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169.不如意之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169.不如意之事字體大小: A+
     

    活動結束后,平太一次郎出了場館。

    和幾個哥們說了兩句,也沒有心情和6688他們繼續閑聊,推上自行車,就往家的方向衝刺。

    他得儘快把新的《聖經》製作出來,讓邪教徒們早日皈依。

    平太一次郎,肩挑大任。

    江戶川邊的風,甚是喧囂,把他的頭髮吹成了大人模樣。

    自行車車輪滾的飛快,上面的燈光亮起,輪盤上的初音未來開始緩緩舞動。

    平太一次郎站了起來,瘋狂的踩著自行車,初音未來得到力量,也開始跳舞。

    「嗚呼——」

    秋日晚風習習,吹得他好不暢快。

    江戶川邊上沒有人,於是他更加用力衝刺。

    「星爆,氣流斬——」

    「啊——唔——」

    初音未來的舞姿越加靈動。

    「銀河星爆!」

    「幻朧魔皇拳!」

    「積屍氣,冥界波——」

    「旋風衝鋒,龍......呃。」

    前面河邊突然出現兩個人影,平太一次郎立馬閉上嘴,開始減速。

    風溫柔下來,他的大背頭變成了中分。

    平太一次郎裝作普通路人,勻速的騎著一點也不普通的自行車,繞開了那兩個人。

    餘光瞥了一眼,男的居然還背著女的。

    切!

    愚蠢!

    三次元的女人,哪有二次元老婆好。

    是吧,初音醬

    平太一次郎看了眼車輪上的初音未來,可惜因為失去了動力,初音未來不能繼續起舞。

    等我,初音醬

    待會就讓你繼續起舞!

    一定要等我啊!

