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152.體驗派前輩、趕時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152.體驗派前輩、趕時間字體大小: A+
     

    「嗨,接下來請村上桑暫時圍觀。」

    「好。」

    鏡頭切回兩人,節目才算正式開始。

    先是例行幫gangan文庫主推的幾部作品做了一下推薦,然後又是觀眾來信環節,還有畫畫什麼的。

    這些都跟村上悠沒有關係,他呆在無人問津的角落,翻閱著桌上的《漫畫家與助手》漫畫。

    這部動畫,第一次讓村上悠對配音室產生了排斥心理。

    ......

    《漫畫集與助手》登場的只有五個角色,第一話的配音只有三個人,兩個大媽配角的一兩句台詞,直接被音響監督分配給現場的兩名女聲優。

    配音室里,村上悠日常站在最左邊的那根麥克風前。

    在他右邊的,是ym事務所的前輩早見紗織,佐倉鈴音前面沒有戲份,乖乖的坐在後面椅子上,專註的看著台本。

    「那麼,現在開始正式收錄。」

    「沒問題。」

    村上悠右手單手拿著台本,拇指輕壓,台本翻到第一頁。

    早見紗織是比村上悠早兩年入社的前輩,在業界已經小有名氣。

    她雙手拿著台本,但眼睛卻一直注視著顯示屏上的時間軸。

    「早上好,老師。」

    村上悠幾乎就是用自己的本音,但稍顯尖銳,熱情的回道:「今天也拜託你了,足須桑」

    「嗨」

    畫面一轉,畫面來到室內,村上悠配音的愛徒勇氣和早見紗織配音的助手,正在趕稿。

    「嗯」

    村上悠發出沉思的聲音。

    「嗯」

    突然。

    「哦!」

    愛徒勇氣突然想清楚,自己欠缺的靈感是什麼。

    村上悠語氣淡然,和自己平時說話一樣:「想登山。」

    「當然,不是為了什麼污穢的理由。」

    「唉」早見紗織完全不看台本,側頭看著村上悠,嘴裡發出看透你的嘆氣聲。

    「那麼,又是什麼理由呢,老師。」

    村上悠瞥了早見紗織一眼,這個前輩在ym的風評不錯,據說是非常稀罕的正常人——和釘宮未夕為代表的ym精神病人們對比起來。

    但是,你這眼神是什麼意思

    看著我幹什麼

    村上悠繼續配音。

    「你看,足須桑!」

    「我是想用作這個趁亂登山情節的參考!」

    早見紗織還是看著他:「哈」

    村上悠收回打量早見紗織的目光,語氣隨著畫面里,進入忘我境界的愛徒勇氣一起,激昂起來。

    「主人公第一次登山的情節,」

    「同樣作為男人!!!」

    「我想以最好的質量描繪出來——」

    「但是!」

    村上悠氣息耗盡,但沒有吸氣,要的就是這種從肺腑里,用生命吼出的聲線。

    「我沒有登過女生的山脈」

    早見紗織收回斜眼,對村上說的話完全不在意:「我又沒問你這個問題。」

    「所以!必須要親手揉一揉!!!」這是村上悠最後的氣!

    肺里的氣。

    沒有絲毫聲音的換了口氣。

    村上悠用詠唱聖經的神奇語氣,嘆息道:「當然,山脈這種東西,不是想揉就可以揉。」

    唰。

    早見紗織又斜著眼看村上悠。

    「但是,如果為了工作。」

    村上悠即在配音,又在提醒目光很失禮的社內前輩。

    「也許,那個,誰會來幫助一下我。」

    村上悠這次很直接把目光看向不知收斂的早見紗織。

    「什麼的.....」

    但是嘴裡配的台詞,用的卻是{求你了!讓我登你的山吧!}的語氣。

    「你真的不是另有居心嗎」

    早見紗織收回目光,終於看了眼台本。

    她應該懂我的意思了,這樣想著,村上悠也收回目光,開始專心配音。

    大腦興奮起來,關於愛徒勇氣這個變態的心理開始佔據這具身體。

    【演技】,全力全開!

