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159.為難、咖啡、語音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女友是聲優 - 159.為難、咖啡、語音包字體大小: A+
     

    「大家不要誤會,我和中野桑只是在合租而已,我在樓上,她在樓下,共用一個客廳,而且還有其他租客。」

    村上悠雖然還不知道中野愛衣會走什麼路線,但作為長相漂亮的女聲優,沒有男朋友總比有男朋友走的更順一點。

    不,甚至是否有親密一些的男性朋友,對於挑剔的島國粉絲來說,也是值得介意的事。

    他們愛的不是藝人,而是他們自己。

    中野愛衣從手腕中抬起頭,已經控制好情緒,臉上的笑容恢復成往常的模樣。

    「那就算你過了吧,讓我們繼續下一個環節……《擺脫交流障礙計劃》~」

    「唉。」

    「哈哈哈」中野愛衣剛控制好的情緒,立馬又忍不住笑起來:「為什麼要嘆氣啊!」

    「我玩不來這個。」村上悠右手捂著臉:「真的。」

    中野愛衣好不容易又忍住笑,用老師的語氣,教訓道:「所以才要好好鍛煉啊~,你一直逃避是沒用的,我們爭取在《遊戲人生》完結之前,讓你在廣播上的表現得到提升。」

    「好的,中野老師。」

    「沒關係的。」中野愛衣翻了一頁台本:「現在就我們兩個,就當做在玩遊戲好啦~,村上君你不是最擅長玩遊戲嗎?」

    「話是這樣說沒錯......嘛,算了,開始吧。」

    但他擅長的不是小劇場這種過家家遊戲。

    聲優,真的很難。

    又要配音,還要有搞笑藝人的天賦,要麼就要會唱歌。

    時代,不僅僅是在迫害咖啡師。

    聲優也遭到了毒手。

    「讓我看看第一個場景是什麼,{下班準備回家,正準備把傘從包里拿出來的時候,眼前出現一位,因為沒帶傘而感到困擾的女同事,要怎麼樣才能機智的回家呢?}」

    讀完題目,中野愛衣還是日常不給村上悠搶角色的機會,直接進入劇場模式。

    「下雨了呀,好大啊,天氣預報明明說今天不下雨的,忘記帶傘了怎麼辦啊。」

    見村上悠沒說話,中野愛衣繼續扮演{下班后,會自言自語的女性社員}。

    「這樣跑到車站,一定會淋濕吧,然後還會感冒,怎麼辦呢~」

    村上悠還是沒說話。

    中野愛衣收起臉上浮誇的演技,對著村上悠說道:「村上君,你要在哪裡等到什麼時候?」

    「我已經走了。」

    中野愛衣愣了下。

    「什,什麼?」

    「我已經撐著傘走了。」

    「把同社的女性社員留在大雨里?」

    「嗯。」

    「給我回來!」中野愛衣微微撅著嘴,原本溫柔的臉,終於流露出少女原本的小情緒:「你這樣的做法,根本不可能擺脫交流障礙的呀!重新來!」

    村上悠揉揉眉心。

    「啊,雨好大啊,怎麼辦呢?誒,村上君,你也沒回去啊?」

    中野愛衣主動出擊,把原本應該早就自己打著傘走人的村上悠,強制回檔了。

    「中野桑沒帶傘嗎?」

    「嗯嗯,正在想怎麼辦呢,村上君你帶了嗎?」

    「我帶了一把,我去便利店給你買一把。」

    「但是,最近的便利店距離這裡都有十公里呢。」中野愛衣看著天花板,用無辜的語氣:「我們公司真是偏僻呢。」

    十公里才有便利店?

    這是什麼北海道鄉下設定?

    公司建在這種地方真的好嗎?

    村上悠想了下,「那我把傘給你吧。」

    「誒?那你自己怎麼辦?」

    「沒關係,我家住的近。」

    「哦。」中野愛衣聽到村上悠也開始設定場景,笑了下,做了一個打開傘的動作:「哎呀!」

    她看著村上悠,遺憾道:「傘上有一個洞~~」

    奇怪。

    很奇怪。

    非常奇怪。

    咖啡明明已經同意喝了,按照道理,中野愛衣沒有這麼「針對」他的理由。

    村上悠有些想不明白。(本章第一句話就是原因。)