    但過了江戶川,就是鬧市區,平太一次郎的車速,再也沒能讓初音未來舞動起來。

    到了家,平太一次郎咚咚咚的衝上樓。

    「旋風衝鋒,龍捲風——」

    回到卧室,把自己摔在床上。

    「唔,舒服了,果然招式就應該一口氣全部喊出來才行,可惡的情侶!早晚燒死你們!」

    「不行,現在不是想這些事的時候,得儘快把聖經編著出來。」

    平太一次郎一個鯉魚王水濺躍坐起來,打開電腦。

    由於活動cd發售還早,沒有畫面給他剪輯,他只能編輯一些文字版。

    {本次活動只有一個環節,就是互相說說彼此的印象,但是乾貨滿滿。}

    {釘宮和東山都說神「安心感」十足,這似乎也是業界對神的統一印象。}

    {輪到佐倉小姐的時候,她用的是「自我」兩個字。}

    {在這種公眾舞台上,用這種略帶貶義的詞語,兩人的關係怎麼樣,我不想多說,大家都懂。}

    {這裡說一點現場才能知道情況,佐倉小姐發表評價的時候,神看了她一眼。}

    {這也是神在舞台上,唯一一次和女聲優對視。}

    {意味著什麼,你們自己理解,我就不多說了,免得邪教又說我丟人,靠腦洞發電。}

    {誰在用腦洞發電,誰心裡清楚。}

    {當然,佐倉小姐的「自我」並不是「自私」,而是能指神面對不想去的酒會,能直接說出自己想法。}

    {佐倉小姐在說完看法后,說了一句「我很喜歡他這一點」。}

    {這是原話!!!}

    {之後就是神說說自己對女聲優的看法了。}

    {這裡很有趣,女聲優們爆發了爭奪神的「戰爭」。}

    {不愧是村上桑,其他神能做到嗎(笑)}

    {神對女聲優的評價,都是「演技出色」,除了最後一個女聲優,因為還沒進組的原因,隨便誇了一下外貌,不提也罷。}

    {我們來說說重點。}

    {一,爭奪神的時候,佐倉小姐用手擋住了東山桑的臉,想直接用妹妹的身份,把她排除了。}

    {不得不說,佐倉小姐佔有慾真是強,連神的妹妹都當作是敵人。}

    {二,神在被問到喜歡哪個角色的時候,佐倉小姐直接模仿他,回答了「莉茲」。而神最後也說喜歡的角色是莉茲。}

    {妻管嚴,別說了(笑)。}

    {三,佐倉小姐被要求現場配音后,立馬也要求神一起。}

    {最後因為沒有準備台詞,佐倉小姐乾脆讓神表演了星爆氣流斬。}

    {神還是一如既往的,對佐倉小姐的要求無法拒絕啊(笑)。}

    {最後,活動cd出來后,大家一定要去買!}

    {只有光碟銷量好了,我們才可能看到更多的【神櫻】同台!}

    「呼——」

    平太一次郎一開口寫完,又檢查了一遍,然後準備打開line,發到群里,讓大家接受聖經的洗禮。

    點開萬人群,裡面早就熱火朝天。

    「什麼情況」

    平太一次郎感覺有些不妙,把聊天記錄往上翻了翻,找到了根源。

    5214:神在舞台上說自己高中是歌牌部的

    5214:但我仔細找了找資料,神在高中是吹奏部的,並不是歌牌部

    5214:那神為什麼要說自己是歌牌部的呢

    5214:大家請看

    5214:歌牌情緣2宣傳海報.jpg

    5214:大天使在裡面有出演

    5214:那麼,結果就顯而易見了。

    5214:真相只有一個,那就是神其實是在給大天使宣傳新的動畫

    5214:大家都知道,在動畫活動里,提其他動畫的名字是絕對不被允許的,特別是神還是新人的情況下

    5214:但神還是做了

    5214:這種事

    5214:其他神能做到嗎(戰術後仰.jpg)

    「草!(島國語)」

    平太一次郎猛地捶了一下桌子。

    這個5214,靠腦洞發電也就算了,最後那句{這種事,其他神能做到嗎}明顯就是聽他說的。

    也就說,這傢伙不但腦洞發電,還抄襲!

    關鍵是,現在他比自己先把這句話發在群里,這樣下去,他平太一次郎豈不是成了抄襲的那個人

    草!(島國語)

    平太一次郎越想越氣,把自己整理的發群里后,和5214私聊起來。

    9999:你怎麼抄我的句式

    5214:什麼

    9999:{這種事,其他神能做到嗎}

    5214:讀書人的事,算抄嗎我那是看你說的不錯,引用一下

    「砰——」

    平太一次郎,又砸了一下桌子。

    9999:那你在群里說明一下,這句話是我原創的。

    5214:一句話而已,不要這麼小氣嘛,大家都是神的粉絲,你一定要這樣

    5214:當初在醫院的時候,我們一起玩switc的情誼去哪了

    9999:......

