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162.片場閑聊、三隻熊、《修羅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162.片場閑聊、三隻熊、《修羅場》字體大小: A+
     

    中野愛衣穿了一件白色衛衣,裡面是一件同色的的短袖,下身穿著黑色長裙。

    剛好過肩的長發披散,只在後腦勺挽了一個村上悠,不,應該是絕大多數男性看不懂的結。

    她走在前面,雙臂伸展,像是在和遠方的秋日晴空擁抱。

    「天氣真好啊~」

    「嗯。」

    村上悠回應了一句。

    路邊花壇里的紫陽花早就凋謝,時間來到十月下旬,楓葉也到了最佳的觀賞期。

    回顧一下原本很漫長,現在卻沒什麼實感的夏天。

    看晴天娃娃淋了幾次雨,去了一趟京都,坐了一次深夜的新幹線,夏天也就過去了。

    「村上君」走到遠處的中野愛衣站在原地,回頭望著他,笑著揮揮手:「在幹什麼呢快點啊」

    村上悠把目光從紫陽花的枯枝敗葉中收回來,看向中野愛衣。

    她揮手時,四指彎曲,壓著衣袖,把自己手的四分之三縮在袖子里。

    不是冷,只是女孩子們,習慣用這種方式表達可愛。

    「來了。」

    兩人正在去《遊戲人生》片場的路上。

    這又是一個絕大多數時間,除了村上悠之外,其餘全是女聲優的片場。

    「喲,村上君,中野醬,你們來了。」音響監督明田川仁,很熱情的和兩人打招呼。

    「早上好,明田桑。」

    「說過幾次了,叫我仁醬就好啦。」中年老男人說著恬不知恥的話。

    中野愛衣笑著道:「好吧仁桑。」

    「仁桑就仁桑吧,真是的。喂,村上君,你也叫一聲試試看啊。」

    村上悠揚了揚手裡的台本,「我還有一些地方沒想清楚,你們聊。」

    說完走到牆角,把台本翻到第一頁,開始快速背誦這一場的台詞。

    「真是冷淡啊,這傢伙」明田川仁抱怨一句,但立馬又扭了扭屁股:「啊不過這樣的村上君才是最好的」

    「......哦。」中野愛衣臉上原本很正常的笑容微微收縮了一下,變成了營業性笑容。

    「中野醬你要好好抓住他哦」

    「誒」

    「最近你們的廣播,嘿嘿」明田川仁笑的像一個四十歲的大嬸:「對了,也快十一月了,冬季番的試音會也將陸續開始,你事務所有沒有給你安排試音會」

    「經紀人和我說過一次,已經安排了兩個了。」

    「嗯,最近業界開始出現輕改編熱潮,你可得好好抓住機會。」

    「嗯,我知道了。」

    「我這裡有一個試音會,你要不要來試試。」

    「誒可以嗎」

    「這有什麼,不過能不能拿到女主角役,就要靠你自己的了,我一個音響監督也決定不了太多事情。」