    女子力十足的:「有一點點哼」

    「嘖——」(不是台詞,是事故了。)

    早見紗織一臉噁心的看著他。

    「啊!抱歉,抱歉!」

    看著對著調音室里鞠躬道歉的早見紗織,村上悠微微仰起頭。

    當初,為什麼會伸手去拿後座上的台本

    釘宮桑!

    你害我!

    等早見沙織重新調整好情緒,配音繼續。

    她換到第三根麥克風,也就是離村上悠最遠的那一根。

    用壓制怒氣,和無奈的語氣,說道:「老師.....」

    村上悠已經不太理這個前輩了,明明剛見面的時候,他對對方的好感度還是很不錯的。

    因為對方只是簡單地打了一個招呼,不是一個自來熟的人。

    排除雜念,【演技】全力全開。

    「那麼...能讓我看足須小姐你自摸嗎」

    村上悠又從自己的右邊感受到了看變態的視線。

    這人什麼情況

    粗著嗓子:「真的是為了工作!」(是台詞,不是事故。)

    「哈」早見紗織閉著眼睛,像是在拯救不能登山而苦惱著小學生:「我知道了。」

    然後。

    這個前輩。

    把手放在了自己的山脈上。

    隨著顯示屏里的足須小姐揉捏山脈的弧度,揉捏著自己的山脈。

    村上悠懂了。

    原來是一個體驗派聲優。

    是個好聲優。

    但是,角色是角色,聲優是聲優,你用看變態的目光看著我村上悠幹什麼

    錯的是愛徒勇氣,是原作者,不是我這個聲優!

    村上悠拇指輕壓台本,翻到第二頁。

    畫面里,愛徒勇氣趁機登山了。

    他非常無辜的說道:「那個,因為,你的山脈太漂亮了,不由自主的,就.....」

    「嘿——」

    早見紗織對著空氣揮了一巴掌。

    ......

    後面愛徒勇氣同樣變態的台詞和行為,早見紗織更加異樣的眼神,村上悠已經不想再回憶了。

    從配音室出來,村上悠拿出手機。

    「石田桑,早見桑秋季接了哪幾部動畫的配音工作」

    「怎麼了」

    「請務必!幫我和她錯開!」

    「嗯」

    「早間桑她,不去當演員可惜了。」

    【演技】滿級的村上悠,對句話負責。

    .......

    「大家久等了接下來,請我們的嘉賓村上悠再次登場吧!」

    畫面切到村上悠。

    ......

