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146.緋聞事件(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146.緋聞事件(2)字體大小: A+
     

    掛掉電話,村上悠先去樓下洗了一個澡。

    昨天喝的一身酒味。

    緋聞的事,他不急。

    清者自清,他昨晚的的確確看了一晚上漫畫,還是不含16.5章的《刀劍神域》漫畫,沒什麼不可對人說的。

    但等他到了事務所,事情好像比他預料的嚴重的多。

    首先,事務所門口站了數十個應該來找他的粉絲——釘宮未夕的粉絲。

    有胖有瘦,有高有矮,年齡從禿頭到十幾歲的小孩都有。

    他們穿著統一的釘宮應援服,頭上綁著頭巾,舉著橫幅。

    「玉碎!」

    「玉碎!」

    「玉碎!」

    ......

    事情嚴重到這種地步嗎村上悠開始意識到聲優偶像化帶來的弊端。

    成為偶像的聲優,在試音上獲得便利,出場更多的活動,於此同時也喪失了自由。

    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他淡定的邁步走上前去。

    「麻煩讓一下。」

    前面的人下意識讓出一條路。

    等他快要走進事務所的時候,人群中一個人突然拉住他的左手腕。

    「你認不認識這個人!」

    村上悠轉身,看著他手上從報紙上剪裁下來,又特地放大的圖片。

    看不清臉。

    「不認識。」

    「反正是你們事務所的!你給我看仔細點!」

    對方的語氣很沖。

    和被憤怒沖昏了頭腦的粉絲去理論,村上悠再悠閑,也不會去干這種吃力不討好且愚蠢的事。

    他右手手背對著對方抓住自己左手腕的手,像趕走蒼蠅一樣,輕輕揮打了一下。

    那男子瞬間感覺自己的右手,產生觸電般的酥麻痛感,下意識鬆開手,五指不受控制輕微的顫抖著。

    不等他回過神,村上悠已經轉身進了事務所的大門。

    「村上桑」

    前台小姐擔憂的看著他,欲言又止。

    村上悠對她點點頭:「早上好。」

    前台小姐愣了下,反應過來后,立馬鞠躬道:「早上好,村上桑。」

    「麻煩你給他們倒一些水吧。天氣熱,別中暑了。」

    前台小姐又愣住了,隨後化了妝后,稱得上美女的臉上,綻放出笑容。

    「嗨,我這去。」

    「嗯,麻煩你了。」

    村上悠轉身上樓。

    望著村上悠的背影,前台小姐心中的憂慮已經完全沒了。

    她拿了一個托盤,用一次性杯子倒了水,送到事務所大門。

    「大家喝一些水吧。」

    「不喝!拿開!」

    「讓這傢伙出來受死!」

    「沒錯!我們還要見釘宮醬!」

    有保安上前,讓前台小姐回去。

    前台小姐搖搖頭,對著粉絲柔聲說道:「大家放心,事務所會把一切都告訴你們的,在這之前,大家喝口水,別中暑了,到時候釘宮桑出來,你們卻見不到她。」

    ......

    要找他「玉碎」的粉絲,喝不喝這杯水,愛不愛惜自己的身體,村上悠並不在乎。

    他的任務是儘快把昨晚的事,完完整整的告訴事務所高層,平息掉這場因誤會引起的波瀾。

    到了四樓,新人隊看他的目光有些驚奇。

    隊伍里個子最矮,但顏值最高的內田雄馬猶豫了下,還是開口問道:「村上桑,沒事吧」

    看到他,村上悠想起佐倉小姐前幾天說的,那個長得很漂亮的內田真理。

    從眼前內田雄馬的顏值來看,他的姐姐內田真理也許長得真的不錯。

    隨後他又想到,石田彰安排他和內田雄馬,要上的gangan文庫主辦的廣播節目。

    佐倉小姐還在節目里,給他留了一個「禮物」。

    「沒事,謝謝關心。我得先去找石田桑。」

    「嗯,加油。」

    村上悠朝著辦公室b區走去,身後傳來新人隊的議論聲。

    無非就是看衰,看好,誹謗和懷疑而已。

    人之常態。

    村上悠能完全預料到,也完全不放在心上。

    走到石田彰工位。

    不等村上悠開口,石田彰嘆了口氣,說道:「給我來吧。」

    兩人出了辦公區,上了五樓。

    村上悠見到了久違的ym社長藤田安康。

    兩人只在第一次迎新會上見過一面。

    藤田安康沒有穿西裝,普通老年人打扮,坐在上首。下面是其他事務所的高層,釘宮未夕也在。

    石田彰領著村上悠坐在末座。

    村上悠目光掃了一下釘宮未夕,看來在座的應該都知道昨晚的事情。

    那為什麼還要聚在這裡

    「村上,」藤田安康社長看著村上悠:「麻煩你把昨晚發生的事,再說一遍。」

    「好。參加完酒會後,我和釘宮桑錯過了末班電車,只能去附近的漫畫咖啡店,看了一晚上的漫畫。」

    「看了一晚上的漫畫哼!」藤田安康下首的一個穿著筆挺西裝男子,看起非常的憤怒。

    「西北桑,注意你的語氣。」釘宮未夕和對方懟了一句,然後對著藤田安康說道:「社長,昨天晚上是我主動要求和村上君去漫畫咖啡屋的,也是我要求只開一間隔間的,和村上君沒有任何關係。」