    「怎麼辦呢,村上君?」

    「其實我還有一把傘。」

    「誒?」

    「上次下雨的時候,我在包里放了一把傘,今天早上隨手又放了一把傘進去。」村上悠,吃一塹長一智:「我已經看過了,這把傘是好的。」

    「哈哈哈~」笑了一會,中野愛衣道:「哦~,那好吧,謝謝村上君。」

    「嗯。」

    「嗯~~,村上君,」中野愛衣沒有做打開傘的動作:「你明明有兩把傘,卻跟我說只有一把,你......是在騙我嗎?」

    村上悠:「......忘了。」

    「哦,那......」

    村上悠打斷這個喜歡喋喋不休的女性社員的話。

    「中野桑,一直在這裡等,也是會感冒的,早點,回去吧。」

    「嗯嗯,謝謝村上君關心,我們一起走吧,靠近一點,一把傘也夠了。」

    「不用了,我家距離這裡很近。」

    「嗚啊!怎麼辦?這把傘的支架好像.......」

    「一起!一起走。」

    「哈哈哈哈哈,場景結束~!」

    調音師暫停了背景音樂。

    中野愛衣笑的有些收不住,良久才理順氣。

    「為什麼不一開始就一起走呢?非要自己淋雨?害羞嗎?男性都這樣嗎?假裝帥氣的幫女性把問題都解決掉,明明想接近,卻故作冷漠?」

    「不是。」

    「嗯?」

    「中野桑,考慮到實際情況,像我這樣的人,主動和一個女性同撐一把傘,對方都會以為我對她有意思。這是一件很麻煩的事。」

    「這樣啊,那為什麼最後又和我一起走呢?」

    因為不想讓把本該完好無損的雨傘,突然遭受支架斷裂的意外。

    村上悠把台本翻到第二個場景,有些無奈的嘆氣道:「中野桑,有點讓人難以拒絕。」

    中野愛衣笑著白了他一眼,也把台本翻到第二頁。

    「讓我們看看第二個場景吧,{和女同事一起吃飯的時候,男方想帥氣的請客,卻發現錢包空空如也,此時要如何度過這個難關呢?}」

    「你不感覺很奇怪嗎?」

    「嗯?」

    「為什麼要讓我這個從來不會做這種事的人,來處理這些場景呢?完全沒有任何意義。」

    「這不是村上君你一個人的事啊,大家都在聽我們的廣播,萬一他們遇上了呢?」

    村上悠有氣無力的「嗯」了聲。

    中野愛衣笑著看了他一眼,然後拿起水杯,抿著吸管,假裝在餐廳里喝飲料

    「啊~~,吃飽了吃飽了,我們走吧村上君,要不然趕不上午休了。」

    「中野桑。」

    「嗯?怎麼了?」

    「你要不要再來一杯咖啡?或者蛋糕?」

    「雖然還想吃,但時間來不及了,我們晚上再來吧。」

    「那個,中野桑,有一件事,我必須告訴你。本來呢,我是打算請你吃飯的,但是...」

    「嗯?」

    「...我忘記帶錢了。」

    「沒關係啊,這次我請客好了,晚上你再請我。」

    村上悠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按照上一個場景中野愛衣的反應,這時候她應該說{上次就是我請的客}、{明明來之前就說好你請客的,為什麼不帶錢?}、{我也忘記帶錢了}等等,讓場景難度升級。

    「解決了?」他還有點不敢相信。

    「嗯。」中野愛衣月牙形的眼睛看著他,笑著道:「實話實話很好啊。」

    村上悠點點頭。

    原來喜歡這個套路。

    這點先記下。

    女人生氣,怎麼可能因為你對她實話實說就消氣呢?

    這裡面肯定有其他原因的。

    可惜村上悠不會知道,對此也沒有興趣。

    當然,如果能讓他在廣播里少受點罪,他還是挺樂意花點時間,去了解中野愛衣的喜好。

    現在能公開的情報有兩條:一,中野愛衣喜歡有夢想且為之全力以赴的人;二,誠實的人。

    ......

