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171.《修羅場》的開工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171.《修羅場》的開工宴字體大小: A+
     

    「佐藤良馬君:

    寒暄省略

    不知道你以前是否有過這樣的經歷。

    一個月前,你和三個好朋友,計劃趁著在月底周末休息的時候,一起去爬山。

    第一周,你們商量著去哪座山,查看了很多攻略,買了性價比最高的登山杖,群里也每時每刻都在討論和期待著;

    第二周,你們又有了新的計劃——在山頂過夜,準備欣賞日出,所以開始準備帳篷、防寒的冬衣;

    第三周,有一個朋友突然說月底有事,不能去了;

    第四周,你和剩下的兩個朋友,也不再討論爬山的事,到了約定的前幾天,只說了一句{下次有空再一起去},於是一個月的期待和準備,就這樣浪費了。

    人這一輩子,相遇不一定,但離別總是難免的。

    廢話有點多,這次回信只是告知佐藤君你一聲:寄來的南瓜,讓我和朋友們度過一段,對生活充滿期待的時間。

    另外,就是把我們做的南瓜燈拍了照片,給你寄過去。

    請務必欣賞一下我們的「手工」。

    秋去冬來,季節輪轉,祝身體健康

    村上悠筆」

    村上悠把信塞進郵筒,轉身和中野愛衣、東山柰柰兩人出了小巷子。

    11月3號,周一,晚上六點三十二分,三人準備去參見《我女友與青梅竹馬的慘烈修羅場》的開工宴。

    這兩天,佐倉鈴音並沒有再回來,衣服、洗漱用品,都留在了櫻花庄。

    只是在群里說了一句「等天暖了,還會回來的,不準動我的東西!」

    哪怕身為懶散主義者,除了工作,對其他事情並不上心,再難吃的飯菜,也不會有明顯喜惡的村上悠,心裡也難免有些不明的情緒。

    這也是這封不知所以的信的由來。

    五片花瓣的櫻花,並不會因為少了一瓣而體現出殘缺美,反而可能暗示著消亡。

    趕到約定的居酒屋,正好還差十分鐘到七點。

    村上悠看到了,早就站在門口張望的大西紗織。

    她在《修羅場》里出演了一個沒有名字的路人角色,這開工宴對於她來說,關係不大。

    但村上悠還是把她叫了過來。

    宴會本身倒是沒有規定,在動畫里必須出演有名有姓角色的聲優才能出席。

    在業界,甚至還有和這部動畫完全無關的,只是和製作組、聲優關係好,就被喊過來蹭吃蹭喝的情況。

    村上悠身為男主役,喊一個在動畫里飾演路人角色的聲優,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實質上,大西紗織臉皮厚一點,就算沒有收到邀請,也可以自己來,其他人也不會說什麼。

    只是想要做到這一點,就有點為難一般人了——臉皮厚的不屬於一般人。

    大西紗織看到他們,遠遠的就笑著招手。

    「村上前輩,中野前輩~~」

    村上悠只是點了點頭。

    中野愛衣笑著說了聲晚上好,然後給她介紹東山柰柰。

    「大西,這是IN事務所的東山柰柰,在《修羅場》里也有出演。」

    大西紗織90°鞠躬道:「東山前輩,我是YM事務所的大西紗織,請多多指教。」

    「我這邊也是~,請多指教~」

    東山柰柰用大眼珠子打量著大西紗織。

    馬尾;

    臉...不算可愛,耐看型的;

    胸,看不出具體大小,但絕對不大;

    腰,一定要劃分的話,勉強算細吧,不對,只能說沒有贅肉的樣子;

