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178.於是,saori她走向了岐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178.於是,saori她走向了岐途。字體大小: A+
     

    二十二個人擠在一間配音室,是什麼樣的場景會發生什麼樣的情況

    哪怕再喜歡熱鬧的人,在這種人擠人的情況下,也會投向清凈的懷抱吧。

    而本就不喜熱鬧的人,更是會產生{人類未免有些多的過頭了,請各位晚上克制一下}的念頭。

    《哥布林殺手》,第二話配音片場。

    村上悠坐在最角落的位置,東山柰柰和釘宮未夕坐在他的兩側,三人一起佔據了原本就不大的牆角。

    坐在正坐的,既不是男主役梅原裕一郎,也不是女主役、在gangan冬季發表會上,被村上悠無視的小倉唯,而是年齡接近六十多歲的業界大前輩,速水獎。

    哪怕速水獎動畫里,只出演了一個幾句台詞的吟遊詩人,但前輩畢竟是前輩,就算是人氣遠在他之上的釘宮未夕,都要非常尊敬的主動問好。

    「村上君,怪不得你喜歡坐在角落呢,這裡意外的給人一種安心感啊。」

    釘宮未夕說著,又朝角落裡擠了擠,把村上悠當成靠椅。

    村上悠毫不留情的把她推開。

    「釘宮桑,我感覺還是沙發適合你。」

    「不要!坐在哪裡的,都是年資很高的大前輩。我能在這裡欺負人,為什麼要過去受人欺負」

    「嘿哈哈」

    東山柰柰看到村上悠快被擠成餅乾的樣子,忍不住掩嘴笑出聲:

    「誰讓村上君你一來就坐這裡的活該......不過今天的人真的好多呢,我還是第一次見這麼人一起配音。」

    「這種場面的確很少見。」

    「釘宮桑也沒遇到過嗎」

    「也不能說沒遇到過,只是比較少,奈奈醬感覺有壓力了」

    「嗯,好多大前輩在後面看著,我都快沒有勇氣站到麥克風前了。」

    「平時就算了,真到了配音的時候,什麼前輩,什麼年上年下,這些統統都無所謂。專心配音才是我們聲優該做的事,這一點村上倒是做的很不錯,你可以向他學習。」

    「村上君啊」東山柰柰的語氣有點耐人尋味,總之是帶著拒絕的:「哈哈,我還是不要學他好一點。」

    「也對,容易被打的,哈哈哈。」

    「哈哈哈哈。」

    兩人隔著村上悠本人,毫無顧忌地說著他的壞話。

    等了沒多久,配音正式開始。

    開場畫面就是{不知名知性女聲優}配音的牧牛妹,在清晨中不穿任何衣服的伸了一個懶腰。

    原畫師選取的角度很刁鑽,既能看到后視圖,也能看到誘人的左視圖。

    東山柰柰捂著嘴,身體微微後仰,繼而嘴唇貼到村上悠耳邊,驚嘆道:

    「好大」

    村上悠不明白她在說什麼。

    腦袋大前面大後面大

    而且第二話只是線稿而已,有什麼值得驚訝和討論的嗎

    釘宮未夕低聲說道:「不愧是牧牛妹啊」

    「嗯嗯」東山柰柰點點頭。

    人類的想象力其實也不需要這麼豐富的。

    村上悠把為了低聲交流,幾乎快他擠壓成團的兩人推開,心裡笑話不知道存在還是存在的造物主如此建議著。

    ......

    「那麼,我去前台蓋下章啰」

    {不知名知性女聲優}說完這句台詞,轉過身,對著身後的村上悠笑了一下。

    做完這個多餘的動作,然後才讓開麥克風的位置。

    村上悠上前。

    接下來是他配音的角色——槍使出場的戲份。

    「然後,」村上悠的嗓音低沉悅耳,卻有一種炫耀的滑稽感:「我把巨魔襲來的一擊,這樣,擋住了~~在千鈞一髮的時候躲開了攻擊。」

    內田真理配音的冒險者行會的櫃檯小姐,非常禮貌和公式化的應和道:

    「原本如此啊,辛苦您了,我已經非常明白,巨魔有多強了。」

    「哼」村上悠的槍使,顯然沒有聽出對方的不耐煩:「我僅憑一隻矛就和巨魔對上了,怎麼樣,我很厲害吧~~」

    「是的呢。」櫃檯小姐肯定了一句,然後暴露出自己的真正目的:「如果您需要恢復體力,我推薦這瓶體力恢復劑。」

    說要還加上「嗯哼」的語氣詞,來惡意賣萌。

    世道真是險惡啊。

    於是,村上悠的槍使如此說道:

    「來一瓶。」

    「卡!」

    「喔——騙人的吧」

    釘宮未夕、東山柰柰,內田真理、{不知名知性女聲優},這幾個經常和村上悠合作的聲優,都嚇了一跳。

    這可是,村上君第一次被音響監督喊停。

    村上悠倒是沒什麼感覺,說到底配音這種事,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理解,音響監督為什麼一定要照顧他一個聲優的看法呢

