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170.難熬的十一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170.難熬的十一月字體大小: A+
     

    佐倉鈴音笑著招了招手,離開了電車門,往車廂角落裡去了。

    眼淚它,實在有些快忍不住了呢。

    依靠在車廂角落,她拿出紙巾,用手按在眼睛上。

    不一會兒,手心已經能感受到濕度。

    嘴唇忍不住顫抖,臉似乎都在扭曲我現在應該很醜吧。

    居然還學電影里,在電車上哭這種戲碼

    真是無聊啊,鈴音。

    「嗚」

    情緒稍微緩和一點點,原本壓抑的哭聲,從嗓子深處發了出來。

    佐倉鈴音沒辦法了,只好用另外一隻手捂著自己的嘴。

    如果我現在重新給莉茲配音,應該能配的更好吧?

    不知道他會不會驚訝我的演技。

    不會的。

    那個人根本不懂演技,也不懂女人的心。

    說什麼哭著笑。

    他剛才聽出來了嗎?

    騙子。

    村上,就是一個騙子。

    「下一站,大木學院,大木學院。」

    佐倉鈴音沒有下車,她現在雙眼通紅,掌心中的紙巾,被淚水和鼻涕打濕。

    怎麼回去?

    回去后被他看笑話嗎?

    電車搖搖晃晃,從空蕩變成了滿員電車,又從滿員電車變的空蕩。

    她回到了千代田的家裡。

    佐倉一家現在住的房子不大,矗立在住宅區里,沒有特別起眼的地方。

    但在方圓五十米外,都設了欄杆,警示路人,再往前就是私人領地。

    佐倉鈴音把鼻涕眼淚擦乾淨,按響門鈴鑰匙落在了櫻花庄。

    「誰啊?」

    「老媽,是我」

    門被打開,一個三十多歲的「佐倉鈴音」出現在門后。

    這就是佐倉鈴音的母親,佐倉志伸,一個除了鼻子外,幾乎和自己女兒一模一樣的全職太太。

    「怎麼回來不提前說一聲?」

    「surprise!!!」

    「驚嚇還差不多,驚喜什麼,進來吧」

    「嘿嘿」

    兩人走進宅子,門緩緩關上,屬於佐倉一家的私人街道,再次陷入黑暗。

    客廳里,佐倉慢條斯理的吃著飯,看到女兒回來,只是說了句:

    「回來啦?吃晚飯了嗎?」

    「吃過了,我先回房間了。」佐倉鈴音不給兩人看清自己臉的機會,直接跑上樓,到了轉角處,又朝著客廳喊道:「老媽,我這次回來就不出去了,還是家裡呆著舒服。」

    「知道啦」

    「我睡衣和其他衣服都還放在柜子里嗎?」

    「我幫你放在另外一個柜子里,我幫你拿」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找到,你吃飯」

    佐倉鈴音跑回自己離開了大半年的房間,沒有心思去找睡衣換衣服,直接趴在了床上。

    安靜了三秒,明明還沒得及想他,眼淚就又開始流出來。

    就這樣趴著,也不知道過了過久。

    「咚咚咚」

    「鈴音,找到了嗎?」

    佐倉鈴音趕緊坐起來,手撐在被子上,才發現上面有一大片早就被眼淚濕了。

    她立馬躺下,把濕的那面被子蓋在身上,裝作剛睡醒的樣子。

    這時佐倉媽媽已經推門進來。

    「怎麼不開燈?」

    「我困」佐倉鈴音聲音懶散,撒嬌道:「今天萬聖節跑了一天的活動,又坐了好久的電車回家,只想睡覺嘛~」

    佐倉媽媽剛想開燈的手頓住了。

    「行,那你好好休息,不過記得洗澡啊」

    「知道啦」

    門被關上。

    佐倉鈴音又和黑暗融為一體。

    就這樣,也許過了5分鐘,也許過了50分鐘,腳上的拖鞋滑落,她把腳收了回來。

    蜷縮在被子里。

    明明對自己這麼好,為什麼要拒絕我?

    不喜歡我,又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呢?

