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187.她就像冬雨下瘸了腿的流浪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187.她就像冬雨下瘸了腿的流浪狗。字體大小: A+
     

    ()隔天,在《地錯》配音片場的休息時間,大西紗織和村上悠聊天,說起佐倉小姐的事。

    811商場贊助的廣播節目,另外一個主持人居然是佐倉小姐,這讓村上感受到命運的巧合與不巧。

    「前輩,你知道那個廣播名字叫什麼嗎?」

    「什麼?」

    「《想和佐倉做的大西》,哈哈哈,你說好笑不好笑,只看名字,還以為是那種只能在午夜播放的節目呢。」

    「有一點。」

    也不知道自己如果答應主持這檔節目,名字又會叫什麼。

    《想和佐倉做的村上》?《想和村上做的佐倉》?不過考慮到一男一女,大概率又是另外一個取名風格。

    「最近佐倉桑都不怎麼去ido了,這次看到她,感覺她變了好多啊。」

    「剪頭髮?」

    「不是。是瘦了。」

    「多正常。」

    「不是不是。」大西紗織連連搖頭:「不是為了減肥的那種瘦啦,嗯,怎麼說呢。」

    「不情願的瘦?」

    「{不情願的瘦}?什麼意思?我不是很懂誒。」

    「那就生病的瘦?」

    「對對對,就是這個,就像電視劇里演的那樣,得了癌症啊、艾滋病啊、花柳病啊,然後身體因為病魔而消瘦下去。骨瘦如柴!」

    「你可真敢說。」

    「什麼?」

    「沒什麼,你繼續。」

    「哦,總之,她看起來相當的可憐,我和你說說那天具體的情形吧。」

    於是,大西紗織就和村上說起2015年1月12號那天發生的事。

    早上起床,花了十分鐘洗澡,對了,那天沐浴露正好沒了,所以我光著身子......

    村上悠打斷她的話。

    「我對你光著身子幹了什麼,又如何解決沒有沐浴露這件事不感興趣。」

    「哦,好吧。」

    大西紗織撓撓頭,繼續說。

    洗好澡,吃完早飯,坐電車到了廣播室,大家都已經來了。

    廣播室里開了空調,溫度很舒服,但佐倉桑她還是穿著褐色的外套風衣,縮在牆角。

    像是在睡覺,也有可能沒睡,總之給人一種她在睡覺,不要打擾的感覺。

    那件褐色的風衣真好看,當時我想買一件同款穿穿。結果上網看了下價格,居然要80萬日元,嚇死我了。

    村上悠也懶得打斷她,仍由她說著這些無關緊要的私人話題。

    開始錄製廣播的時候......

    「對了,前輩,那間廣播室是矢作紗友里前輩(事務所給佐倉指定的前輩)帶佐倉桑用的廣播室呢。」

    說完這個,大西紗織問出她真正想問的。

    「前輩,什麼時候我才可以上你的廣播啊?」

    「快了,快了。」村上悠敷衍兩句。

    「那我從現在就開始期待了哦。」

    「好。」

    ......佐倉桑終於把那件80萬日元的外套脫了,就隨便扔在放東西的桌上。

    廣播一開始,也不能說一開始,其實一整場她的情緒都很低落,很有可能是來月事了。

    「村上前輩,我跟你說,女孩子冬天來月事......」

    接下來,大西紗織就突然說了一大堆,村上悠已經聽過的{女性每個季節來月事}的不同感受。

    他摸摸自己的臉。

    莫非自己長了一張,對女人來月事很感興趣的臉?要不然為什麼總有女性毫無顧忌的和自己說這些?

    就算你們非常痛苦,何至於找他一個男人來傾訴呢?

