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189.見面吧,就在這個春天,就在這個《四月是你的謊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189.見面吧,就在這個春天,就在這個《四月是你的謊言》。字體大小: A+
     

    「早上好,速水桑,清川桑,今天天氣真冷呢。」

    「嗯,早上好。」

    按照慣例,先和大前輩速水獎還有清川元夢打完招呼,水籟祈走到女生扎堆的角落。

    「啊,冷死了,早上完全爬不起來。」邊說著,她放下包,脫掉厚重的外套。

    冬裝都蓋不住曼妙身段的種田梨沙,笑著說:「昨天晚上錄廣播到很晚吧?」

    「嗯,真是頭疼,昨晚剛好《地錯》和《點兔》的廣播一起錄,回到家都十一點多了。」

    「鈴音呢?」內田真理看向窩在角落看台本的佐倉鈴音:「昨晚也是十一點才回去的嗎?」

    「沒,《點兔》的廣播八點多就錄製完了。」

    「哦。」

    佐倉鈴音的語氣不熱不冷,透露著不想說話的意思。內田真理點點頭,本想問問結束後有沒有去逛街之類的,如此也就沒問。

    水籟祈手捂著臉:「可惜《地錯》陪我做廣播的是華倫某某(大西紗織),不是貝爾君。」

    「你們廣播名字是叫《在廣播中尋求邂逅村上是否搞錯了什麼》,是吧?」早見沙織問。

    「嗯。」水籟祈點頭。

    「村上桑作為主角反而沒有主持廣播嗎?」

    「好像是因為太忙了的緣故,他推掉了。」

    「我看是因為要給那個大西紗織上廣播的機會吧。」佐倉鈴音突然說道。

    水籟祈瞪大眼睛看著她:「是因為這個嗎?」

    佐倉鈴音沒接話,內田真理說道:

    「水籟醬還不知道嗎?我們YM事務所的新人,都羨慕她呢。村上桑主役的動畫,大西桑不用試音可以出演配角,現在廣播也讓給她了。」

    「啊?」水籟祈低下頭,把手轉了一圈,手背貼著自己的臉,呢喃一句:「看來必須好好說說他了。」

    大概是因為水籟祈和大西紗織的私交很好,眾人就下意識以為她是在說大西紗織。

    水籟祈對早見紗織問道:「《春物》呢?廣播村上桑有沒有上?」

    「嗯,不過基本不怎麼說話,全靠我和東山柰柰。」早見紗織略顯無奈。

    「哈哈哈。」梨依熊先是發出標誌性的熊孩子笑聲,然後說:「這才是正常的村上桑啊,估計只有《刀劍》和《遊戲人生》的廣播,他的話才不得不多一點吧。對了,你們有沒有聽《遊戲人生》廣播?太甜了,我每期都追。」

    眾人呵呵,應付式的笑了笑。

    只有早見紗織回應:「那最近最火的廣播,很多人都在聽,也都在學習和研究。」

    「不行的哦~」梨依熊毫不領情(沒反應過來)並且毫不留情地說:「《遊戲人生》廣播能那麼火,是因為中野愛衣和村上桑兩人的默契,這是沒辦法學的。」

    「說的也是呢。」早見紗織說完這句話,也不說話了。

    「誒?」

    梨依熊抓著自己的兩條辮子,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正準備再說話的時候,被佐倉鈴音拉到身邊坐下。