    還好《漫畫家與助手》的動畫,每集只有十幾分鐘。

    腦海里想著前幾天的事,村上悠手上隨意的翻看著漫畫。

    內田真理指著屏幕,笑著說道:「要不,我們再讓村上桑再看一會」

    「村上,」佐倉鈴音把頭湊近屏幕,想看清村上悠在看哪一頁(漫畫里很多):「你在幹什麼呢」

    「嗯」村上悠回過神:「啊,我在。」

    內田真理假裝驚訝道:「啊聽得見我們說話啊。」

    「畢竟是視頻嘉賓嘛,可能有延遲吧。」佐倉鈴音繼續盯著屏幕:「村上,你在看什麼呢」

    村上悠把漫畫封面對準攝像頭。

    「gangan文庫旗下《漫畫家與助手》,動畫於十月八號在東京電視台放鬆,漫畫也正在絕贊售賣中,請大家支持和購買。」

    沒有感情的台本和宣傳機器人。

    佐倉鈴音點點頭:「宣傳水平很高啊,村上。」

    是個人都能聽得出來是營業性誇讚。

    她繼續說道:「村上桑,能不能和我們說會兒話呢。」

    加了敬語,那就是在讀台本了。

    村上悠點點頭。

    「從事務所來說,我和村上是同期。」

    「嗯。」

    「但在事務所之前,我和村上就認識了。說到最初的記憶,好像是什麼動畫的試音會然後因為有共同的朋友,所以一起吃了飯。」

    「嗯。」

    佐倉鈴音突然想起一件好笑的事,轉頭對盯著屏幕里的村上悠看的內田真理說道:「在餐桌上,村上對我這個認識不到十五分鐘的異性說,{佐倉桑,}」

    佐倉鈴音在這裡停頓。

    內田真理好奇的看著佐倉鈴音。

    村上悠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人生,是什麼呢}」

    整個錄音棚,內田真理也好,導演等其他工作人員也好,還有沒走的石田彰,都在狂笑。

    村上悠背靠在椅子上,柔和的俊臉上沒有表情,端起桌上的水杯,抿著吸管,有一口沒一口的喝著水。

    等大家笑的差不多了,佐倉鈴音對內田真理問道:「內田桑對村上的首次印象是什麼呢」

    「直到今天,我才和村上桑第一次見面啊。」

    「哦」佐倉小姐點點頭:「內田桑是前輩,組織過好幾次我們這一期後輩聚餐了,但村上從來沒去過。」

    「對啊,不過我有聽別人說起村上桑。知道他是一個各方面都很優秀的新人。」

    佐倉小姐回過頭,看到村上悠還在喝水。

    「村上,水好喝嗎」

    村上悠端著水杯,下意識用吸管攪拌著水杯。

    「嗯,好喝。第一次發現,東京的自來水這麼好喝。」

    錄音棚里,再次充滿歡樂的氣氛。

    佐倉鈴音笑的最歡快。

    村上悠推了下眼鏡。

    他有點想中野愛衣了。

    佐倉鈴音往後翻了一頁台本。

    「現在,輪到村上你來說說,對我們是什麼感覺了。」

    「佐倉啊......」

    「嗯」佐倉鈴音好奇的看著屏幕里的村上悠。

    「......沒什麼變化。」

    「沒什麼變化那一開始的印象怎麼樣呢」

    「很吵。」

    「嗯——什麼」

    「很吵。」

    佐倉鈴音點點頭。

    緩慢且有力。

    嘴角上的笑容,非要形容的話,只能是殘酷兩個字。

    內田真理隱晦的笑了下,期待的問道:「那我呢」

    村上悠想了下,兩人也就打了一聲招呼而已,能有什麼印象

    「今天是第一次見,還沒有印象。」

    內田真理嘴角抽搐了下,佐倉小姐的笑容從殘酷升溫了一些,變成了冷酷。

    「村上桑真是誠實啊,我很喜歡這樣的品質呢。」

    「嗨,打招呼結束。現在由我們向村上你,轉訴觀眾的來信。」

    佐倉鈴音抽出第一封信。

    「{想問下村上桑,如果是做妹妹的話,佐倉桑和內田桑誰更好呢},怎麼樣,村上,想過這個問題嗎」

    村上悠很乾脆的給出答案:「佐倉姐姐,內田桑妹妹。」

    內田真理右手食指戳著自己漂亮的臉蛋,擺出妹妹的樣子,看著屏幕里的村上悠。

    可惜村上悠全程沒看兩人一眼。