    而且就算說的再生動形象,男人也終究體會不到女人的痛苦啊。

    說完這些,大西紗織才接著說。

    先是開場打招呼,我手舞足蹈的說道{yeah~~終於開始啦!}。

    佐倉桑笑了笑,很假,然後有氣無力的說{是啊,開始了。}

    我問她{為什麼情緒這麼低落},她卻立馬躲開,很嫌棄的跟我說{能麻煩你別碰我嗎?}

    「碰?」

    「我只是用手指戳戳她的手臂啊。」

    「不至於吧。」村上悠說:「她不是挺喜歡女孩子的嘛。」

    「啊」大西紗織不敢置信地指著自己:「難道說,我在她眼裡是男孩子?」

    「大概。」

    「怎麼會這樣!我明明留了長發的,胸雖然不大,但也有啊!」

    村上悠看著鞋尖,暗自沉思著:聽女人講故事,大概是最浪費時間的事。

    然後佐倉桑問我{第一次主持廣播嗎?}

    我說{是的,村上前輩暫時還沒有自己的廣播,等他有了之後,我大概就可以上了。}

    「前輩,你想不到接下來她說了什麼!佐倉桑居然說{那我們之間還有距離}。她居然欺負我沒做過廣播!」

    「可能是在說你們之間心的距離。」

    「哦,還有這樣的理解啊,那還真有很長一段距離呢,我幾次想拍她手臂,她都很嫌棄的躲開了。」

    由於是第一期廣播,自然是要向觀眾介紹一下名字的,劇本作家故意先效仿人氣節目的命名風格。

    一段是模仿矢作紗友里和佐倉的節目,還有一段是模仿早見紗織前輩的節目。

    「我還特地模仿了早見桑的聲線呢,逗的大家哈哈大笑,節目效果一定很好。」大西紗織一臉驕傲:「對了,前輩,接下來是模仿誰的聲線?」

    「再說。」

    「嗯嗯~」

    玩了兩段梗之後,就正式報出《想和佐倉做的大西》這個名字。

    {大西桑,在討論節目正式命名的時候,你說了什麼?}

    我回答說{佐倉桑,我們終於聯結在一起了啊。}

    {說的都是些什麼啊,大西桑,你到底是什麼?}

    {什麼我是什麼?我是個人類啊。}

    {看起來不太像。}

    {那麼,村上悠的後輩?}

    「佐倉桑直接側過頭,不理我了。」大西紗織看著村上悠:「前輩,莫非你在聲優中真的很不受歡迎?」

    「也許,我的確沒什麼朋友。」

    「果然啊。」大西紗織點點頭,自顧自的下了結論:「優秀的人總是孤獨的。」

    佐倉桑因為村上前輩的關係不理我,我只好努力和她打好關係,但一直被她說{這人好討厭}。

    為了在廣播里裝的關係好一些,我說{我和佐倉桑過去有一段距離},結果她又直接說{居然用過去時,現在明明也一樣。}

    然後我比劃著我們兩人身體之間的實際距離,說{現在我們之間的距離只有這些了}。

    萬萬沒想到,她直接椅子一滑,差點出了攝像頭的攝影範圍。

    「我的錯。」村上悠說。

    「不不不,誰讓你是我的前輩呢,就算所有聲優都不喜歡前輩,我也會站在你身後的!」

    「是嘛。」

    「是的!村上前輩,你聽我說,在我去ido打工的時候,就已經決定好站在你這邊了!放心吧!」

    村上悠完不知道大西紗織在說些什麼,又讓他放心什麼。

    然後我們又聊了line的事。

    事情是這樣的,我、水籟祈、佐倉桑還有加隈亞衣四個人,準備一起去吃飯,為了方便聯繫所以建了一個臨時的討論組。

    既然建立了討論組,自然是要有名字的,她們都是從自己的名字里取了一個音,只有我是名。

    「前輩,」大西紗織嘟著嘴,眉毛搭著,單馬尾失去活力,委屈道:「我被排擠了。」

    「習慣就好。」

    「......好吧,好吧,你是前輩,什麼都聽你的好了。」

    「那到不用,你應該有自己的思想。」

    大西紗織想都不想,直接說道:「我的思想就是什麼都聽前輩的。」

    「也可以。」

    接著聊了互相說說第一印象。

    我對佐倉的第一印象就是,不是一個容易搞好關係的人,然後懂很多知識,而且喜歡炫耀自己的知識。

    「這點和前輩你完不像呢,明明能完美地模仿很多東西,卻從來沒有炫耀過。」

    「你和她倒是挺像。」

    「誒?佐倉桑那種性格好?我?完不像啊。」

    「自從學會模仿幾個女聲優聲線的技巧后,你不一直在表演嗎?」

    「我只是感覺很有趣,而且想快點拿到大模仿家的稱號,打出名氣。不行嗎,前輩?如果你不允許,或者認為這樣做不好,我以後會注意的。」

    「不用管我的意見,而且也沒什麼不好。」村上悠實話實說:「況且你現在勉強拿的出手的,也只有模仿和喝水。」

    「模仿就算了,喝水什麼鬼啊!前輩!你居然也這麼說我!」

    大西紗織先是氣鼓鼓的看著村上悠,隨便逐漸變成{真是拿你沒辦法,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吧,誰讓你是前輩呢}的表情。

    「哦?還有人這麼說你?」

    「對啊,就是佐倉桑啊,在廣播里直接說出來了,就是那個第一印象的環節。」

    「你們兩個第一次見面,你的補水量不還是正常人水準嗎?」

    兩人第一次見面應該是在ido咖啡店裡。

    那個時候的大西紗織連聲優都不是,{喉嚨開始極度渴望水}這個病姑且稱之為病,更是在成為聲優和村上悠的後輩之後的事。

    「那個時候我們完沒有交流,連名字都不知道,所以她就把第一印象放在今年第一次見面上。」

    「也挺正常。」村上悠點點頭。

    「當時我當著她的面,一口氣喝完半瓶礦泉水。」

    「留下這樣的印象也不奇怪。之後呢?」

    「之後做了一個連我自己都不知道在幹什麼的{大西摩斯密碼}環節,又對著劇本表演了一段挺有趣的相聲。」

    「結束了?」

    「嗯,結束了。」

    「那她哪裡可憐了?我只聽出你挺可憐的。」

    「雖然我一直被她嫌棄,但是前輩,」大西紗織似乎陷入回憶,雙眼虛無的看著配音室:「當時佐倉桑的精神狀態很不妙,有時候笑著笑著,臉上突然沒了表情,就算化了妝,也很蒼白,挺嚇人的,也很可憐。所以儘管她一直嫌棄我,我想著她應該比我更難受,也就不怎麼生氣了。」