    「能有試音機會,已經很感謝謝明田桑。」

    「真是的,不是說了叫仁醬嘛。」

    「……仁桑。對了,動畫是輕改編嗎如果是的話,請告訴我名字,我回去會先開始看原著的。」

    「名字是《我女友與青梅竹馬的慘烈修羅場》,是gangan文庫的一本輕。」

    「哦,謝謝...仁桑。」中野愛衣猶豫了下,小聲問道:「那個,男主角.....」

    「嘿嘿嘿」

    往上數兩代,職業都是音響監督的明田川仁,笑的像五十歲的老奶奶。

    ……

    a部分配音結束,中場休息時間,幾名女聲優以釘宮未夕為主,坐在一起聊天。

    「中野醬一直用這種聲線很辛苦吧」

    中野愛衣配音的【白】役,是一個11歲的小女孩,患有對人恐懼症等社會心理疾病。

    要想發出符合這種角色設定的聲線,哪怕是有實力的聲優也相當辛苦。

    「的確比較累,不過還好,大家為了不讓我太費力,都會下意識壓低自己的聲音呢。」中野愛衣帶著溫柔的笑容,說著溫柔的話。

    看不太出她有多少被誇獎的喜悅。

    「我們還好,主要是村上桑一直很照顧你呢~」

    【空白】兄妹有很多要同時說的台詞,哥哥【空】是一個「慷慨激昂」的性格,聲音總是偏大,而【白】的聲音很弱氣。

    這樣的情況下,村上悠既要表現出【空】的跳脫,又要讓中野愛衣的聲音不被壓下去,是一件非常麻煩的事情。

    中野愛衣看了眼坐在角落裡,慢悠悠吃著釘宮未夕帶來的橘子的村上悠,笑著道:「是呢,村上君在配音的時候,很照顧我。」

    「中野醬自己也很努力啊。」不知名知性女聲優拿起中野愛衣的台本,上面貼滿了各種顏色的便利貼。

    隨便翻開一頁,台詞頁上寫滿了筆記。

    當然,幾乎每一頁的右下角,都畫了一隻兔子。

    「真可愛啊這個兔子,畫的真好。」

    中野愛衣有些害羞和謙虛的笑了笑:「我從初中就開始這樣畫兔子了,可能是畫的久了吧。」

    不知名知性女聲優自然而然的又把話題轉移到村上悠身上:「中野醬做的筆記是這裡最多的,然後是我們,好像只有村上桑不怎麼喜歡做筆記。」

    釘宮未夕吃著橘子,也吐槽了一句:「我和他共演的所有動畫,他的台本都像新的一樣,要不是他配音的時候完全沒問題,我都懷疑他沒看台本。」

    中野愛衣和大家一起笑起來。

    只有櫻花庄的人知道,村上悠在去配音現場之前,的確是不看台本的。

    不知名知性女聲優也拿起一個橘子,「村上桑真的一點筆記都不做嗎是因為潔癖還是什麼」

    她的手非常小心的剝著橘子皮,想模仿村上悠一樣,把橘子皮剝的像一個燈籠。

    但這不是正常人類能輕易做到的事,她下手的第一下,就把橘子皮的完整性打破了。

    「應該不是潔癖。」釘宮未夕吃完橘子,拍拍手,又抽了張紙巾擦了擦:「《刀劍神域》第三場配音的時候,我看他的台本上全是湯汁,可能是吃飯的時候看台本,不小心撒上去的。」

