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163.村上悠的周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163.村上悠的周末字體大小: A+
     

    十月十八號,周日。

    早上九點十二分,村上悠穿著睡衣,站在窗前,眺望秋季的東京天空。

    白雲稀疏,碧空萬里,電線杆上布滿了麻雀。

    「啊」

    他打了一個哈欠。

    「悠尼醬,我出發啦——」

    櫻花庄大門,穿著西式校服,拎著書包的悠沐碧,朝著二樓的他揮手。

    「今天不是周日嗎你去哪」

    「文化祭綵排啊,不是和你說過嘛!真是的!」悠沐碧跳著揮揮小拳頭,連髮絲都洋溢著十七少女的活力:「今天就麻煩悠尼醬你看家了我出發了!」

    「誒嘿誒嘿」

    村上悠目送悠沐碧小小的身體,快跑著消失在巷子里。

    今天的櫻花庄,只有他一個人。

    難得的休息時間,他暫時沒想好要做什麼。

    又和電線杆上的麻雀對視一會兒,他轉身出了卧室,準備去樓下想對更加寬敞的客廳待著。

    走到樓梯口,他忽然想起一首歌,於是就輕哼著下了樓。

    「...窗外的麻雀,在電線杆上多嘴。你說這一句,很有夏天的感覺...」

    不對。

    現在是秋天了。

    「...你說這一句,很有秋天的感覺。手中的...」

    「叮咚——」

    門鈴聲打斷了他的歌聲。

    「誰」

    「您好,有您的快遞,麻煩簽收一下。」

    應該是佐倉小姐和東山柰柰的,兩人最近開始迷戀上網購,家裡的快遞包裹沒停過。

    村上悠打了一個哈欠,頂著亂糟糟的頭髮,往玄關走去。

    【音樂lv2:92/100】

    打開門。

    「您好,請問是村上悠先生嗎這裡有您的包裹。」

    居然是他的。

    會是誰寄來的

    粉絲送的禮物,一般會送到活動現場和事務所,這麼說,應該是快有一個月沒有聯繫的佐藤良馬了。

    接過箱子,看了下寄貨地址,果然是北海道的鄉下,寄件人姓名也是佐藤良馬。

    和不知道為什麼戴著綠色帽子的快遞員道了一聲謝,關上門,村上悠拿著箱子回到客廳。

    拆開快遞,裡面是六個橘黃色的小南瓜,此外就只有一封信。

    村上悠把南瓜放在一邊,打開信封。

    「村上悠君:

    身體安好

    為了防止意外,我就先在信的開頭說明:南瓜可不是給你吃的,哈哈哈。

    馬上就要到十月三十一,聖誕節就要來了。

    我去地里干農活的時候,想著,如果能和幾個朋友一起做南瓜燈,對於生活在東京都的城裡人來說,應該是一件有趣且新奇的事情。

    東京自然什麼都有,我怕寄的晚了,村上君你已經去超市買了南瓜燈,所以提前寄給你。

    最近和母親還有弟弟妹妹們一起,一邊看電視,一邊做柿餅。

    等做好后,會給你寄一份過去。

    對了,村上君你在《刀劍神域》上的配音,實在厲害。

    看完第一話,結尾處的吼聲讓我騎了三個小時的自行車,去最近的大書店,買了一整套的《刀劍神域》。

    可把我累壞了。

    開始考慮買一輛代步車,可惜還要去考駕照。

    冬天也快來了,這事還是等明年再說吧。

    提前祝萬聖節快樂。

    祝一切順利

    佐藤良馬筆」

    村上悠放下信,第一眼看到南瓜,他還真以為是給他做南瓜餅的——老南瓜做南瓜餅是最好的,自帶甜味。

    他可沒有過萬聖節的習慣。

    不過櫻花庄其他幾個人,應該會喜歡吧。

    去樓上拿了稿紙,又重新回到客廳,準備給佐藤良馬寫回信。

    寫信自然不會像寫一樣,還要慢慢去構思。

    村上悠想一句,寫一句。

    「佐藤良馬君:

    寒暄省略

    我沒有過萬聖節的習慣,也沒買過南瓜燈。

    但佐藤君寄來了南瓜,也許正好趁此機會,感受一下從沒感受過的節日氛圍。

    人生中,多一個能慶祝的日子,總是好的。

    聽說北海道十一月就會開始下雪,甚至有時十月份就開始下。

    真是令人羨慕。

    東京的十一月和十二月,實在沒有給人下過雪的印象。

    或許只有等到來年的一月、二月、甚至三月,才會下起{給人印象足夠深刻}的大雪。

    但天氣卻又沒有足夠的寒冷。

    反正要過冬天,我想在寒冷的冬季,去更寒冷的地方。

    真是羨慕住在北海道的你。

    種在中庭里的土豆君,長到十厘米的樣子,正當我以為{種土豆這麼簡單時},他卻逐漸死掉了。

    我把他埋回土裡,希望能變成肥料,發揮他最後的用處。

    祝萬聖節快樂

    祝佐藤一家身體健康

    村上悠筆」

    字跡一如既往的印刷體。

    村上悠檢查了一下,確認沒有錯字后,就塞進信封里。

    把南瓜放好,桌子和地面收拾乾淨。

    出了門。

    把信塞進郵筒里,然後把廚房和生活垃圾扔了,村上悠就穿著拖鞋和印有{ilove悠君}的t恤,頂著翹起的頭髮,去超市買菜。

    走在巷子里,能很清楚的聽到,頭頂電線上麻雀的吱吱喳喳聲。

    但村上悠已經沒有理睬它們的情緒。

    他開始期待今年東京的第一場雪。

    關於雪的歌有哪些來著

    發如雪這個好像不太對。

    認真的雪不需要這麼矯情。

    《情書》這是一本書,也是一場電影,但沒關係,是不是歌不重要,他喜歡就行。

    而且電影很不錯,取景地也是在北海道,很應景。

    好像還有一首叫《awiory》的鋼琴背景音樂。

    調子是怎麼樣來著

    調子,調子,調子......

    【】丶{過目不忘}。

    於是村上悠想起了,當時只聽過一遍的電影背景音樂。

    「哼哼哼」

    秋天的東京都街頭,頂著散亂碎發、穿著拖鞋的俊秀男子,哼著小調。

    滿大街的女性們,感覺這個秋天實在溫暖,楓葉紅的剛剛好,想去旅遊,想去邂逅了。

    周日的811商場,一如既往的熱鬧,裡面已經開始出現萬聖節主題的裝飾。

    村上悠特地來這裡,也是為了買雕刻南瓜燈的工具。

    買好菜和工具,出了商場,大門前又搭起活動用的舞台。

    村上悠沒有上去的打算,所以轉身走了。

    已經快十一點了,他得回去吃中午飯。

    回到櫻花庄,淘米煮了飯,一個人也懶得慢慢做菜,索性煮了一個壽喜鍋。

    十一點二十三分,村上悠端著一碗白米飯,吃著鍋里{說好聽點是壽喜鍋,難聽點就是亂燉}的菜。

    電視機開著,裡面放著佐倉小姐刻錄的綜藝節目,全是年輕的小姐姐。

    他沒看的興趣,純粹只是想把電視機開著而已,放什麼不重要。

    「誒嘿誒嘿我回來啦」悠沐碧衝進客廳:「嘿嘿,我就知道有好吃的。」

    「廚房裡有飯。」村上悠吃了一片白菜,刨了一口米飯。

    「嗯嗯~」

    悠沐碧很快拿著碗筷回到客廳,迫不及待吃起來。

    「怎麼突然回來了」

    「唔唔唔」悠沐碧嘗試著一邊吃菜一邊說話,失敗后,快速且用力的咀嚼兩下,把菜咽下去:「本來不想回來的,但想到悠尼醬你在家,家裡肯定有好吃,所以就回來了。」

    「嗯。」

    村上悠很快吃好,側躺在地上,無聊的看著電視里「裝瘋賣傻」的女子偶像組合。

    也不知道那裡好看。

    過了一會,悠沐碧摸著微微凸起的肚子:「實在吃不下了,還剩下一點怎麼辦」

    「放那裡,我待會收拾。」

    「要倒了嗎」

    「不然呢」

    「那多可惜啊」悠沐碧嘗試著拿起筷子,但是:「哎喲,不行,一動肚子就痛。」

    「不要勉強自己。」

    「但是......」悠沐碧想了下:「要不尼醬你幫我捏成飯糰吧,我下午帶到學校去,給其他同學嘗嘗。」

    「就剩一點點而已,扔掉也不可惜。」

    主要是他現在吃飽了懶得動,而且有點困。

    「不行!怎麼可以浪費糧食呢!」悠沐碧艱難的站起來,然後從廚房把飯和保鮮膜拿了過來。

    她小小的身體蹲坐著的話,手臂的長度是不夠的,所以只能跪在桌邊。

    「這樣,再這樣,最後再這樣,噔噔噔,一個飯糰就做好啦!」

    村上悠眼睛半閉著,看都沒看一眼,漫不經心的說道:「哦,不錯啊。」

    悠沐碧聳了聳小鼻子,不想理他。

    她把做好的飯糰,放在自己平時裝便當的盒子里,然後繼續做第二個。

    電視里的小姐姐們開始跳舞唱歌,村上悠也終於開始睡覺。

    等他醒過來的時候,客廳已經變得空蕩蕩,悠沐碧不見了,桌上的碗筷也被人收拾乾淨。

    周圍很靜謐。

    村上悠眨眨眼,清醒一些,才發現是電視機不知道什麼時候關掉了。

    伸了個懶腰,坐起身,看了下時間,二點二十八分。

    這個周日真是漫長,往常工作的時候,時間總是在不知不覺中就飛快的流逝了。

    想了想,發現自己好像沒什麼事可干,索性把佐藤良馬的土豆種植攻略拿出來。

    ......

