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176.十二月的第一天,滿是無聊的事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176.十二月的第一天,滿是無聊的事情。字體大小: A+
     

    凌晨四點,村上悠聽到窗外下雨的聲音。

    這是他在十二月聽到的第一陣聲音,根據【新年幹了什麼,一整年都要幹什麼】的風俗,這場不知道什麼開始下的雨,是否在暗示著什麼

    留客天我暫時還沒有房產這麼寶貴的東西。

    流淚那麼是感動呢、喜悅呢、還是悲傷呢

    又或者,暗示這一個月都是以下雨為主的天氣

    對了,還有烘托凄涼的氛圍,暗示主人公悲慘的......這個就算了,饒了我吧。

    《村上悠在半夜醒來想些什麼》到這裡就結束了。

    因為他裹了裹被子,又睡著了。

    早上九點,外面已經放晴,他打著哈欠下了樓。

    從十二月開始,正式辭掉美容院工作,今天聲優方面恰好又沒有工作的中野愛衣,正在客廳里磨著咖啡。

    村上悠走進客廳坐下,既沒有看書,也沒有去刷牙,就坐在那裡,看著她磨咖啡。

    其實是在走神。

    「哼哼哼」中野愛衣哼著《森林裡的熊先生》:「村上君,請品嘗」

    村上悠伸手接過杯子,喝了一口。

    「好苦!」

    他微微皺著眉,看著手中什麼都沒放的咖啡。

    「啊,抱歉,需要牛奶嗎」

    「沒關係,正好清醒一下。」

    「嗯,也是,今天你不是要去幫凹醬進行人生商談嗎打起點精神啊!」

    「知道了,知道了。」

    村上悠是長痛不如短痛的性格,所以他把咖啡一口氣全部喝完,然後起身去洗漱室刷牙。

    洗漱完,換好衣服,和中野愛衣說了一聲「我出門了」,然後在她「一路小心」的聲音中,走出了櫻花庄。

    正如中野愛衣所說,他今天得去私立櫻丘,給悠沐碧參加一個類似家長會的東西。

    所以說,現代社會對人類的要求真的太高了。

    聲優得會相聲和搞笑;咖啡師得懂聊天,外貌還不能丑;就連作為租客,現在都得幫房東參加人生商談。

    那場雨果然在暗示著什麼吧

    走了十幾分鐘,私立櫻丘的校門就到了。

    表明來意,拿到一個類似入校許可證的牌子,他走進校園。

    走廊上,他和很多扎堆聊天的女學生錯身而過。

    她們都對他指指點點,眼神相當大膽和露骨。

    村上悠沒辦法了,只好把入校許可證掛在脖子上——和皮膚接觸時有點涼,並且挺了挺本就筆直的肩膀。

    {看吧,我是得到許可的,並是不闖進女校的不明人士。}

    但效果好像不太有用,所以他只好加快腳步。

    找到悠沐碧所在的三年二班,正當他猶豫著是用手機把她喊出來,還是用人工操作的時候,教室喧嘩起來。

    教室里的女學生想出來,走廊里的女學生想進去,但她們也都在猶豫。

    村上悠檢查了一下自己的入校許可證,果然,有字一面不知道什麼時候朝著裡面了。

    他把它翻過來。

    「悠哥哥」

    悠沐碧走了出來。

    其他女學生收回了目光。

    看來是打消了心裡{這個不認識的男人是否是變態,居然進入女校}的懷疑。

    悠沐碧帶著他去了教師辦公室,然後三年二班的班主任(一個很精神的老頭)帶著兩人去了一間單獨的談話室。

    談話內容就不詳細說了。

    畢竟對方是一個老頭子,不值得村上悠多花筆墨來記憶這段往事。

    大致內容如下:

    首先是誇悠沐碧是一個好孩子。(村上悠:老師教導的好)

    其次是悠沐碧已經拿到了大學推薦,但仍然參加了明星大學的獨立招考,是一個很有志氣的孩子。(村上悠:老師教導的好)