    「村上桑果然也是努力的人呢。」

    「嗯嗯。」釘宮未夕從心底里相信,自己的直屬後輩是一個非常努力的人:「當初事務所面試的時候,村上自我介紹就是{全力全開,村上悠得斯},哈哈哈。」

    女聲優想到村上悠平時的冷淡,和說這句話時的反差,都笑了起來。

    中野愛衣也附和著笑笑。

    只有櫻花庄的人知道,那本台本是吃飯的時候,東山柰柰和悠沐碧搶菜,不小心弄髒的。

    然後兩人把台本放回去,當做什麼事都沒發生。

    村上悠直到配音當天,第二次拿起台本的時候,才發現這件事。

    當時他還皺了皺眉,似乎有些嫌棄和感到莫名其妙。

    中野愛衣感覺這個場景是真的很好笑,於是她笑的很厲害了一些。

    一間小小的配音室,就算幾人的聲音在小,呆在角落裡的村上悠,也能聽得很清楚。

    這不是什麼值得稀奇的事。

    不是指他的聽力,而是女聲優在背後議論他這件事。

    只要他在的片場,不管他是主角役還是配角役,人們的話題大多數時間都圍繞在他身上。

    要麼演技,要麼顏值,要麼就是略顯「古怪」的行為舉止。

    女聲優們津津樂道。

    結束這場配音,村上悠又和釘宮未夕一起參加了一場《刀劍神域》的活動。

    其實也就是到比較出名的廣播里做嘉賓,然後宣傳一下動畫和原著。

    類似村上悠上《釘宮家的客人》廣播,宣傳《我勇》一樣。

    活動沒什麼好說的,村上悠相當免費拿了一張特等貴賓票——坐在聲優旁邊,近距離看他們玩遊戲,聽他們聊天,而自己幾乎不說話、不參與。

    到了晚上,又和中野愛衣錄了一期《遊戲人生》。

    這種生活是不累的——村上悠坐著說兩句話就行,但有些無聊。

    還好,村上悠也不是非要過有趣的生活。

    無聊的度過無聊的時間,也是一種不錯的體驗,且是人生的常態。

    「今天好累啊,在廣播室里差點睡著。」中野愛衣給自己捏著脖子,緩解著心理上和身體上的疲勞。

    「中野桑做什麼事,都喜歡做到自己能力的極限,當然很累。」

    晚上八點零七分,東京都颳起微風,村上悠的碎發被吹的更碎,臉上的俊秀文雅,在這秋風下,莫名的多了一絲溫柔。

    人們常常把秋天和豐收聯繫在一起,所以秋天不像其餘三季那樣僅僅是景色之美,她裡面更加讓人留戀的東西。

    比如說,寂寥於詩人,麥穗於農夫。

    中野愛衣的側臉就是這秋天。

    她裡面有少女的明媚,也有生活的溫柔和艱辛,還有對明天的嚮往。

    「唉」她嘆了口氣,笑著道:「有點顧不過來美容店那邊的工作了呢。」

    「那就辭掉吧。」

    「也對。」中野愛衣點點頭:「我一直請假,會打亂店裡的工作安排,這樣會給大家添麻煩的。」

    村上悠想的是辭掉工作,讓自己輕鬆一些;

    中野愛衣想的是不能因為自己時間的不夠,而給別人添麻煩。

    村上悠看著中野愛衣把她敞開的衛衣拉鏈拉起來——夜風有些寒意,感覺自己是不是寫《屆不到的愛戀》寫糊塗了,整天開始琢磨這些細微的人性。

    坐上電車,在{大木學院}下車,經過小巷子,回到櫻花庄。

    推開門,在玄關處看到三個屁股,熊的屁股。

    「這是在幹什麼」

    「噔,噔噔,噔噔噔」

    三個屁股開始扭起來。

    「有一天」最小的屁股轉過身,悠沐碧朝著兩人揮舞著熊爪子。

    「有一天」第二小的屁股轉過身,居然是佐倉小姐。

    村上悠有點沒想到,可能是她的山脈很高聳,給了他屁股也很大的暗示。

    「深林里」東山柰柰轉過身。

    三個穿著熊睡衣的人,看著兩人:「森林裡」

    佐倉熊:「熊先生」

    東山熊和悠沐熊兩人面對面,揮舞著爪子:「出現啦」

    然後三人又整齊的把屁股對著兩人。

    「在開滿花的森林道路里熊先生出現啦——」

    中野愛衣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跟著三人哼唱起來。

    看到站在原地,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好的村上悠,她低聲說道:「《森林裡的熊先生》,是《森林裡的熊先生》啊,快一起唱。」

