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156.通過、酒會、授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156.通過、酒會、授權字體大小: A+
     

    十月十一日,周六,石田彰給村上悠安排的行程表上,今天是沒有任務的一天。

    他睡到八點起床,窗外正下著小雨。

    這個秋天的東京,終於迎來了它第一次降溫。

    穿上粉絲送的一件黑色襯衫,微微扭動了下身體——習慣了短袖,時隔大半年重新穿襯衫,讓他感到有些束縛。

    下了樓,客廳空蕩蕩,卧室里也只有今天同樣放假的佐倉鈴音在睡懶覺。

    洗漱完,村上悠撐著傘出了門。

    他還得去ido打工。

    咖啡店裡的這份工作,對於他來說,更像是一個看書的地方,他倒也沒有不想去上班之類的負面情緒。

    路過便利店,買了一個咖喱牛肉味的飯糰,一杯打著秋季限定的蔬菜汁,一杯非常小的炸雞塊。

    花了549日元。

    坐在用餐區,把吸管插進蔬菜汁里,喝了一口,沒有太濃郁的蔬菜味道,甚至有些難喝。

    飯糰還是老樣子,小口咬的話,和國內的包子一樣,第一口都是咬不到餡的。

    速度不快也不慢的把東西全部吃完,把垃圾扔進垃圾桶。

    走出便利店,外面的雨又大了一些。

    坐上不算擁擠的電車,也沒往裡面走,就站在電車門附近。

    電車過了兩站,他周圍像往常一樣,已經圍了很多結伴出來逛街的女性。

    如果女生一個人的話,通常都是看他兩眼,然後默默去車廂裡面找一個能看到他的位置。

    只有結伴的女性,才能克服羞澀,直接站在他附近。

    鼻子周圍全是香水的味道。

    說難聞是肯定不至於的,但也不是很喜歡。

    這也不是能避免的事,習慣就好。

    下了電車,走過三百米櫻花道,咖啡店前的定製自行車,在雨中顯得很有咖啡店的情調。

    推門進去。

    「喵」

    【獸語lv1:3/100】

    看了蹲坐在落地窗前,凝視著雨幕的橘貓一眼,村上悠把傘放進門口專門用於放傘的桶里,走進吧台。

    「師傅,早上好」

    「村上前輩,早上好!」

    「嗯,早上好。」

    村上悠繫上圍裙,看著大西紗織:「怎麼樣了」

    大西紗織比了一個剪刀手,先是笑得露出牙齒,又立馬改成抿嘴笑:「錄取了雖然只是第五名」

    和村上悠預測的不一樣,不過也不是什麼值得驚訝的事。

    「挺好啊,我當時也是第五名。」

    「真的嗎」

    大西紗織很驚訝,她對於這個前輩的聲優事業的了解,可能超過村上悠本人。

    動畫全看過不說,nico上網友們發布的各種關於{正教邪教}、{唯一神}等視頻也都看過。

    她很難相信,剛成為聲優就能擁有這麼大人氣,擔任諸多主役的村上悠,當初是以吊車尾的成績被錄取的。

    「面試成績不要太在意,有一個好的經紀人比你拿第一名更重要。事務所給你安排了嗎」

    這是村上悠這大半年工作下來,總結下來的經驗。

    聲優事務所,主要靠的就是經紀人。

    新人經紀人要靠自己到處求人,給手下的聲優爭取角色,聲優一年接不到一部動畫(哪怕是路人角色),也大有人在。

    這種經紀人手下的聲優,其實也就是兼職打工,聲優算不上他的職業。

    而有能力的經紀人,才能幫手下聲優爭取角色,不管有沒有能力,這樣的情況下,聲優才有機會展現自己。

    「面試官石田彰桑,已經答應負責我了,」大西紗織望著村上悠,詢問道:「村上前輩的經紀人也是石田桑吧。」

    「看來你比我,還有其他人認為的,還要優秀很多。」

    石田彰在業界的資源不用多說。

    能拿到更多試音機會的經紀人,一般最後都會自己開一家事務所。

    石田彰熬到四十歲,也就差不多這個水平了。

    他如今全力培養村上悠和佐倉鈴音,心裡絕對有{趁著兩人是新人,對他們好一點,到時候自立的時候,好把人帶走}的心理。

    「謝謝前輩,嘿嘿」

    能得到村上前輩的誇獎,大西紗織很高興。

    正在吧台里為了咖啡大賽,努力練習的北川玉子,至今還沒被誇獎過呢

    村上悠翻開《地錯》,暗示大西紗織差不多可以結束這場持續一分三十秒的聊天了。

    大西紗織很懂事。

    「前輩,那我先去忙了。」

    「嗯。」

    村上悠對這個勤奮、不粘人且看得懂他周圍空氣的後輩,印象上升了0.3分。

    「對了,前輩,我有件事忘記說了。」

    村上悠翻著書,「嗯」了一聲。

    「今晚事務所有一個前輩和新人的見面酒會,前輩你也去嗎」

    「不去。」

    「哦」

    大西紗織有些失落,她還想著,能在全是陌生人的酒會上,跟著認識的前輩會自然一些,不至於太尷尬。

    而且前輩混的那麼好,她站在他身邊,豈不是能加深別人對他的印象

    然後她就能很快接到第一個試音機會。

    緊接著,她飛快出名,擔任各大熱門番劇的主役,出席各種活動,成為走在路上都能被人認出來的人氣聲優!

