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164.櫻丘文化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164.櫻丘文化祭字體大小: A+
     

    「你就打算穿成這樣出去」

    「要不然呢」

    櫻花庄玄關門口,中野愛衣、佐倉鈴音還有東山柰柰三人,用「抨擊」的眼神看著村上悠。

    他上身穿著白色短袖,下身是一條淺黃色中褲,腳上是拖鞋。

    還好,今天的頭髮沒有翹起來。

    「村上君,」中野愛衣語氣委婉:「櫻丘是女子高中,今天還會有很多家長去,稍微穿的正式一些比較好吧。」

    「而且你和我們三個美少女走一起,好歹注意一下形象!」佐倉小姐的語氣就不客氣很多。

    美,少女

    村上悠看向東山柰柰。

    東山柰柰大眼珠子看著他,可愛的點點頭:「恩恩」

    「好吧好吧,」村上悠沒感覺自己哪裡有問題:「我去換一下。」

    回到房間,換了條藏青色的休閑褲,穿上襪子。

    下樓,又在玄關處把拖鞋換下,穿上運動鞋。

    「這樣可以了吧」

    中野愛衣:「嗯,精神很多呢。」

    東山柰柰:「要不要考慮把鏡框拿掉」

    佐倉小姐:「一般吧,如果再套一件休閑的西裝,會更好一點。」

    既然已經到了及格分,村上悠就沒有再往上刷分的打算,無視了後面兩人的建議,率先出了門,走到小巷子里。

    等中野愛衣鎖好門,四人一起往私立櫻丘女子高中走去。

    十月十九號,周一,天氣晴朗。

    室外溫度24度,東北風34級。

    宜祭祀、開光、出行、解除、理髮。

    說到理髮,上次還是六月二十六號,中野愛衣幫他修剪的。

    現在已經快要把眼睛蓋住了。

    「中野桑。」

    「嗯」正和其他兩人回憶著高中往事的中野愛衣回過頭,看著他。

    「今天回來后,能不能麻煩你幫我剪一下頭髮。」

    「好啊,好啊」

    中野愛衣有點興奮,似乎有點迫不及待。

    終於又可以練手了。

    步行七八分鐘不到的樣子,已經能在沿途看到「奇裝異服」的櫻丘高中學生。

    有似乎為了表演舞台劇,而提前穿上的道具服;也有不知道什麼東西或者什麼人的應援服;

    披著斗篷,假扮巫女的也有。

    總之,文化祭的節日氛圍很濃。

    走在前面的三女,情緒更加高昂起來。

    村上悠打了一個哈欠——今天早上輕音部的幾個女孩子起的很早,把他吵得沒睡好覺。

    「打起點精神啊,村上君!」中野愛衣指著遠處,笑著道:「你看,到了哦。」

    村上悠抬起頭,一扇裝飾有各種氣球、彩帶、星星的大門矗立在街道盡頭。

    上面寫著{櫻高祭}的字樣。

    村上悠往左邊看了看。

    「的確是到了沒錯。」

    他看的左手邊,正是當初東山柰柰還有佐倉小姐,把他騙進去偷竹子的圍欄。

    那已經是七夕節的事了。

    到了校門口,有學生在發宣傳手冊。

    村上悠拿過一本。

    封面上也同樣寫著{櫻高祭},頁眉上是{第54回,私立櫻丘女子高中文化祭},頁腳是{10月1910月21}。

    除此之外,就是一大堆為了不讓封面顯得單調的五角星和愛心。

    很有女子高中的氣息。

    「村上君,我們先去看看凹醬吧」

    「你們去,我自己轉轉。」

    揚了揚手裡的宣傳手冊,村上悠獨自一個人走進還不算擁擠的人群里。

    他一個男性,去女孩子們的準備室,只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一邊走一邊翻手冊,還真有很多他感興趣的東西。

