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180.事情到了需要做出抉擇的時候,但村上似乎還沒有想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180.事情到了需要做出抉擇的時候,但村上似乎還沒有想好。字體大小: A+
     

    ()十二月十二日,《地錯》發表會結束,{村上未夕粉絲後援會}。

    6699:新的後宮出現了

    6699:大西紗織喝水.jpg

    5214:我也看了直播,神居然主動給人救場(斜眼笑.jpg)

    9999:我櫻無敵(自信.jpg)

    2333號:我看水籟祈也很不錯啊

    9527:你怕是要被水籟祈的粉絲噴死

    2333:我只是說她不錯而已

    9527:你在想什麼大家都知道

    2333:人想的太多就容易抑鬱,9527,我勸你早點回頭

    9999:我櫻無敵(自信.jpg)

    2333:嗯?

    6699:9999,現在沒人和你說佐倉的事

    9999:我櫻無敵(自信.jpg)

    23333:這人已經抑鬱了

    {1號已經將群名修改為(saori!!!)}

    眾人:嗯?

    1:從今天開始,我就是saori的粉絲了

    1:聲明:不準在群里把saori和任何人組cp,違者直接禁言

    135:saori的確很單純,很像鄰家女孩

    674:我也有這種感覺

    1:像我初戀

    眾人:......

    9999:我櫻無敵(自信.jpg)

    (9999號已被1號禁言30分鐘)

    2333:哈哈哈哈

    5214:哈哈哈哈

    6699:什麼saori、大天使、釘宮醬、佐倉......

    6699:我感覺都可以

    1:弟弟

    235:弟弟

    5214:弟弟

    ......

    6699:你們懂什麼,我這叫唯一神單推

    6699:單推的事,能叫弟弟嗎?

    6699:沒有人比我更懂專一(唯一神後仰.jpg)

    1:呸

    235:呸

    5214:呸

    2333:呸

    ......

    6688不屑地看著聊天界面。

    過於純潔和高尚的人,總是不被世俗所理解和接納。

    他早有心理準備。

    群里聊天結束后,他繼續整理他的{唯一神後宮}合集,就連今天直播的女主持人都沒放過。

    正專心的剪輯著,手機突然又響了。

    他拿起來。

    {村上未夕粉絲後援會}

    9999:我櫻無敵(自信.jpg)

    「有病!」

    手機被扔到床上。

    ……

    十二月十四號,《gangan》在文化放送ag播出。

    5214:9999

    2333:9999

    786:9999

    ......

    1:9999人呢

    6699:各位放心,我在陪他喝酒

    674:發生什麼事了?

    5214:別問,問就是無的關係

    2333:別問,問就是無的關係

    786:別問,問就是無的關係

    674:???

    6699:去看最新一期的《gangan》

    674:在外面,是不是佐倉沒希望的意思?

    5214:是的

    674:那......我大天使豈不是正教了?

    635:滾!我釘宮醬天下第一!

    357:釘宮這個阿姨也出來丟人?

    387:357你想怎麼死?

    357:來!!!

    357:家住千葉縣千葉市中區南弁展町6011

    357:不就是醫院的營養套餐?欺負老子沒吃過?

    ......

    粉絲圈、聲優圈,都因為今晚的事而喧囂。

    y務所,辦公區談話室。

    「村上君,不再考慮一下811的委託了嗎?」

    「石田桑,我最近的工作量你是最清楚的,倒不是累不累的問題,主要是沒有多餘的時間。」

    「嗯......好吧,反正那個廣播也只有三回,不去也沒關係。你有什麼推薦的人選嗎?」

    「大西吧。」

    正常來說,前輩帶後輩,後輩第一次上的廣播,往往是前輩的固定廣播。

    但村上悠剛出道一年,儘管名氣已經算非常不錯,但像個人廣播這些基礎的東西卻跟不上。

    「大西那孩子啊,」石田彰想了下:「我跟811提一下,具體需要對方決定。」

    「這樣就好。」

    上不上其實也不重要,等到冬季動畫開始放送,會有數不清的廣播等著村上悠主持。

    到時候把動畫里出演配角的大西紗織帶上,製作方應該會給他一個面子。

    實在不行,只能拜託釘宮未夕了,《釘宮家的客人》的資源也不能浪費。

    村上悠站起來,「那我今天就先回去。」

    「等等。」石田彰也站起來,先看了眼談話室外面,聲音壓低了些:「村上君,你和佐倉是什麼情況?」

    兩人的事情曝光了嗎?