    「我回來了。」

    下午四點鐘,門外響起中野愛衣的聲音。

    村上悠收起冊子,準備開始做晚飯。

    【種植lv1:56/100】

    打開冰箱,拿出今早買的秋刀魚。

    秋刀魚,顧名思義:秋天裡的長得像刀一樣的魚,在秋天吃是最適合的。

    「今天晚上吃什麼」中野愛衣放好包,挽起衣袖,走進廚房。

    「滾煮芋頭、拌油菜、味增汁,主菜是秋刀魚。」

    「很好吃的樣子啊,我幫你處理芋頭吧。」

    「好。」

    芋頭洗乾淨后,她又主動要求負責去皮。

    「怎麼樣我感覺我削的還可以啊」

    中野愛衣把一塊被削成六面體的芋頭放在掌心,炫耀的給村上悠看了看。

    手藝不堪入目。

    與其在說去皮,不如說是在分屍——每一張皮上,都連帶著很多芋頭肉。

    「嗯,不錯,很乾凈。」

    反正芋頭的量足夠,少點就少點,形狀好看一點也不錯。

    中野愛衣得到她眼中頂級大廚村上悠的肯定,積極性更高了,哼著《森林裡的熊先生》,開始了愉悅的削芋頭之旅。

    這場景,很眼熟,像極了1100日元的咖啡。

    村上悠把秋刀魚處理好,撒上鹽腌制。

    「削好啰,快看,每個都很不錯呢。」

    「嗯嗯。」

    村上悠也沒去看垃圾桶里「厚厚的皮」,直接把芋頭倒入事先煮沸的水裡。

    「這是幹什麼」

    「去除粘液。」

    「哦」

    中野愛衣也就是下意識隨便問問,沒有記住和學習的打算。

    「你幫我看著,二分四十五秒后撈出來,然後用水沖洗一下。」

    一般情況,是要煮三到四分鐘,可中野愛衣削的芋頭,有點小,也有點單薄。

    「誒」中野愛衣感覺很為難:「二分四十五秒不要為難我啊!怎麼可能做到那麼精準啊」

    村上悠把腌制了十分鐘的秋刀魚擦乾淨,劃上花刀,重新灑上適量的鹽,最後放入烤箱:「現在是二分三十二秒。」

    「誒!」

    「二分三十一秒。」

    「誒——!」

    「二分二十九秒。」

    「等等等。」中野愛衣拿出手機,迅速點開計時器,然後雙手放在鍵盤:「現在還剩多少時間」

    「二分十七秒。」

    啪啦啪啦!