    主要這些項目都是學生們舉辦的,如果放在外面商場或者遊樂園裡,他大概不會有什麼興趣。

    「總之,先去吃個早飯吧。」

    村上悠不是一個正常的年輕人,一日三餐都會按時吃。

    且不挑食。

    運動場上只有小吃,而且還沒開始營業,只有教學樓里,以班級為單位的「餐廳」有早市。

    走進教學樓,第一層是高一,村上悠在宣傳手冊上,看到1年3班是炒麵店。

    還沒走進去,就聽到一個沙啞的聲音在招呼客人。

    「來看看來看看,便宜得很便宜得很哦」

    「麻煩給我來一份。」

    「好的誒村上尼桑」

    村上悠這才注意到,這個聲音沙啞、打扮的像是在海邊賣炒麵的店員,是昨天去櫻花庄的一員。

    好像是叫平澤唯來著。

    「你今天不是有正式演出嗎怎麼在這裡賣炒麵」

    「嘿嘿,我也想去練習,但我要在班級展的早市值班。」

    「是嘛。」村上悠也就問問:「那麻煩你給我來一份炒麵。」

    「好的,請稍等」

    村上悠看著她還算熟練地炒著面,放調料。

    沒過一會兒。

    「好了,多謝惠顧」

    村上悠端著盤子,在裝飾成餐廳的班級角落,找了一張無人的桌子坐下。

    「請問需要水嗎」臉有點紅的「服務員」走了過來,害羞的看著村上悠。

    「請給我來一杯,謝謝。」

    「不用客氣,請稍等」

    然而沒等她把水送過來,其他「服務員」們已經把水放在他的桌子上。

    不僅如此,1年3班教室里,已經開始逐漸擁擠起來。

    沒有出校門的高中生,評價一個人首先就是外貌,其次是成績,特別現在還是女性成群結隊,有同伴壯膽的情況下。

    村上悠成為被圍觀的對象。

    他已經習以為常。

    教室里沒有筷子,只能拿起叉子,開始吃炒麵。

    咀嚼兩口。

    炒麵是速凍的,調味料放多了,因為是電磁爐的原因,受熱不均勻,在他的強大味覺下,能感受到有幾根還有些半生。

    1.7分。

    村上悠快速吃完,又喝了一口水。

    是東京自來水。

    解決完早飯,出了1年3班教室。

    村上悠走在熱鬧的教室樓道里,繼續翻閱手冊,尋找自己感興趣的項目。

    這裡面除了寫有各個班級展的具體活動和時間安排,還有所有社團展的介紹。

    輕音部的活動是在下午三點。

    時間用充足兩個字,已經往小了說,實際上是餘裕的過了頭。

    他原本只打算待到中午的。

    把手冊合攏,圈起來握在手裡,裡面的內容已經全部背下。

    玩的時候,順手找個地方把手冊處理掉吧。

    手上一直拿著東西是很不舒服的。

    「啊——」

    轉角傳來尖叫聲,似乎發生了有趣的事情。

    走了兩步,轉過角,是一家寫著{噩夢之館}的鬼屋。

    一間教室,外加工作人員是一群學生,居然能把人嚇到尖叫

    村上悠走了過去,售票的「工作人員」居然還是熟人——昨晚來櫻花庄的四人之一。

    「這是一百圓。」村上悠遞給她一枚一百元日元的硬幣。

    「找您五十圓。」頭上戴著綠色毒蘑菇的田井中律,把一枚五十圓硬幣遞給他:「誒村上尼桑」

    「你好。」

    「您好!我把錢還給您吧,昨晚麻煩尼桑了。」

    「不用。」村上悠從她手裡把五十圓硬幣拿回來:「這是你們的班級展,你不收我的錢也不好吧」

    說完,村上悠不在門口多逗留,走進裝飾成鬼屋的1年2班。

    在他後面,還有很多人情侶在排隊。

    男朋友的醜陋心性,在這裡看的明明白白。