    「梨依熊,和我一起看台本吧,待會就要配音了。」

    「今天我台詞很少的,已經全部OK了。」梨依熊很得意。

    「那就陪我看。」

    兩人是喝一杯奶茶的關係,梨依熊自然不會拒絕:「好吧好吧。」

    配音室里陷入安靜,只有一邊的速水獎和清川元夢在輕聲聊天。

    兩人在說聲優賞的事。

    今天的台詞也少,又不需要陪別人一起看的內田真理,再次開口聊天,只是換了一個話題。

    「這次的聲優賞,你們覺得誰會拿到男女主役賞?」

    「木村良平、宮野真守、平田廣明,男主役賞感覺今年就這三位前輩里。女主役賞的話,那就太多了,說不準。」種田梨紗說。

    男聲優的競爭壓力如果是大的話,那女聲優們的競爭壓力就是大大大大。

    「反正我們和這兩個賞沒有關係。」水瀨祈放下剛拿起的台本,忍不住加入話題:「新人賞才是我們應該關注的。」

    「新人賞啊,也不知道我們有沒有機會。」內田真理感嘆道。

    水籟祈頗為驕傲地說:「新人女聲優賞不說,新人男聲優賞的話,應該就是村上桑了。」

    「的確呢。」內田真理點頭:「不管是從演技,還是人氣上來說,村上桑的確最有可能拿到新人賞。」

    話題不知不覺又繞回到村上悠身上。

    「嗯嗯,村上桑演技真的非常厲害,而且人還很溫柔。」

    「水籟醬,你可不要被他騙了,知人知面難知心啊。」種田梨紗用另有隱情的語氣勸誡道。

    「誒?為什麼?我感覺村上桑真的很溫柔啊。」水籟祈不解地看著種田梨紗:「我在《地錯》片場和saori聊天,說到成為神明后,把最討厭的季節幹掉。一般人看到這種情況,都會說{水籟醬,你真是可愛啊},其實內心還不是感覺我幼稚。而村上桑就不會。他很認真的在聽我們說話,而且加入討論呢。」

    「你,嗯,」種田梨紗猶豫再猶豫:「你還是小心他一點的好,還有島崎信長。」

    「什麼情況?」佐倉鈴音拋棄陪她看台本的梨依熊,出聲問。

    眾人也都好奇地看著種田梨紗。

    種田梨紗想了想。

    「算了,為了防止你們被騙,特別是水籟醬,我感覺我有必要把這件事告訴你們。」

    「嗯嗯,快說吧快說吧。」

    種田梨紗把幾人摟在一起,低聲說:「那天,我去新宿逛街的時候,看到村上悠和島崎信長兩個人,從歌舞伎街走出來。」

    「哈——?」

    「噓——小聲點,鈴音醬。」

    「啊,抱歉抱歉。」

    佐倉鈴音安靜下來,立馬掏出手機,想直接找某人問問,想了想,還是找了東山柰柰。

    考慮到東山柰柰可能不知道這件事,自己直接說又會暴露種田梨紗,所以先試探一下。

    佐倉鈴音:柰柰醬,你知道村上和島崎信長的關係怎麼樣嗎?

    東山柰柰:很好啊,前幾天還一起去喝酒了呢

    佐倉鈴音:喝酒?

    東山柰柰:嗯,去新宿了

    佐倉鈴音:為什麼特地去新宿啊?不會去做一些不好的事情了吧?

    東山柰柰:具體做了哪些事情,我不清楚。我只能說,村上君活了23年,還是一個很丟人的處莮(鄙視.jpg)

    佐倉鈴音:哦,我還以為他不檢點,去新宿幹壞事呢

    東山柰柰:沒關係的,如果他真的有需求的話,我會好好幫他處理掉的,不會讓他在外面胡來

    佐倉鈴音:昂?????

    東山柰柰:開玩笑啦

    東山柰柰:我還有事哈,待會聊

    那邊在用手機聊天,這邊水籟祈沒說話,只是開始磨牙,想著下次見面怎麼好好教訓貝爾君。

    「誒~~」梨依熊撓撓頭:「村上桑這麼做,不怕中野愛衣醬生氣嗎?」

    眾人又不說話了。

    最後還是只有早見紗織回她話:「他們兩個真的在一起了嗎?」

    「大家不都這樣說嗎?」

    「大家都有誰啊?」

    「我想想,嗯,嗯……誒?!居然沒人和我說過,難道是我一個人的下意識?」

    早見紗織煞有其事、哄小孩子般地點點頭:「有可能。」

    《點兔》配音結束后,佐倉鈴音、早見紗織、種田梨紗、梨依熊四人一起吃了午飯,又逛了街,在奶茶店和飾品店待了許久,等到了1點半,就一起趕往《四月是你的謊言》第二輪試音會。