    村上悠看著釘宮未夕,沒想到她居然把實話說到這種程度。

    不像「偶像」出事之後的發言。

    藤田安康看著眼前ym的頂樑柱,有些苦難。

    按照他的想法,村上悠會怎麼樣無所謂,但釘宮未夕不能有半點污點。

    但在村上悠來之前,他們已經商談了很久,釘宮未夕堅持是自己跟著村上悠去的。

    他抬頭看向離他稍遠的村上悠,的確非常帥氣,明明是個新人,坐在那裡卻顯得很淡定。

    雜亂卻因為帥氣而顯得有型的頭髮下,是一副便宜的黑框眼鏡。

    藤田安康眼神不怎麼好,已經看不清村上悠眼鏡下的眼神。

    「關鍵,現在不僅僅是昨晚的事。」

    釘宮未夕愣了下,:「什麼意思」

    藤田安康朝剛才發怒的西裝男揮了下手,:「給他們看看。」

    中年男打開身前的電腦。

    「就在剛才,網上又爆出一張圖,大家看看吧。」

    釘宮未夕第一個拿到電腦,看著照片,發出氣笑了的聲音。

    剩下的人,一個接一個的看了照片,都發出議論聲。

    看著村上悠的眼神也變得懷疑起來。

    村上悠這個當事人,最後一個看到照片。

    照片上,釘宮未夕摟著他的後腦勺,兩人在接wen。

    地點是紅綠燈前的汽車內。

    村上悠笑著搖了搖頭,這個借位拍攝,可以給它打2分。

    之所以不給3分,是因為他現在很不爽。

    當時的情況是怎麼來著

    他伸手去拿後座的《漫畫家與助手》台本,釘宮未夕在紅路燈前急剎。

    他靠著【改造】避免了撞頭的風險,釘宮未夕伸手硬是要看他的後腦勺。

    這都能被拍到

    也不知道這位仁兄的【攝影】技能是幾級,他有點想和他切磋一下。

    釘宮未夕語速很快,有些焦急:「社長,這張照片是借位拍的,當時的情況......」

    「我信。」

    藤田安康打斷了她的話。

    中年男眉頭一蹙,:「藤田社長......」

    藤田安康對他擺擺手,對著釘宮未夕說道:「我信你,我非常的相信你。但是,粉絲會信嗎」

    他嘆了口氣。

    「現在,你們說你們昨晚什麼都沒幹,我都不能保證現在在座的各位相信了,更別說外面只相信他們看到的粉絲。」

    村上悠看釘宮未夕的臉上又怒又愁又無奈。

    他大概能猜到,她車上的行車記錄儀沒有車內的錄像。

    他開始有些後悔。

    後悔伸手去拿那本台本。

    他對於自己的名聲還有聲優事業,不怎麼在乎,但是釘宮未夕這幾個月,對他非常的照顧,不管是真心實意,還是事務所安排,這份說是師徒,姐弟,或者前後輩的情誼,他的的確確感受到了。

