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160.等待、請求、他說想讓我也見見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160.等待、請求、他說想讓我也見見你字體大小: A+
     

    十月十三號,村上悠在八點醒過來,今天上午有兩個配角的配音工作。

    手裡拿著淺粉色封面的《斬赤紅之瞳》台本,穿著紅色的男式襯衫,出了門。

    台本是劇組的,襯衫是粉絲送。——這句話有些多餘,因為只要不是女裝,村上對衣著的顏色並不上心。

    可能是因為襯衫是紅色的原因吧,今天的村上悠,整個人和往日的溫雅有所不同。

    看起來多了一些花花公子的味道,顯得輕佻了很多,但在他周身散發出來的、{不想聊天}的空氣,又讓人知道他不是那種人。

    《斬赤紅之瞳》製作組租用的錄音棚有些特殊,聲優進配音室需要換上拖鞋。

    而又由於劇組到場人數,遠多於錄音棚準備的拖鞋,新人後輩們只能穿著襪子進去。

    村上悠也不例外。

    脫了鞋,走進配音室,和比他先來的聲優們,打了聲招呼。

    也沒去搶唯一一張沙發的角落,而是直接依靠在大門的牆角。

    這個配音室的牆角非常好。

    它的門后,留有一塊足夠大的地方,哪怕村上悠靠在那裡,有人從外面進來,也不會被門擠壓到。

    而且這個位置,距離他們這些配角使用的麥克風,也是最近的。

    拿出台本,拇指輕壓,翻到今天的配音片段。

    先是把他配音角色的台詞全部背下,然後開始走神。

    陸續有其他聲優到來,眾人對沉默寡言、喜歡牆角的村上悠見怪不怪。

    只有女主役的雨宮天,由於她本身年紀小和村上悠顏值高的原因,進門的時候特地瞧了一眼門背後。

    然後她不露齒的、高冷的笑了下。

    她不是在和村上悠打招呼,只是純粹想找個笑點而已。

    村上悠也沒空搭理一個故作高冷,實質上內心是一個小孩子的路人。

    配音很快開始,村上悠陷入漫長的無聊狀態中——這一整集,他只有五句台詞。

    四根麥克風,中間兩根被男主和女主一直占著,最右邊的是前輩們在用,只有村上悠前面的這根,一直有配角輪換上去。

    接下來就是打發無聊的一些措施,比如觀察今天到場的人的穿著。

    男主役聲優,今天穿的是v領薄線衫,下身是淺黃色的休閑褲;