    對了!那種事一定要做一次:

    錄音棚里,擔任女主役的大西紗織,恭敬的對村上前輩打了招呼,笑著說:「前輩,看來我比你認為的,不止優秀一點點呢。」

    「嘿嘿」

    大西紗織想到這裡,手上擦桌子的力氣更大了。

    真田美子喝著咖啡,暗暗點頭——成為聲優后,卻能更加務實努力,不輕視咖啡店的工作,這可比吧台里那個傢伙好多了。

    以後大西紗織請假去配音的時候,答應的爽快一點吧。

    這個世界,人心是最難懂的。

    就像現在的咖啡店裡。

    村上悠不知道眼前這個恭敬的後輩,天天想的是以下克上,然後在配音室里對他謙虛的炫耀一番;

    店長真田美子也不會知道,她非常欣賞的員工,早就站在村上悠那邊,每天90度的鞠躬,其實是在表明不跟她一路的意思。

    到了六點半,大西紗織和店長請假,提前下班去參加新人酒會。

    店長很爽快的答應了。

    店長人真好,可惜我saori已經是前輩的人了。

    請允許我來世在報答您吧。

    大西紗織換了圍裙,拿著村上悠當著店長的面,「送給」她的麵包,跑出了店。

    提前半個小時趕到事務所大廳等候,沒過一會,有同期的新人也趕來了。

    她上前一一熱情的打招呼。

    又過了好一會,上一期的前輩們來了,她恭敬的打完招呼。

    最後,距離約定時間還有三四分鐘的時候,前幾期的事務所前輩,才慢慢趕到。

    大家沿著馬路,走了十幾分鐘,到了一家因為面積小而顯得十分熱鬧的居酒屋。

    在專門為多人舉辦聚餐的桌子上坐下,大前輩們先說了祝酒詞,然後動了筷,她們才開始吃。

    大西紗織努力融入氛圍中,和同期們有說有笑,一會又圍著一個前輩,恭敬的聽著壓根算不上經驗的廢話。

    「抱歉,抱歉,我來晚了!」

    一個長相精緻,和她差不多大的女生走了進來。

    在她身後,是一個穿著黑色襯衫,帶著眼鏡的俊秀男子。

    大西紗織當然認識兩個人。

    一個是店裡常客,佐倉鈴音;另外帥到像二次元人物的男子,自然是村上前輩。

    兩人從門口走到她們這桌,吸引了店裡絕大多數的人注意。

    佐倉鈴音拉著村上前輩坐到了靠近上首的位置,挨著一個長得非常好看叫內田真理的前輩坐下。

    大西紗織注意到,很多前輩、同期都主動和村上前輩喝酒。

    「看了嗎那個就是村上前輩,今年聲優界最厲害的新人。」

    「配桐人那個嗎」

    「對,就是他。」

    「好帥啊對了,他身邊那個是他女朋友嗎」

    「不知道,應該是同期吧。」

    ......

    聽著眾人的交流,大西紗織猶豫了一小會兒,就端起自己的橙汁,走到村上前輩面前。

    「村上前輩,佐倉前輩,我是這期的新人,大西紗織,請多多指教。」

    「嗯,請多指教。」

    佐倉前輩的態度一般,笑著點點頭,用手裡的葡萄汁和她碰了一下,然後轉頭繼續和內田前輩,說著{唯一神}、{吃蛋糕}等gangan節目的笑話。

    「恭喜你。」

    「謝謝前輩,對了,前輩,你不是說不來嗎」

    saori!你在幹什麼!怎麼可以問這個問題呢!