    「誒為什麼」佐倉小姐很不滿:「從年齡上來看,明明我是最小的。」

    「因為,佐倉你喜歡欺負人,這符合姐姐的設定。」

    「哈」佐倉小姐臉貼到鏡頭上,精緻的面龐,就算靠的如此之近,也看不到絲毫瑕疵:「村上,你要搞清楚,我只欺負你而已,對其他人我還是很有禮貌的。」

    「但來信不正是問我的感受嗎」

    佐倉小姐的臉色很奇怪,還是吃了一口芥末,又不得不吞下。

    這個說法稍顯文藝和不形象,換個一聽就有畫面的形容:跟吃了屎一樣。

    「村上,你等著哦,馬上你就可以來我們這裡啰。」佐倉小姐的語氣很溫和。

    面對佐倉鈴音的暴力暗示,村上悠無所謂的拿起水杯,喝了一口。

    東京的自來水,真的很不錯。

    「那麼,讓我們把,最,后,一封信讀完。」佐倉小姐面無表情,但語氣抑揚頓挫:「{悠君,},嗯悠君」

    她挑了一下眉。

    「{...似乎不擅長笑}的確是這樣沒錯。{那對於喜歡笑的人是什麼態度呢}」

    佐倉把信放下:「仔細想想,我好像沒怎麼對村上笑過,一直都只這樣,」

    她把眼睛睜大,瞪著村上悠。

    「一動不動的看著他,那麼村上,你對喜歡笑的人,是怎麼看的呢」

    「沒什麼看法吧,我對於別人的生存方式,不會因為和自己不同,而去排斥和不喜歡。大家過著自己喜歡,或者合適的方式就好。」

    「非常有哲理呢。」內田真理可愛的拍拍小手,已經進入妹妹角色。

    「我多問一句,村上,你對於我這樣對待你的方式,是怎麼看的呢」

    村上悠揉了揉眉心。

    「我有點不太清楚,你為什麼總是針對我呢」

    「我喜歡你啊。」

    佐倉小姐精緻明麗的臉上,是那種假裝正經,實則別人一看就知道在開玩笑的表情。

    「哦,我知道了。」村上悠沒有任何感情波動的點點頭:「謝謝。」

    「哈哈,好了好了,不開玩笑了。那麼視頻通話這個小劇場就到此結束吧,村上到我們這裡來吧。」

    村上悠拿著漫畫進了播音室,坐在兩人中間。

    佐倉小姐拿起一本漫畫,假裝自己不了解詳情的樣子。

    「聽說這是一本關於的動畫」

    「是很h的嗎」

    「具體是什麼樣的呢」

    「村上你穿的又是什麼樣的」

    「等等等等等。」村上悠趕緊對一上來就開始報仇的佐倉鈴音揮揮手:「別亂岔開話題。這是講主人公喜歡,而不是穿什麼的動畫。」

    佐倉小姐現在心情很不好。

    「村上你在這部動畫里,飾演的就是主人公對吧也就是說,是村上你喜歡對吧」

    村上悠推了下眼鏡。

    他有些無奈的再次強調一句:「角色是角色,不要和聲優混為一談。」

    「哦,好吧。」佐倉小姐繼續:「順便問一下,村上你喜歡哪個角色的」

    ...

    「佐倉...」

    「誒——」內田真理不敢置信的看著他。

    「...配音的,見張,的。」

    見張是愛徒勇氣的編輯,aa的山脈。

    對於村上悠的還擊,佐倉小姐完全無所謂。

    沒有感情的讀著台本:「嗨——,宣傳到此為止,接下來是遊戲環節。順帶說一下,這個挑戰的賭注是{互喂點心},失敗的話,要對著鏡頭做出超級可愛的生氣表情才能吃點心。」

    讀完台本,佐倉鈴音看了眼對面臉上突然期待起來的{假妹妹}內田真理,說道:「村上你就自己吃吧,不要加入互相餵食環節了。」

    村上悠點點頭:「好。」

    佐倉還是有善良的一面啊,知道我不喜歡互相餵食這種很噁心的事情。

    內田真理失去笑容,沒有激情的讀著台本:「那麼,請stff把點心送上來,我們趕緊開始遊戲吧。」

    工作人員端了一盤塑造成動物外形的泡芙上來。

    村上悠聞到那個股甜味,嘴裡就有些膩的慌。

    「這次的遊戲和接下來這部作品是相聯繫的。」

    「gangan文庫的《在地下城尋求邂逅,是否搞錯了什麼》。」

    「《地錯》在2014年獲得新作組第一,綜合排名第三的好成績。」

    ......

