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167.大西:請多指教、萬聖節的《刀劍》活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167.大西:請多指教、萬聖節的《刀劍》活動字體大小: A+
     

    鄰近十月底,櫻花庄的客廳里,已經用上了被爐。

    這對於村上悠來說,算不得什麼驚訝的事。

    前世,他有一個異性朋友,在十月初洗澡的時候,就開始使用浴霸了。

    女人真的是一種很複雜的生物,再奇怪的事發生在她們身上,也不需要太過於驚訝。

    村上悠坐在自己的老位置,下半身縮在被爐里。

    還挺暖和。

    原以為會很熱呢。

    這也是沒到冬天,沒開暖氣的原因。

    現在被爐里的溫度,全靠四人的體溫——悠沐碧還在上補習班。

    幾人沒說話,各自看著台本,最近冬季番的試音會陸續開始了,大家都在用心準備試音的事。

    村上悠也默默的看著《哥布林殺手》。

    客廳里只有翻動台本的扉頁聲,還有掛在牆壁上鬧鐘的滴答聲。

    寂靜大概持續了半個小時,代入槍使的村上悠不想再看了,所以他躺了下來,準備睡會覺。

    又過了三四分鐘。

    佐倉鈴音看著睡的很香的村上悠,自己開始忍不住打哈欠,最後趴在桌上看台本,沒過一會兒,也睡著了。

    接下來的東山柰柰很直接,把筆一扔,身體直接縮進被爐里,只露出一個腦袋,也開始睡覺。

    於是,客廳里,只有中野愛衣和鬧鐘還醒著。

    「嗡——」

    村上悠的手機震動了一下。

    他醒了,但不想睜開眼,更不想去理睬把他吵醒的手機。

    但又不得不拿。

    作者群也好,因為配音而不得不加入的製作組群聊也好,他都是直接摒棄消息的。

    也就是說,發消息能讓他手機振動的,都是一些不得不立刻處理的消息。

    村上悠沒有坐起來,伸手在桌子上摸索了一會,才把手機拽在手裡。

    大西與鹿:前輩!以後請多多指教!

    大西與鹿:(一個和服歐巴桑行禮.jpg)

    村上悠順手把她的來消息提示靜音了,然後就拿著手機繼續睡覺。

    一分鐘后。

    「唉~」

    他又睜開眼。

    帥氣男人:明天早上九點,事務所等我

    把手機扔在一邊,重新閉上眼。

    凡必要的事情,在怎麼也逃避不了的情況下,只有儘快做完了。

    一旁認真看台本的中野愛衣,看了他一眼。

    「怎麼了」

    「沒什麼。」

    「工作上的事情嗎」

    村上悠翻了一個身,把自己的腿,從不知道是佐倉鈴音還是東山柰柰的腿下,抽了出來。

    「也算是吧。」

    「村上君你看起來很苦惱啊,」中野愛衣把台本合起來,撐著自己可愛的臉蛋,看著躺在地上的村上悠:「是什麼事情呢」

    「大西紗織你知道的吧」

    「嗯~,你事務所的後輩。」

    「那傢伙以後由我罩著了。」

    「誒」

    中野愛衣有些不明白他在說什麼。

    「直屬後輩的意思。」

    中野愛衣驚訝到不能維持撐下巴的悠閑姿態,身體微微前屈。

    「可是,村上君你不剛剛從業大半年嗎怎麼事務所就安排你帶後輩了」

    「一言難盡。」

    村上悠把又挪到他腿上的腳輕輕踢開。

    「嗯~~~」中野愛衣想了下,沒有讓村上悠偷懶的打算:「你就仔細說說嘛,反正現在也沒什麼事。」

    村上悠看了一下表,七點二十五分,距離做飯還有一段時間。

    想睡也不可能了,看書也看不進去,他的確陷入了無事可乾的境地。

    「好吧,那我把事情的來龍去脈都和你說說。」

    「嗯嗯~」

    「我在聲優上還算有點天賦。」

    這是大前提,必須放在前面,要不然證明公式不規範,是不得分的。

    「村上君你何止是有一點天賦啊,太謙虛了~」

    「我也就演技好這一個優點了。」

    「這句話好熟悉,你以前是不是說過」

    「錯覺。」

    「哦,好吧。」

    村上悠仔細回憶的話,當然能清楚的想起自己在什麼時候說過這句話。

    但三段論中間不能穿插其他東西,要不然卷面分也是一個問題。

    「然後她就拜託我指點一下她,由於我拒絕的過於委婉,所以給了她堅持下去的勇氣。為了徹底打消她的念頭,我就和她約定,{只要你能在31號之前,試音成功兩次,我就答應你。}」