    說完,大西紗織回過神,有些鎚頭喪氣。

    「人的生命真是脆弱,佐倉桑明明那麼年輕,人生才剛剛開始,卻已經得了重病。」

    嘴裡嘀嘀咕咕,她隨後又莫名其妙的陷入更深層次的絕望中。

    「也不知道我22歲會不會也這樣,還沒來得及學會前輩所有的本事,就得了病,去世了。」

    「你現在就像淋了雨的流浪狗。」村上悠說。

    「啊?」

    大西紗織瞬間恢復活力,開始辯駁自己不是野狗,就算是,那也是不小心走丟、早晚被主人找回去的漂亮狗狗。

    而且也不會被雨淋,自己可以找地方躲雨。除非自己想洗澡,要不然絕不會被雨淋到的。

    說完這些,她好奇地問:「那佐倉桑像什麼?」

    村上悠沉吟一會,說:「一月冬雨下,斷了兩條腿、無處避雨的流浪狗。」

    大西紗織皺著眉頭,似乎被村上悠說的心裡有點不舒服,不忍心道:

    「不至於到這種程度吧,太可憐了。」

    「你不是說她得了癌症、艾滋病還有花柳嗎?」

    「不不不,我只是舉例子而已。我的意思是得了重病,關鍵是重病,具體是什麼病不重要。而且有可能只是來月事,痛的受不了而已,我都是胡說的、瞎猜的。」

    被音響監督叫過去指點演技的水籟祈回來了。

    她徑直走到大西紗織和村上悠中間,坐下。

    「saori,你剛才說什麼啊?」

    「是佐倉桑的事。」

    「哦,什麼事?」

    大西紗織便把剛才和村上悠說的,又大致和水籟祈說了一遍。

    「的確呢。」水籟祈這樣說道:「最近在《點兔》她也一直走神,也不說話了,休息時間就一個人坐在那裡看台本,我在想她是不是不喜歡冬天。」

    「誒?是這樣嗎?」

    「沒錯,就像我不喜歡夏天一樣,一到夏天就很難受,門也不想出,米飯不想吃,只想著秋天什麼時候來。」

    「哦,怪不得我夏天去叫你,你總是拒絕呢。」

    ......

    村上悠坐在一邊,把《地錯》台本翻開,放在膝蓋上,像是隔著千重山、萬重水一般聽著兩人聊天。

    「......如果我真的是神靈的話,一定把夏天從四季裡面去掉,只留下春天、秋天還有冬天。」

    「別這樣啊。」大西紗織煞有其事地勸阻道:「夏天也很好玩的,海邊、西瓜、燒烤多好啊。」

    「什麼海邊西瓜,都去死吧,夏天我才不要呢。一到夏天臉就油的不行。」水籟祈偏過頭,看著村上悠:「村上桑,你感覺呢?」

    「了不起。」村上悠回過神,肅然起敬。

    畢竟把夏天從四季中開除,他這輩子如果只是一般般努力的情況下,都不一定能做的到。

    剛滿18歲、感覺世界都是自己的少女水籟祈繼續說道:

    「村上桑,你有討厭的季節嗎?等我獲得神力之後,也幫你把它幹掉。」

    「倒也沒有特別討厭的。」

    「那就決定只幹掉夏季吧。」

    「不要啊。我挺喜歡夏天的。」大西紗織說。

    「沒用的,兩票對一票,而且這是神的旨意,你這個華倫某某(大西紗織的角色)沒有違抗的餘地。」

    「話說,到底該怎樣幹掉夏季呢?」大西紗織就這麼簡單地放棄夏天了。

    水籟祈站起來,直拳,左勾拳,右勾拳:「庫拉!好了,幹掉了!」

    「喂,inori,你這左勾拳明顯不標準啊。」

    「哈哈哈,我打著玩玩,你演示給我看看。」

    村上悠看著玩鬧的兩人,都是年輕漂亮的女孩子,為什麼佐倉的心思就不能像她們無憂一些呢?年紀輕輕被愛情這種東西賴上。

    像她那樣精緻的五官,高聳的山脈,修長筆直的雙腿,應該有更好的歲月可以度過的呀。

    而不是穿著80萬日元的衣服,卻連笑容都不能維持五秒。

    如果她是斷掉腿的流浪狗,那他是這冬雨,還是充當打斷她腿的角色?

    現在,村上悠只希望自己不要遇見憔悴的佐倉小姐,他怕自己控制不住心裡開始逐漸堆積的情緒。

    「配音開始,請各位準備。」

    他拿起台本,走到麥克風前,凝視著顯示屏。

    要麼別讓他見到佐倉鈴音,要麼讓佐倉鈴音趕緊好起來,此外,大概別無選擇。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
    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