    當然,懷著更加邪惡小心思的女朋友們,也不在少數。

    教室里很黑,只有地上百元超市買來的、蠟燭形狀的紅包燈泡亮著。

    地上有陳舊的電視機、墓碑、怪異的稻草人和玩偶。

    狹小的走道上,零零散散的懸挂著破爛且染血的帆布。

    時不時還有風吹過。

    以村上悠的聽力,能清楚的聽到電風扇開關的聲音,還有「鬼們」的呼吸聲。

    往裡面走了兩步,村上悠看著轉角處的一塊白布,白布後面有呼吸聲。

    這當然不會是重點,關鍵是,似乎是空間比較狹窄,通過白布,能很清楚的看到人印子。

    是不是條件簡陋導致的不好說,也許這位同學只是在扮演,蓋著白布的死人而已。

    村上悠當做沒看到,繼續往前走。

    等他過了轉角,白布後面的「鬼」並沒有出來嚇人。

    看來是真的裝死人。

    「村上尼桑,是我哦」陰森森的聲音從後面傳過來。

    村上悠回過頭,白布後面的「死人」已經不見了。一個穿著白衣,面色蒼白,半張臉全是褶皺的人影站在他後面。

    村上悠看了看她,也是昨晚四個女孩子其中一個。

    「嗯,早上好。」

    「鬼影」微微歪著頭:「啊咧」

    村上悠看了下時間,已經過了九點半。

    「中午好」

    「啊!中午好!」鬼影非常有禮貌的行了一禮,很標準。

    在「死」之前,應該是一個大小姐。

    村上悠轉身準備走人,他現在對鬼屋不感興趣了,反而對那個被嚇到尖叫的人有一絲絲興趣。

    這人是有多膽小

    「等等,」鬼影有些扭捏和不好意思:「村上尼桑,我打扮的有問題嗎為什麼不害怕呢」

    「嗯」村上悠右手拿著圈起來的宣傳手冊,敲打著左手掌心。

    想了下。

    「總之...」

    「嗯~!」鬼影期待的看著他。

    「...你已經,很儘力了。」

    「啊咧」

    村上悠揮揮手冊,轉身往外走:「下午的表演我很期待。」

    「嗯!!」鬼影再次行了相當標準的一禮:「多謝惠顧,下午我也會繼續努力的。」

    出了鬼屋,村上悠往二樓走去。

    樓梯台階上,也被塗抹上應該能清理掉的染料。

    在轉角居然還有一頂很小的帳篷。

    帳篷豎著一塊牌子,寫有{塔羅牌占卜}幾個字。

    村上悠撩起帳簾,彎著腰走進去,裡面的空間很狹隘。

    一個面無表情的女高中生,穿著巫女服,帶著尖帽,跪坐在裡面。

    村上悠在她面前坐下。

    兩人中間點著一根蠟燭,仔細看,其實也是百元超市裡面,外形像蠟燭的裝電池的小燈。

    從兜里把鬼屋找的50日元硬幣,投進錢盒裡。

    「請問占卜什麼」

    「隨意吧。」

    巫女開始洗牌,村上悠打量著周圍的布置。

    帳篷里懸挂了不少怪異的飾品,「巫女」身邊甚至還有一個黑貓玩偶。

    氣氛烘托得不錯,特別是,腳底下鋪的是毛茸茸的毯子,沒有讓客人在這秋季,跪坐在略顯冰冷的地上。

    「請。」

    塔羅牌被一字排開。

    村上悠隨手抽了一張,翻過來看了眼。

    女皇坐在優雅舒適的椅子上,四周一片茂密森林。

    他把牌遞給「女巫」。

    「女巫」左手拿著牌,右手食指在牌面上緩慢劃過。

    這個動作讓村上悠想起去做義工的時候,那些讀盲字的盲人。

    看了眼對方的眼睛,有焦距,雖然不是很明亮,但是正常人沒錯。

    「幸福。」「成功。」「美貌。」「藝術。」「無憂無慮。」

    「女巫」說話一字一頓,語氣平淡到有些冰冷。

    「這樣啊。」村上悠點點頭:「那有什麼需要注意的嗎」