    「大西她試音成功了」

    「托你的福。」

    「啊」中野愛衣輕掩著嘴,有些驚訝:「我以為你很喜歡她呢」

    雖然不知道中野愛衣說的是哪個喜歡,但都不妨礙村上悠作出回答。

    「一點也不。」

    「這樣啊,抱歉,我不應該給她介紹試音會的。」

    「沒關係,這件事說到底還是我自己的錯。」

    吃一塹長一智,下次拒絕人的時候,果然應該果斷一點。

    作為一個懶散主義者,村上悠不想麻煩別人的同時,往往也不會把錯誤推給別人,犯了錯,第一時間想的是,自己哪裡有問題該採取哪些措施

    包括但不限於不再和那個人來往等等。

    請原諒他這麼一個懶惰的傢伙,想出來的辦法也是偷懶性質的。

    「那你現在怎麼辦呢要帶她嗎」

    「嗯。」

    中野愛衣臉上還有些自責。

    村上悠看到她的表情。

    於是現在一動都不想動的他,說道:「要不然你替我帶帶她」

    「誒我不行的,我自己都還是一個新人,怎麼能帶別人呢。」

    下意識說完這句話,中野愛衣似乎感覺有點失禮,立馬又說道:「我又不是村上君你這樣的天才。」

    「不,大西紗織那傢伙的天賦比你低的多,你教導她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可是,我是小澤事務所的呀。」

    「又不是真讓你收她做直屬後輩,也就是在片場遇到她,照顧她一下的程度而已。」

    「這樣啊,那好吧,畢竟是我給你添麻煩了。」

    「嗯,謝謝。」

    這樣一來,他自己身上的負擔就去了一大半。

    以後大西紗織有什麼問題,他只需要說一句「抱歉,我現在有點忙,你可以先去問中野桑」就能解決了。

    不過這只是{縮在過於溫暖被爐里的村上悠}的想法,等他出了這個「深淵」,又會恢復到不想麻煩別人的狀態,到時候一定還是會自己親自教導大西紗織。

    閑聊了一會,村上悠不得不起來做晚飯。

    沒過多久,香味把東山柰柰「喊醒」了,九點過八分,悠沐碧也回來了。

    吃完飯,村上悠把南瓜還有工具拿出來。

    對著桌子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這是我朋友寄來的,大家一起試著做一個南瓜燈吧。」

    大家興緻更濃,特別是佐倉鈴音,一副城裡孩子第一次到鄉下的樣子。

    光是一個南瓜就讓她新奇了好一會兒。

    「鈴音姐沒有做過嗎」

    悠沐碧的手法很熟練,南瓜很快被她卸了頂。

    「沒有~」佐倉鈴音抱著南瓜,盯著悠沐碧的動作,很認真的在學著:「家裡用的南瓜和聖誕樹,都是直接去超市買的。」

    「那今年我們一起做吧。」東山柰柰在南瓜上用筆畫著圖案,看起來似乎要創新一個新款南瓜燈:「萬聖節做南瓜燈,聖誕節去挖聖誕樹,元旦一起去看日出和朝拜~」

    「不錯啊!就這麼說定了!」佐倉鈴音拍了下桌子。

    村上悠感覺佐藤良馬可能好心辦了壞事。

    ……

    深夜十點,平太一次郎的房間里。

    平太一次郎最近很煩。

    明明【村上未夕粉絲後援后】被他搞垮了,但他心裡卻沒有絲毫高興的情緒。

    因為他支持的【神櫻】教(村上悠和佐倉鈴音)並沒有得到廣泛的認可。

    也不能這樣說,認可的人還是不少的,但沒有達到他心裡成為{正教}的預期。

    現在群里,不,所有關注聲優的人群里,主要分成三派。

    【村上未夕】、【神與大天使】、【神櫻】。

    【村上未夕】組合沒什麼好說的,平太一次郎對【神與大天使】這個組合是最為痛恨的。

    當初明明是他辛辛苦苦揮舞著【神櫻】大旗,掀起反抗的浪潮,打破了階級的壟斷,讓神的光輝能普照所有女聲優。

    結果這個組合莫名其妙跑了出來,還和其他兩個組合三分天下了。

    說好的蒼天已死,黃天當立呢

    說好的皇帝輪流做,明年到我家呢

    怎麼突然就三國了

    問題還不止這麼簡單。

    【村上未夕】的立教基礎,無非就是那兩則聲優自己都否認的緋聞。

    而【神櫻】的立教聖經,就是他本人製作的、以{我和村上桑關係很好}為起始句的視頻。

    【神與大天使】的視頻就很多了,在群里,nico網站上都有,但他沒看。

    他堅信著【神櫻】天下無敵!

