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153.那些年村上不知道的事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153.那些年村上不知道的事情字體大小: A+
     

    {釘宮病患者line群聊}

    2號:我出院了

    10號:恭喜

    124號:恭喜

    6534號:恭喜

    ......

    2號:今晚誰跟我去?

    ......

    2號:一個釘宮病患者萬人群,一個敢站出來的都沒有嗎?

    2號:懦夫!!!

    2號:我唾棄你們!

    10號:人還在醫院

    124號:加一

    6534號:加一

    ......

    2號:9527號、2333號、6699號、5214號

    2號:你們四個是我的同期(按照被村上悠打進醫院的天數來計算)

    2號:我出院了,你們也應該出院了吧(他們這組是最狂熱的粉絲,已經被村上悠送進醫院三次)

    9527號:我這個月的工資,已經沒了,住不起院了,能不能下個月再說?

    2號:......那其他三個呢?

    2333號:要不,就算了吧

    9527號:我感覺......村上桑,沒有騙我們

    2號:村上桑?你打的是「桑」字吧?

    6699號:2號,放棄吧

    6699號:我們這麼多人去找他麻煩,他都沒有報警,村上桑已經手下留情了

    2號:他還敢報警?!!我們這麼多人被他打進醫院??嗯?

    5214號:可是,那是正當防衛啊

    5214號:而且,他每次都只讓我們住一個星期的院

    2號:????

    768號:對對對,剛剛好一個星期,絕不多,也不會少

    2號:????

    465號:你們......不感覺,村上那傢伙,有點帥嗎?

    2號:????

    486號:沒錯!上次他踹我的一腳,簡直了,太踏馬的帥了!!!像電影一樣!

    2號:????

    354號:我感覺他打我們之前,每次脫眼鏡和放書的姿勢,太中二了。

    2號:嗯嗯嗯

    354號:簡直就是我的理想型,不是那個理想型,是想成為哪種人的理想型

    2號:????

    687號:345,我這裡有偷錄的視頻,你要嗎?

    145號:我靠!!!求分享!!

    644好:給您磕頭了!!

    ......

    345號:要要要!!!

    687號:(視頻.avi)

    687號:角度怎麼樣?我可是專門學攝影的,提前在那個角落四周擺了6台攝像頭,就是為了拍下村上那傢伙的身姿

    群里沒人理他,都去看視頻了。

    只有2號。

    2號:你們,你們在幹什麼?

    2號:村上悠那種雜碎!!你們居然還崇拜他??

    2號,平太一次郎,也就是第一次找村上悠那隊人的帶頭大哥,身體健碩的那個。

    雙手在鍵盤上飛舞,一篇《告病友同胞書——與村上悠玉碎!!!》的五百字文章成型。

    點擊發送。

    平太一次郎靠在椅子上,扭了扭手指。

    看完這篇感人肺腑的文章,病友們應該能恢復正常。

    「叮咚~」

    line彈出消息。

    來了!!

    病友們的道歉!!

    平太一次郎瞬間點開app。

    1號:時代已經變了,2號。

    {您已被1號移出【村上未夕粉絲後援會】}

    什麼?

    納尼?

    平太一次郎的雙目開始充血。

    村上……未夕?

    這群人就把自己的女神,拱手讓出去了?

    就因為被打了幾頓?

    就因為村上悠那傢伙姿勢比較帥?

    那是中二病!!!

    我,平太一次郎,絕不承認那是帥!