    佐倉鈴音腦海里蹦出這兩個問題,卻又沒有多餘的心思去思考。

    她現在只想睡一覺。

    晚上十點,佐倉媽媽見鈴音還沒出來洗澡,又上樓敲了敲門。

    「鈴音,鈴音」

    沒有人應答。

    應該是睡著了。

    佐倉媽媽下了樓。

    佐倉看了她一眼:「怎麼了?」

    「好像睡著了。」

    「那就讓她睡吧,估計是累了。」

    佐倉媽媽在沙發上坐下。

    「干聲優有什麼好的,這麼辛苦,連衣服買不起。」

    「掙點零花錢,對孩子要求那麼高幹嘛?」

    「你就慣著她吧!」

    佐倉不樂意了。

    「我那是慣她嗎?讓她出去吃吃苦、體驗生活,怎麼了?」

    「怎麼了?」佐倉媽媽對於女兒干聲優這件事,一開始就是持反對意見:「吃苦我不反對,那也要在該吃苦、值得吃苦的地方吃!」

    佐倉感覺孩子他媽說的對。

    但那是放在別人身上。

    他說道:「她想干聲優,就讓她干唄,不想幹了,隨時隨地回來就是。我辛辛苦苦掙錢為了什麼?還不是讓你、還有孩子,做自己想做的事嗎?」

    佐倉媽媽也就是看著女兒累得睡著心疼而已,也不是真的要讓佐倉鈴音不做聲優了。

    況且這個家所有大事,一般都是佐倉做主的。她只負責生活方面的事情。

    第二天,十一月的第一天,早上七點十五分,佐倉鈴音醒了。

    眼角全是眼淚的凝結物,身上的衣服也沒脫。

    「啊」

    她打了一個哈欠,走到洗漱室,出神的看著鏡子里的自己,開始刷牙。

    眼圈粉紅,不化妝是肯定出不了門。

    頭髮散亂,有點像那個傢伙

    搖了搖頭,喝了一口水。

    「咕嚕咕嚕呸!」

    刷牙的聲音都像他。

    「呸!呸!呸!呸!」

    佐倉鈴音把衣服脫了,洗了個澡,把頭髮打理整齊,化好妝。

    「鈴音,吃早飯」

    「來了」

    飯桌上,佐倉一邊吃飯,一邊問道:「工作怎麼樣?」

    「挺順利的,事務所很照顧我。」

    「嗯。」

    父女之間的對話,一如既往的簡短。

    佐倉媽媽:「身體也要照顧好,我已經約好醫生,明天給你做個檢查。」

    「嗯,好我吃好了,今天還有一個工作,我先出門了」

    佐倉媽媽有些欣慰:「看來吃點苦也不錯,比以前聽話多了。」

    佐倉反而皺起眉頭。

    女兒突然變聽話了可不是好兆頭,這意味成長,成長就意味著是真的吃了點苦。

    自己女兒是出去體驗生活的,吃點小苦就算了,這種改變性格的苦,是不需要的。

    他感覺自己女兒很完美,不需要作出任何改變。

    「志伸,你晚上問問鈴音這段時間的生活經歷。」

    「好,我昨天就想問了。」

    晚上,佐倉鈴音把自己在櫻花庄的日常生活、工作上的趣事說給了父親和母親聽,一家人有說有笑,只是故事裡少了一個無關緊要的人而已。

    他並不會給這個家庭帶來快樂。

    十一月的第二天,周日,佐倉鈴音跟著媽媽一起,去約好的醫院檢查身體。

    「最近有骨折過嗎?」

    「沒。」

    「吃東西呢?」

    「有多少吃多少!」

    「哈哈,那上廁所呢?」

    「有多少拉多少」

    佐倉媽媽拍打了一下女兒:「鈴音!」

    「嘿嘿」

    佐倉鈴音把腮幫子鼓起,朝著媽媽搖了搖頭,可愛的眯著眼。

    對面的女醫生也笑了。

    「從檢查來看,鈴音的身體很健康,繼續保持的話,說不定能恢復到常人的健康狀態。」

    「是吧,媽媽」佐倉鈴音得意的看著母親:「我說了最近吃得好,睡的好了,根本不累的」

    「哼」

    佐倉媽媽看在醫生的面子上,勉強默認了這件事。

    回家的路上,兩人又去購物,買了冬衣、新的生活用品等等。

    幾乎一個模子的母女倆之間,歡聲笑語不斷。

    十一月三號,晚上六點。

    「我吃好了」

    「怎麼又只吃這麼一點?」

    「在片場的時候,零食吃多了。」

    「少吃點零食!三餐才是最重要的!」

    「嗯嗯嗯」

    佐倉鈴音回到房間,翻著《請問您今天要來點兔子嗎》的試音台本。

    台本沒看幾頁,她又開始想他。

    往常看台本的時候,那傢伙就坐在旁邊看輕,要麼就指導凹醬功課,要麼就欣賞東山柰柰唱歌跳舞。

    一點都不努力!