    休息室里人潮湧動,男女都有。

    佐倉鈴音下意識看向角落,那裡坐了兩個畫著濃妝但還算好看、正在聊天的女生。

    當然不會有他,因為她早就查過相關的名單。

    先開始的是女二試音,漫長的等待后,輪到她。

    她本來沒有多大的情緒,既沒有激動也沒有緊張,但進了配音室后,就沒辦法了。

    在左手邊的顯示屏上,陳列著一整排的橘子皮。

    剝的很完整,而且可以看的很清楚:從左至右,一個比一個新鮮,最左邊的已經很難保持滾圓、明亮的外形。

    來這裡配音的聲優,肯定是一個不講衛生、竟給別人添麻煩的傢伙。

    但大家又不把他的橘子扔掉,一定很受歡迎吧。

    配音開始了。

    她不看台本,不想情節,也不去醞釀情緒。

    就看著橘子。

    「騙子,明明一點也不了解我,一點都沒把我當女生看。」

    「我可是痛苦好久了,痛苦吧,讓你也嘗嘗,多想想關於我的事吧。」

    「吶,你去替我看看公生,他好不好?有沒有好好吃飯?」

    「你不要以為自己從此就是一個人了,因為我會像幽靈一樣,一直一直纏著你。」

    幸福的事一件,不幸的事一件一件。

    佐倉鈴音不知道自己配的怎麼樣,在家裡準備的東西似乎都沒用上。

    出來后,監督讓她不用參加接下來的女主角試音,第三輪試音也不用來了。

    澤部椿,女二號,就這樣被拿下了。

    也不知道該不該高興,她對自己拿下女主角宮園薰這個角色還挺有自信的——最後一段笑著哭的戲,她自認為還算可以。

    不過就這樣吧,二等成功總比一等失敗好。

    一行人試音結束后,梨依熊和早見紗織都落選了,只有種田梨紗晉級到第三輪。

    落選的兩人也不在意,失敗是常有的事,而且宮園薰這個角色和兩人的風格,的確不怎麼合得來。

    靠近三點,正是吃下午茶的時候,四人又去吃吃喝喝,為佐倉鈴音開了慶功宴,為種田梨紗開了預祝成功會。

    2月25,種田梨紗打來電話,告訴佐倉鈴音自己通過了試音會,2015年的春天、夏天,又可以每周見面了。

    佐倉鈴音挺喜歡長得很漂亮的種田梨紗,也為她感到高興。

    「我們出聚餐吧?把大家都叫上。」佐倉鈴音提議。

    「抱歉,這幾天我還要準備另外一部動畫的試音,必須好好努力。等試音會結束后,我請客。」

    「沒關係沒關係,預祝你成功,到時候兩個一起慶祝。」

    「好!」

    還沒等到種田梨紗另外一部動畫的試音結果出來,《四月是你的謊言》的開工酒宴倒是先來了。

    時間定在3月1號,按照國際慣例算的話,是春季的第一天。

    上午起床,佐倉鈴音頭昏的厲害,整個人沒什麼力氣。

    把上次因為沒什麼效果而沒吃完的百服嚀拿出來,吃了一粒。

    簡單洗漱完,懶得化妝,戴上口罩,拿著包,直接出門。

    在電車上差點睡過去,好在及時醒過來。下了電車,冷風一吹,感覺渾身冰涼。

    完了,輕感冒到重感冒兩地已經通車,接下來非得在床上躺上一兩天不可。

    「還好最近沒什麼工作。」

    走到劇組預定的居酒屋,推開透明的玻璃門,室內的溫度讓她精神一振。

    居酒屋不大,卻相當的精緻,佐倉鈴音放眼看去,全是《四月是你的謊言》製作組的人,顯然是包場了。

    找到種田梨紗和早見紗織(拿了其他的女角色),吸著鼻子坐下。

    「好冷~」

    「鈴音你的臉看起來好紅,沒事吧?」早見紗織擔心地看著她。