    要是因為這件事,讓她正蓬勃的事業受到影響,他會非常內疚。

    「社長,」他看著藤田安康:「我願意聽從事務所的安排。」

    事務所的安排,自然是犧牲他這個新人。

    大概的處理,也就是他逼迫,或者仗著自己是直屬後輩的身份,去矇騙。

    細節不需要事務所主動補充,粉絲只要知道他們的偶像不是主動的,還是單身聖潔的,就夠了。

    一切再不可思議的細節,他們都可以腦補到背鍋的村上悠身上。

    畢竟在他們眼裡,釘宮未夕是純潔的,善良的,不諳世事的,而村上悠是壞透了的傢伙,什麼陰暗的想法和手段都得會一點。

    事後,村上悠會被事務所發個通知,假裝追究一下責任,然後雪藏。

    而釘宮未夕寫個賣慘和道歉申明,過上一段時間,這件事也就過去了。

    這就是在不能證明自身清白的情況下,最好的辦法了。

    蒼白無力的喊冤,可沒人願意信。

    「我不同意。」釘宮未夕猛地站了起來,瞪了村上悠一眼,然後又轉頭對著藤田安康說道:「社長,這件事完完全全是誤會,沒有必要犧牲村上的前途。」

    「釘宮桑......」

    「本來就跟你沒關係!你充什麼英雄!」

    村上悠不知道怎麼解釋,看著眼前眼眶有些紅的釘宮未夕,他有些感動。

    「社長,不管事務所怎麼決定,我會把事情的原委告訴我的粉絲。」

    藤田安康臉色有點難看:「你要想想你的事業。」

    「如果非要犧牲我的直屬後輩,才能繼續我的事業,那不要也算了。」

    「你!」中年男猛拍了一下桌子,也站了起來:「你......」

    「坐下!」

    不等他張口,藤田安康呵斥了他一句。

    中年男連忙鞠了一躬,乖乖的坐了下來。

    藤田安康又對著釘宮未夕說道:「你也先坐下來吧。」

    會議室里陷入安靜。

    良久,藤田安康對著村上悠說道:「村上,我給你一個秋天的時間,希望你不要浪費未夕對你的信任和感情。」

    一個秋天的時間什麼意思

    說實在的,村上悠對聲優界一些冷僻的辭彙並不懂。

    藤田安康又轉頭對著石田彰吩咐道:「把他現在的活動都停了,只給他接配音任務,等到冬天還沒出名,就放棄掉吧。」

    「社長!我不同意!」

    「未夕」藤田安康的語氣突然柔和:「我還記的你來ym面試的時候,還穿著你們高中的校服對吧」

    釘宮未夕不知道藤田安康什麼意思,點了下頭:「是的。」

    「當時我還是你的面試官呢,唉,轉眼十多年過去了。」藤田安康感嘆的搖搖頭,繼續說道:「ym把你看做孩子,我也希望你能把ym當做家,做決定的時候,能多為這個家想想。」

    「可是社長......」

    「前輩,」村上悠喊住了準備繼續爭取的釘宮未夕:「已經夠了,一個秋天的時間,已經夠了。」

    ......

    石田彰、村上悠,還有釘宮未夕回到四樓,坐在一個小型談話室里。

    石田彰嘆了口氣:「桐谷和人的角色還在,村上君你的希望還是很大的,別輕易放棄。」

    「嗯。」

    「放心,我會盡我所能的,把你推給所有秋季番劇組的。」

    「謝謝。」

    「嗯,那我去處理事情了。《月色真美》、《旭丘》那邊,也要去處理一下。」

    「麻煩你了。」

    石田彰想說:別在意,又不是你的錯,但這句話說出口,有推鍋給釘宮未夕的嫌疑,想想還是算了。

    他拍了拍村上悠的肩膀,離開了談話室。

    「抱歉,村上君。」

    村上悠揮揮手,語氣輕鬆:「沒什麼大不了的,而且又不是釘宮前輩你的錯。」

    釘宮未夕苦笑了一下,俏麗的眉目泛起愁思,她揉著眉心,說道:「這還不是我的錯嗎」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和釘宮前輩你有什麼關係」

    「一切都是世界的錯」

    她笑著說出這句二次元的名台詞,兩人同時笑了下。

    「我還要謝謝前輩,能冒著犧牲事業的風險,替我說話。」

    「有什麼好謝的,本來就不是你的錯。況且,」釘宮未夕看著村上悠,用開玩笑的語氣說道:「你可是我的直屬後輩啊,是我的繼承人。」

    「直屬前後輩的關係,這麼重要嗎」

    「當然。ym有很多派系,什麼偶像系,獨立系,演技系,我這一系就你和我兩個人,怎麼能讓你出事呢」

    「還有這麼多講究啊,那我們這一系是什麼系」

    「核心繫啊。」釘宮未夕右手食指畫了一個圈:「ym的、整個聲優界的,核心。」

    她放下手,又笑著道:「我更喜歡她另外一個名字。」

    「什麼」

    「釘宮系。」

    「哈哈哈。」村上悠發出爽朗的笑聲:「這個好,比核心繫好聽。」

    「好聽的話,你就給我繼承下去。」

    「當然!」

    「我們釘宮系的傳統是以下克上,你以後得非常厲害,讓釘宮兩個字成為歷史,人們說到聲優,想到的是村上,而不是我,這樣才算繼承,懂嗎」

    「哈哈哈,這個要求挺高啊。」

    「哼哼」釘宮未夕眨了眨眼:「這只是基礎,等你有了直屬後輩,你還得培養她,讓她繼續繼承我們這一系。」

    「這個就更難了。」

    「怕了」

    「那還至於。放心吧,等我以後有了直屬後輩,一定會仔細教導她的。」

    「你先管好你自己吧,一個秋天的時間可不多。」

    村上悠笑了笑。

    ......

    水籟祈家裡。

    「阿嚏——」

    「怎麼了,saori感冒了」

    大西紗織吸了兩下鼻子,食指在自己的人中滑動了兩下:「沒有吧,可能只是普通的噴嚏。」

    「那就好,明天你就要參加第一次試音了,嗓音可不能出問題。」

    「沒事,沒事,我強壯著呢,我們繼續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
    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