    最讓她討厭的是,現在越來越多的監督和聲優們,對他都有了{如果是村上悠的話,那就肯定沒問題}的印象。

    包括她自己。

    佐倉鈴音趴在桌上,筆在台本上無意識的畫著。

    那個時候看他好煩。

    別人都在努力,只有他在玩,整天無所事事,只知道,還不喜歡洗臉。

    但那個時候,自己抬頭就能看到他的身影……

    「嗡」

    手機響了。

    她慢吞吞的拿過手機,解鎖,是{櫻花庄群聊}。

    杏杏(中野):《修羅場》開工宴合影jpg

    她雙指把照片放大,那個人一如既往的坐在角落,孤獨的喝著酒

    不對!

    這兩個女人是誰?

    她一一看過去,其中一個是她認識的種田梨紗,長得非常漂亮,還有一個是社內的新人大西紗織。

    她在ido咖啡店和酒會上見過這個人。

    佐倉鈴音神情集中,雙眼煥發出光彩。

    她又再次拉伸了照片,仔細對著三人看。

    三人看似坐在一起,但那傢伙還是一臉冷淡,和其他兩人格格不入。

    以她對那傢伙的理解,他眼角甚至還有點嫌棄。

    哈哈,我就知道

    知道什麼?跟我有什麼關係!

    佐倉鈴音把手機放在一邊。

    沒過兩秒,又拿了起來。

    平時,只要群里有消息,她都是第一個回復的,如果現在不回復的話

    她點開相機,選擇「男人大鬍子」貼紙,對著自己和台本拍了一張。

    配上{還在看台本的我,想哭}的文字,發送。

    凹醬(悠沐碧):還在上課的我,想哭

    加油!鬧!(東山):還在喝冰梅酒的我,想笑!!!

    噫該死的碳酸飲料(佐倉):別喝醉了,120斤的肉可沒人抗的動。

    加油!鬧!:哪裡有120斤!!!

    加油!鬧!:人家才80斤好不好!

    佐倉鈴音臉上帶著笑意,打著字,在群里聊了好一會兒。

    等把手機放下,她的表情又變得沒有生氣,感覺什麼都無所謂起來。

    台本明明已經翻到了第三頁,大腦里卻什麼都沒記下。

    算了,今天就先睡覺吧。

    不行!

    這樣的不就和那傢伙一樣了嗎?

    不能怠惰啊,佐倉鈴音!

    「喲西!」

    她挽起袖子,把台本翻到第一頁,開始認真研究角色。

    十一月七號,周五,小雨,《請問您今天要來點兔子嗎》的試音會。

    現場人很多,梨依熊、內田真禮、種田梨沙,還有讓那傢伙頭疼的早見沙織前輩也在。

    都是女孩子,芳文社實在是太棒了!(芳文社是《點兔》的版權方,同時也是一家主要以女孩子之間友誼為主的出版社。)