    「女巫」把{女皇}翻了一頁,又開始「讀取密碼」。

    「不活潑,缺乏上進心,散漫的生活習慣,明明有能力,卻不能在任何事情上走到頂峰。」

    這麼准還是在瞎說

    不過也無所謂,想過怎麼樣的生活,本來就是他自己的選擇。

    能不能走到頂峰,也不是他在乎的事。

    「謝謝。」

    他起身準備去其他地方轉轉。

    「稍等,」女巫把{女皇}遞給他:「這個請拿去。」

    「我拿走了的話,牌豈不是就少了一張」

    女巫搖搖頭:「這三天,我只會給22個人占卜。22張牌,每人一張。」

    村上悠有些好奇,於是多說了一句:「那最後一個人豈不是沒有選擇命運的機會」

    「不是人選擇命運,而是命運選擇人。」女巫把牌收起來:「在走進這個帳篷的剎那,每個人會抽中什麼牌,就已經決定了。」

    這句話有些熟悉。

    應該和她剛才對他說的話一樣,從網上看到的。

    「是嘛。」村上悠點點頭,收起{女皇},出了帳篷。

    看著手裡的宣傳手冊和{女皇},垃圾越來越多了。

    上了樓,看到一大堆人圍在一個角落。

    「筑波嶺峰上。」

    「喝!」

    「春盡夏已至。」

    「喝!」

    ......

    村上悠路過的時候,看到被人群擠倒地的牌子,他把它重新放正,上面寫著{神出鬼沒!!歡迎初學者,百人一首部}。

    是歌牌嘛

    最近中野愛衣似乎參加了一個叫《歌牌情緣》的試音會。

    想著亂七八糟的東西,村上悠繞開人群。

    「要不要試試書法,客人,免費!免費!」

    他的字是印刷體,和書法沒有任何關係。

    「攝影!攝影!各色服裝免費試用!照片當場洗!一人200日元!」

    他身上沒有200日元的零錢。

    最主要的是,換衣服很麻煩。

    「珠算部!珠算部!計算第一,免費得定製算盤一把!」

    他對算盤通了六竅。

    「漫研部!買同人本,免費和cos合影——」

    請讓這個桐人的頭髮,老老實實的趴著!他是劍士,又不是賽亞人!

    還有,這個山脈高聳的【空白】兄妹是什麼情況哥哥沒有胸肌,妹妹也才十一歲而已。

    「誒誒——村上悠啊!快看,那個是不是村上悠!」

    「沒錯!長得這麼帥,只有我們的村上君了!啊——」

    ......

    啊,看到這麼多cos他配音的角色,他應該有{這個漫研部有他粉絲}的覺悟的。

    村上悠被圍住了。

    「村上桑!請表演一下星爆氣流斬!」

    「抱歉,我不會。」

    「村上桑!來遊戲吧!絕對不會輸的遊戲!」

    「請不要對聲優抱有太多幻想。」

    「村上桑!請對我說一句月色真美!」

    「今天晚上的月亮是殘月。」

    ......

    簽名,合影,握手,拒絕擁抱,臨走前免費拿走了一本同人本。

    裡面全是名為{村上野悠}的帥氣男子,和各種女性的戀愛故事。

    手裡的垃圾,不,現在再這樣說,未免有些失禮。

    手裡的負擔又變多了。

    算了,直接去輕音部吧,總之先把手裡的東西放下。

    地址悠沐碧已經提前告訴過幾人,學校的地圖在宣傳手冊上也有,他已經完全記下。

    四樓,音樂室的準備室。

    中午的陽光,透過玻璃,樓梯間的灰塵看的很清楚。

    到了輕音部門口,還沒進去,就能聽到裡面很熱鬧的聲音。

    村上悠擰開門鎖,走了進去。

    平澤唯穿著學生用泳裝,鬼影大小姐是護士裝......