    又是一大堆廣告。

    村上悠看了下時間,距離節目結束還有二十分鐘,但是他只要再熬十分鐘就行了。

    收尾是主持人的事。

    廣告整整讀了兩分鐘,都是《地錯》的獲獎信息和發售情況。

    聽起來是一部好作品,待會順路去買來看看吧,村上悠調整了一下手錶的位置,想著些無聊的事情。

    「最後規則是,抽中紅簽的就是神(《地錯》主要是神和人的故事),之後問神,{說道xx,就想到xx}。」

    「其他兩人猜測神會怎麼回答,三人的回答都一樣,就算成功。」

    「那麼,開始抽籤吧!」

    工作人員拿了一個插有三根竹籤的塑料桶上來。

    佐倉鈴音先拿在手上搖了搖,然後放在中間。

    「誰先選」

    兩個女聲優互相看了看,開始虛偽的謙虛起來。

    村上悠看了下時間。

    嘛,這種無聊的事情還是快點結束吧。

    「我先來吧。」

    「村上桑要先選嗎」

    「那麼我們后選吧。」

    「沒有那個必要了。」村上悠隨手捏住中間那根竹籤。

    「誒為什麼」

    「因為,我就是神。」

    說完,竹竿被完全抽出,露出被染成紅色的底部。

    「哇——」

    「騙人的吧,你這個角度難道能看到裡面」

    佐倉小姐拿起塑料小桶,再三確認看不到裡面后,「這麼說,您就是神嗎」

    村上悠轉動著手上的竹籤。

    「我就是神。」

    「哇啊」內田真理看起很開心的樣子,發出妹妹該有的歡呼聲。

    佐倉鈴音:「那您是什麼神呢」

    「我是新世界的神。」

    「神——村上悠」

    「不,是神——基拉。」

    「那是什麼」

    「沒什麼,趕緊開始提問吧。」

    「嗨,神大人。」佐倉鈴音翻了頁台本:「說起約會地點,會是哪裡」

    「啊,這個好難啊。」妹妹內田真理髮出妹妹式的埋怨聲:「神大人有什麼提示嗎」

    村上悠想了下。

    「最近我參加了一個節目,也是讓別人猜約會地點。」

    「哦是什麼呢」

    「她們的答案分別是咖啡店,公園野餐,還有一個,什麼來著。」

    以村上悠的記憶力,硬是沒想起來不知名知性女聲優當初寫的什麼。

    啊,那就是他當時走神了,壓根就沒注意到這件事。

    揮揮手。

    「算了,我就在這兩個答案中選一個。」

    「二選一,這就簡單很多了,謝謝神大人」

    運氣不錯,三人的答案一致,咖啡店。

    接下來就是吃泡芙時間,村上悠搖了搖手錶,終於到最後一步了。

    吃一口泡芙,他就可以去咖啡店,給資本主義打工了。

    真是讓人心情愉悅的事。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在吃的時候,廣播室外的工作人突然爆笑起來。

    正在吃泡芙的三人有些懵。

    佐倉鈴音和內田真理奇怪的看了眼外面,最後臉上掛上營業性的、滿是疑惑的笑容,跟著工作人員一起笑起來。

    佐倉鈴音說道:「最後,村上你還有什麼想對觀眾說的嗎」

    村上悠放下吃了一口,就甜到反胃的泡芙。

    「請大家多多支持《漫畫家與助手》。」

    「嗯!」佐倉鈴音又吃了一口泡芙:「也請大家繼續支持村上,那麼謝謝村上作為嘉賓來參加本次節目。」

    「謝謝。」

    村上悠走出廣播室,右手捏了捏脖子,明明已經是超越人類極限的了,但他卻感覺有點酸疼。

    沒有中野愛衣的廣播,是村上悠不能玩不轉的廣播。

    「哈哈哈。」石田彰笑著走上來:「村上君,沒想到你的節目效果還是很棒的嘛。」

    很棒

    「特別是最後餵食的時候,哈哈哈。」

    餵食

    嘛,隨他吧,節目效果好,總比不好要好。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
    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