    「好了!」中野愛衣盯著手機上的計時器,一動不動的守在鍋邊。

    村上悠開始處理油菜和味增汁。

    正當他把煮好的油菜放入冰水裡的時候。

    「好了!」中野愛衣迅速關掉火,然後看著他:「接下來呢」

    村上悠指了指水池,「把上面的粘液沖洗掉。」

    「好!」

    中野愛衣幹勁滿滿。

    「我回來啦——」

    「我也回來啦——」

    樓道里,傳來佐倉鈴音和東山柰柰的聲音。

    「村上君,我來幫你嘗菜啦!」

    東山柰柰衝進廚房,熟練的拿起自己的筷子,然後像螃蟹鉗子一樣,一夾一夾,發出「啪啪」聲,大眼珠子盯著鍋里。

    「現在什麼都沒好。」

    「誒~」螃蟹鉗子失去了活力,東山柰柰嘟著嘴,把筷子放在上嘴唇上面,教訓道:「你今天很怠惰啊,村上君!我很不高興!」

    「出去。」

    「哦。」東山柰柰委屈的低著頭,雙手食指對戳著,轉身走出廚房。

    中途又突然走回來,說了一句「好了記得叫我!我去看會兒電視。」后,跑了出去。

    中野愛衣這邊也把芋頭清理好,接下來的工序,其他人就不能插手了,要不然做出來的料理,是到不了4分以上的。

    村上悠把芋頭放入鍋內,倒入自己熬制的高湯。

    煮沸,加砂糖、酒、味啉。

    蓋上鍋蓋,轉小火煮。

    煮的時間根據芋頭的大小而定,這也是村上悠能烹飪出4分以上料理的秘訣之一。

    等到湯汁開始鼓泡,濃郁的香氣就開始散發。

    「好了嗎好了嗎」東山螃蟹聞到香氣,又走進了廚房。

    「快了。」

    「哦!」

    東山柰柰矗立在鍋邊,原本就很小的嘴唇縮成一團,眼睛微微睜大,神情嚴肅。

    村上悠看準時間打開鍋,放入醬油,繼續煮。

    東山柰柰咽了口口水,聲音很響。

    等到湯汁很少的時候,就必須把鍋端起來,不斷搖晃,防止芋頭煮糊,同時也讓芋頭裹上湯汁。

    這也是滾煮芋頭這道菜名字的由來。

    不一會,六邊形的芋頭散發出誘人的光澤。

    「可以了,你可以嘗嘗,但小心燙嘴。」

    「恩恩!」東山柰柰直接夾起一塊,往嘴裡一塞。

    村上悠拿起一個碗碟,放在她下巴下。

    碗碟位置剛到位,她就把更加有光澤的芋頭吐了出來。

    「好燙!好燙!好燙!」

    村上悠有些無奈,東山柰柰被燙嘴這件事,都快成櫻花庄廚房的日常了。

    東山柰柰已經沒有了一開始,在男生面前吐出食物的羞澀,很自然的接過碗碟,然後鼓起肉肉的腮幫子。

    「呼——」

    「呼——」

    「呼呼!好了,好了,應該不燙了,我開動了嗯好吃!」

    村上悠不太想理這個過分可愛的傢伙。

    回過頭,中野愛衣正沖著他笑。

    「怎麼了」

    「沒什麼,就是感覺...」中野愛衣想了下,用了一個莫名的構詞:「...生活很美好。」

    「是嘛。」

    村上悠漫不經心的應付了一句。

    中野愛衣白了他一眼。

    這也是櫻花庄的日常了。

    「我回來啦——」

    「唔嗯!」東山柰柰立馬把整個芋頭吃下去,然後把碗碟放好,擦嘴,裝作若無其事。

    一氣呵成。

    但今天的悠沐碧,卻沒有像往常一樣直接衝進廚房。

    客廳里的聲音嘈雜起來。

    悠沐碧把社團的幾個朋友帶了回來。

    「我們表演的曲子還不是很熟,所以晚上必須繼續練習,今天她們就住在這裡了。」

    「抱歉,打擾了。」x4

    是四個十五歲的小姑娘,她們也穿著私立櫻丘的校服。

    「曲子」村上悠看著悠沐碧:「你不是劍道部的」

    悠沐碧愣了下:「我為什麼會是劍道部的」

    因為你的劍道很厲害。

    「沒什麼,我看你買木劍,還以為你參加的社團是劍道部。」

    「我高一的時候,的確想加入劍道部,但在我入部測試的時候,打敗了劍道部所有人,這件事就沒有人再提起過。」

    是高二高三的前輩,不允許出現比自己更強的後輩

    還是你自己瞧不起劍道部

    村上悠沒有問出口。

    這都是無關緊要且過去的事情。

    「所以你現在是在吹奏部」中野愛衣把菜端上桌,雖然多了四個人,但今天的芋頭、味增汁還有秋刀魚都很多。

    「不是,我現在在輕音部。」

    「輕音部」村上悠看了眼進了屋后,表面乖乖坐在原位上一動不動,但腳一直在做各種小動作的四個女子高中生。

    看起來的確是一個很輕鬆的社團。

    幾人身上的校園氣息讓他有些懷念,所以他很快吃完飯,洗完澡,把客廳讓給她們練習,同時也是不讓她們因為有大人在場,而感到不自在。

    幾人的練習持續到十一點半,正好是村上悠的休息時間。

    其實她們繼續練習下去,村上悠也不會介意。

    他下樓準備上個廁所,然後睡覺,靠近客廳時,聽到裡面的交流聲。

    悠沐碧:「今天我就陪你們睡客廳了。」

    一個女聲:「凹醬前輩真是太好啦」

    佐倉鈴音:「把空調打開吧,萬一感冒了。」

    另外一個女聲:「不不不,謝謝佐倉姐,但不用了。」

    又一個女聲:「唯她受不了空調的味道。」

    佐倉鈴音:「這樣啊,那你們晚上一定要蓋好被子哦」

    「謝謝佐倉姐」x4

    佐倉小姐對女孩子,不,是對漂亮可愛的女孩子,是真的非常溫柔。

    村上悠正準備上樓休息,佐倉小姐一臉大滿足的表情從客廳里走出來。

    看到村上悠,她皺了皺眉。

    「夜襲」

    「你」

    「你可以試試。」

    「沒興趣。」

    佐倉小姐的好心情瞬間沒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
    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