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177.奔跑和休息時,聊了些漫無邊際的話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177.奔跑和休息時,聊了些漫無邊際的話題。字體大小: A+
     

    「媽媽,我出門了」

    「注意安全,晚上早點回來。」

    「知道啦。」

    大西紗織背著包,衝出家門。

    「呼哈呼哈」

    她一路小跑,白色氣霧從她嘴裡吹出,又很快被她帶起的風吹散。

    遠方冬日的晴空,藍的像是一塊布,街道兩旁她至今不知道名字的樹,已經光禿禿的一片。

    跑過小公園,草坪也已經枯黃。

    儘管今天是周二,但可能是天氣很好的原因,沒什麼看頭的公園裡,也擠滿了人。

    不過大多是老人和沒有上幼稚園的孩子。

    過了公園,跑過一條小吃街,再過一個單項紅綠燈,拐進一條只容一輛麵包車通過的街道,左數第八棟宅子,就是inori(水籟祈)家了。

    她按了兩下門鈴,雙腳原地小跑著。

    不一會,穿著褐色風衣的inori背著包走了出來。

    「你好慢啊,saori!我等你好久了!」

    「那下次換你去我家找我吧。」

    「不要!」

    大西紗織早已經習慣自己閨蜜的說話風格。

    水籟祈看著大西紗織的雙腳,由於力氣耗費了很多,原本也不夠標準的原地跑,現在更是像奇行種。

    「你在幹什麼」

    「跑步啊,太冷了,不暖暖身體怎麼行inori你也來啊」

    「不要,太丑了。」

    一陣風吹過。

    水籟祈吸了下鼻子。

    「算了,看你這麼可憐,我還是陪你一起跑吧。」

    「那我謝謝你哈」

    「不用客氣。」水籟祈又吸了下鼻子:「我們是好朋友嘛。」

    大西紗織抿嘴,嘴角掛著無奈的笑容:

    「好吧好吧,總之讓我們快點出發,我剛熱起來的身體都要冷下來了。」

    說完,她就準備跑出這條巷子。

    「等等,我拿一下垃圾。」

    inori把自己家信箱里的「壽司店」、「火鍋店」、「中華料理店」等等各種折扣卷拿出來(其實是新店開業或者正在做活動的廣告單)。

    兩人一邊跑,一邊看著「折扣卷」。

    「這個火鍋店很不錯誒,拿著這張廣告單免費送三樣蔬菜呢,我們待會去吃吧」

    「不要。」

    水籟祈毫不猶豫的把火鍋店「折扣卷」放到最下面。

    「誒為什麼冬天吃火鍋不是很舒服嗎」

    「昨晚我吃過了,現在暫時對火鍋沒興趣。」

    「那你陪我去嘛。」

    「不要。這個中華料理店看起來不錯,米飯可以隨便吃,待會就吃這個吧。」

    「好好好,今天是你的生日,你說了算。」

    十二月二號,水籟祈生日,晚上和業界的好友約好一起開party,白天和閨蜜一起去遠方散步。

    沒錯,散步。

    這就是兩人在假期喜歡做的事情,哦,對了,附送一個消息,水籟祈還喜歡釣魚。

    跑過淺草寺,跑過東京灣,累了,就在路邊買了熱奶茶,在公園裡休息。

    等靠近中午,走路也可以讓身體不感到冷的時候,兩人就開始散步。

    「inori」

    「怎麼了」

    「說起來,我還沒正式恭喜你拿到《點兔》和《地錯》兩部動畫,是不是」

    「沒錯哦,怎麼,你要給我送禮物嗎」

    「晚上給你。」

    「狡猾!那明明生日禮物才對吧」

    「居然被你發現了,哈,哈,哈。」

    「真是的,saori你差不多該學著長大了。」

    「誒——,居然被inori你這樣說這種感覺真是討厭啊。」

    「嗯你在小瞧我」

    「沒。inori是真的厲害,《點兔》和《地錯》可是肯定會成為大熱門的動畫呢。」

    「saori的預測還是算了吧。」

    「你這人有點過分了啊!這話不是我說的,是前輩說的。」

    「前輩什麼前輩」

    「村上前輩啊。」

    「哦,是村上桑啊,他說的也不一定準。」

    「為什麼你不感覺村上前輩說的話,都很有說服力嗎」

    「saori。」

    「嗯」

    「人還是要靠自己的,依賴別人的人,一定成不了最大的贏家。」

    「從哪抄來的」

    「你很過分誒,就不能是我自己說的嗎」

    「老實交代。」

    「好吧,早上你沒來的時候,刷推特看到的。」

    ......