    腿,沒有鈴音好看。

    誒~~~~,原來村上喜歡這種類型啊。

    意外的有些普通呢。

    村上悠感受到,東山柰柰正在用耐人尋味的目光打量自己。

    「你看什麼?」

    東山柰柰嘟著嘴,大眼珠子「噗吱」「噗吱」的眨了兩下,無辜地搖了搖頭。

    「什麼都沒有啊~」

    村上悠大概能猜到她在想些什麼東西。

    但根據他豐富的知識儲備,這種涉及到男女之間的事,解釋是沒有用的。

    人們會在裡面摻雜太多的主觀意志。

    最好的方法就是讓時間說明一切,接觸久了,東山柰柰就會自己改變自己的看法。

    沒必要現在去浪費無意義的口舌。

    村上悠撩開帘子,率先進了居酒屋,東山柰柰蹦跳著跟上,大眼珠子一直盯著村上悠的後腦勺。

    最後面,摟著中野愛衣手臂,在仔細分辨她用的什麼牌子的沐浴露和洗髮露的大西紗織,也跟著中野愛衣一起走進居酒屋。

    村上悠在長桌的末尾坐下。

    大西紗織陷入兩難,她是應該跟著中野愛衣她們,坐到中間呢,還是強行在村上前輩後面,再擠出一個人的位置。

    中野愛衣看到她的臉色。

    「不用管他,跟我們坐一起就行。」

    大西紗織猶豫了一下,拒絕了中野愛衣的好意:「謝謝中野桑,我還是跟著前輩坐吧。」

    朝著中野愛衣和東山柰柰行了一禮,大西紗織微微彎著腰,「偷偷摸摸」地小跑到村上悠旁邊。

    「抱歉,打擾了~」

    她硬是在桌邊角落,把村上悠擠到了倒數第二的位置。

    村上悠瞥了她一眼。

    「嘿嘿~」

    大西紗織露出一個「我懂事吧?你誇我也沒事哦~」的笑容。

    「你沒必要跟著我,和中野桑她們坐一起也可以。」

    村上悠,委婉的表達出自己的嫌棄。

    「不不不!」大西紗織很清楚自己的老大是誰,中野愛衣她們對她客氣的原因是什麼:「我怎麼能坐在前輩的上首呢~這是不行的!」

    大西紗織的一番話,讓村上悠找不到理由了。

    心裡有些生氣,也有些好笑。

    抓住機會後,戰戰兢兢,如履薄冰,連坐個座位都講究起來。

    這也是生活的真實寫照了。

    酒會還沒正式開始,村上悠接了一杯桌子上的東京自來水,喝了一口。

    「待會酒會上,我帶你去認識一下其他前輩吧。」

    「嗯嗯嗯~我知道啦!」

    大西紗織點點頭,幫村上悠把碗筷和毛巾擺放好后,才幫自己擺放。

    村上前輩的人脈、技術、一切的資源,都由我saori來繼承!

    想到這裡,大西紗織忍不住露出笑容。

    沒等多久,其他製作人、監督、工作人員還有聲優也陸續到場。

    料理開始如流水一般擺上桌,《修羅場》作者裕時悠示、監督龜井干太,分別說了祝酒詞,開工宴也就開始了。

    大西紗織略顯不安的扭了扭屁股,有些坐不安穩。

    她和村上悠的位置,和其他人的位置,最近的也隔了三四個人的空檔,這讓他們倆非常的明顯。

    好像是另外一桌一樣。

    上次面臨這種尷尬的局面是什麼?

    好像還是去考3級夜景鑒賞士的時候,考場里全是四十歲起步的無聊人士,只有她一個二十一歲的小姑娘。

    啊~~,好難熬,早知道就和中野桑她們坐一起了。

    大西紗織把身體縮了縮,盡量讓村上悠的身體把自己全部擋住。

    酒會進行到一半,村上悠端起酒杯,站了起來。

    「走吧。」

    「哦,好。」

    大西紗織連忙給自己的杯子里倒滿橙汁,跟著站了起來。

    也不知道村上前輩認識多少前輩。

    考慮到村上前輩才進入聲優行業一年,應該能認識三四個吧。

    那也夠了~

    一次三四個,兩次就六八,三次就九……

    等等三四多少來著。

    嘛,算了~

    大西紗織輕微的「嗯哼」了聲,把自己的嗓子清了清,爭取待會盡量用乖巧的聲線來問候前輩們。

    村上悠走在前面,看了一眼在座的聲優。

    大多都是認識的。

    這也意味著,要浪費更多的時間。

    首先是輩分最高的田村由香里。

    她和村上悠在《遊戲人生》里有過共演,出演的角色是和男主角對決遊戲,把包括自身在內的一切,都輸給了男主角的天翼種。

    「田村桑,這是我事務所的後輩,以後請多指教。」

    「田村桑您好,我是YM事務所的大西紗織,請多多指教。」

    「啊啦~~」三十幾歲的田村由香里,像十七歲少女一樣掩著嘴,有些故作誇張地說道:「村上君居然主動找我說話了,我不是在做夢吧?」

    大西紗織笑容停頓了一下,看來眼前這位前輩,和村上前輩的關係並不是很好啊。

    村上悠早已經習慣了女聲優們的裝嫩,已經沒有了一開始看到釘宮未夕配傲嬌蘿莉時的不適感。

    「田村桑不要開玩笑了。」

    田村由香里放下掩著嘴的手,笑著道:「好吧好吧,村上君還是老樣子,以後在片場看到大西醬,我會照顧她的。」

    雖然感覺田村由香里大概率說的是客氣話,但大西紗織還是恭敬的說道:「謝謝田村前輩~~」

    敬了一杯酒,村上悠帶著大西紗織朝著下一個目標走去。

    赤崎千夏,中野愛衣最好的閨蜜,兩人從高中開始就認識。

    經過中野愛衣的提醒,村上悠也知道自己和她,應該在《七人魔法使》的片場見過。

    雖然他由於需要「看台本集中注意力」,而沒有注意到作為配角出現在片場的赤崎千夏,但這都沒關係。

    對方又不知道——如果中野愛衣沒有把他賣了的話。

    「赤崎桑,這是我事務所的後輩,以後請多指教。」

    「赤崎桑您好,我是YM事務所的大西紗織,請多多指教。」

    赤崎千夏和中野愛衣坐在一起,早就偷偷把目光鎖定在他們兩人身上。

    作為中野愛衣的閨蜜,她除了有事沒事給中野愛衣分享村上悠在片場的情報外,對出現在村上悠身邊的異性,也會第一時間警惕。

    赤崎千夏不冷不熱的對大西紗織笑著道:「以後多指教。」

    大西紗織感覺很不妙!