    女主役雨宮天,披散著長發,上身是白襯衫,挽著袖子,下身是緊身藍色牛仔褲。

    這人似乎特別喜歡藍色,在村上悠漫長的配音等待時間裡,每次都會在她身上發現藍色的衣服。

    或上衣,或褲子,亦或者全身都是。

    外面換鞋的地方,那雙藍色的運動鞋似乎也是她的。

    最後一根麥克風上的前輩,是一名女聲優,穿的上衣款式村上悠不認識,下半身是米色長裙。

    「啊」

    無聲的打了一個哈欠。

    村上悠把背完全靠在牆壁上,雙眼沒有焦距的看著顯示屏。

    等到顯示屏上的時間軸來到10分鐘,他面前的麥上來一個男性聲優時,他才打起精神。

    快輪到他了。

    男性聲優:「我是布萊特,請多指教」

    男主:「你...你好。」

    女性大前輩:「這傢伙是個基佬哦。」

    男主:「呃——」

    男性聲優:「喂喂,你這樣會害別人誤會的好吧,對吧」

    顯示屏上,男性聲優配音的角色,有一個特寫鏡頭:面帶腮紅,眼神迷離,背景是紅色的菊花盛開。

    男主:「拜託你快否認啊!」

    配音室里充滿歡樂的氣氛。

    村上悠面無表情,勉強打起精神,也不管台本在哪一頁,等男性聲優讓開位置后,直接走了上去。

    「嘿嘿嘿」

    先是猥瑣的笑聲宣告角色的登場。

    緊跟著的,是犯罪宣言。

    「差不多是雷歐奈大姐的入浴時間了,為了一睹那對山脈的風采,什麼危險都可以拋之腦後!」

    村上悠配音的,就是這樣一個頭頂綠髮的變態。

    他的語氣義正言辭,卻給人賤到極致的感覺,又讓人情不自禁的笑出來。

    女性前輩的情緒也被帶動,笑著打趣的說出台詞:「那麼...我就收下你的兩根手指啰」

    「嗯!啊————」

    時間是10:05:33:03

    村上悠發出驚恐的嚎叫聲,為了不讓聲音過於好聽,他故意壓了壓嗓子。

    雨宮天小妹妹晃了晃身體,差點笑出聲。

    女性前輩更加來勁,「真是一點都不吸取教訓啊拉伯。」

    語氣和顯示屏里,踩在村上悠角色上的那個女人,完美融合在一起。

    「可惡!我不會屈服的!」

    「那下次就是一條手臂咯~」

    女性前輩好像有點興奮的過頭,臉上帶著神經兮兮的笑容,似乎在期待著什麼。

    村上悠緊盯著顯示屏,在女性前輩的角色,用力扭動他的角色的手臂時,念出最後一句台詞。

    「呃啊」

    是享受痛苦的呻吟。

    雨宮天連台本都放下了,看著顯示屏歪了兩下頭,才勉強把笑意憋下去。

    村上悠退回牆角,他的工作結束了。

    看了下時間,十點十二分。

    距離a部分結束還有兩分鐘。

    把台本合攏,發了兩分鐘呆,離開了這個片場。在吃午飯前,他還有一個配角的片場要趕。

    到了中午十二點,無聊的工作才總算結束。

    浪費那麼多時間,他一上午,其實總共也就說了不到十句台詞。

    輕鬆不輕鬆暫且不說,就是過於無聊。

    中午飯是在一家叫松屋的快餐店裡解決的,類似國內的沙縣小吃,味道還可以,關鍵便宜快捷。

    午餐還額外贈送一份免費的味增湯,外賣沒有。

    店裡還是像往常一樣,除了白領社畜,就是勤工儉學的學生。

    村上悠坐在角落,以不快不滿的速度把飯吃完。

    有女店員上來詢問,「先生,是否還需要味增湯呢」

    女店員微微彎著腰,靠的很近,但身上沒有明顯的香水味,但臉上畫著妝。

    「不用了,謝謝。」

    拒絕了靠臉才能拿到的第二份味增湯,村上悠拿起台本和書,慢悠悠的趕到咖啡店裡。

    沿途的路上,並沒有聞到哪裡有梅花的香氣。

    也不知道是這條路上沒有,還是沒到季節。