    上一刻還在討論著某個問題,下一刻卻連問題本身都被忘了。

    兩人就這樣閑聊著。

    「啊!」

    水籟祈突然對著遠處招手。

    大西紗織順著她的眼神看過去,卻沒看到什麼需要注意的人。

    「你在和誰打招呼」

    「電車。」

    「啊~你是電視劇女主角嗎」

    「不是,我是動漫女主角。」

    「......saori你真是厲害。」

    「怎麼了嗎我最喜歡單軌電車了。」

    「我沒說.....」

    「快看,有人在拍電視劇誒。」

    「誒哪裡哪裡」

    「那邊那邊。」

    大西紗織看過去,一個穿著西式校服的女生,站在電車欄杆後面,手上拿著包和畢業證書。

    在她周圍,是攝影機和一群工作人員。

    「誒村上桑」

    「嗯」原本收回目光的水籟祈,又重新看了過去:「哪裡哪裡」

    「那個,拿著衣服,站在那裡看書的。」

    「真的是村上桑誒,他在參加什麼節目嗎」

    「不知道。」

    「你不是村上桑的後輩嗎為什麼不知道」

    「最近村上前輩沒有讓我跟著了。」

    「被放棄了」

    「才不是!村上前輩在幫我特訓,準備拿下一個主要角色!」

    「什麼角色」

    「這個就不能說了。」

    「為什麼」

    「如果我現在說了,到時候沒拿到多尷尬啊還是等我成功了再告訴你吧。」

    「我們兩個有什麼關係嗎」

    「我也不知道。」

    「嗯……嗯」

    「我剛才,」大西紗織指著遠去的單軌電車:「已經拜託它,把我的記憶帶走了,現在的我什麼都不知道。」

    「這趟電車的目的地是池袋,我們去那裡取回你的記憶吧。」

    「誒~~~,你這麼想知道嗎」

    「沒錯。」

    「不過話說回來,你居然知道這趟電車的目的地。」

    「我編的。」

    「嗯可惡的inori,我饒不了你!」

    「啊!別這樣!啊——請不要這樣!」

    「嘿嘿~別跑!」

    ……

    兩人笑著朝遠方跑去,留下歡快的笑聲,打擾了看書的人。

    村上悠抬頭看向聲音傳來的地方,大西紗織正追著水籟祈在跑,滿是少女的活力和青春。

    「卡!」mv導演喊了一聲:「大家先休息一會。」

    穿著西式校服,凍的瑟瑟發抖的東山柰柰,先是和周圍幾個工作人員說了聲「幸苦了」,然後快速跑到村上悠身邊,拿回自己的大衣外套。

    「謝謝你,村上君,你真是一個好人。」

    「不,我是一個壞人。」

    「嗯為什麼哦~~,我懂了~」

    東山柰柰意味深長地看著村上悠,食指指著他。

    「剛才是不是看到我穿校服的樣子,有些目不轉睛嘿嘿,在看哪裡屁股腿還是說……」

    「村上君,你好壞哦。」

    根據村上悠說的{我是一個壞人},經過過程成迷的推理過程,東山柰柰如此下了結論。

    「東山。」

    「怎麼了」

    「你對壞人的理解未免有些狹隘。」

    「這樣嗎可是說到男孩子壞,第一時間想到的不就是好色嗎」

    「如果用好色與否,來鑒定一個男人是否是壞人的話,那世界上就沒有男人是好人。」

    「哦,我懂的,就是常言說的,男人本色,對不對」

    「沒錯,所以說,我說是一個壞人,並不是指自己好色。」

    「那村上君你好色嗎」

    看來東山柰柰對於村上是不是好人並沒有興趣。

    「你想知道」

    「嗯嗯嗯!」

    下一秒,東山柰柰,雙手捂著臉。

    「如果,如果,你願意說的話。」

    事到如今,你才想起來需要害羞嗎

    村上悠低頭繼續看書,入眼的一行文字是:【這傢伙很愛開玩笑,所以我開始考慮要不要認真聽他說話。】

    這樣啊。

    對於開玩笑的話,其實可以不用太認真的去聽。

    村上悠把書翻過來,看了下作者名,【米澤穗信】,說不定我和這個作者會意外的合得來。

    東山柰柰眨眨眼。

    「村上君」

    「我不願意說。」

    「哦,那你要麼不是男人,要麼就好色。」

    東山柰柰靠近幾步,仰望著村上悠的臉,在寬大的冬衣下,穿著西式校服的她,即嬌小又有些帥氣。

    「村上君……你是哪一個呢」

    東山柰柰絕不是一個正經人。

    為了論證這句話,村上悠願意和抱有【東山柰柰是一個正經人】觀點的佐倉小姐,進行一場辯論賽。

    「東山。」

    「嗯」

    「我是不是壞人還不清楚,但你絕對是一個壞人。」

    「誒~」東山柰柰手指點著臉頰:「你是在說我h」

    村上悠想告訴她,他說的壞人不是單指好色不好色,但這又會回到一開始的命題。

    有些事是說不清楚的,特別是和一個不想和你說清楚,單純只想和你聊天的人,對方會用無數種方式和你繞圈子。

    怎樣才能擺脫現在的局面呢那就是讓她感到你這個人很無聊就行了。

    「我最喜歡女孩子穿西式校服,我剛才在看你的腿,我是一個壞人,我好色。」

    天已經被聊死了,村上悠終於可以安靜的看書了。

    這個時間,風停了,冬天的太陽特別舒服。

    他是這樣想的。

    東山柰柰左右看了下,又貼近了一點,確認其他人看不到她躲在大衣里的身體后。

    開始緩緩撩起裙子。

    「……」

    村上悠抓住了她的手,制止了這場mv現場,變成它兄弟模樣的事故。

    「你幹什麼」

    「你不是要看腿嗎哦~~~,村上君,你在想一些不好的東西哦,我裡面有穿安全褲的。」

    這是穿不穿安全褲的問題嗎

    「如果我說在看胸呢你打算怎麼做」

    「啊!」

    東山柰柰像受到驚嚇的小鹿,往後退了三步,然後抓緊大衣口子,用可憐和驚恐的的眼神看著村上悠。

    「男孩子,好可怕。」

    可怕的是你,東山。

    「我給你買飲料。」

    就像「月色真美」、「唯獨和你相遇這件事我不後悔」,委婉的表達愛意一樣,村上悠的這句話,也委婉地舉起白旗,體面地說出自己技不如人的事實。

    在陪東山柰柰拍攝mv中,尋求在冬日暖陽下安靜地看書,是否搞錯了什麼

    村上悠轉了一圈才找到一家奶茶店,他不知道東山柰柰喜歡喝什麼,所以直接點了店裡最暢銷的。

    他自己沒買。

    在島國,垃圾桶是一個很稀缺的東西,不在特定的地方是找不到的,而他又不喜歡手上拿著東西。

    但他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他今天來,除了避免出現讓東山柰柰內心不安的事件發生,還要充當拿衣服的跟班。