    他沒有和任何人說過這件事。

    那就是佐倉鈴音主動說的。

    但佐倉小姐是做這種事的性格嗎?

    「昨天佐倉在廣播上,說和你的關係......不是很好。」

    「具體怎麼說的?」

    「大概就是和你關係普通,只是普通同事關係,還有什麼無的關係。」

    這倒是挺像佐倉小姐的性格。

    「有什麼不對的嗎?」

    普通同事關係,怎麼也不能歸類到{關係不好}上去吧?

    如果這樣隨意的劃分,那職場,怕是最煎熬的地方了。

    「也不能說不對,只是你們兩人在檯面上表現出來的關係很親密,突然又說關係一般,可能給粉絲一種虛偽的感覺。這不太好。」

    「我們既不是偶像,也沒有朝那方面發展的想法,粉絲什麼感覺不重要吧?」

    石田彰看著村上悠:

    「村上,有些事,自己不考慮,感到無所謂,但別人會考慮,會在意。」

    「你是說製作方?」

    「是,但也不止他們。我說這話可能不太好,但事務所在給你們分配資源的時候,肯定也會考慮這些的。」

    「事務所希望我們怎麼做呢?」

    事務所決定不了他的選擇。

    但老實說,他對於兩人的關係也比較迷茫。

    這兩個月不見面,還能當做什麼都沒發生,但事情總是要解決的。

    聲優界也是一個非常小的圈子,兩人總有見面的一天。

    這種情況下,任何人的意見,村上悠都願意聽一聽。

    「藤田社長很看好你們兩個,希望你們能自己把事情解決了。

    關係緩和也好,徹底決裂也好,都行。

    只是在同台的時候,關係表現的非常好,單獨節目的時候又說不好,這種情況事務所不希望看到。」

    這就是所謂的真性情,要比虛偽更受歡迎?

    村上悠對藝人的人設學不是很懂。

    但他和佐倉的關係的確到了需要做出選擇的時候,是徹底成為陌生人,還是緩和關係。

    村上悠有些不知道如何選擇,而且選擇權也不在他一個人身上。

    佐倉鈴音是怎麼想的呢?

    離開櫻花庄,不再見面,是否意味著對方已經做出了選擇。

    「我會處理好這件事的。」

    「嗯,不需要考慮太多,事務所也不強求你們關係變好,你自己怎麼想,就怎麼做。」

    「好,我先回去了。」

    村上悠在事務所外面轉了兩圈,附近有一個公交站台,索性也就直接上了回櫻花庄的班次。

    回到櫻花庄,剛在客廳坐下。

    因為是周五,晚上沒有補習班,比他更早到家的悠沐碧問道:

    「悠哥哥,你和鈴音姐關係不好嗎?」

    客廳突然安靜下來。

    明明之前也沒人說話。

    村上悠看著手裡的文庫本,餘光能看到中野愛衣和東山柰柰也注意著這邊。

    「誰知道她呢,她這個人腦子有問題,一會兒好,一會兒壞的。你們也是知道的。」

    他的語氣隨意,好像兩人之間並沒有發生她們不知道的事,於是三人也就當真了。

    悠沐碧鬆了口氣:

    「嚇死我了,還以為你們其實關係不好,到時候鈴音姐不會回來了呢。」

    村上悠把文庫本往後翻了一頁。

    中野愛衣笑著道:「他們兩個不是一直這樣嘛,一會兒好,一會兒壞的。」

    「哈哈哈,對對。」悠沐碧想起往日的場景,也笑起來:「鈴音姐大部分時間是壞的,一直欺負悠哥哥。」

    東山柰柰也說道:「而且村上君做的飯那麼好吃,鈴音那麼喜歡吃的一個人,怎麼會不回來呢。」

    於是,悠沐碧心裡的擔憂便沒了。

    村上悠又把文庫本往後翻了一頁。

    這下徹底看不下去了中間跳了兩頁。

    正當他想著是否把那兩頁翻回去重新讀一遍,還是今天到這裡就結束時,中野愛衣突然和他搭話。

    「村上君,你和大澤信博桑關係很好嗎?你們在直播的時候,居然能互相損對方。」

    「一起喝酒不討厭的程度。」

    「你怎麼總是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好還是不好,不能說清楚一點嗎?」

    村上悠把書合上。

    「中野,人和人之間的關係,可不是好和不好就能簡單區分的。舉個最簡單的例子。」

    「嗯~,你說。」

    中野愛衣手撐著下巴,像是在聽故事一樣的看著他,似乎村上悠說話很有趣的樣子。

    反正也沒什麼事,現在也不想做什麼事,村上悠也就隨口聊起來。

    「......比如大澤信博這個人。」

    「嗯~」

    「你說他是一個好人,那肯定是不對的,因為他是澀谷和新宿酒廊的常客。」

    「澀谷和新宿的酒廊怎麼了?」悠沐碧突然問道。

    「對啊,澀谷和新宿的酒廊怎麼了?」中野愛衣笑著看著村上悠。

    「就是,為什麼去澀谷和新宿的酒廊,就要被當成壞人呢?」

    東山柰柰的大眼珠子,如果不睜的有些浮誇,村上悠差點就信了。

    村上悠對著悠沐碧,說道:「就是干那種事的。」

    「哪種事?」

    悠沐碧下意識問道,隨後又突然明白過來。

    「悠哥哥,你h!!!」

    另外兩人發出放肆的笑聲,櫻花庄其他暫時無人的房間,似乎都一瞬間熱鬧起來。

    等她們笑的差不多了,村上悠便繼續說。

    「但把大澤丟進壞人的垃圾桶,他又顯得可憐和無辜,因為他作為一個社長,卻只去澀谷和新宿的酒廊。」

    「那你去哪裡的酒廊喝酒呢?」

    中野愛衣眉目如水,原本撐著下巴的姿勢,更加慵懶起來。

    「中野桑,我們在討論{人際關係是否只有好和不好}。」

    「但我不現在不想說這個,也不關心這個。」

    「你這樣做,不感覺對我這個辛苦解釋的人來說,有些殘忍和不禮貌嗎?」

    「但是,」中野愛衣露出委屈的表情,語氣更加委屈:「現在大家對你去哪裡的酒廊喝酒更感興趣啊?是不是?」

    東山柰柰和悠沐碧「恩恩~」地點頭。

    「反正不是澀谷和新宿。」

    說完,在三人的笑聲里,村上悠又把文庫本翻開。

    果然,還是看書最舒服。

    人際關係是否只有好和不好,大澤信博到底算好人還是壞人,櫻花庄的人們,對這兩個問題都不關心。

    往後的日子裡,也沒有再提及過第二次。

    似乎為了把新年休假時的工作部做完,到了十二月的下半月,所有人都忙碌起來。

    村上悠不忙,也不累,只是沒有多餘的空閑時間。

    十二月二十號,他和內田雄馬來到了《gangan》錄製直播間。

    如果不出「緋聞風波」,他們應該早就出現在這裡的。

    這樣一想,他似乎連累了內田雄馬。

    但也不對。

    他被暫停活動的那段幸福時光,事務所沒有給內田雄馬安排新的搭檔,可見他本人還沒有達到事務所傾注更多資源的地步。

    「村上桑,可以開始了嗎?」《gangan》廣播的劇本作家松本勇平,對看著劇本沉思的村上悠說道。

    「當然。」

    《村上悠在廣播室想些什麼》暫告一段落。

    「大家好swipe,」村上悠敷衍地比劃了一個微笑的動作:「我是村上悠。」

    「大家好swipe,我是內田雄馬。」

    「從這月開始,{村上悠和內田雄馬}的gangan頻道,正式開始。」

    「沒錯,我們就是一月擔當。(十二月錄製,一月播放。)」內田雄馬:「上回是我姐姐還有佐倉桑,在來之前,我姐姐很認真地教我swipe的正式動作。」

    村上悠:「嗯,功課做得很足啊,內田真理桑外表看起來需要別人照顧,但內在卻很可靠。」

    「我姐姐很崇拜村上桑你的。」

    「我?我不是她的後輩嗎?」(本書中)