    廣播錄到八點鐘,又和導演小川奈美商量著修改了一些地方,兩人才走出廣播室。

    中野愛衣雙手捧著分量不輕的磨豆機,看起來很興奮。

    「村上君,走快一點!」

    「這麼急幹什麼?」

    「我想快點回去試試你送我的磨豆機呀~」

    上次中野愛衣沖泡的黑咖啡,真實售價大概在80日元左右。

    而自動販賣機里的罐裝黑咖啡,售價是140日元。

    希望這次咖啡豆被磨得細一點后,中野愛衣牌黑咖啡的口感,能超過罐裝咖啡。

    當然,村上悠並不喜歡喝咖啡,甚至飲料。

    他只喜歡超市裡含稅100日元、寫著{島國天然水}幾個字,但具體不知道來自哪裡的純凈水。

    純凈水是重點,哪個國家,哪個地區並不重要。

    而之所以一直在自動販賣機上買飲料,也不是為了喝,他只是純粹想看看異國他鄉有什麼奇葩飲料。

    回到家,興緻沖沖的中野愛衣卻沒有第一時間沖泡咖啡,把磨豆機放在客廳,拿著衣服去浴室洗澡。

    村上悠自然是做晚飯。

    吃完飯,等佐倉鈴音和悠沐碧洗完碗,桌子清理乾淨,又等村上悠洗完澡,她才拿出放在櫥櫃里的咖啡豆。

    知道其他人不喜歡喝黑咖啡,這次她用的豆子量,控制在兩人份。

    村上悠拿出書,準備等她磨好,快速喝完,趕緊回樓上寫。

    書還沒打開,手機響了。

    戶古聰一:村上,吃雞吃雞,快!

    村上悠想了下,回道:幾個人了?

    戶古聰一:就缺你一個

    村上悠:好

    點開遊戲,提示更新。

    村上悠:你們先玩一把,我更新

    戶古聰一:好,你好了等我們

    放下手機,村上悠也不看書了一旦開始看書,他就不太想玩遊戲。

    抬頭看了看。

    悠沐碧在寫作業,佐倉小姐正在陪東山柰柰跳舞(最近錄製mv需要),中野愛衣專心的磨著咖啡豆。

    村上悠有些無聊。

    慢慢的,他聞到他本該因為熟悉而忽視的味道四人身上沐浴露的香味。

    說到香味,眼看也十月中旬,桂花也該開了吧。

    桂花開了,那楓葉是不是也要紅了呢?

    不過賞楓葉就算了。

    今年東京女人們,似乎流行討論楓葉,到時候人肯定很多。

    這不是村上悠喜歡的環境。

    村上悠的思維從沐浴露開始,不知道逸散到世界的哪個角落。

    就這樣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村上君,請享用~」

    中野愛衣的聲音把他拉了回來。

    在他面前已經擺放了一杯冰咖啡。

    由於還沒攪拌,白色的牛奶和黑色的咖啡層次分明,方形的冰塊浮在上面。

    再加上一根藍色的吸管。

    看起來是350日元的樣子。

    村上悠對於外表美麗的東西,並不會有額外的好感度,所以他毫不猶豫的把牛奶和咖啡混合在一起。

    雖然不混合,牛奶那一部分比較容易喝下去,但要考慮到因為沒有奶牛而更加難喝的咖啡。

    喝了一口,味道是260日元。

    村上悠評分系統:1.2分(1.7分的飲料他才會喝完,而不是倒掉)

    「這次的咖啡怎麼樣呢?」

    「技巧長進了很多。」

    「我也感覺好喝了。」中野愛衣喝了一口,似乎因為好喝而嘆息了一下,然後問道:「標價多少呢?」

    村上悠右手食指與拇指搓著吸管,仔細考慮一會。

    「1100日元。」

    「誒?不是長進很多嗎?怎麼只比上次多了100日元?」

    「定價和飲品的好喝程度,不成固定比例的。」村上悠,一語雙關:「價格太高,反而不利於銷售。」

    「嗯~~」中野愛衣相信的點點頭:「說的也是,等我老了,聲優接不到工作,開咖啡店的時候,一定要考慮到這一點呢。」

    等中野愛衣老了,考慮到通貨膨脹和她技巧的進步,賣1100日元一杯,應該不過分吧?