    但事實總是出人意料。

    現在群裡面,討論的最多的,既不是蒼天【村上未夕】,也不是黃天【神櫻】,而是這個「第三者」。

    事到如今,平太一次郎認為自己不能繼續自大下去了,必須深入了解敵情,才能做出相應應對措施。

    他點開一個標題叫{我明明都還沒叫過你愛衣醬}的視頻,戴上耳機,播放。

    視頻很簡陋,沒有文字,沒有剪輯,沒有背景音樂,只是簡單的一段錄屏而已。

    「呵」

    平太一次郎冷笑一聲,【神櫻】先得一分。

    視頻一開始很正常,神在念著宣傳語。

    打開彈幕,一瞬間{心疼不知名知性女聲優}、{村上愛衣催婚協會}、{結婚吧}等等不堪入目的彈幕霸佔了屏幕。

    平太一次郎趕緊把彈幕關了。

    可惡!

    居然一個友軍都沒有!

    哼!

    進度條在緩慢向前走。

    神:「......{不知名知性女聲優}醬,也會作為嘉賓出場。」

    神:「.......我是不會叫她不知名知性女聲優【醬】的,只是宣傳語上這樣寫的。」

    那個「第三者」假模假樣道:「誒為什麼這樣稱呼拉進關係也很不錯啊」

    神:「我明明都還沒叫過你愛衣醬,怎麼會喊別人【醬】呢。」

    「八嘎」

    「第三者」的聲音非常做作,然後笑到眼淚都掉下來。

    而且足足笑了一分多鐘!

    看完視頻,平太一次郎內心毫無波動,甚至有點想笑。

    這能說明什麼能說明什麼

    只能說明那個女人被神攻略了而已。

    僅此而已!

    神對櫻才是真愛好不好!

    你們這些一天到晚靠腦洞發電的傢伙!

    神對櫻的要求永不拒絕看不到嗎

    平太一次郎又連續看了幾個相似的視頻,大多是廣播的錄音。

    劇本,都是劇本,統統是劇本。

    平太一次郎很心痛,為這些沉迷在劇本中的兄弟,感到心痛。

    必須用更加強大的聖經,才能把他們喚醒,讓他們都加入【神櫻】教。

    但最近村上悠和佐倉鈴音幾乎沒有一起出場的演出,缺少素材啊。

    平太一次郎再次陷入苦惱。

    「唉」

    嘆了口氣,關掉電腦,躺在床上刷著推特。

    佐倉鈴音是沒有官方推特的,至於私人賬號,可能有,也可能沒有,所以他只好關注了一大堆聲優。

    關注的聲優夠多,總能看到佐倉鈴音的照片,片場的、聚餐的、活動後台的等等。

    至於村上悠的推特賬號,真的是官方的太徹底了,除了上次那條喜歡櫻花的推特,其餘全是轉發活動消息的。

    說到活動,不知道萬聖節有什麼活動。

    平太一次郎點進村上悠的推特。

    村上悠(ym事務所聲優):轉發(十月三十一號,《刀劍神域》活動的具體時間是下午兩點到三點,出席聲優:村上悠(桐人役)、釘宮未夕(亞絲娜役)、東山柰柰(桐谷直葉役)、佐倉鈴音(莉茲役)、高麗菜(西莉卡役)、水籟祈(結衣役),詳情請點擊活動官網)

    「不愧是神,又是一男五女。」

    點贊轉發評論,對於平平太一次郎來說,已經是再熟悉不過的操作了。

    等等。

    「佐倉鈴音莉茲役同台演出草(島國語)」

    平太一次郎一個鯉魚王水濺躍坐了起來。

    點進官網,買票!