    大西紗織有些忐忑的看著村上前輩。

    好在前輩沒有生氣,還是一如既往的隨意。

    「被朋友拖過來的。」

    「這樣啊。」大西紗織鬆了口氣,決定以後還是不要在錄音棚對村上前輩炫耀,私下裡說說就行了:「那前輩玩的開心。」

    到了九點多,陸續有前輩離席,大西紗織也連忙和前輩們還有同期告辭。

    她可是跟媽媽約定好了的,每天必須十點半前回家。

    下了電車,沒有直接回家,繞道去了水籟祈家裡。

    「inori,這是今天的麵包,謝謝你陪我一起集訓。」

    「沒事沒事。」水籟祈壓根不想理這種小事,她在大西紗織的包里翻了翻,又拿出一個麵包:「就留一個給你媽媽,這兩個我就收下了。」

    「誒——」大西紗織指著自己,有些無辜和可憐:「那我的呢」

    「真是拿你沒辦法啊。你是小孩子嗎」

    水籟祈很不樂意的把原本大西紗織留給自己的麵包,撕下一半,咬在嘴裡,剩下的一半用包裝袋包好,放回大西紗織的袋子里。

    「給你留了一半了哈,別再撒嬌了。」

    「但,但,那個本來就是我的啊!」

    水籟祈對她揮揮手,把門關上,嘴裡說著:「這個麵包真好吃。」

    被關在門外的大西紗織,嘆了一口氣,對好朋友隨性的行為方式,已經習以為常。

    回到家。

    「我回來了。媽媽,快過來,給你帶了好東西~!」

    「什麼東西啊」

    「店裡的麵包~!」

    「那不是和以前一樣嗎」

    「哼哼哼~,今天可是村上前輩的特典哦!」

    大西媽媽和水籟祈一樣,直接動手翻包。

    「咦怎麼還有半個的」

    「這個原本是我的,被inori搶走了半個。」

    「她居然沒有全部拿走看來你們最近關係變淡了呀。」

    「才不是呢!這是我搶下來的。」

    「inori看你通過面試,今天高興,所以才故意留給你的吧」

    「……」

    還真有這種可能。

    「對了,saori,你現在也算開始工作了,要不要把自己的房間收拾出……」

    「不要!我還要挨著媽媽你睡!我最喜歡榻榻米了!討厭床!」

    「又是想偷懶我明天幫你收拾房間。」

    「誒真的嗎太好啦,謝謝媽媽!說實話,我早就受不了你的呼嚕聲了。」

    「saori!!!」

    ……

    村上悠被佐倉鈴音在咖啡店門裡截住,強行拖去參加了一個無聊的酒會,深夜十點才回到櫻花庄。

    好在到了傍晚的時候,雨停了,總不至於太難受。

    下雨天的晚上,只適合室內活動。

    櫻花庄其餘幾人,以為兩人參加事務所必須參加的酒會,自己找東西把晚飯應付了。

    洗完澡,村上悠回到自己的房間,拿出稿紙準備寫一會。

    拿著筆踟躇了一會。

    又拿起手機。

    【島國最強輕作家漫畫家之家!!!】

    村上春樹:川原礫桑

    川原礫:怎麼了

    村上春樹:我的主角,是以聲優為職業,請問可以在書里出現《刀劍神域》嗎

    川原礫:只要不出現大段的原文字就行

    村上春樹:謝謝

    大老師:(微笑)

    村上春樹:

    大老師:(微笑)

    村上悠把手機放下,準備開始寫稿。

    暗下去的手機屏幕閃爍了下。

    大老師:你的書里出現《刀劍神域》,確定不需要《春物》的授權

    村上春樹:我對《刀劍神域》比較熟悉,沒有其他意思。

    大老師:熟悉

    大老師:你不是也把《春物》的前幾卷都看完了嗎

    村上悠說的熟悉,和大老師說的熟悉,是兩個熟悉。

    村上悠想了下,也懶得去解釋這個無聊的事情。

    村上春樹:請大老師也授權給我吧

    大老師:可以是可以,但在里,《春物》的資金一定要充足,聲優陣容一定要豪華,播出后......

    村上悠沒有去細看,估計有兩三百字的授權說明。

    村上春樹:我知道啦

    把{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和川原礫不對付}的大老師應付過去后,村上悠想了想,乾脆問群里的人,把授權都要了。

    眾人也沒在意,出現一個名字而已,也都答應了。

    取名苦手村上悠,終於不用再去為了切合現實,強行在《屆不到的愛戀》中,自己去取一個更比一個長的動畫名字了。

    瑣事處理完,繼續構思情節。

    男主角松岡禎丞,先是因為新人聲優的青澀,貼合桐人開場14歲,劇情正式開始16歲的聲線,而被意外選中。

    福禍相依,上了《刀劍神域》的快車道,自然要補上不菲的車票錢。

    同樣因為初出茅廬的原因,松岡禎丞在推特上被粉絲罵演技差,又因為性格直爽,再加上喝了點酒,為了維護同組的其他聲優,和粉絲罵起來。

    事務所因此作出雪藏一年的決定。

    松岡因為東京高昂的房屋生活費,不得不又開始拚命的打工。

    ……

    村上悠寫文不喜歡寫幾百字,就立馬刪改。

    不管好壞,他喜歡先全部寫完,然後再從頭慢慢改。

    寫到十一點半,靈感還算充足,繼續寫的話,應該還能寫不少。

    但該睡了,他也就把筆放下。

    由於沒寫完,他也懶得去改。

    麻煩事,交給明天的村上悠吧,今天的我就先休息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
    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