    店裡的生意還是一如既往的好,隨著村上悠的到來,下午也必將更加熱鬧。

    村上悠給客人們調製著咖啡,聽她們說著他不知道的東京故事。

    「玉子!玉子!」

    店內小聲說話的潛規則被打破,許久不見的小林阿婆推門進來。

    她的精神看起來還好,只是經過這個夏天,身形又佝僂了一些。

    北川玉子正在給客人送咖啡,聽到她的聲音,連忙跑過來。

    「阿婆,你回來啦」

    「嗯嗯。」小林阿婆滿是褶皺的臉上露出笑容:「回來啦,回來啦,玉子最近過得怎麼樣東京的夏天很熱吧當初讓你跟我一起去避暑......」

    店裡的客人們都微微皺眉。

    村上悠把手裡沖泡好的咖啡,推到坐在吧台上的女客人面前,對北川玉子說道:「玉子,讓小林阿婆先坐下吧。」

    「嗯,好的,師傅。阿婆,我們坐這邊吧,別吵到其他客人」

    「好好,我要能曬到太陽的地方。」

    小林阿婆的聲音總算小下來,坐在遠處擼貓看書的真田美子,很不優雅的瞥了瞥嘴角。

    「村上桑,這是玉子醬的奶奶嗎」有新來的客人問道。

    「不是。」

    「那為什麼來找玉子啊還很熟的樣子」

    「不太清楚。」

    「這人的嗓門真是大,不知道這裡咖啡店嗎」

    「就是就是,聲音還那麼難聽。」

    村上悠擦著器具,聽著吧台上幾個女人的小聲討論,偶爾應付兩句。

    人嘛,有的招人喜歡,有的招人討厭,不是所有老人都是慈祥溫和。

    小林阿婆在店裡待了一會,吃了一塊甜品走了。

    真田美子把北川玉子叫過去。

    「她度假回來,以後肯定會常來店裡,玉子,你要負責解決她,不能讓她影響到其他客人。」

    真田美子用的{解決}兩個字。

    「嗯,我知道了,謝謝美子姐。」

    「唉」真田美子嘆了口氣:「都怪玉子你太可愛了。」

    也不知道她在說小林阿婆,還是在說她自己。

    「哪有」北川玉子的臉很明顯的紅起來:「美子姐比我好看多了。」

    真田美子笑著捏了捏北川玉子的小鼻子,「去忙吧」

    「嗯」

    過了午休,除了村上悠負責的吧台仍然坐滿外,其他位置已經不再接待客人。

    這是真田美子新定的店規,主要是給可愛的女店員們休息時間。

    藐視店長威嚴、長期請假的村上悠,自然是不在福利編製內。

    落地窗的窗帘被拉上,店裡的燈光暗下來,只有吧台亮著一排明明燈罩很大,卻不怎麼亮的燈。

    真田美子本想讓三名女店員去她房間的客廳里休息,但北川玉子肯定不能讓師傅在那裡幹活,而自己去休息。

    大西紗織為了刷好感度,也在旁邊打著根本不需要她的下手。

    最後一名服務員,也肯定不會,也不敢在這種情況下,獨自去休息。

    不是每個人都活得像村上悠那樣隨性。

    幾人的幫忙,也都僅限於洗洗工具,大部分時間還是在哪裡玩手機。

    大西紗織帶著耳機,在nico上刷著視頻,偶爾看看直播。

    「大西醬,這是什麼」

    「沒什麼,就是普通的剪輯視頻。」在北川玉子臉靠近之前,大西紗織把一則名為{唯一神與大天使茅野愛衣}的視頻關掉。

    北川玉子也沒多問,和她只在nico上看咖啡相關的視頻不同,她知道大西紗織喜歡看一些稀奇古怪的視頻。

    「最近你的試音怎麼樣了」

    「唉,」大西紗織的馬尾,像極了三天沒澆水的綠蘿:「經紀人給我介紹了兩個試音,全都失敗了。」

    北川玉子快速的眨了兩下眼。

    她對聲優的了解,全部來自師傅村上悠,一直以為聲優試音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呢。