    9999:行,這件事就算了,那{歌牌情緣}又是什麼情況

    9999:你能不能不要添加自己的腦洞在裡面

    5214:你怎麼知道神不是這個意思

    5214:子非魚,焉知魚之樂耶

    5214:哦,這句話也是引用的。

    平太一次郎,氣到爆炸。

    但是,但是,他還真沒什麼反駁的理由。

    晚上躺在床上,平太一次郎越想越氣。

    「看著吧,這次活動你能找到點,靠腦洞瞎編,下一次就沒這麼好的運氣了。」

    「【神櫻】才是正教!」

    這樣一下,平太一次郎總算心平氣和下來。

    ……

    時間回到《刀劍神域》剛結束的時候。

    舞台後,走廊里人來人往。

    今天的活動可不僅僅只有《刀劍神域》,其他舞台上也有動畫在做活動。

    女聲優們個個光鮮亮麗,身上的衣服,在燈光的反射下,快比村上悠卧室里的燈還要亮。

    她們看到村上悠過來,紛紛上前。

    「村上桑,一起來合個影吧」

    「抱歉,我待會還有事。」

    不到五十米的長廊,村上至少拒絕了五批來「搭訕」的聲優。

    回到《刀劍神域》的化妝室兼休息室,整個房間里只有他一個人,其他人要麼還有其他活動要上台,要麼就加入了走廊里的自拍大軍。

    村上悠拿起放在桌上的《哥布林殺手》,轉身出門。

    他還要趕著去錄製一個廣播節目。

    晚上的話,櫻花庄的五人,約好今天一起去澀谷。

    萬聖節的澀谷,怎麼說呢。

    穿著連體衣的魑魅魍魎,有。

    三十幾歲穿著水手服的大叔,有。

    各國總統、船長、皮卡丘,有。

    簡單點,賣萌賣肉賣腐賣血漿,你想要的模樣,都有。

    就是人有點多。

    村上悠不太想去,但並不是因為人多。

    他不討厭熱鬧。

    只是人多這一屬性,對於他這種長相的人來說,並不是很友好。

    平日里走在街道上,人們只會遠處議論;但在這種大型活動上,特別時間還是夜晚,人們就會開始想著合影、交換聯繫。

    這才是村上悠討厭的地方。

    但在「皿煮」的櫻花庄,他一個人的建議,無關緊要。

    如果是十六歲的村上悠,應該會在國文老師布置的日記作業上,寫下以下幾行字。

    {中午一個人吃飯,就會被人貼孤僻、不合群的標籤。}

    {課間不想說話,只想睡覺,就會被人認為晚上幹了壞事。}

    {喜歡一個人上廁所,就會有被人認為沒有朋友、甚至那方面有問題。}

    {老師,我短暫的人生中,只明白了兩個道理。}

    {一,事物永遠有它的雙面性,哪怕是皿煮,也有暴力的一面。}

    {還有就是,人類這種東西,是有極限的。}

    {所以我決定,明天一定和別人一起上廁所,至少證明我那方面沒問題。}

    {孤僻也好,幹了壞事也罷,有沒有朋友也無所謂。}

    {唯獨那方面有問題這件事,是我決不能忍受的。}

    「村上,等等,我跟你一起走。」

    匆忙跑進化妝室的佐倉鈴音,打斷了《村上悠無聊時想些什麼》這本書的創作。

    村上悠只好翻開《哥布林殺手》,準備把佐倉鈴音卸妝的這段時間打發過去。

    但是沒等他看兩行,不,應該是兩豎列——島國的文庫本都是豎著排列的,佐倉鈴音已經拿著包走了出來。

    村上悠沒有問為什麼這麼快,只是把書合攏,跟在她後面,朝著場館外走去。

    舉辦活動的場館,距離車站有一段不遠不近的距離——徒步嫌長,打車不划算。

    兩人走出鬧市區,來到一條灣邊。

    灣上有大橋橫跨而過,對面是聳立的高樓,不知道是住宅,還是辦公樓。

    河面上,非常零散的行駛著幾艘遊艇。

    「這是東京灣」

    「不清楚。」佐倉鈴音跑到圍欄邊,把半個身體探出去:「也許是吧。」

    「你不是東京本地人嗎」

    佐倉鈴音回頭,雙眼皮雙的非常明顯的眼睛,頗有威懾力的瞥了他一眼。

    「東京人就一定要知道啦我除了我家附近五百米,去其他地方都要靠谷歌。」

    村上悠點點頭。

    走到一半,佐倉鈴音站在原地。

    「村上~,我累了。」

    村上悠回過頭,佐倉小姐嘟著嘴,眼睛看著他,帶著笑意。

    村上悠指著灣邊的公共長椅。

    「你可以休息一會,我得去趕場。」

    「不要!」

    「那你想怎麼辦」

    「你背我!」

    村上悠轉身直接走人。

    佐倉鈴音快跑幾步,一下子跳到村上悠的背上,雙手摟住他的脖子。

    「哈哈哈」

    清脆而刁蠻、得意而開心的笑聲,在這不知道是東京灣,還是江戶川的灣邊,蕩漾開來。

    「你都22歲了,趴在別人身上合適嗎」

    「我高興」兩人的臉貼的很近:「別人管不著!」

    「但我不想背你。」

    「我腳疼嘛,你忍心把我一個人留在這荒郊野外嗎」

    「荒郊野外」

    「對啊,你看四周一個人都沒有。」

    村上悠四處看看,的確沒人。

    要是再早一點,這附近應該有午後出來散步的老年人;