    他站起身,看著房間角落裡的,那套整齊的盔甲和短劍。

    那是他專門找人定製的《哥布林殺手》男主角同款。

    用的都是真傢伙。

    《哥布林殺手》是他最喜歡的漫畫,本來預定今年秋季開始放送動畫,結果製作組跳票到冬季放送。

    他很不滿意。

    還有一點同樣讓他不滿的,就是村上悠那個雜碎在動畫里擔任配音,儘管只是一個配角。

    但釘宮醬也陪著他擔任配角,身為魔女和他組成冒險小隊,兩人出場幾乎都是同時的。

    平太一次郎把盔甲穿上,帶上頭盔,拔出腰間的短劍。

    「噌——」

    短劍出鞘的聲音,清脆悅耳。

    平太一次郎看著劍身反光里的自己。

    滿眼殺氣。

    他下了樓,盤膝坐在客廳中央。

    開始想象村上悠和釘宮未夕的親密場景。

    大腦開始絮亂。

    殺意開始積蓄。

    「尼醬,你在幹什麼?」

    妹妹放學回來,看到他這個奇怪的姿勢,問道。

    平太一次郎沒回答,他怕自己積蓄的殺意嚇到自己的妹妹。

    妹妹又開始絮絮叨叨。

    「你也大學畢業兩年了,是時候為平太財閥貢獻自己的力量了。」

    「天天待在家裡看動漫,快要變成死宅了。」

    「聽到沒有?尼醬——」

    平太一次郎睜開眼,看了自己妹妹,眼神下意識模仿那個男人的淡漠。

    妹妹皺皺眉,走開了。

    很好。

    自己的lv正在逐漸接近那個男人。

    平太一次郎重新緩慢的閉上眼。

    妹妹回到房間,打開line,和自己的姐妹說起剛才的事。

    「我懷疑我哥哥看那種書看多了。」

    「為什麼?」

    「雙眼無神,跟鹹魚一樣,這不就是書上說的腎虧嗎?」

    「噫~~,你哥哥好噁心。」

    ......

    晚上七點十二分,平太一次郎站起來。

    「噌——」

    短劍回鞘。

    出發。

    故意提前一站下了電車,然後徒步走向那個決戰的地方。

    盔甲和地面摩擦,充滿厚重感。

    這讓平太一次郎感覺到自己的強大。

    到了地點。

    沒有像往常那樣站在沒有燈光的轉角,而是站在路燈下。

    使命感油然而生。

    路上的行人用看英雄的目光看著他。

    不用客氣。

    拯救世界,人人有責,他只是貢獻自己微不足道的一份力而已。

    八點十二分,那個傢伙的身影從遠處走來。

    比往常晚了七分鐘。

    他還是像以前一樣,手裡拿著書。

    頭髮撒亂,俊臉明明柔和,卻給人淡漠的感覺。

    他像一個明星,又像高高懸挂在天際的明月。

    他慢慢走過來。

    看了我一眼,眼神出現了波瀾。

    是在害怕嗎?

    哼——

    平太一次郎拔出長劍。

    「村上——」

    「能阻止你的,」

    「只有我——」

    長劍劈開,直衝那個男人的腦門。

    我,平太一次郎,要,玉碎!

    那個男人像是拍蚊子一樣,用手裡的書隨手一拍,把他的長劍拍開。

    「什,什麼?」

    「哼!不愧是你,村上。」

    「但是,戰鬥還沒有結束!」

    「給我死——」

    平太一次郎,高中曾任劍道部部長,以力和巧取勝!

    「砰!」

    劍身被拍開。

    再來!

    「砰!」

    再來!

    「砰!」

    再來——

    「喝~~喝~~~」

    盔甲開始變重,揮劍的速度也變慢了。

    但是,他還沒有突破那本薄薄的文庫本。

    沒關係。

    以劍身的硬度,早晚能把紙做的文庫本拍爛。

    我,平太一次郎,水滴水穿!

    「啪——」

    「叮鈴——」

    長劍被打飛,掉落在地上。

    平太一次郎,雙手發麻。

    「呃!」

    下巴被頂住。

    是那本薄薄的文庫本。

    它像劍一樣,刺在他的喉嚨上。

    還沒結束,還遠遠沒結束,劍沒了,他還雙手。

    平太一次郎,熊抱.....

    還沒抬起手。

    文庫本用力向上一頂,他不得不仰著頭。

    「哦~,做的挺精緻的嘛,不過夏天穿著很熱吧,有心了。」

    什麼語氣?

    你什麼語氣?

    在對我指指點點?

    你竟然......

    「看在你這麼用心份上,這次就算了。回去洗個澡,喝杯牛奶,早點休息吧。」

    文庫本鬆開。

    我忍不住喘了口氣。

    在那一瞬間,我看清了那本文庫本的名字。

    《在地下城尋求邂逅是否搞錯了什麼》

    我看過。

    家裡有。

    很軟的一本文庫本。

    為什麼能抵擋我重金打造的短劍?

    那個男人轉身走了。

    就想沒有在這裡停留過一樣。

    平太一次郎看向那柄掉在地上的劍,撿起來。

    朝著遠處的背影。

    怒吼。

    「村上——」

    那個男人微微側過身,眼睛像黑珍珠一般。

    在注視著他。

    「還有事?」

    他的聲音清冽,遠遠的傳過來。

    「沒,沒了。」

    那個男人走了。

    平太一次郎,輸了。

    「鏗——」

    跪倒在地上。

    他不得不承認,這個男人,的確是理想型。

    揮拳狠狠砸向地面。

    發出凄涼的撕吼。

    「可——惡——」

    回到家,洗掉一身的臭汗,從冰箱里倒了一杯妹妹的牛奶,回到房間。

    打開電腦。

    創建新的line賬號。

    找到1號的line號。

    dadj:你好,我是釘宮醬的粉絲,可以加群嗎?