    村上悠反而有{身為聲優,必須好好聽從監督指揮}的自覺。

    工作上的事,就要用工作的態度。

    這是他的人生守則,也不會因為從前沒有監督喊停,就會對現在喊停的監督抱有敵意。

    「村上桑,請把這句台詞再說一遍,麻煩儘可能的帥氣。」

    「我知道了。」

    由於是被坑的場景,槍使說話的語氣越帥,就越有喜感嗎

    那麼,我村上悠只能久違的全力全開了。

    「請給我,來一瓶。」

    七個工作人員,除村上悠以外的二十一位聲優,包括六十歲的速水獎前輩在內,所有人都打了一個寒顫。

    【演技lv4:97/100】

    事故了。

    原本接下里,是哥布林殺手出場,內田真理用看到心上人的語氣,發出「啊哈」的驚喜聲音。

    「啊哈」,是說了,但語氣嘛......

    就像村上悠看到書店裡的《婦女雜誌》、中野愛衣看到別人用過的筷子、佐倉鈴音看到男人、東山柰柰,嗯......這個人暫時還沒有什麼可以舉的例子。

    「抱歉,抱歉」

    內田真理連忙朝著,玻璃牆另外一面的工作人員道歉。

    但這和村上悠沒有任何關係,接下來他又說了一句「你對邊境最強是什麼態度」,在釘宮未夕配音的魔女,看熱鬧的「嗯哼哼」聲中,結束了他在第二話的配音工作。

    釘宮未夕的台詞,只有兩句:

    「嗯哼哼」x2。

    村上悠又等東山柰柰說完她的三句台詞后,兩人拒絕了劇組的聚餐,準備趕去《春物》的片場。

    去的路上,兩人在松屋簡單的吃了定食,便把午飯對付過去。

    上了電車。

    「釘宮前輩真是好啊,只說了兩句台詞就可以拿錢。」

    「這樣不是更無聊嗎」

    「誒為什麼明明那麼輕鬆的事情。」

    「反正都是在片場,與其無聊的在後面等待,不如站在麥克風前一直配音,這樣時間過去的反而會快一點。」

    「是這樣的嗎」

    「我有騙你的必要」

    「這就是天才的想法嗎」東山柰柰低語了一句,隨後說道:「村上君,我一直有一個問題,能否請教一下呢」

    「只要不是關於,我到底是好人還是壞人就行。」

    「哈哈,不是啦。是另外一個問題,就是,總是身為主役的你,有沒有哪一刻感到很累,突然羨慕我們這些常期只能拿到配角的生活呢」

    「有啊。」

    「什麼時候」

    152cm的東山柰柰,好奇的仰望著175cm的村上悠。

    在村上悠的眼中,她腦後的糰子髮型,比她的臉更顯眼。

    「主持廣播,還有舞台活動的時候。」

    「哦~~,畢竟是廣播苦手村上君,我懂我懂,嗯嗯~」

    村上悠從東山柰柰的這句話里,推測出業界似乎有關於他不太好的傳聞。

    不過只要不當著他的面說,這些傳聞對他而言都是無關緊要的事。

    誰背後沒有負面的議論

    沒有。

    所以就不要去糾結這些事情。

    反而是下午的配音工作,才是村上悠目前更加需要在意的事情。

    翻開台本,隨便看了看早見紗織前輩的台詞。

    【還有,那個眼神呆得要命的人是哪位】

    【容我拒絕。看到這男生邪惡又下流的眼神,我感到非常危險。】

    另外,讀過《春物》原文的村上悠,很清楚的記得關於{雪之下雪乃}有這樣的描寫:

    【她現在正露出冷笑。用艱澀一點的字眼描述,就是「殘酷的笑容」。】

    「東山。」

    「嗯」

    「我漏了一點,和早見桑對戲的時候,才是我最羨慕你們的時候。」

    「你在說什麼啊」

    東山柰柰把視線從自己的台本上,挪到村上悠身上。

    看著她茫然的眼神,顯然是把上一刻剛剛討論、且由她自己提出的問題忘了。

    對於這種人,村上悠是沒辦法的。

    「沒什麼。」

    下午的配音場景就不過多描述了。

    村上悠當然能清楚的記得,自己發生過的任何事情。

    但有些事情不是記不記得的問題,而是想不想回憶和想不想說的問題。

    反正,人間是有地獄的,諸位。

    三點三十四分,村上悠結束聲優工作,領著又來打醬油的大西紗織(女學生b),準備去ido咖啡館給資本主義打工。

    路上。

    「大西,我讓你做的練習,你做的怎樣了」

    「有在好好做!」

    「嗯,沒事對著鏡子多練習,{艾絲華倫斯坦}這個角色......」

    「前輩,請等一下!」

    大西紗織再次拿出《村上前輩語錄》,開始一字不落的做筆記。

    村上悠給她分析了{艾絲華倫斯坦}的角色特徵,又把需要練習的重點說了一遍。

    說完后,正當他準備看《古典部系列》第三卷的時候,大西紗織說道:

    「前輩,你能不能教我,怎樣才能發出特別的聲線」

    村上悠把剛打開的書合上。

    「你想學什麼聲線」

    「早見前輩的!」

    「因為都是紗織」(一個是早見紗織,一個是大西紗織。)

    「嗯!社裡很多人說我像早見前輩,所以我想以早見前輩為目標努力!」

    「那你自己先嘗試著發出早間桑的聲音。」

    「啊哦,好的。嗯哼.....{村上君,你似乎不太喜歡我啊}.....怎麼樣呢,前輩」

    村上悠微微眯著眼,非常認真的分析了大西紗織的表情。

    很真誠,不像是在和他開玩笑的樣子。

    今天見面后,早間紗織說的第一句話,就是{村上君,你似乎不太喜歡我啊}。

    村上悠當然否認了。

    他對早見紗織是很尊敬的,也喜歡她的性格。

    嗯,平時的性格。

    村上悠伸出手,摸向大西紗織的脖子。

    「前,前輩,」大西紗織臉色通紅,往後一躲:「我,我不是那種聲優啊,請不要這樣,呃——」

    村上悠左手頂住她往後退的後腦勺,右手摸著她細白的喉嚨,打斷了她的講話。

    「摸骨」持續了好一會,大西紗織很難受。

    不僅僅是村上悠的力氣很大,導致她的喉嚨不舒服的原因,主要是電車上很多女生,都朝著她露出憤怒和嫉妒的表情。

    哪怕他們兩人現在的姿勢,更像是在謀殺。

    「你待會在這裡用點氣,這裡稍微下壓。」

    「誒」

    大西紗織摸了摸自己還有些不舒服的脖子,沒能理解村上悠說的話。

    當然理解不了。

    人的身體是自己的,但也不是自己的,因為很多地方根本不聽你的使喚。

    村上悠也沒指望大西紗織聽懂。

    「你繼續模仿。」

    「好,{村上......}」

    「哆!」

    聲音清脆,村上悠手指點在她的喉嚨上。

    「這裡用氣。」

    「氣是什麼,前輩而且,好疼啊~~」

    「想學早見桑的聲線嗎」

    「好,好吧。嗯哼,{村上君,你......},咳咳咳!」

    這次,村上悠用大拇指按住了她喉嚨的右側位置。

    「繼續。」

    「{村上.....},咳咳咳!」

    「繼續。」

    「......」

    電車上的男人們,露出欣慰的目光。

    你看,那麼帥的一個人,還不是一個變態。

    當他們用尋求認同的眼神,看向電車上的女性時,發現她們還是用嫉妒到發狂的眼神看著「受虐」的大西紗織,用愛慕的眼神盯著村上悠。

    為,為什麼會這樣不應該啊。

    為什麼呢還是那句話。

    諸位,人間是有地獄的。

    等到下車的時候,大西紗織已經把早見紗織的聲線,模仿了四層。

    僅限{村上君,你似乎不太喜歡我啊}這句話。

    大西紗織摸著自己突然有點陌生感的喉嚨,說道:

    「前輩,嗯哼,為什麼我現在好口渴」

    「口渴就多喝水。」

    「哦。那個,前輩,我還能學其他人的聲線嗎」

    「先把早見紗織的聲線,徹底學會了再說。」

    這是不可能的。

    以村上悠滿級【口技】對發音的理解,再加上lv4的【改造】對人體的了解,大西紗織最多只能模仿到六層到七層。

    再多也不是不可以,不過需要破壞聲帶為代價了。

    「哦,好的。那我平時自己練習的時候,應該怎麼做呢」

    「多喝水就行。」

    「嗯」

    大西紗織歪歪頭,沒理解村上悠的意思。

    喝水,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兩人走過三百米櫻花道,進了咖啡店。

    「師傅,你猜昨天的比賽怎麼樣」

    沒等村上悠開口,北川玉子興奮地繼續說道:

    「通過了!師傅!我進入決賽了!而且,{愛喝咖啡的貓醬}都輸給我了!師傅!」

    「恭喜你,玉子。」

    村上悠的興緻並不高,如果北川玉子輸了,才可能讓他產生更多的情緒。

    「師傅你為什麼這麼平淡啊」

    北川玉子有點不開心了。

    「因為我對你很有信心,進入決賽是必然的事情啊。」

    「這樣啊~~」

    北川玉子又開心了。

    「我會加油的,師傅!」

    「嗯,嗯,加油。」

    晚上,大西紗織回到家,又練習了一會兒早見紗織的聲線。

    代價是1000毫升的水,半夜上了四趟廁所。

    她沒放在心上。

    她現在心裡,只有能學會{早見紗織聲線}的興奮和喜悅。

    滿腦子都在想著,下一個該解鎖誰的聲線。

    我,saori,聲優界未來的大模仿家!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
    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