    或者再晚一點,也會有出來夜跑的年輕人;

    但唯獨在這四點鐘的樣子,這條灣邊是沒有人的。

    連釣魚的人都回去吃飯了。

    「好了,別廢話了,再不快點,你要來不及了。」

    村上悠拿她沒辦法了,只好背著她。

    鄰近冬日,四點多已是黃昏,雲彩在西沉太陽的光輝下,像是油彩畫。

    村上悠的腳步既沒有因為背著女人而變慢,也沒有因為要遲到而加快,就這樣不快不慢的朝著不遠處的月台走去。

    距離車站還有一百米、人要開始多起來的時候。

    佐倉鈴音突然說道:「吶,村上。」

    「休息好了」

    「先回答我的問題!……你是真心喜歡莉茲嗎」

    「對啊。」

    「這樣啊」

    沉默一會兒。

    佐倉鈴音突然摟緊村上悠的脖子。

    「你幹嘛」

    「給你的獎勵」

    村上悠感受到背部山脈的幅度。

    佐倉鈴音雙臂更加用力,把身體貼的更緊,嘴唇湊到村上悠耳邊。

    「舒服嗎」

    村上悠忍不住挑了挑眉,雙手用力,托著佐倉鈴音的屁股,把她拋了起來。

    「啊——」

    佐倉小姐在空中飛了一圈,最後落在村上悠懷裡。

    村上悠沒好氣的說道:「舒服嗎」

    「嘿嘿」

    佐倉小姐居然沒發脾氣,這讓村上悠有點意外。

    她突然伸手勾住他的脖子。

    「我說舒服,你能負起責任來嗎」

    此時天色已經偏暗,剛才還美輪美奐的雲彩,現在看起來反而像是烏雲。

    灣邊吹起了風。

    村上悠散亂的碎發,搖曳了一下。

    村上悠沒去看懷裡那雙、哪怕在這日落月未升的時刻,也發著光的眸子。

    「變冷了呢。」村上悠把佐倉鈴音放下:「早點回去吧。」

    佐倉鈴音站穩后,縮了縮脖子,把手也縮在衣袖裡,笑著道:「真的誒,看來今天晚上去澀谷,我得多穿點。」

    「嗯。」

    兩人走到車站,站在月台上,等電車。

    不一會兒,開往大木學院的電車從遠處駛來。

    「村上。」

    「怎麼了」

    「為了不讓家裡人擔心,我決定這個冬天還是回去住。」

    村上悠想回頭看佐倉鈴音一眼,但他能感受到她的視線一直在他身上。

    他只能看著逐漸減速的電車頭。

    「也好,不要讓家裡擔心。」

    佐倉鈴音似乎「嗯」了一聲,也似乎沒有。

    車進站的聲音太吵了。

    村上悠沒聽清。

    佐倉鈴音上了車,在車門口笑著對他招了招手,然後往車廂里去了。

    村上悠拿著書,看著車廂門關上,然後目送電車遠去。

    ......

    晚上七點,村上悠結束了廣播的錄製,準備趕回去和櫻花庄的四人一起去澀谷。

    走進小巷子,遠遠地就能看到櫻花庄門外懸挂的南瓜燈。

    大多是丑不堪言的,也就悠沐碧做的還算過得去,但距離超市裡賣的,也差的遠。

    村上悠看著最左邊的那個、純粹只是扣了幾個窟窿的南瓜燈。

    那是佐倉鈴音做的。

    他推門進去,三人坐在客廳里,佐倉鈴音並不在。

    「佐倉人呢,遊行不是快要開始了嗎」

    「鈴音她回去了。」

    「回去了」

    「嗯,說是家裡打電話過來,讓她回去陪他們過萬聖節。」

    「是嘛。」

    村上悠把《哥布林殺手》放下,拉了拉有些緊的衣領,有點像今天傍晚,佐倉勒他脖子的觸感。

    在2014年的冬天,他就再也沒見過她。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
    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