    怎麼感覺人人都不怎麼喜歡她?

    難道說,村上前輩在業界,壓根就沒有人脈???

    大西紗織勉強笑著道:「謝謝前輩。」

    跳過和赤崎千夏坐在一起的中野愛衣和東山柰柰,還有一名不認識的女聲優,村上悠帶著大西紗織走向下一個目標。

    大西紗織可不敢像他那樣瀟洒,對著中野愛衣、東山柰柰還有那名女聲優笑了笑,然後才跟上去。

    赤崎千夏把正在笑著送走大西紗織的中野愛衣,拉到自己身邊,開始說起悄悄話。

    「愛衣,你可不能對這個大西這麼友善!」

    「嗯?為什麼?大西醬很可愛啊。」

    「越是可愛越是不行啊!」赤崎千夏看著中野愛衣的眼睛:「我還是第一次見村上君對一個異性這麼上心,你可要留點心!」

    「這和我有什麼關係啊?」

    中野愛衣笑著說完這句話,然後右手食指和大拇指,擦拭了一下酒杯口,那裡也許沾了她的唇膏,也許沒有。

    赤崎千夏沒有繼續討論這個問題,換了一話題:「《修羅場》第一話收錄的時候,我會把片場氛圍提前告訴你的。」

    《修羅場》第一話,中野愛衣飾演的冬海愛衣沒有出場,而大西紗織會在第一話出演女學生A。

    「謝謝你千夏醬~,這樣的話,就算中途加入,我也能很快融入集體了。」中野愛衣換了一個理由,接受了好閨蜜的幫助。

    不管什麼事,有準備總比沒有準備好,哪怕顯得多餘。

    最後一名聲優也是女聲優,其實從動畫名字就能看出來,這個番劇也是一男N女的類型。

    村上悠對此已經習以為常。

    種田梨紗,被堂本海斗稱之為絕世美女的女聲優。

    和村上悠在《旭丘偶像是傳奇》裡面,一起作為十八線偶像活躍著。

    「種田桑,這是我事務所的後輩,以後請多指教。」

    「種田桑您好,我是YM事務所的大西紗織,請多多指教。」

    種田梨紗站了起來,非常客氣的微微行禮,笑著道:「你好,我是小澤事務所的種田梨紗,以後也請多指教。」

    大西紗織快哭了,還好,還好,前輩總算還有一個人脈。

    「種田桑好漂亮啊~,比很多偶像都要漂亮呢~」

    「哪有,大西你也很好看。」

    「比前輩你差遠了,我長這麼大,也就在電視上看過像您這樣漂亮的美人~」

    「哈哈哈~」種田梨紗的笑聲很自然,沒有尋常女聲優的做作:「謝謝大西醬~」

    ……

    總算介紹完了,村上悠如釋重負的回到座位上,感覺身心疲憊。

    大西紗織還有些意猶未盡,除了種田梨紗,其他人都感覺不怎麼友好。

    猶豫了下,還是主動向正在喝酒的村上悠說出了心裡的疑惑。

    「村上前輩,大家好像都不怎麼喜歡我?為什麼?」

    「嗯?」村上悠想了下:「你是說種田梨紗嗎?我和她的關係的確一般,不過放心吧,她......」

    後面村上前輩說的什麼,大西紗織已經聽不進去了。

    這到底......哪裡出了問題?

    「種田桑,人不是很好嗎?」

    「也就看起來好,」村上悠吃了一片看顏色只有三分熟的牛肉:「一個人是不能從外表去評價的。」

    他同時也在說他自己。

    反正村上悠是絕對不會找自己這種人做朋友的。

    除了工作上非常可靠外,渾身上下似乎只有{不給任何人添麻煩}這一個優點。

    「不是,」大西紗織想挽救一下最後一個人脈:「不是說外表,當然,種田桑的外表的確好看!非常好看!但我說的是她性格很溫柔,對我很客氣呢。」

    村上悠想起在《旭丘偶像是傳奇》片場,因為大家都很熟的緣故(村上悠除外),時不時朝別人豎中指的種田梨紗。

    完全和佐倉小姐一個性子,純粹的男孩子性格,和溫柔有什麼關係?

    說到佐倉小姐。

    也不知道她這兩天過得怎麼樣,冬季番的試音是否順利。

    大西紗織見村上前輩不說話,以為他默認了,心裡舒了口氣。

    還好,還好,保留了一個火種。

    一個片場一個,兩個片場兩個,三個片場三個,還要加上中野前輩和東山前輩。

    我,saori,聲優界未來註定的新星!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
    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