    所以,東山柰柰沒喝完奶茶之前,他拿著;喝完之後,還是他拿著。

    手裡轉著奶茶杯,看著東山柰柰在鏡頭下開始日劇跑,村上悠心裡想著,早知道就幫自己也買一杯。

    他對那個名字叫波霸的奶茶,還挺好奇的,很想嘗嘗是什麼稀奇古怪的味道。

    外景拍攝完之後,所有人坐上一輛中巴車,去了一所學校,借用了一間空教室。

    鏡頭裡,只有東山柰柰一個人坐在座位上,寫著給天文部暗戀對象的情書。

    鏡頭外,十幾個人看著她。

    場面挺尷尬的,還好這算是演戲,不是活動舞台,村上悠有足夠的專業素養來不笑出聲。

    只是東山柰柰每次拍攝結束后,都會非常的害羞。

    然後就是雜物間的戲,東山柰柰會在這裡拿一個好處的大箱子,然後大箱子上面很自然的會有一個小箱子,這時從頭到尾只有背影的男主角就出場了。

    男主角接住小箱子之後還不夠,裡面的東西還會很自然的撒了一地,接著兩人開始撿東西,在東山柰柰非常害羞的偷瞄一眼男主角之後,這個場景也就結束了。

    別看就幾個景,拍完天已經黑了。

    由於晚上還有一個天台的外景,所以村上悠又混了一份劇組的便當,和東山柰柰一起坐在教室的角落吃起來。

    東山柰柰吃了兩口就不再吃了。

    「村上君,你感覺我演的怎麼樣」

    「大概2分吧。」

    「聽著好低的感覺,具體是什麼水平呢」

    「能克服鏡頭下羞恥感的普通人水平。」

    東山柰柰輕拍了村上悠的手臂,嘟嘴道:

    「哪有你說的那麼差,導演還誇我呢。」

    村上悠沒理她,繼續專心吃飯。

    「那我問你,」東山柰柰突然壓低聲音:「那個男主角的演技是幾分和我比起來怎麼樣」

    「不好說。」

    「這是什麼意思」

    「你讓我去評價一個,只露出十秒背影的角色,我只能說他可能好,也可能壞。」

    「就像薛定諤的貓」

    「沒錯。」

    於是兩人的話題就從演技變成了那隻貓到底什麼情況,薛定諤的日常生活是不是很無聊,還有,薛定諤到底是貓黨還是狗黨之類的話題。

    晚上東山柰柰同學終於和男主角在天台相見,然後在一架天文部的望遠鏡前,點了點頭,外景就全部結束了。

    也不知道戀情成了沒有。

    之後又去了攝影棚。

    東山柰柰換了一身白色長裙,站在綠布前揮舞雙手,假裝深情的唱歌。

    怎麼說好呢。

    她本人尷尬到,後悔讓村上悠陪同。

    拍完后,已經深夜十點,兩人坐電車回櫻花庄的路上,東山柰柰甚至睡著了。

    幸好東山柰柰選的聲優,如果去做演員的話,怕是這輩子難有什麼大的出息。

    不過根據東山柰柰本人說,她家裡允許她做聲優已經是極限,演員就別想了。

    而且哪怕聲優出道,做了偶像,也不允許拍攝暴露手臂和小腿之外的皮膚的寫真集。

    演員的話,村上悠還是推薦早見紗織前輩。

    她整個人的氣質溫柔,但一旦進入狀態,卻又能把任何角色演的活靈活現。

    聲音更是好聽。

    所以,早見前輩,你到底什麼時候拋棄聲優這個沒有任何錢途的職業,進入演藝圈發展啊

    「嗯~~」東山柰柰醒了過來,睡眼朦朧的看著他:「村上君,到了嗎」

    村上悠也從《白天把書看完的情況下,村上悠在電車上想些什麼》中回過神,沒等他說話。

    「下一站,大木學院,大木學院。」

    看來是到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
    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