    什麼《森林裡的熊先生》

    就算把名字告訴他,他也不明白啊。

    村上悠大概猜到,這應該是類似《世上只有媽媽好》的童謠或者民謠。

    可惜他對島國文化並不清楚。

    佐倉熊回過頭:「為什麼」

    東山熊:「我們怎麼會突然唱這首歌」

    悠沐熊搖搖自己的熊腦袋:「我什麼也不知道一定是櫻丘文化祭的原因吧」

    中野愛衣原本跟著打節拍的雙手停了下來,三隻熊唱的歌詞和她童年的記憶對不上。

    村上悠就看著三隻母熊,笑了笑。

    【音樂】

    村上悠用剛學來調子:「夠了啊和我無關!」

    三隻熊似乎因為他這句歌詞,而變得更加真實。

    「不不不不不」東山熊雙手在胸前比劃著車輪滾滾。

    「櫻丘文化祭對每個人都開放啊大家都可以一起快樂啊!」

    村上悠換上鞋子:「那就隨便你們咯——」往客廳走去。

    【音樂lv2:91/100】

    「什麼啊!」佐倉小姐大不滿:「我還特地穿上這件衣服,你居然就這麼無視了!」

    村上悠回過頭,看著她被毛茸茸的熊外套包裹的、氣嘟嘟的精緻小臉:「我做飯。」

    「哦,那沒事了。」

    中野愛衣這邊也換好鞋,朝三人問道:「今天怎麼了你們要組成樂隊出道嗎」

    「不是哦,是學校的文化祭要開始了。」悠沐碧用細瘦的「熊掌」,抱著中野愛衣的手臂。

    「這樣啊,也的確到了這個季節了。」

    島國的十月和十一月,是學校舉辦各種活動的主要時間。

    五人走回客廳。

    村上悠把台本放到客廳里的柜子上,就一個人到廚房做飯。

    把魚洗凈,鍋燒油,把魚滑著放入鍋里。

    左手插兜里,右手輕輕顛鍋,讓魚肉不至於粘鍋。

    等這一面煎的差不多了,微微用力,魚順著鍋,在空中拋出一條優美的弧線,然後乖乖翻了一面落回鍋里。

    兩面煎至金黃,放入開水和薑片,蓋上鍋蓋,大火煮。

    沒有定時。

    定時是對【滿級】料理的侮辱。

    等湯變白這段時間,利用華羅庚燒水定律,做其他菜。

    做好一個菜,這時湯也變白了,下豆腐,轉小火。

    村上悠在外面吃飯,從來不嫌棄好吃不好吃,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每個廚師都是與生俱來的華羅庚燒水定律踐行者。

    他們比總結出這條統籌方法的華羅庚,還要信守這條定律。

    如何用最短的時間,烹飪出最好的、最多的菜肴,是每個廚師都會下意識去考慮的事情。

    以上摘自《村上悠做飯的時候想些什麼》——大部分都是胡思亂想。

    和《村上悠在片場想些什麼》並稱為{村上悠亂想系列}。

    用這兩本不存在的書,給村上悠下的任何定義,都是片面和有時效性的。

    飯桌上,菜被吃完,魚湯被喝光,只剩骨架的魚無力的躺在桌上,白眼珠子閃爍著詭異的光。

    「唔啊~飽了飽了~」

    「今天湯很好喝啊!」

    「嗯嗯,秋天和冬天就是應該喝湯嘛,村上,以後每天都來一個湯吧,好不好嘛~」吃完飯的佐倉鈴音是會撒嬌的佐倉小姐。

    村上悠點點頭:「可以。」

    冬天喝湯的確不錯。

    反正做什麼都是做,村上悠也沒有拒絕的道理。

    「悠尼醬,我們學校的文化祭是十九號到二十一號,我參加的社團表演在第一天,你要記得來啊。」

    「好啊。」村上悠對悠沐碧是格外喜愛的:「我會讓經紀人盡量給我安排好時間。」

    村上悠等中野愛衣和東山柰柰把桌上的垃圾收走,拿出《我女友與青梅竹馬的慘烈修羅場》第一卷。

    這本已經改編成今年的冬季番,事務所那邊前幾天打電話通知他,經過製作組和影響監督的討論,男主役被直接指定給他。

    演技好,價格便宜,人氣高,這樣的聲優真的是完美的人選。

    這是他們給出的理由。

    前兩個沒什麼好說的,村上悠對於人生高這個條件有些懷疑。

    人氣的確不錯,但也僅限於女性中,而《修羅場》是典型的男性向作品。

    他在這種作品上,人氣高似乎沒什麼用吧

    不過這不是他需要考慮的事,做好身為聲優該乾的工作就行了。

    《修羅場》的作者裕時悠示,也在【島國最強輕作家漫畫家之家!!!】line群里。

    把聲優情報發群里后。

    大老師最近一直在罵一個叫{村上悠}的新人聲優,說他拒絕《春物》的試音會,沒有眼力,一輩子都火不了。

    他用人格擔保!