    官網處於癱瘓狀態。

    沒關係。

    這種事,對於他這種經常購買聲優活動門票的人來說,早就習以為常。

    打開line,利用資本主義的力量,拿到了前排門票。

    前排門票不在普通售賣範圍內,一般需要觀眾購買周邊參與抽獎,才有可能拿到。

    今天是29號,後天就是活動時間,真是期待啊。

    就讓【神櫻】在這一次活動中,徹底成為正教吧!

    懷著期待的心情,平太一次郎終於熬過了漫長的30號。

    31號上午,他就和9527、6699、2333、5214號四人,在秋葉原的一家女僕咖啡廳集合。

    五人雖然立場不一樣,但不妨礙一起被打進醫院的交情。

    碰頭之後,沒什麼好說的,直接殺向手辦區。

    除了手辦外,各種cd光碟、海報、印有角色的毛巾(很多動畫的周邊都有毛巾)等等,都在他們的採購範圍內。

    中午又去女僕咖啡廳,吃了「妹妹們」施展了「愛的魔法」的蛋包飯,在一點種的樣子,就開始在場館外排隊。

    平台一次郎的身高將近一米九,背著一個很大的雙肩包,雙肩包的兩側,還插了兩幅捲起來的、很長的海報。

    現充的體形,肥宅的打扮,讓他成為了全場的焦點。

    但他很淡定的和四個「病友」聊著天,完全不在意他人的目光。

    平太一次郎,我行我素。

    不一會,幾人就進了場館,平太一次郎和幾人分開,走到最前排的位置坐下。

    大概五分鐘后,有主持人上台,下面的人很有素質的自行安靜下來。

    「誒,大家下午好,我是主持人天津向,首先聲明一下場館紀律,除了記者、攝影師,其他觀眾請自行關閉具有攝像功能的設備;其次......」

    主持人說的注意事項,平太一次郎都快會背了,他現在只希望這傢伙能讀的快點,趕緊讓聲優出場。

    「....好,想必大家也等急了,我也不再廢話...」

    平太一次郎精神一振,把身體坐直了。

    「...下面有請桐谷和人役,村上悠桑!」

    「喔——」

    下面爆發出熱烈的歡呼聲。

    平太一次郎拚命的鼓著掌,盯著右側的幕布。

    一個穿著黑色襯衫,黑色休閑褲,黑色運動鞋的俊秀男子走了出來。

    他不像其他聲優那樣滿臉笑容,但也絕不是擺著臉,只是沒有表情而已。

    不,神的事,怎麼能說沒有表情這麼簡單的形容詞呢。

    從容!

    沒錯,就是從容!

    面對他們萬人群的不斷挑釁,卻完全不放在眼裡的從容。

    「大家好,我是桐谷和人役,村上悠。」

    「村上君——」

    「悠醬——」

    男人的聲音,被女人蓋住了。

    可惡!

    平太一次郎恨不得穿著哥布林盔甲,像哥不林殺手殺哥不林一樣,把在場的女人都殺了。

    但這是不現實的。

    惡狠狠的瞪了這些只看到神的外貌的女人們一眼。

    膚淺!

    然後他重新坐了下來。

    平太一次郎,自我剋制。

    接下來的五名女聲優陸續上場,歡呼聲就只有在場的男性了。

    膚淺的女人,呵。

    平太一次郎再次對女粉絲們發出嘲諷。

    當然,只是在心裡。

    第一個環節是互相說一說對彼此的印象。

    上來就這麼勁爆嗎

    平太一次郎搓搓手,這說是【村上未夕】和【神櫻】一決勝負的回合也不為過啊。

    第一個輪是五個女聲優對村上悠的印象;