    「那個,抱歉,大西醬。」

    「沒事沒事。」大西紗織突然壓低聲音:「北川醬,當初村上前輩為什麼會答應教你沖泡咖啡呢」

    「嗯——」北川玉子的記憶並不出眾,大半年前的事,需要好好回憶一下:「好像,我是直接拜託師傅的,然後他就同意了。」

    「誒就這樣嗎」

    北川玉子點點頭:「嗯」

    大西紗織的目光看向正在沖泡咖啡的村上悠。

    昏暗的燈光,那張原本白皙的側臉,染上一層黃色的光暈。

    指骨分明的右手,拎著水壺,熱水均勻的落在漏斗里。

    隨著白色氣霧的升騰,濃郁的咖啡香味瀰漫開來。

    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男人的腦子裡,有她想要的東西。

    大西紗織陷入沉思。

    下午三點,店裡又開始正常營業。

    到了晚上八點,村上悠脫下圍裙,拿著台本和書,走出店。

    走到三百米櫻花道的三分之一處,被大西紗織攔了下來。

    180度鞠躬。

    「前輩!請教我聲優的技巧!」

    「我不都說了嘛,事務所會給你安排直屬前輩的。」

    「但是!如果這段時間沒有展現出足夠的潛力,事務所安排的前輩,也不會太出色的!求你了!前輩!」

    這麼直接不顧自己尊嚴的向人求教,還是一個女孩子,讓村上悠有點驚訝。

    但是。

    徒弟有一個北川玉子已經夠了,特別是在聲優上,他只打算栽培一個、他親自挑選的直屬後輩。

    大西紗織的天分明顯不夠。

    演技姑且不說,聲線上沒什麼特色。

    哪怕他用心培養,可以讓她成為頂級聲優,但那太麻煩了。

    如果可以的話,他想找一個有一定天賦的男聲優。

    雖然他自己不在意,但他點數過高的魅力,一直存在那裡。

    女性直屬後輩,到頭來,總是難免出一些感情上的問題。

    那太麻煩。

    「我自己也在跟著釘宮桑學習,還沒有教別人的能力。」

    話說到這種程度,善於解讀空氣的大西紗織,明白了村上悠的深層意思。

    但是,大西紗織突然直起腰。

    「前輩!」

    「嗯」

    「我有那裡不好嗎」

    「什麼」

    「我會非常非常努力,非常非常聽話,請前輩收下我吧!」

    大西紗織抿著嘴,雙目和村上悠對視。

    村上悠揉揉眉心,對大西紗織的好感度直線下降。

    他討厭性格主動的人,特別是把這種主動用在他身上的人。

    「這樣吧,今天是十三號,如果你能在三十一號之前,接到兩個角色,我就收下你。」

    以大西紗織的天分,只要不是又出現吃仙貝的角色,接下來的半年裡,能接到一個路人角色,已經算得上優秀。

    「那就這樣說定了,前輩!」

    「那你加油。」

    村上悠點點頭,認為這場對話差不多該結束了。

    正當他準備離開的時候。

    「前輩!你不是要給我介紹一位朋友嗎請把她的line給我吧!」

    村上悠不知道大西紗織是什麼意思,但他還是把中野愛衣的line號給了她。

    「謝謝前輩,今天失禮了。」

    村上悠擺擺手,往車站方向走去。

    回到家,村上悠和中野愛衣說了一下大西紗織和line號的事。

    「可愛的女孩子啊」

    「是我事務所的後輩,是一個充滿熱情和勤奮的孩子,夢想也是成為一名優秀的聲優。」

    村上悠現在對大西紗織沒什麼好感,但也不會故意去說別人的壞話。

    況且,努力抓住機遇,向著成功前進,換一個有點熱血的年輕人,應該會欣賞大西紗織吧。

    就像《英雄學院》里的歐爾麥特,因為綠毛的熱血,而把oneforall傳承給他一樣。

    「哦~」

    聽到大西紗織也是個夢想主義者,中野愛衣勉強接受了大西紗織的好友邀請。

    大西家裡。

    大西紗織洗完澡,咬著麵包,苦惱著怎樣才能從中野愛衣前輩這裡,請教一些演技的問題。

    大西與鹿:你好,中野桑

    杏杏:你好

    大西與鹿:我是村上前輩事務所的後輩

    杏杏:嗯,村上君跟我說了

    大西紗織撓撓頭。

    不管是攔下村上悠,還是主動加人好友,如果不是為了聲優這個夢想,她是做不出今晚的舉措的。

    所以,接下來該怎麼說呢

    關鍵中野愛衣桑看起來,也不是很熱情的一類人啊。

    嘴裡的麵包吃了一半,大西紗織還沒想出,該怎麼自然的提出請教演技這件事。

    難道又要直接開口嗎

    不行的。

    村上前輩是因為北川醬給了情報,而且兩人之間的關係雖然不熟,但不想現在這樣完全不認識。

    但這樣一直不回復,也是一種很失禮的行為啊!

    啊——真是的,總之先把聊天繼續下去!

    大西與鹿:我經常從村上前輩那裡聽到,關於中野桑的消息

    杏杏:是嘛,說了什麼啊

    大西與鹿:{中野桑真的是一個溫柔和努力的人,想讓大西你也見見}

    大西與鹿:村上前輩經常這樣說呢

    過了一會,正當大西紗織以為,中野愛衣不打算回她消息的時候。

    杏杏:大西,明天有一個試音會,你要去嗎

    大西紗織:「誒——」

    大西媽媽:「saori!!!晚上聲音小一點!」

    大西紗織縮了縮脖子,手在鍵盤上動的飛快。

    大西與鹿:可以嗎真的可以嗎中野桑!

    杏杏:嗯,是一個路人角色,監督那邊直接讓我們這些主役,推薦一些後輩去試音呢

    杏杏:怎麼樣呢

    大西與鹿:去去去!謝謝中野桑!我會努力的!

    杏杏:放輕鬆,不要緊張,我和你分享一些背景,和配路人時的技巧吧

    杏杏:雖然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我們互相學習,一起加油??

    幸福來得太突然。

    果然,村上前輩介紹的朋友,都是很靠譜的前輩啊!

    大西與鹿:謝謝前輩!請多多指教!

    櫻花庄,村上悠洗完澡出來,看到中野愛衣居然沒在看台本,而是在玩手機。

    這讓他有些驚奇。

    中野愛衣對電子產品的態度,像是六十年代的人,平常只看看綜藝和自己配音的動畫,其他什麼都不看。

    玩過的遊戲,也只有小時候那種黑白像素寵物蛋,每天定時清理糞便和餵食的那種。

    像這樣深夜還在玩手機,還是第一次見。

    驚奇歸驚奇,村上悠也沒多問。

    道了聲晚安,他就回樓上繼續寫自己的,完全沒想到樓下那個女人,在給他的聲優事業添磚添瓦。

    還是塊他認定不夠資格的磚瓦。

    中野愛衣也不知道,這個大西紗織其實並不是很受村上悠待見。

    聽到村上悠說要把她介紹給大西紗織認識,她還以為兩人是關係很好的前後輩。

    當然,關鍵的關鍵,是村上悠說她很溫柔,想讓大西紗織也見見她這句話。

    大西紗織也不清楚,為什麼中野愛衣突然之間熱情起來。

    她還以為,中野愛衣原本就是這樣一個關愛後輩的人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
    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