    1號:不行

    dadj:我也是村上桑的粉絲

    {1號邀請您加入【村上未夕粉絲後援會】群聊。}

    1號:把ID改成數字,你是9999號。

    9999號:好了,謝謝。

    平太一次郎滾動滑輪,在他改名的這一會,群里已經99+的聊天記錄。

    粉絲群,已經好久沒有這麼熱鬧過了。

    他看了看,大多都在討論村上悠和釘宮未夕共演的動畫。

    其中《刀劍神域》是最多的。

    那部動畫放送了一集,他沒看。

    群里對這部動畫的評價很高。

    這幫傢伙,以前明明都說好,不看任何村上悠配音的動畫的。

    可惡!

    「叮~」

    群里有人上傳了文件。

    是一個視頻。

    687號:大家快看,又有新的挑戰視頻了。

    687號:應該是二號那傢伙。

    平太一次郎趕緊打開,一個穿著盔甲的帥氣身影出現。

    平太一次郎眯了眯眼睛。

    畫面繼續播放。

    那個男人出現了。

    帥氣盔甲男一聲怒吼,沖了上去,像是無敵的戰國大將軍。

    但是,對面那個人,那個拿著文庫本的人,像是打蒼蠅一樣,把勢大力沉的短劍拍開。

    隨後一陣劍光。

    半分鐘后。

    路燈下。

    帥氣盔甲男。

    被抵住了喉嚨,微微仰著頭。

    從這個角度來看,對面相對瘦弱的男子,像是捏住了盔甲男的脖子,把他提起來一樣。

    畫面走到最後。

    「有事嗎?」

    「沒,沒有。」

    盔甲男的聲音顫顫巍巍。

    那個男人走了。

    只留下盔甲男跪在地上。

    等平太一次郎關掉視頻,群里的消息再次爆滿。

    {帥}、{強大力量}、{無敵}等辭彙充斥其間。

    人們吹捧著那個男人,譏諷著盔甲男。

    平太一次郎冷笑一聲。

    一群垃圾,我好歹是被村上桑認可過、關心過的男人。

    你們有什麼資格說我。

    9999號:聲音這麼清楚,687號用的收音設備一定很好吧?

    687號:當然,我這可是......

    群里節奏一斷。

    687這傢伙從以前就這樣,說到設備的事就滔滔不絕。

    平太一次郎關掉line群,想去看看《刀劍神域》第一集。

    但他沒有刻錄,現在又沒有重播和光碟。

    算了。

    他打開youtube,搜索村上悠。

    彈出很多視頻。

    都是動畫宣傳、聲優活動的視頻。

    全部看完后,他發現自己找到了新的華點。

    這個叫佐倉鈴音的新人女聲優,怎麼出場率這麼高?而且那麼受到村上悠的寵愛?還長得那麼漂亮?

    他開始一幀一幀分析兩人的視頻。

    這個地方,她偷看了他一眼。

    那個地方,她笑的很開心的看著他。

    ......

    平太一次郎把這些全都剪輯下來,寫上標題。

    《覬覦村上的女人》

    發送。

    群里又開始爆炸。

    9527號:我早就發現了,這個女人絕對喜歡我們家村上

    2333號:哈哈,笑死,不自量力的女人,村上悠只屬於我們釘宮醬(斜眼笑)

    5214號:不要這樣說,也就是普通前後輩,深夜呆在一家咖啡屋而已(斜眼笑)

    6699號:還被偷拍了(斜眼笑)

    群里充滿歡樂的氣氛。

    平太一次郎猛地拍了下桌子。

    一群弟弟!

    一個月前還說這是緋聞,現在就開始自我欺騙了。

    呵——

    大地才漸漸蘇醒

    夜的寂靜還沒有被打破

    誰會變成光,誰會熬成湯,鹿死誰手,尚待一朝。

    雙受放在鍵盤上,噼里啪啦。

    9999號:但是,你們沒發現嗎?村上對佐倉的要求,好像從來沒拒絕過誒?

    群里陷入安靜。

    6699號:哪來的弟弟???

    2333號:把他踢了

    5214號:邪教徒!!!打死!!!

    {您已被1號移出【村上未夕粉絲後援會】}

    媽的!