    「沒事,我吃了感冒藥,待會酒會結束后,回去睡一整天。」

    過了一會兒,男聲優們也來了,有逢坂良太、梶裕貴等等,眾人只是照過面,不算熟,客氣問好后,各自聊天。

    又等了一會,漫畫原作者新川直司和總監督石黑恭平說完祝酒詞,酒會也就開始了。

    佐倉鈴音感覺室內的溫度是不是太高了?自己暖洋洋的都快睡著了。

    迷迷糊糊間聽著別人聊天。

    「種田桑,你作為女主角怎麼不上去說兩句?」梶裕貴說。

    「我是一個新人,輪不到我的。」

    「什麼新人不新人,女主角就應該有女主角的待遇啊。」梶裕貴笑著說。

    梶裕貴是有女朋友,居然還主動找女生聊天?嘖!垃圾!

    「你也是男主角啊,為什麼不上去講話?」

    「男主角?我不是啊。」

    「不是?那逢坂桑,是你嗎?」

    「也不是我啊。」

    「男主角呢?」

    哈哈,太搞笑了吧,動畫開工宴,男主角居然都不在。

    不行了,太困了,假裝喝醉趴一會兒吧。

    佐倉鈴音趴著,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感覺到一陣冷風吹來,把她凍醒了。

    「抱歉抱歉,來遲了來遲了。」是音響監督明田川仁的聲音。

    剛才應該是他推門進來,把外面的風帶進來了。

    佐倉鈴音把臉換了一個方向,繼續睡。

    還沒睡著,又聽到明田川仁大著嗓門說:「村上!別坐後面啊!上來給我們講兩句!」

    村上......村上?村上!

    她抬起頭,只見一個穿著單薄黑色襯衫,外面只套了一件薄棉襖的俊雅男子,正十分無奈的從末席站起來,端著酒杯走到首坐上。

    因為明田川仁的聲音很大,小小的居酒屋安靜下來,所有人都看著唯一站著的他。

    頭髮散亂,帶著黑色的鏡框眼鏡,面色潤白,嘴唇很紅,鼻樑高挺,俊秀到讓人懷疑選男主角是因為他長得像的緣故。

    他走到首坐,用清朗而有磁性的聲音說了幾句祝酒詞,只是語氣很冷淡,完全炒熱不了氣氛。

    又和作者新川直司,還有明田川仁聊了會天,隨後走到聲優們的位置。

    在她對面坐下。

    他看著她,似乎想說什麼。

    「喂,村上。」

    她主動開口了。

    用只有兩個人能聽到的聲音。

    「你最好別和我說話。」

    「三個月的痛苦都在心裡,一個冬天我都沒哭過。你敢和我說話,我就敢在這裡、當著所有人的面,嚎啕大哭,肆無忌憚,像野獸一樣。」

    她吸吸鼻子。

    「不騙你。」

    村上悠便沒說話,朝她點點頭,起身走開。

    過了一會,他又重新在對面坐下,然後從桌面上推過來一張紙條。

    上面寫了字。

    她沒理。

    「鈴音......」

    聽到早見紗織的聲音,她下意識把桌上、被杯子餐具擋住的紙條拽在手裡。

    「怎麼了?」她問。

    「你身體沒事吧?」

    「沒事,就是有點喝醉了,我睡一會,走的時候叫我。」

    「好。」

    佐倉鈴音重新趴在桌上,腦門枕在左臂上,右手把手心裡的紙條撐開。

    【寒暄省略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
    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