    接著說了一些家長要多關心,多支持,守好高考的最後一關,特別是春假在家,也不能讓孩子放鬆。(村上悠:好的,老師。)

    最後,就是一些無關緊要的話題。

    譬如私立櫻丘有多麼多麼的好,偏差值在整個東京也是排的上名號的,全校四分之三的學生都打算升學。

    然後老師還笑容滿面的說,其中有三層是報考所謂的明星大學,並且每年都有為數不少的學生順利上榜。

    村上悠不知道對方是什麼意思。

    暗示他以後有了女兒,可以送到私立櫻丘來讀書嗎

    這個招生計劃起步是十五年啊,不,今年已經十二月了,很明顯他不可能結婚生孩子,也就是十六年,考慮到生孩子還需要一年,也就是十七年。

    老師,您想的也太遠了。

    「悠沐,你可以帶著你哥哥在校園裡轉轉。」

    「謝謝老師。」

    告別「招生辦主任」后,已經是中午了。

    悠沐碧帶了便當,但她沒吃,而是帶著村上悠去了食堂。

    「悠哥哥,你想吃什麼,這裡有面,飯菜,麵包......」

    村上悠指了指排隊人數最好的窗口。

    「就那個吧。」

    「誒」悠沐碧臉上很明顯的流露出嫌棄:「悠哥哥你還是坐著等我吧,我去幫你買。」

    村上悠在櫻花庄的人權堪憂。

    買好飯,兩人找了一個角落用餐。

    村上悠注意到,很多學生在吃飯的時候,也都在看書。

    「招生辦主任」的建議,好像還不錯,他以後有了孩子會考慮這所學校的。

    前提生的是女兒。

    吃完飯,悠沐碧又帶著他四處轉了轉。

    校舍古色古香,房脊上甚至有鴿子落腳。

    中庭里有一個不知道誰的雕像,脖子上上掛著花圈。

    悠沐碧領著他在操場上轉了一圈,他看到了上次和東山柰柰還有佐倉鈴音,非法進入的「狗洞」。

    佐倉鈴音......

    然後就是那塊寫著【生活以質樸為上,心以豐饒為高】校訓的石頭。

    村上悠準備提出告別的時候,看到校舍後面冒著一縷白煙。

    「凹醬,那是什麼」

    「h!」

    「嗯」

    「是燒,燒......那個的啊!」

    「那個哪個書嗎還是課桌木頭」

    「......衛生巾啦!」

    「哦。」

    村上悠應了一聲,表明自己聽清楚了,但是,卻不知道接下來應該說些什麼。

    可能是說出了那三個字,羞恥心的底線被打破,悠沐碧並沒有轉換話題。

    「衛生巾、藥棉.....」悠沐碧雙手胡亂的揮舞了幾下:「反正,反正就是那個用的!」

    村上悠點點頭:

    「女校嘛,這也是難免的。」

    「悠哥哥,你很h誒」

    「......」

    村上悠自我感覺說的還挺官方和正式的。

    「走吧,我帶你去看看我們學校養動物的地方。」

    「好。」

    村上悠跟上她的腳步,但那縷白煙一直在他們的視線里。

    這所學校大概有一千人,如果其中五分之一來事的話,就是二百人。

    也就是說,每天需要焚燒兩百人的量。

    想到這些,那縷白煙升上冬日晴空的裊裊模樣,至今刻在村上悠腦海里。

    這可不是一般的白煙啊。

    往後的日子裡,他也造訪過幾次私立櫻丘,卻再也沒見到那副場景了。

    也不知道是時間不對,還是因為環境污染被禁止了。

    看了兔子、雞、鴨,午休時間也結束了,悠沐碧回去上課,村上悠把入校許可證還回去后,出了學校大門。

    接下來去哪呢距離下午的工作還有兩個小時,回去睡個午覺吧。

    在回去的路上,村上悠去了距離櫻花庄最近的書店。

    《哥布林殺手》在昨天已經看完了,今天早上他不看書是有原因的。

    這家書店非常小。

    把門打開,左面靠牆一面,中間一排貨架,右面靠牆一面。

    沒了,就這些。

    村上悠也是第一次造訪。

    店主是一個有些胖的中年女人,梳著添加文藝氣質的髮型,臉長得一般。

    全身上下,唯一的亮點就是沒化妝。

    「這裡有暢銷榜單,您可以參考一下。」

    不化妝的女店主遞過來一張,很簡陋的列印單。

    村上悠更喜歡自己慢慢找書,但也沒有拒絕對方的好意。

    榜單上,銷量排名第一的是《婦女雜誌》。

    不是它本身有多暢銷,而是在附錄中帶有四十八種{x、生、活}技巧。

    據說每期都會更新。

    嘖。

    村上悠把榜單放了回去,在書店裡走了兩圈。

    一沒有《麥田裡的守望者》、《追風箏的人》、《百年孤獨》之類的世界名著(村上悠不看這些),也沒有輕和漫畫等他喜歡看的。

    大多是實用性工具書。

    是個刷技能的好地方。

    村上悠一本沒買,轉身出了書店。

    算了,直接回去吧,下午工作結束后,去大的書店瞧瞧。

    回到櫻花庄,東山柰柰也回來了。

    村上悠剛坐下。

    「村上君,我正好有事找你。」

    「什麼事」

    東山柰柰在《修羅場》和《春物》兩部動畫里都有出演,村上悠想著是不是這上面的事情。

    「我明天要去拍攝《月色真美》專輯的mv,你能陪我一起去嗎」

    「能問一下叫我一起去的原因嗎」

    「你看。」她拿出mv劇本,指著裡面幾個場景:「這裡需要我穿著春季的校服,還有晚上的夜景拍攝,很冷的」

    「嗯,的確很冷,你的意思是,我拿一個取暖器跟著你但也沒有那麼長的電線啊。」

    「討厭」東山柰柰輕拍了下村上悠的肩膀,以為他在開玩笑:「我的意思是,你幫我拿衣服。」

    「拿衣服」

    「對啊,你看,我又沒有經紀人跟著,這個mv製作組的工作人員我都不認識,讓別人拿多不好意思。」

    東山柰柰把劇本收起來,大眼珠子「噗吱」「噗吱」地眨著,盯著村上悠繼續說道:

    「關鍵是,你明天也沒事吧反正也是待在家,就當是陪我出去轉轉好不好嘛」

    村上悠明天的確是沒什麼事。

    咖啡店裡,由於北川玉子參加半決賽的原因,真田美子閉店兩天(今天和明天)。

    正當他準備開口答應的時候,中野愛衣說道:

    「村上君你就陪她去吧,柰柰醬一個人有點害怕。」

    「害怕」

    「討厭,愛衣醬不是說了不準說出來的嗎」

    村上悠看向中野愛衣。

    中野愛衣解釋道:

    「柰柰沒和mv製作組的任何一個人見過,她心裡總擔心出事情。讓你陪他去這件事,她從早上猶豫到現在了,現在才和你說。」

    「嗯」

    東山柰柰雙手捂著臉,身體害羞地扭動著。

    被迫害妄想症

    不過女孩子心裡能有這個意識,總比沒有好。

    村上悠食指敲了敲桌子:

    「為什麼不讓佐倉陪你去呢」

    「她明天要參加水籟醬的生日會,我就沒好意思說。」

    東山柰柰雙手慢慢下移,露出大眼珠子,期待地看著村上悠:「村上君怎麼樣呢」

    「好啊。」村上悠點點頭。

    「太好啦!村上君最棒!」

    東山柰柰張開雙手,摟住村上悠的右臂。

    她152cm的身高,實在過於嬌小,明明已經二十一歲了,臉蛋卻像一個小孩子。

    村上悠左手屈指,對著她的腦門一彈。

    「哎喲!」

    東山柰柰右手捂著自己腦門,然後左手「使勁」拍打了一下村上悠肩膀。

    「討厭!哼!不理你了!」

    中野愛衣笑著道:「你現在就不理他,萬一他反悔怎麼辦」

    「啊」

    東山柰柰心虛地看了眼村上悠,發現他面無表情。

    是不是生氣了

    然後她把腦門靠過去,嘴唇縮成一團,雙眼緊閉,用切腹自殺的壯志豪情道:

    「村上君!請!」

    村上悠自然不會客氣,對著她腦門又來了一下。

    「哎喲!」

    東山柰柰雙手捂著腦門,假裝可憐地凝望著村上悠:

    「你,你還要嗎要,要不,改天吧我,我明天還要上鏡呢。」

    「......」

    {東山柰柰平時是一個正經人},他沒記錯的話,這句話是佐倉鈴音說的吧

    看來她比自己更需要一副眼鏡。

    「對了,村上君,」中野愛衣說道:「明天好像是水籟醬的生日,你要不要給她送個禮物」

    「為什麼」村上悠奇怪地看了她一眼:「我和她又不熟。」

    「但你們現在不是在共演嗎」

    「這兩者有什麼關係嗎」

    「......」

    中野愛衣嘆了口氣。

    村上悠笑了笑,道:「我沒有和她成為朋友的打算,在配音室也不喜歡說話,為什麼要送她禮物」

    村上悠以己度人,如果是他自己的生日,有個關係只比陌生人強一點的人,突然給自己送禮,除了感到麻煩之外,不會有其他任何情緒。

    「你們總得參加活動吧大家互相之間友好一點,就算不送禮物,發條祝福簡訊總要吧」

    「我沒有她聯繫方式。」

    「我給你,她的......」

    「別別別!」村上悠趕緊站起來:「我走了,下午還有《刀劍神域》的配音。」

    中野愛衣白了他一眼,暫時放棄了讓他運營好人際關係的打算。

    村上悠出了門才想起來,自己貌似是回來睡午覺的。

    「哎。」

    看來他在櫻花庄的人權,真的有點危在旦夕了。

    出門較早,村上悠索性直接去書店買書。

    挑挑選選,買了《古典部系列》,據說是什麼青春推理。

    村上悠期待和主角團一起解密。

    心裡有了新的期待,他的心情也好了起來,配音的時候,更是一氣呵成。

    嘛,這兩者並沒有任何直接聯繫。

    但心情好,運氣就好,不是嗎反正人生總得順暢一點吧,他的人生平淡如水,只能把配音這件事強行套上去了。

    回到家,吃完飯洗完澡,村上悠開始看《古典部系列》。

    第一卷《冰菓》還好,等到第二卷《愚者的片尾》,村上悠發現不對勁了。

    「這明明就是一本戀愛!」

    村上悠的心情,一瞬間就從愉悅回到了平淡。

    此時外面正好又下起了小雨。

    兩者還是沒有任何關係。

    十一點半,村上悠上完廁所準備睡覺。

    躺在床上,聽著雨聲,他突然知道了{凌晨醒來,聽到雨聲}這道題的答案。

    就是簡單的首尾呼應吧

    不過這樣會不會太簡單了

    嘛,這都無所謂了。

    於是,在這天晚上,由於白天去了學校,和老師交流了的原因,很久沒有做夢的村上悠,夢到了前世的語文老師。

    他說{我怎麼跟你說的答題多寫不扣分!}

    之後就是什麼烘托氛圍、暗示什麼什麼之類的。

    村上悠站在教室里,看到語文老師後面的黑板上,分明寫著【畢業快樂】幾個字。

    無視語文老師的娟娟教誨,他朝教室的窗外看去。

    陽光正從那顆,有同學說是幾十萬、有同學說是幾百萬買來的雪松的枝丫中流淌下來。

    回過頭,語文老師還在說著題型的解題方法。

    「老師,我錯了,下次答題會盡量寫滿的。」

    此外,他總感覺隱約能看到一縷奇怪的白煙。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
    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