    佐倉鈴音一點都不緊張,就算角色沒怎麼琢磨透,就算在場的人實力都很強,就算她只是一個新人中的新人。

    但她一點都不緊張。

    現在的話,怎麼樣都好吧。

    ……

    她試音通過了,拿下了戲份最重要的女主角。

    啊,真是一件值得開心的事呢。

    梨依熊:「恭喜你啊啊啊啊,鈴音醬醬醬!」

    梨依熊還是像以前那樣有精神。

    佐倉鈴音也像以前一樣有精神的回答道:「哼哼!不愧是我呢!」

    梨依熊:「請客!請客!請客!」

    佐倉鈴音:「我想回去再看看台本,第一次出演這麼重要的角色,心裡有點動搖呢」

    梨依熊點點頭:「說的也是呢那好吧。」

    種田梨紗也過來恭喜。

    「恭喜你啊,鈴音醬」

    「謝謝種醬以後請多指教哦」

    梨依熊、種田梨紗她們幾個有實力的女聲優,也都拿到了《點兔》裡面的其他角色。

    梨依熊:「我看《點兔》原著漫畫里,好像有男性角色誒?也不知道聲優是誰?」

    佐倉鈴音眨了眨眼睛,心裡有些期待,又有些下意識的拒絕。

    種田梨紗也看過原著,說道:「是一個父親的角色,估計會找一個大前輩吧」

    佐倉鈴音和幾人道別後,回到家裡,打開電腦,進入《點兔》的官網。

    暫時還沒有消息。

    如果是以前,自己只需要去櫻花莊客廳里電視機下面的柜子翻一下,就能知道他參加了哪些試音會。

    那傢伙的台本全放在那裡,完全把客廳當作自己的私人空間。

    現在的話,打電話給經紀人,自然也能知道他有沒有參加。

    但她沒有理由去這麼做。

    只能慢慢等了。

    十一月十號,兩個戲份較重的男性角色(都是女主角們的長輩,芳文社的漫畫沒有戀愛。)都不是他。

    佐倉鈴音把電腦合起來,趴在寫滿筆記的台本上。

    那他應該是沒參加《點兔》的試音會了。

    也不知道是嫌棄角色戲份少,還是在拒絕見到我。

    至於參加試音會卻落選的可能性,佐倉鈴音沒有想過。

    在她心目當中,村上悠是一個溫柔的天才。

    安慰她、遷就她、輔導凹醬功課、每天都會做好吃的料理給她們吃,雖然表面冷淡、做事懶懶散散,但內心真的是一個非常溫柔的人。

    至於天才。

    似乎他真正想做的事,還沒有失敗過。包括拒絕自己這回事。

    心情突然更沮喪了。

    那傢伙就不能失敗一次嗎?

    真是令人討厭。

    十一月三十日,周四,今天的東京,在這月份,第二次下起了小雨,溫度也到了零下。

    佐倉鈴音乘坐電車,趕到gangan文庫的大樓,今天要和社內的內田真理,繼續錄製全是廣告的《gangan》廣播。

    由於同在《點兔》片場的關係,她和內田真理的關係也逐漸熟絡起來。

    兩人有說有笑的主持著節目。

    內田真理:「今天有一個好消息要告訴大家哦。」

    佐倉鈴音:「《gangan》即將迎來新的廣播組合!會和我們按照月份,輪流主持《gangan》廣播!真理,你知道是誰嗎?」

    內田真理搖搖頭:「不清楚誒」

    佐倉鈴音:「看來節目組對我們保密了呢,是怕我們把她們偷偷幹掉嗎?」

    內田真理:「說的有道理,畢竟這個廣播室又有東西吃,又能拿錢」

    佐倉鈴音:「哈哈哈哈,太直白了啦!你這樣不行啊,真理醬!」

    內田真理:「哈哈,開個玩笑,總之先看看到底是誰吧」

    佐倉鈴音:「第一位主持是」

    兩人背後的顯示屏上,彈出內田雄馬的照片。

    佐倉鈴音:「哈哈,這不是內田弟弟嗎?為什麼真理你作為姐姐,不知道他要來的消息?」

    內田真理:「可惡啊,這個傢伙居然學會對我隱瞞了!」

    佐倉鈴音:「看來回去后,要好好收拾弟弟呢」

    內田真理:「沒錯!讓我們繼續看看第二位主持是」

    顯示屏上,彈出村上悠的照片。

    內田真理:「哦,都是ym事務所的聲優呢。」

    佐倉鈴音:「嗯。」

    內田真理:「明明都是熟人,為什麼不告訴我們呢?」

    工作人員小聲說道:「是啊,明明都是熟人,你們居然沒有提前知道,這反而很奇怪」

    內田真理偏偏頭:「雄馬調皮慣了,估計是想給我驚喜,恩~,驚嚇?村上桑沒有把消息告訴鈴音你,我倒是很奇怪誒」

    佐倉鈴音笑著道:「這有什麼好奇怪的?」

    內田真理:「因為上次宣傳《漫畫家與助手》,還有社內新人酒會的時候,你們兩個看起來很熟的樣子。」

    佐倉鈴音擺擺手:「沒有很好,只是普通同事關係而已。」

    內田真理:「誒?明明看起來很要好的樣子」

    佐倉鈴音:「沒有的事,我們之間只是純粹的同事關係而已,除此之外,就沒有其他任何關係了。」

    佐倉鈴音揮揮手,加強了自己的肯定語氣。

    內田真理:「哦,是無啊?」

    佐倉鈴音:「哈哈哈,是的,是不關心的關係。」

    內田真理:「原來是無的關係啊,哈哈哈哈」

    佐倉鈴音不知道內田真理為什麼突然開始捧腹大笑了起來。

    廣播室里的導演、調音師、助手、劇本作家……

    他們都笑了起來。

    佐倉鈴音只好跟著一起笑。

    所有人都看著她。

    她感覺有點尷尬,下意識想伸手去壓一壓台本的裝訂口。

    但不湊巧的是,今天的台本是一張一張的,並沒有裝訂成冊。



    上一頁 ←    → 下一頁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
    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