    從大老師身上,拿到不少好處的新人作家村上春樹,表示贊同。

    他也很無奈啊。

    早間紗織平時是一個很溫柔的姐姐形象,進了錄音棚是一個體驗派聲優。

    這兩點都很受社內和業界的喜愛,也有很多粉絲。

    但村上悠參加《春物》男主角的試音會,拿到了比企谷八幡役,那麼他又要忍受漫長的、來自早見紗織的鄙夷視線。

    《漫畫家與助手》的配音工作,已經讓他第一次對錄音棚產生了排斥心理,他不想再經歷第二次。

    而且,萬一《春物》第一季火了,要出第二季,第三季,那他可遇見的未來,至少有三月,每周都要去一次錄音棚,去面對早見紗織看人渣的目光。

    這種歲月真的不需要出現在他的無聊人生中。

    中野愛衣洗完碗,回到客廳。

    「村上君,你看完了能不能借我看看」

    中野愛衣突然對輕表現出興趣有些反常,但村上悠不是什麼事都喜歡知道結果的人。

    他對身邊很多事都缺乏足夠的好奇心。

    「拿去吧。」

    「啊咧你這麼快就看完了嗎」

    「嗯。」

    其實是不怎麼感興趣,所以他看的很快。

    一,不像《刀劍》和《地錯》那樣,描寫上的是網路世界和異世界,而是普通的現實世界,這讓他的【】丶{身臨其境}沒什麼新奇感。

    二,在青春戀語上寫的沒有大老師寫的好。

    這就是一本很普通、男子高中生在校內公認的第一美人、「前女友」、「未婚妻」幾個女孩子之間,享受被爭奪的故事。

    無聊。

    男主角的待遇,絲毫不能引起魅力超越極限的村上悠的點滴羨慕。

    無聊歸無聊,這只是村上悠自己的看法,能被動畫化,說明這作品本身是有長處的。

    銷量勉強能出第三卷的村上悠,從一個輕家的角度出發,反而必須抱著學習的態度。

    「那村上君你先去洗澡吧,我待會再洗。」

    「好。」

    村上悠手撐著桌子,站起來,準備去中庭收換洗的衣服。

    「你的衣服我已經幫你收了。」說話的居然是佐倉鈴音:「秋天晚上有霧氣,我收衣服的時候就順手幫你一起收了。」

    「哦,謝謝。」村上悠往浴室方向走了兩步,然後突然想起一個問題,回過頭,對研究不知道什麼台本的佐倉鈴音說道:「你收了幫我放哪了」

    佐倉鈴音揮揮手裡的筆,感覺村上悠有點煩,打擾她專心看台本:「洗衣機上面。」

    這個時候不說話,自己默默的去洗澡無疑是最正確的選擇。

    所以村上悠沒有矯情的再次說謝謝,而是默默地退出客廳。

    洗衣機上的衣服,怎麼說呢,看的出來,佐倉小姐的確想把它疊好。

    但結果嘛

    只能說,已經非常努力了。

    洗完澡,直接回到樓上,打開窗,夜風從紗窗外吹進來。

    也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是因為剛洗完澡吧,他突然有些口渴,於是下樓倒了杯水。(其實是我寫到這裡口渴了,然後去倒了杯水。)

    從「書桌」里拿出稿紙,寫到十一點半。

    放下筆,把稿子夾回書里,上了廁所,準備睡覺。

    牆壁上,三萬日元的空調,顯得有些寂寞。

    夏天還沒用過幾次,迎接它的,就是未來一年份的灰塵。



    上一頁 ←    → 下一頁

    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
    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