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174.現在,偶爾還是會想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174.現在,偶爾還是會想起。字體大小: A+
     

    2014年秋天的最後一天,也就是十一月三十號。

    中午十一點四十五分,《七人魔法使》第四集的評論音軌錄製結束后。

    「村上君,一起去吃中飯嗎我知道附近有一家很不錯的旋轉壽司。」

    「不了,我下午還有一個活動。」

    「吃午飯的時間都沒有嗎」

    「地點比較遠,抱歉。」

    「好吧,請路上多注意安全」

    「嗯。」

    也許原由實懷有其他想法。

    又或者,她只是看時間正好是中午,而廣播製作組又不提供便當,兩人又恰好在一起,所以禮貌性地提出一起吃中飯。

    不管原因是什麼,村上悠都拒絕了。

    涉及到這件事的有三個人。

    一是原由實,二是他本人,三是原由實的未知男友。

    原由實本人投的是一起吃飯的票,村上悠是反對,而那個未知男友,村上悠從一個男人的角度,幫他投了反對票。

    也就是說,這件事上,兩票反對,一票贊成,最後的結果自然是不一起吃飯。

    皿煮真好。

    皿煮主義者村上悠,一邊編寫著《村上悠在路上想些什麼》,一邊走出大樓。

    外面下著雨。

    這是十一月第二次下雨,上次是七號那天。

    村上悠撐開傘,走進這場嚴格界定的話,勉強算是秋雨,但實際上給人的感覺卻是冬雨的雨幕中。

    gangan文庫當之無愧的最強輕《在地下城尋求邂逅是否搞錯了什麼》,經過一整個十一月的選拔,男女主落下了帷幕。

    隨之而來的,就是gangan文庫主辦的冬季作品發布會,村上悠作為男主角的聲優出席。

    舉辦地點在新宿,時間是下午二點十五分。

    電車到站,村上悠看了下時間,一點半。

    他決定先去吃中午飯,然後提前十分鐘到場館。

    這樣既不用和其他聲優長時間呆在一個休息室里,也不會給人遲到、怠慢的印象。

    村上悠現在所在的位置,是一條喧囂的商業街,他不是很喜歡。

    過了紅綠燈,繞開一家處於十字路口夾角的咖啡店,就是一條安靜很多的巷子。

    說是巷子,其實也只是裝扮成巷子的商業街。

    村上悠隨便選了一家餐廳,走了進去。

    「歡迎光臨,請裡面就坐」

    女服務的語氣熱情,鞠躬也很標準,但靠村上悠太近。

    看來這家店,主打的不是孤獨文化。

    村上悠把目光看向店裡的角落,準備去那裡吃中飯。

    很可惜,已經有人了,還是認識的人。

    內田雄馬、高麗菜、水籟祈,除了這三人,還有一男一女不認識。

    應該也是今天一起參加活動的聲優吧。

    村上悠判斷了一下,自己應該和她們只能算認識,還沒有到遇見了主動打招呼的程度,於是很自然的把目光看向另外一個角落。

    這個角落擺放著一張很小的兩人桌,暫時還沒有人。

    村上悠走了過去,女服務員在確認他要坐在哪個位置后,立馬快走幾步,先把桌子再次擦了一遍。

    「客人,請問需要什麼呢,我推薦我們店裡的......」

    服務員把桌上的菜單打開,放在村上悠面前,然後彎著腰,一頁一頁、一個菜品一個菜品的做著介紹。

    有些過於熱情。

    在服務員打算越靠越近的時候,村上悠直接點了一份蛋包飯,外加一杯橙汁。

    服務員離開的有些戀戀不捨。

    村上悠打開手上的《哥布林殺手》,慢慢細讀著——這已經是最後一卷,最起碼得撐到他回到櫻花庄。

    蛋包飯很快上來,正當村上悠拿起勺子,準備開吃的時候。

    過於熱情的女服務員說道:

    「客人,我做過一段時間的女僕咖啡廳服務員,需要我給您的蛋包飯,施展愛的魔法嗎」

    「不需要,謝謝。」

    「這項服務是免費的呢,施展魔法后,蛋包飯的美味程度可以提高三倍哦」

    村上悠看了這個畫著淡妝,制服下山脈高聳的女服務一眼。

    這人真敢說。

    普通的飯菜想要提高三倍的美味程度,只有通過野餐和露營。

    區區一個愛的魔法是毫無邏輯和科學道理的。

    正當村上悠準備重複一句「不需要,謝謝」的時候,女服務員已經蹲在桌邊,擅自開始吟唱「魔法咒語」。

    「變好吃吧」

    「變好吃吧」

    「萌」

    右手比劃成一半的愛心。

    「萌」

    左手比劃成一半的愛心。

    左右手靠在一起,正好是一個愛心。

    最後伴隨著一聲「biu」,雙手食指畫了一個更大的愛心,推向桌上的蛋包飯。

    女服務員站起來。

    「客人,這份蛋包飯已經閃閃發光了哦,美味程度是原來的三倍了呢」

    村上悠看著面前平平無奇的蛋包飯,心裡開始倒也沒有其他情緒。

    「謝謝。」

    「不用客氣,這是我們應該做的」

    那你們服務員的義務還挺多。

    經歷了一些波折,村上悠終於能安靜下來吃自己的中午飯。

    另外一邊,被服務員「愛的魔法」吸引了注意力的內田雄馬注意到了村上悠。

    「那不是村上桑嗎」

    「誒」高麗菜下意識看向店門口:「哪裡哪裡」

    「在那邊。」

    於是,他們一行里五個人,一起目睹了這場盛大的儀式。

    「那就是村上悠桑嗎」不認識的女聲優好奇的問道。

    「是的,的確是村上桑。」

    「我們要不要去打招呼」

    內田雄馬猶豫了一下,說道:

    「還是算了,村上桑不怎麼喜歡和別人一起吃飯,社內的聚餐也很少參加,我們還是不要去打擾他了。」

    「好吧。」

    高麗菜瞄著那個施展愛的魔法的服務員,心裡默默記下{村上桑喜歡萌的女孩子}。

    按照村上悠原本的打算,是要在店裡待到兩點。

    但計劃趕不上變化,為了不給這家店裡的服務員,增加更多的義務,他很快把飯吃完,提前到了活動場館。

    內田雄馬一行人還在餐廳吃飯。

    他在後台休息室,找了一個角落坐著,看了一會兒書。

    「村上桑。」

    村上悠抬起頭,站在他面前的,不是最有可能上來搭話的高麗菜,而是水籟祈。

    「水籟桑有什麼事嗎」

    「我是赫斯緹雅役的事情,村上桑知道了嗎」

    「剛知道。」

    「哦,沒關係,我找村上桑是有件事想和你商量。」

    「配音的事嗎」

    「嗯,也算。」

    「好。」

    村上悠把書合起來。

    「這是我第一次出演這種有男主角的動畫的女主,請村上桑在配音結束之前,保持自律。」

    水籟祈把自己的右手掌心對著村上悠,做了一個禁止的動作。

    「自律」

    「是的。」

    「什麼意思」

    「在《地錯》裡面,赫斯緹雅是一個嫉妒心很強的女神,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請村上桑也和其他女孩子保持距離。」

    又是一個早見紗織

    村上悠第一時間從大腦里,把前一段時間看的《地錯》全文回顧了一遍。

    還好。

    赫斯緹雅和他配音的貝爾克朗尼關係並不險惡。

    但這不是什麼好消息。

    因為兩人的關係有些過於親密,在女神赫斯緹雅眼裡,貝爾克朗尼是屬於她一個人的私有物。

    這也是相當麻煩的事。

    水籟祈見村上悠沒有說話,繼續說道:

    「像剛才在店裡,讓不知名的女員施展愛的魔法,這種事情請不要再發生了,要不然我會很頭疼的。」

    村上悠看著眼前的少女,她有著一雙非常明亮的眼睛,稍圓的臉上此時全是一本正經。

    有些頭疼的把鏡框眼鏡取下,捏了捏自己的鼻樑骨。

    村上悠很早就知道一個道理。

    事物不能單從一面去理解。

    當然,這在現代已經屬於常識。

    身處現代卻不能辯證地看問題的話,就連初中生也當不下去。

    所以說,【聲優都是怪物】這句話,還有這種意思嗎

    就在他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的時候,對面水籟祈還在繼續著她的【怪物】行為。

    「當然啰,我作為赫斯緹雅,在配音這段時間,也不會和任何男性,有任何哪怕一點點的、過於親密的來往!」

    用了兩個{任何}。

    「所以,請我們互相監督,不要讓對方失望。」

    村上悠把鏡框戴了回去。

    「沒有必要做到這種程度吧」

    「不不不。」水籟祈很堅定的搖搖頭:「既然村上桑不和任何女性接觸了,我自己不能允許自己犯規。」

    我是在說{你擅自約束我的行為}這件事,為什麼你的回答,是以我已經答應為前提

    「好吧。」

    村上悠答應了。

    反正兩人除了《地錯》這部動畫的片場外,其餘時間不會有任何交集。

    而在配音室里,村上悠也沒有和任何人說話的打算。

    村上悠目送水籟祈回到女聲優堆里,心裡把水籟祈三個字,寫進了合作黑名單。

    gangan2014年冬季發表會很快開始,這次一共發表三部動畫。

    大概流程是,第一個環節每組輪流上去介紹一下作品,第二個環節是三組的聲優同台,然後互相做幾個內容全是宣傳的小遊戲。

    內田雄馬飾演主角的《龍王的工作》的聲優組第一個上台。

    《地錯》組和《哥布林殺手》組在後台排隊。

    大概二十分鐘后,《龍王的工作》宣傳結束,輪到《地錯》組。

    剛下舞台的高麗菜,沒有把話筒還給舞台邊緣的工作人員。

    她走到村上悠面前。

    「村上桑,請用」

    「請不要這樣做,高麗菜桑!」

    水籟祈站在了兩人中間。

    高麗菜有些過於嬌小的臉上,有點不知所措。

    「水籟桑,你和村上桑是.....」

    「比陌生人好一點點,但遠遠不到普通朋友的程度。」

    水籟祈一本正經。

    高麗菜更加不知所措。

    「水籟桑!村上桑!請快一點!」

    工作人員開始催促。

    水籟祈連忙拿了一個沒有人用過的話筒,往舞台上走去。

    村上悠正準備跟上,高麗菜趁機把手裡自己用過的話筒塞他手裡。

    「時間來不及了,請將就用我的吧」

    「......」村上悠:「謝謝。」

    這顆高麗菜有些過於主動。

    村上悠和水籟祈站在舞台上,自我介紹完后,主持人大略的介紹了一下兩人在《地錯》里的配音角色。

    「村上桑,請自律。」

    水籟祈微小的聲音,傳到村上悠的耳朵里。

    村上悠餘光看了她一眼:她臉朝著觀眾,帶著笑意。

    女孩子一定是用香料、嫉妒還有某種未知的東西構成的。

    除此之外,還是天生的戲精。

    主持人:「請兩人聲優就坐。」

    舞台上的座位有三組,是給第二環節準備的。

    水籟祈沒有第一時間選座位,而是等村上悠坐下后,挨著他坐下。

    主持人:「請問兩位對《地錯》的印象是什麼呢或者有什麼期待」

    村上悠:「《地錯》動畫主要講的是,少年與神相遇后,在戰鬥的同時,和女孩子卿卿我我的故事。」

    主持人:「概括精準且簡潔呢,不愧是村上桑。」

    水籟祈驕傲地說道:「對啊,不愧是村上桑呢」

    不愧是村上桑....

    到底是什麼意思

    作為村上桑本人,村上悠至今不清楚這句話的由來和意思。

    也許是因為他對這個沒什麼興趣,從來沒有問過。

    主持人:「那水籟桑呢」

    水籟祈:「問我嗎那個,我是第一次演這種有男主角的動畫的女主,所以,希望在配音的時候,能把引起緊張的所有因素,降到最低。」

    主持人:「好的,謝謝兩位。這裡有一段已經錄製好的vtr,請大家欣賞」

    後面寬大的顯示屏上,開始播放《地錯》的宣傳視頻。

    兩人又說了一些《地錯》的世界觀,人物之類的。

    主持人:「接下來還有一些最新情報,在12月12號,在nico和youtube上,會有村上桑和水籟桑主持的直播,屆時原作者、製作人都當場,會有更多幕後細節公布。」

    主持人:「......」(省略500字)

    主持人:「這次有太多情報,抱歉抱歉。」

    主持人:「......」

    主持人:「請兩位在我宣傳的時候,給台下的觀眾跳一個舞,謝謝」

    主持人:「......」

    這時響起適合跳舞的bgm。

    水籟祈:「跳什麼類型的」

    主持人:「......hiphop......」

    村上悠:「......」(這是無語的省略號。)