    村上悠自己也不相信這一點。

    只是期望她看不到一個回頭客的時候,能忘記二十二歲那年,秋天的晚上,有個叫村上悠的專業咖啡師,說她沖泡的咖啡可以標價1100日元。

    拿起手機,已經更新好了。

    村上悠看了下,沒有任何槍械和地圖的更新,多了一些騙錢的東西語音包。

    他對這些花哨的東西不感興趣。

    戶古聰一等人正好出來,把他拉進隊伍。

    村上悠:「一把玩這麼久,吃雞了嗎?」

    堂本海斗:「這是第四把了。」

    「哦。」村上悠喝了口咖啡:「開吧。」

    「等等!容我抽一波獎!」

    一個陌生又熟悉的聲音,從一個id叫【無敵信長】的虛擬人物的麥里傳出來。

    村上悠過目不忘的記憶,加上滿級【口技】對聲音的敏感,稍微回憶,就想起聲音的主人是誰。

    是在《七人魔法使》試音會上,有過一面之緣的島崎信長。

    戶古聰一:「信長,算了吧,你今晚都快抽了一萬日元了。」

    島崎信長:「不行!我一定要抽到水籟祈的語音包!」

    戶古聰一和堂本海斗兩人在嘲諷,島崎信長在堅持不懈的氪金。

    村上悠又喝了一口咖啡,有點苦。

    兩分鐘后。

    「啊失敗了!可惡!」

    遊戲開始,村上悠側躺著,沒有打的太激進。

    人都讓他殺光了,隊友的樂趣就沒了。

    所以除非救人和抗毒進圈被堵截的時候,他一般不會太用力。

    再加上他一般只用狙擊槍,這就導致他的整體實力下滑很多,和遊戲里最頂級選手的水平很接近。

    他在上面,頂級選手在下面一點點的那種接近。

    吃了一把雞,那個島崎信長說著{這把吃雞了,運氣肯定好了},然後又開始氪金。

    村上悠也不知道這兩者有什麼關係。

    客廳里,悠沐碧做完作業加入了跳舞的隊伍,除了她包裹嚴實的熊睡衣,其他兩人還是像往常一樣,毫無自覺的露出大片肌膚。

    中野愛衣在看台本。

    他有些無聊,於是沖了一波錢。

    槍械皮膚?花哨的衣服道具?

    不。

    他要抽那個水籟祈的語音包,向那個島崎信長傳達{你就是個非酋,別浪費大家時間了}的隱晦空氣。

    【遊戲】丶{我的回合}。

    您獲得{水籟祈語音包},是否載入語音中?

    跳傘的時候。

    水籟祈語音包:請不要靠太近,希望能分散一點!

    島崎信長:「哇」

    這個人,好吵。

    「村上桑,你居然也喜歡收集高級道具嗎?」

    收集高級道具?

    不是水籟祈的粉絲?

    這都無所謂。

    「不是,隨便抽了下。」

    「啊!真是羨慕,我已經沖了......」

    耳機里傳來島崎信長身為非酋的辛酸歷史。

    早知道就不抽這個獎了,這個人讀不懂他隱藏的含義嗎?

    落地安全后,島崎信長:「村上桑,麻煩你用語音包多說兩句!」

    水籟祈語音包:無路賽吶~~

    「啊~~~是ssr的味道!」

    村上悠:「......」

    這人是真的看不懂空氣啊。

    一把遊戲下來,村上悠一直被請求使用水籟祈語音包。

    儘管在場的四人都不是這個叫水籟祈小女孩的粉絲。

    村上悠不用說了,他只知道這個人是大西紗織的好朋友。

    戶古聰一喜歡御姐,堂本海斗喜歡蘿莉,水籟祈兩樣都不沾。

    島崎信長......他在乎的是語音包的稀有,是男人的聲音,還是女人的聲音並不重要。

    當然,女聲優肯定更好一些。

    試用了一把,村上悠就把語音包換回系統語音不能讓島崎信長閉嘴的語音包,不是好的語音包,好不好聽他不關心。

    玩到十一點,四人散去,那天晚上,島崎信長終究還是沒抽到水籟祈語音包。

    咖啡早就喝完了,杯子也被中野愛衣洗乾淨,放回廚房。

    客廳里,只剩下他和還在看台本的中野愛衣。

    村上悠站起來,揉了揉脖子。

    「我回房間了,晚安。」

    「嗯,晚安,村上君。」

    走出客廳,回頭看了眼,中野愛衣認真的在台本上做著筆記。

    她身上閃爍著夢想的光芒,和對人生沒有任何期待的村上悠,就像這亮堂的客廳和昏暗的走道。

    兩者形成強烈的對比。

    但村上悠並不自卑和慚愧。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活法,好的壞的,總是都要有一些的。

    中庸的活法,他不介意。

    中庸不太好聽,他更喜歡稱之為,隨性。



    上一頁 ←    → 下一頁

    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
    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