    第二個輪是村上悠對五個女聲優的印象。

    活動不會無聊到,讓女聲優去談對其他女聲優的印象。

    第一個就是全場輩分最高的釘宮未夕。

    「村上君的話,果然是一個很努力的人呢,在片場一直集中精神在看台本,演技也十分的出色,是一個非常令人安心的搭檔。」

    平太一次郎點點頭,完全沒有男女之間的意思在裡面,果然只是純粹的前後輩關係而已。

    6699在自己的筆記本上,寫下:釘宮醬感覺村上君給安心感(劃掉),安全感,是一個值得託付的男人。

    第二個是相當可愛的東山柰柰。

    「嗯,村上君的話,果然還是安心感呢,感覺只要他在的話,就沒什麼可以害怕的。」

    平太一次郎感覺這個妹子的眼睛有些不對勁,你一直盯著村上看幹嘛

    還是用那麼大的一雙眼睛。

    不過沒關係,估計也是神的粉絲或者暗戀者而已,接下來的佐倉醬才是重點。

    平太一次郎直勾勾的盯著佐倉鈴音,希望她能爭氣一點,直接來一個大料。

    在場的男粉絲,關注這件事的人不在少數。

    也很奇怪,明明都是男性,他們反而希望這些女聲優和村上悠之間,能爆出勁爆的消息。

    6699繼續寫到:東山柰柰說話的時候,眼睛一直放在村上君身上。有村上在,心裡就不再害怕任何事情。

    輪到佐倉鈴音。

    「村上的話......」

    她舉著話筒,向左邊的村上看了一眼。

    這時,平太一次郎注意到,一直玩著話筒,一句話不說的村上,抬起頭和佐倉醬對視了一眼。

    不說了,這場活動的cd他買定了,這個鏡頭一定要截下來。

    「......是一個很自我的人吧。」

    主持人:「誒什麼意思」

    平太一次郎也嚇了一跳,搞什麼,在舞台上說這種話

    「不是貶義的那種自我。」佐倉醬趕緊解釋了一句:「怎麼說呢......」

    佐倉醬想了想,組織了一下語言。

    「......我們聲優不是經常參加酒會,和各種各樣的人聊天嗎」

    主持人:「嗯嗯。」

    「但是啊,有時候一天工作下來很累了,明明只想回家睡覺,但別人邀請了,又不好拒絕,這個時候只能硬逼著自己上。」

    主持人:「沒錯啊,在座的很多人也感同身受的點點頭了。」

    「村上卻能直接表達出自己的意思,不想去就不想去,能夠直接說出來,我說的自我,是這個自我。」

    主持人:「哦,我明白了,村上桑怎麼看呢」

    「嗯,很好啊。」

    主持人:「很好什麼很好這就結束了拜託了,請你多說兩句。」

    眾人被主持人故作困擾的樣子逗笑了。

    村上:「如果累了,不想去參加酒會,直接和邀請的人說清楚,我相信別人也會理解,我是這樣想的。」

    主持人:「哦哦,的確是這樣沒錯。」

    佐倉:「即使知道對方能理解,但說出來也很難吧,特別是同一個事物所,同一個片場的熟人。」

    主持人:「果然,活的像村上桑一樣自我,也是很難的。」

    佐倉:「沒錯沒錯,所以我很喜歡他這一點。」

    平太一次郎差點跳起來。

    你們看看,你們看看,{我很喜歡他這一點}!

    而且釘宮醬的看法太普通了,是個女聲優都是這樣評價的,只有佐倉醬看到了村上的另外一點。

    主持人:「下一個麻煩高麗菜桑,來談一談對村上桑的看法。」

    「嗯我對村上桑沒什麼看法,但是,但是,我想和他有更多的交流。」

    主持人:「什麼意思」

    「我和村上桑,至今為止,只有第一次見面的時候說過兩句話,我真得很想再聽聽他的聲音,和他聊聊天,村上桑的聲音真的非常好聽。」

    主持人:「啊,我懂我懂,村上桑的聲音的確非常好聽。村上桑,你有什麼要對高麗菜桑說的嗎」

    村上沉默了一會。

    慢慢舉起話筒。

    「沒有。」

    眾人:「哈哈哈。」

    「啊——」高麗菜笑著道:「我不放棄的!」

    6699:高麗菜,想和村上君親近,聲音很好聽,暗示對方長得帥。本人很主動,很會說好聽的話。

    主持人:「好,最後是水籟桑,請。」

    「誒我」水籟祈指著自己:「我還沒參加配音,和村上桑完全不認識啊。」

    所有人懵了。

    這人什麼情況耿直的過分了吧

    就在主持人都有點懵的情況下,村上上台後,第一次主動說話了。

    「哦~~,水籟桑,跟我很像呢。」

    「誒不是吧」水籟祈的語氣里透著下意識的拒絕:「我看起來跟您一樣嗎」

    村上點點頭:「就是這個節奏。」

    「是指腦迴路有同步的感覺」

    「不是腦迴路。」

    「那是什麼理解方向」

    「理解方向」

    「您是哪邊呢」

    「哪邊」

    「我是左邊的,那您肯定是右邊的吧,我不認為我們一樣呢。」

    村上放下了話筒。

    主持人:「好了好了,我有種必須打斷你們繼續交流下去的使命感,接下來請村上桑說說對五位女聲優的看法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