    他反手把門關上,一邊隨意的鼓著掌,一邊往裡面走。

    「哦,不錯啊」

    語氣敷衍無力,視線沒在幾個女高中生身上停留一秒,一直鎖定在沒人坐的桌椅上。

    「你,怎,么,敢,就這樣,直接進來——!」

    「砰——」

    他被攆了出去。

    佐倉小姐的聲音真是大啊。

    還有。

    他看了看手裡的東西。

    就不能讓他先放在桌子上嗎

    四分鐘后,門開了。

    村上悠終於能把東西放下。

    喝著鬼影大小姐泡的紅茶,吃著鬼影大小姐帶來的餅乾,村上悠感覺自己像是回到了櫻花庄的客廳,不愧是「輕」字開頭的輕音部。

    但輕音部的幾人,現在似乎有些不「輕」。

    村上悠聽了一會,事情的原委,大概是原定的主唱平澤唯,因為過度練習,嗓子啞了,而頂替她的伴唱秋山澪,有些膽小害羞,不太想做主唱。

    真是青春的煩惱啊。

    村上悠走到窗邊,趴在窗台上,看著熱鬧的操場。

    有人群在唱歌。

    {只為你一人,朝前而行}

    {不會再讓你聽見}

    {悲傷之歌}

    應該是合奏部吧

    在他們唱完,村上悠跟著樓下的觀眾一起,有氣無力的鼓了鼓掌。

    「你在幹什麼!」佐倉大小姐走了過來:「沒看到大家都在煩惱著嗎你怎麼能那麼悠閑沒事的話就過來......」

    「啊」

    村上悠打了一個哈欠,似乎到了他午睡的時間了。

    「.....過來幫忙一起想辦法,做一點男子漢該做的事,整體懶懶散散,在家裡就算了,現在可是在唯醬她們面前,拿出一點大人的樣子。」

    村上悠勉強翻了一個身,背靠著窗檯,眼睛撇著遠處操場上的答題比賽,漫不經心地問道:「嗯出什麼事了嗎」

    「澪醬怯場的事啊,還有......」

    {第一問:金剛石是指鑽石,那麼,綠柱玉指的是祖母綠。這句話對不對呢請大家開始站隊!}

    對。

    {對!}

    「...大家在擔心觀眾的事,害怕...」

    {第二問:日語【怠惰的】是來自英語【dull】。這句話對不對呢請開始站隊!}

    這就涉及到他的知識盲區了,姑且猜對吧。

    「...害怕沒多少來聽,甚至沒有觀眾,因為...」

    {錯!}

    「...輕音部以前並不出名,在唯醬她們入部之前,一直面臨廢部的危機...」

    啊,村上悠二棒出句,可惜可惜。

    「...喂!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

    「在在在。」村上悠把黑珍珠一般的眼珠子,從最左側移到最中間,看著佐倉鈴音:「你,我,中野愛衣,東山柰柰,觀眾已經有四個人了,已經夠了吧。」

    「哈」佐倉小姐被村上悠的話,氣的脫離了憤怒。

    在她開始長篇大論之前,村上悠拿起音響:「我去幫忙搬東西了。」

    「悠尼醬,你知道在哪演出嗎」悠沐碧說道。

    村上悠揮揮手:「安心,我有地圖,還可以問其他學生。」

    「砰!」

    村上悠離開了輕音部。

    把樂器拿到場館後台,他也沒回去,乾脆就呆在那裡,聽合唱部表演。

    合唱部

    那剛才在操場唱歌的群體是什麼

    看了看場館里的燈光,坐滿的學生和家長,村上悠把可憐的標籤貼在了剛才在操場唱歌的那群人身上。

    都是有夢想的人啊。

    下午三點,輕音部的表演總算開始了。

    穿著奇怪的服裝,有公主裙,還有女僕裝。

    應該是他走之後換的。

    {owo!three!four!}

    {owo!three!}

    {每當注視著你時}

    {我的heart怦怦地跳}

    ......

    {上帝啊拜託你}

    {請給我只屬於我們兩人的dreamtime}

    ......

    後台,中野愛衣三人跟著一起搖擺身體。

    害羞膽小的秋山澪,終究做了主唱。

    前面雖然還是有些怯場,但氛圍起來后,也進入了狀態。

    一曲終了,下面響起熱烈的掌聲。

    村上悠這次鼓掌算是有點力氣了。

    應該結束了吧,終於可以回去了。

    「砰——」

    舞台上傳來奇特的聲音,然後是觀眾們的議論聲。

    村上悠看過去。

    是秋山澪摔倒了。

    屁股朝著觀眾,從觀眾的反應來看,應該是沒有穿安全褲的。

    村上悠有點慶幸自己是呆在後台了。

    作為悠沐碧的「家長」,看到她學妹的裙底,那也太尷尬了。

    而且佐倉小姐肯定又要把變態、人渣的標籤貼他身上。

    後台,真是一個好位置。



    上一頁 ←    → 下一頁

    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
    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