,看到村上悠正在沖泡咖啡,便直接幫他穿戴圍裙。

    村上悠雙手交替拿水壺,便把圍裙穿上了。

    「玉子。」

    「嗯!」

    「最近的練習怎麼樣?」

    「還算順利,每天都在進步呢,師傅~」

    村上悠點點頭,不再多問。玉子也不再多說,靜靜站在他旁邊,不斷觀摩學習著。

    等他沖泡好一杯咖啡后,北川玉子突然想起一件事,說:「師傅,請務必到我家去做客!」

    村上悠擦著手,也不問什麼情況:「不去。」

    「誒?」

    北川玉子腦袋上的呆毛抖了抖,茫然地看著他。

    「你父親不歡迎我吧?我跟他也合不來。」

    「那個,師傅,是我爺爺叫我請你去的。」

    「理由呢?」

    「咖啡師大賽進入決賽啊,說師傅你傳授了一門手藝給我,以後北川家的後代都能受益。」

    說這話的時候,北川玉子一本正經的有些可愛,還朝村上悠鞠躬。

    村上悠總算理解,為什麼昭和年代的小林阿婆會喜歡她了。

    「師傅傳授弟子手藝,很正常。吃飯就算了。」

    「那個......」

    北川玉子撓撓頭,不知道該什麼說。

    忙到晚上,村上悠準備離開。

    「村上,」真田美子突然喊住他:「明天我會在店裡直播頒獎儀式的。」

    「謝謝。」

    「前輩!我會把節目錄下來,回去好好收藏著的!」大西紗織說。

    「這倒不用。」

    「師傅,今天辛苦了,一路小心。」

    「嗯,好。」

    村上悠推門出了店,三月二號的夜晚,仍舊是冬天的地盤。

    商店街上,行人要麼圍著圍巾,要麼戴著口罩,兩者都沒有的話,也會縮著腦袋。

    三者都沒有的,只有村上悠。

    過了三百米櫻花道,到了轉角處,一個穿著桐人cos服,背著【闡釋者】和【逐暗者】(桐人的武器)的人站在那裡。

    又來了嗎?

    「你不感覺世界太不公平了嗎?」

    「我們那麼多人投票,還發動周圍的親戚朋友,我還花了錢請幫忙,居然還是沒拿到主演男優賞!」

    「一定是評委組黑幕!」

    「還有最多得票賞!」

    「怪我們中間出了一些叛徒,要不然第一肯定是我們的!」

    「但請您放心!明年!所有的獎一定屬於我們!」

    「請您期待著吧!」

    「桐人」說完這些話,即不表演二刀流,也不表演星爆氣流斬,直接轉身走了。

    「啊?」

    什麼情況。

    回到櫻花庄,女孩們免不了嚷嚷著要慶祝一番。

    「明天才能把獎盃拿到手,今天慶祝什麼?」村上悠不想動。

    「那就慶祝兩天好了呀。」佐倉鈴音說得理所當然。

    「沒錯!」東山柰柰抿著小嘴,用了點點頭:「今天是給村上君慶祝,明天是愛衣醬。」

    「這樣啊。」村上悠敷衍道。

    客廳陷入三秒的安靜。

    隨後,被爐里不知道誰的腳,踢了村上悠一下。過了一會,又有一個不同尺碼的腳踢過來。

    村上悠,不為所動。

    「悠哥哥!」

    悠沐碧喊著,然後從桌子那一頭,想把這一頭的村上悠頂出被爐。可惜身材過短,自己整個人都快縮進被爐了,也沒把村上悠頂出去。

    「嗯?」

    悠沐碧使勁蹬著腳,喊道:「做蛋糕啊!」

    「每次去ido咖啡店,都買不到你做的蛋糕!這次一定要吃上!」佐倉鈴音抱著胸,氣勢洶洶地說。

    「沒錯!」

    東山柰柰直接蹦起來,從後面抱著村上悠,準備配合著悠沐碧,想把他拖出被爐。

    「今天不是給我慶祝嗎?為什麼要我動手?」村上悠把東山柰柰推開,這個傢伙一言不合就把整個身體貼上來。

    太軟了。

    「因為這裡只有你會做啊。」

    「拒絕。」

    「要不這樣吧。」中野愛衣說:「你教我們,然後我們四人兩人一組,做兩個口味不一樣的蛋糕,還能比較一下。」

    「哦!」佐倉鈴音右拳捶在左掌上,跟著站起來:「愛衣醬,我要和你一組!」

    「我要和愛衣姐一組!」整個身體在被爐下已經看不見的悠沐碧,乾脆直接從村上悠這邊爬了出來。

    東山柰柰也放棄了村上悠,跑了過去:「我也要和愛衣醬一組。」

    「嗯~~」人生贏家、真後宮王中野愛衣托著腮,想了下:「要不我們四個一組,村上君你一組,我們分成男子組和女子組來比較一下吧。」

    「很好!」佐倉鈴音擼起袖子:「我早就想和他一決高下了!」

    「沒錯!暗殺忍者,八武崎碧,參上!」

    「那個,我說,我能不能去村上君那邊呢~?」東山柰柰,不愧是議員的女兒。

    「不行!」

    最後贏家,自然不是做出絕等美味蛋糕的村上悠,而是換了個方式,讓村上悠做蛋糕的策士中野愛衣。

    三月二日,村上悠呆在櫻花庄看了本叫《青春豬頭少年不會夢到兔女郎學姐》的書,寫了兩頁《屆不到的愛戀》,喝了中野愛衣沖泡的三杯咖啡,上了四趟廁所。

    到了下午三點半,上樓換了西裝,和中野愛衣兩人打車去頒獎現場。

    會場很小,人很多,過程很繁瑣,儘管新人賞是第一個頒授的獎項,但因為整個典禮結束后需要合影的原因,村上悠不得不待到最後。

    坐在人群中,架著腿,手指敲擊著獎盃。

    「啊~~」

    打了一個哈欠。

    他從未像現在這般,想念著全是女聲優的配音室。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
    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