    「不不不,她常常跟我說村上桑看起來像哥哥一樣。」

    「哥哥?」

    「嗯嗯,聽她說,只要在配音室看到村上桑的背影,聽到你的聲音,就會感到很安心。」說到這裡,內田雄馬感嘆道:「不愧是村上桑啊。」

    「嗯?」村上悠推推眼鏡:「好了,廢話不多說,讓我們開始今天的節目吧。」

    村上悠:「首先是第一封來信,{才不是幼女}桑的來信......」

    內田雄馬:「幼女?」

    「你喜歡?」

    「最喜歡!!!」

    「不愧是你啊。」

    「誒?」

    「你不是接了《龍王的工作》這部動畫嗎?裡面都是幼女吧?」

    「但是聲優都是成人啊,嘛,雖然高麗菜桑的身型看起來很像幼女就是了。」

    村上悠決定結束這個話題。

    繼續讀信。

    「{悠桑,雄安桑,你們好swipe~,因為這期是男生主持,所以很期待看到兩位男子漢的一面。}」

    「男子漢?」內田雄馬念叨一句,隨後捲起袖子,露出自己的肌肉。

    「{那麼,兩位認為男子氣概男人才有的帥氣是怎麼樣的呢?順便一提,我是悠桑的女粉絲,覺得當機立斷、毫不猶豫的人,很有男子氣概}。」村上悠把信封丟桌上:「當機立斷啊,內田桑你怎麼看呢?」

    「我是猶豫不決的類型,早上起來就一直處於糾結中。」

    「嗯,比如說呢。」

    「就像先漱口,還是先彈鋼琴,還是洗衣服。」

    「鋼琴?」

    「我們家有鋼琴。最後常常因為決定不了,最後還是繼續睡回籠覺。村上桑你是什麼樣的類型呢?」

    「我這個人比較注重效率。」

    「效率。」

    「嗯,在有限的時間裡,儘可能的完成更多的事。」

    「哦~~,不愧是村上桑啊。」

    「嗯?讓我們讀下一封信吧。」

    「好,接下來是.......」

    ……

    讀了很多來信,念了《龍王的工作》、《修羅場》、《地錯》、《哥布林殺手》等等一系列廣告詞,吃了炸雞,又做了很多莫名其妙的遊戲,廣播來到結尾。

    這是一個給下一期《gangan》廣播組合「下套」環節。

    村上悠:「下一期是誰?」

    內田雄馬:「聽說節目組在物色新的組合,但暫時還是我姐姐和佐倉桑。」

    村上悠點點頭:「哦。」

    導播做了一個開始的動作。

    村上悠想了下,對著鏡頭:「兩位,還精神著嗎?」

    內田雄馬身體後仰,裝作前輩的架子:「身體還健康嗎?」

    村上悠看了他一眼,繼續說道:「現在佐倉估計在用很冷漠的眼神看著我們。」

    內田雄安聽完后,微微坐正身體:「有可能,有可能!」

    「然後你姐姐會{嗯哼嗯哼}的笑。」

    「唔哈哈哈。」內田雄馬發出魔性的笑聲,鼓掌道:「沒錯,沒錯,我姐姐絕對會這樣!唔哈哈!」

    「我們是要讓她們做點什麼,對吧?」

    村上悠再次向劇本作家確認了一遍,得到肯定的答覆后,對內田雄馬問道:

    「你有什麼想讓她們做的嗎?」

    「做什麼啊?想讓她們給我揉肩。」

    村上悠把目光從鏡頭上收回來,看著內田雄安。

    「你是說你姐姐,還是佐倉?」

    「誒?」內田雄馬想了下:「村上桑你先選吧,選我姐姐也沒事的,我不介意。」

    村上悠收回目光,還沒等他說什麼。

    內田雄安突然又說道:「上次奶奶過生日,玩的很開心,家裡親戚的兄弟姐妹都到齊了。下次村上桑,還有大家一起來吧。」

    村上悠完不知道對方在說什麼,也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說這種私人的事情。

    「哦。」村上悠點點頭:「這樣吧,就讓兩位女聲優,展現自己最棒的笑容。」

    「嗯嗯嗯,不錯啊,讓她們成為y務所的代表笑容吧。」

    「嗯,就這種感覺吧。」

    「那麼,我們一月擔當要走了哦。」

    「沒錯,我們是一月代表。」

    從萬聖節開始,一月會是兩人第一次單方面交流吧。

    村上悠還是沒想好,到底該怎樣對待兩人的關係。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
    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