    平太一次郎氣的差點把鍵盤摔了。

    邪教徒?

    竟然說他是邪教徒???

    釘宮未夕算什麼東西,憑什麼成為正教?

    天皇將軍,寧有種乎?

    她釘宮未夕一個事務所的前輩,可以是正教;佐倉鈴音身為同期好友,就不能是正教了?

    島國還沒有這種道理。

    平太一次郎打開編輯軟體,把視頻重新剪輯,又插入一手爛大街的、名字叫{櫻花}的BGM。

    佐倉和櫻花,兩者的日語發音近似。

    這簡直就是天命!

    半個小時后。

    點開編輯好的視頻。

    黑色的背景,出現一行字。

    【這是一個關於櫻花的故事,一切都要從那句話開始。】

    「村上是我的同期,關係跟我很好。」

    「啊...有件事一定要說。」

    「我第一次參加活動的時候,壓力非常大,中午一個人偷偷躲在角落裡哭。」

    「村上他找到我,安慰我。」

    「我們一起吃了中午飯。」

    「哈哈哈,我還用筷子戳了他的衣服。」

    「那件衣服到現在都沒洗乾淨呢。」

    【但事情,似乎沒有走向她想要的結局。】

    BGM響起。

    {櫻花,一片一片飛舞落下}

    {搖動擁抱我的思緒}

    {和你在春天相遇的那個夢}

    {現在仍在心中}

    村上悠和釘宮未夕車內.jpg

    新聞:村上悠和釘宮未夕,漫畫咖啡店共度一夜

    廣播里,村上悠看著中野愛衣:「中野老師,你能幫我人生諮詢嗎?」

    安曇小太郎和水野茜深夜坐在神社前,村上悠配音的小太郎:「跟我...交往吧...」

    納涼祭上,「關於戀愛的小短劇,」村上悠和中野愛衣對視:「最近演過不少次。」

    {櫻花飄散}

    {啊啊}

    歌聲凄涼。

    【既然這樣,你為什麼又要給我回憶呢?】

    畫面里出現納涼祭上的場景。

    「為什麼只有我一個人被開除?」

    「因為你是變態,」佐倉鈴音和村上悠對視著:「大變態!」

    「你從一開始就在針對我一個人吧?」

    「嗯嗯。」佐倉鈴音可愛的點點頭,臉上的笑意,想藏都藏不住。

    畫面一轉,還是納涼祭上的場景。

    佐倉鈴音滿臉不情願:「為什麼勝利者的獎勵,是和這個變態約會?不能跳過嗎?」

    下一個場景,佐倉鈴音取得了勝利,準備和村上悠約會。

    【我欺騙的了你,卻欺騙不了我自己。】

    梨依熊:「你們關係真好啊!」

    「不,不,並沒有。」

    「那又是怎麼樣呢?」

    「呃..那個..唔...」

    【是怎麼樣的呢?村上,告訴我,是怎麼樣的呢?】

    {寫給你的信上}

    {我說「我身體非常好」}

    {小小的謊言,你能夠看透吧}

    佐倉鈴音深情的看著村上悠。

    「為了悠君,我把所有男性的聯繫方式都刪了,連你掉落的頭髮都好好收藏著。」

    【就算是這樣.....】

    村上悠對著佐倉和中野。

    「你,還有你,你們都是我的翅膀啊!」

    {今年的那些花,花蕾未開已經落下}

    {隨著你離開的日子累積}

    {我也已經長大}

    {也許你已經忘了吧}

    【村上,告訴我……】

    【我明明就在你佐側,為什麼中間卻像隔著銀河……】

    .....

    平太一次郎滿意的點點頭。

    他是故意把佐倉鈴音擺在悲情的位置。

    長得漂亮,愛著你且就喜歡欺負你一個人,這樣的女聲優,你喜歡嗎?

    平太一次郎從釘宮病友群里出來,病友們是什麼德性,他一清二楚。

    再次創了一個號,用老辦法進了【村上未夕粉絲後援會】

    他的編號,還是9999。

    9999號:《被村上拋棄的女聲優》

    過了三分鐘,感覺大家已經看的差不多了。

    9999號:大家洗個澡,喝杯牛奶,好好睡一覺。

    9999號:晚安

    {您已被1號移出【村上未夕粉絲後援會】}

    平太一次郎冷笑一聲,把桌子上的牛奶一口飲盡。

    就讓這櫻花,飛一會兒。



    上一頁 ←    → 下一頁

    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
    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