    主持人:「......太長了!居然還有一面(咽了一口口水,繼續)......」

    水籟祈揮舞著雙手,扭動著腰肢,踩著詭異的步伐,望著村上悠。

    真的要跳

    村上悠身體不動,雙手跟著水籟祈比劃著。

    「村上桑!村上桑!請把腰也動起來!」

    「這是不可能的!」

    兩人不用麥,私下交流著。

    「不要不好意思,這都是工作!請放棄無聊的羞恥心!」

    「......水籟桑真是成熟啊,明明比我小那麼多。」

    「請不要這樣,村上桑!我才17歲!還是一個高中生!」

    聲音不大,但水籟祈的語速很快,語氣里充滿嫌棄和拒絕。

    主持人:「......之後想要獲取更多的情報,請大家關注官網和官方推特。」

    總算結束了。

    兩人下了舞台,第一環節的最後一組是《哥布林殺手》。

    村上悠在裡面出演路人角色槍使。

    所以,還是要跟著兩個主角上台去湊數。

    問題是,主辦方只給他算了一份的出場費。

    主持人:「下面有請《哥布林殺手》的聲優上場,大家鼓掌歡迎」

    村上跟在剛知道名字的男主角聲優梅原裕一郎、女主角聲優小倉唯後面,上了舞台。

    主持人:「請三位自我介紹一下。」

    梅原裕一郎:「我是《哥布林殺手》中,扮演哥布林殺手的梅原裕一郎,請多指教。」

    小倉唯:「我是出演女神官的小倉唯,請多多指教」

    主持人:「剛才見過你了。」

    小倉唯:「哈哈,是的」

    小倉唯在《龍王的工作》里也有出演,和村上悠一樣,在第一組裡湊了數。

    同樣只有一份出場費。

    村上悠:「我是出演槍使的村上悠,請多指教。」

    主持人:「啊啦,又是上一秒剛見過的。自我介紹完了,三位有人能好好給觀眾介紹一下作品嗎」

    三人沒有一個說話。

    主持人:「誒——沒有想要表現的人嗎」

    小倉唯:「哈哈,您注意到了嗎我們在後台的時候,就已經微微的感受到這種氛圍了。」

    主持人:「這樣啊,那就,前輩!前輩作為代表出來說兩句吧。」

    ......

    其他三人聊著,村上悠玩著話筒,順便喝了口水。

    完美的繼承了{後輩多聽少說}的傳統。

    主持人:「你配音的角色是怎麼樣的」

    梅原裕一郎:「不是一個話很多,很能說的角色。」

    主持人:「你演過能說的角色嗎」

    梅原裕一郎:「嘶,沒有!」

    主持人:「{山脈噠!哇!}這樣的角色呢」

    梅原裕一郎:「非常想!我一直想說{山脈噠}!不過沒機會讓我說。」

    主持人指著村上悠:「那邊那位從出道開始,就一路喊著{山脈}過來的哦」

    鏡頭給到正在想{十二月的東京會不會下雪}的村上悠。

    他拿起話筒,點了點頭,也沒說話。

    小倉唯看著他的側臉:「不愧是村上桑啊」

    ......

    接著播放了《哥布林殺手》的宣傳片、視覺圖還有聲優陣容。

    主持人:「哎,又到了我讀廣告的環節,三位請歡快地跳起來」

    bgm剛響起,梅原裕一郎已經相當敬業地跳起來。

    隨後是小倉唯。

    村上悠......

    裝作看他們兩人跳舞。

    這時舞台下傳來女粉絲的尖叫聲:

    「村上君——村上君!村上君!」

    「快跳啊!快跳!」

    ……

    小倉唯聽到聲音,扭頭看到村上悠在划水,一邊扭著身子,一邊往他面前走了兩步。

    「村上桑~,來呀一起呀」

    村上悠再次被迫營業。

    過了一會,漫長的廣告時間還沒過去,主持人走到梅原裕一郎身邊,兩人背靠背跳起了舞。

    小倉唯發現這個場景后,用驚喜和期待的目光看向她身邊的村上悠。

    場上有四個人,另外兩個背靠背了,那豈不是……

    村上悠注意到她的目光,又看了看背靠背跳舞的兩人。

    是讓我也加入的意思嗎

    真是討厭啊。

    村上悠繞開小倉唯,走到兩人中間,面朝著顯示屏,三個男人一起跳著舞。

    姑且稱之為舞。

    站在原地的小倉唯,臉瞬間垮下來,舞也不跳了。

    從這時開始,到三人下台,她就沒再露出過笑容,直到第二環開始,才重新調整好情緒。

    主持人:「現在有請這次活動的所有聲優,請」

    《龍王的工作》:內田雄馬、高麗菜

    《地錯》:村上悠、水籟祈

    《哥布林殺手》:梅原裕一郎、小倉唯

    第二環節是分組挑戰遊戲,第一個環節是用工作人員提供的道具,裝飾出一個gangan文庫的虛擬形象,同時必須帶有各自出演的動畫的元素。

    結果由觀眾掌聲的音量來決定。

    按了兩個血手印的《哥布林殺手》組贏了。

    其實,《地錯》組的掌聲也不小。

    只是他們倆拼出來的虛擬形象,好聽點是抽象、奇葩,難聽點就是垃圾。

    村上悠的【畫技】,停留在一級9點經驗值已經很久了。

    而水籟祈,一定要下標準的話,大概是【畫技】lv1:1。

    不能再多了,這一點經驗值也是看在她會用筆的份上給的。

    最後主持人做主,讓《哥布林殺手》勝出。

    第二個遊戲是{猜關鍵詞}。

    每組輪流挑戰,挑戰的那組猜身後大屏幕上的關鍵詞。

    在猜的時候,可以對其他兩組進行提問。

    例如關鍵詞是【蘋果】,挑戰組可以提問{是吃的嗎}、{是水果嗎}之類的,另外兩組回答yes和no。

    是個好遊戲。

    不管是其他組挑戰,還是自己這組挑戰,都有偷懶隱身的餘裕。

    村上悠點點頭。

    要是每個活動的遊戲都是這樣的,他村上悠的一生,應該可以因為少費神而多活三十秒。

    第一組是《龍王的工作》。

    關鍵詞一:將棋

    高麗菜:是人物嗎

    水籟祈:no

    內田雄馬:和將棋有關嗎

    水籟祈:yes

    高麗菜:能摸嗎

    水籟祈:yes

    ......

    不僅僅是村上悠,就連梅原裕一郎還有小倉唯都隱身了。

    關鍵詞二:小學生

    高麗菜:可愛嗎

    水籟祈:yes

    高麗菜:幼女

    水籟祈:yes

    高麗菜:小學生

    ......

    關鍵詞三:佐倉鈴音

    高麗菜:是人嗎

    水籟祈:yes

    主持人:「等等等等等,村上桑也請參與進來啊,怎麼只讓水籟桑一個人說話呢」

    水籟祈看著村上悠,點點頭:「yes!」

    村上悠看了看梅原裕一郎還有小倉唯,心裡開始羨慕了。

    沒辦法。

    他轉頭看向後面的屏幕,也準備說兩句yes和no,把時間混過去。

    然後,他就看到了{佐倉鈴音}四個字。

    高麗菜:是活著的嗎

    村上悠:yes

    高麗菜:成年了嗎

    村上悠:yes

    「叮鈴!叮鈴!」

    第一組的時間已經用完了。

    輪到《地錯》組的兩人猜關鍵詞。

    村上悠拿著話筒,和水籟祈走到舞台中央。

    主持人:「挑戰開始!」

    村上悠:「神。」

    高麗菜鼓掌:「對!」

    第二問。

    村上悠:「地下城。」

    高麗菜拚命鼓掌:「正確!」

    第三問。

    村上悠:「絲帶。」

    高麗菜站了起來:「不愧是村上桑呢」

    主持人:「喂喂喂!開了外掛吧!怎麼回事」

    聲優和觀眾們笑起來。

    第四問。

    水籟祈:「是人嗎」

    中野愛衣在《龍王的工作》里,出演配角他是知道的。

    水籟祈:「真實的活著嗎」

    佐倉鈴音原來也有在《龍王的工作》里出演嗎

    水籟祈偏著頭,左手點在自己的太陽穴上:「釘宮桑」

    ......

    活動結束了,《哥布林殺手》組贏得了勝利。

    村上悠拿著書和傘,走出場館。

    外面天色昏暗,雨越來越大。

    過了今天,就是十二月,東京真正的冬天也就要來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
    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