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93.信、書名、插畫、牛肉蓋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93.信、書名、插畫、牛肉蓋飯字體大小: A+
     

    看著三女回房補覺,村上悠猶豫了下,放棄把七月的第一天交給床榻的打算。

    盤膝坐在「書桌」邊,拿出稿紙,最後修改了一下,放在一邊。

    抽了一張新的稿紙。

    「佐藤良馬君:

    寒暄省略

    上次佐藤君寄來的土豆,由於集訓和梅雨的原因,都已經發芽。

    丟棄未免可惜,我把它們都種在院子里。

    然而我連幾天澆一次水都不知,所以特地寫信向你請教。

    聽取佐藤君的建議后,廣播錄製上已有了長進。假以時日,佐藤君說不定也能聽到我談笑風生...吧?

    東京梅雨接近尾聲,但天氣卻越來越熱。

    若不是這裡經濟發達,交通便利,人物算的上有趣,實在不是一個久居之地。

    聽說北海道是島國出名的避暑地區,還有看不到邊際的花海,真是令人羨慕。

    稿紙不長,字寫得很大,到這裡就結束吧。

    希望能早日收到你的土豆種植攻略。

    祝武運昌隆

    村上悠筆」

    檢查了一遍,字跡工整如印刷,沒有錯字。

    可以了。

    沒有去糾結排序,前言后語是否搭配,直接塞進信封。

    看了下時間,11點23分,起身下樓。

    「咚咚咚!」

    村上悠站在東山柰柰的的房門前:「東山,起床了。」

    過了一會,房門被打開。

    東山柰柰頭髮終於披散開來,直接垂到腰部,發量驚人。

    她揉揉眼睛,睡眼迷濛:「到時間了?」

    村上悠點點頭:「十一點半了。」

    「啊——」她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伸了一個露出肚臍眼的懶腰:「我知道啦,謝謝村上君。」

    她在睡覺前拜託村上悠,在中午把她叫醒。

    「想睡覺~想放假~不想錄歌~」嘴裡嘟嘟叨叨的進了洗漱室。

    村上悠去廚房準備做午飯。

    拉麵、溏心蛋、叉燒......

    受材料限制,儘管他已經儘力在調味料上下功夫,但總體評分也只在4.1左右。

    端著兩碗拉麵到客廳,東山柰柰才剛剛洗漱、化妝好,正在扎頭髮。

    小手飛舞,茂密的頭髮越來越短,越來越短,直到最後在頭上變成一個大糰子。

    臉蛋兩側垂落了盈盈一握的幾縷,又用村上悠不知道名字的機器拉卷。

    等她從洗漱室出來,已經成了閃閃發光的藝人。

    兩人把各自的拉麵一掃而光,東山柰柰擦擦嘴,感嘆道:「村上君的料理,真是能讓人感到幸福。」

    兩人一起出門,在巷子口分開。她去錄歌,村上悠要去擊電文庫找編輯神樂坂菖蒲二次看稿。

    經過便利店,把信塞進信箱,站在自動販賣機前,在150日元的綠茶和120日元的橙色易拉罐之間猶豫了一下,選擇了易拉罐。

    拉開。

    喝一口。

    「嘖——」

    難喝。

    邊走邊喝,等進了地鐵站,才終於喝完。

    把垃圾扔進垃圾桶,上車。

    擊電文庫編輯部,談話室。

    神樂坂菖蒲翻著稿紙,看的很仔細。

    「輕微的恐女症?」她抬起頭,看著村上悠:「把男主角設定成害怕女性的,我還是第一次看到。」

    「男主角因為恐女症,一直被其他女聲優調戲。隨著時間流逝,松岡也開始習慣某些女性。大概設定就是這樣。」

    神樂坂菖蒲翻了翻稿紙,斟酌了一下:「但這裡面仍舊沒有女性角色出現,唯一比較出彩的也就是,一起拍攝雜誌封面的東山奈央和佐倉綾音。問題是除了{你好}{請多多指教},就沒有其他任何交集。這兩人主動找他聊天,松岡還拒絕了?」

    「這也是看點之一,神樂坂桑難道不好奇接下來的發展嗎?」

    神樂坂菖蒲沒說話,她的確有些好奇。

    放下稿紙,沉思了一下,說道:「這一版,出版的話沒問題。但我事先說明,銷售量不行,或者你寫的第二卷讓我不滿意,這本書隨時都會被腰斬。」

    村上悠點點頭:「好。」

    「書名叫什麼?」

    「書名?」

    「你不會連書名都沒想好吧?」

    「嘛~,這的確是一個問題。」

    「唉。」神樂坂菖蒲嘆了口氣,有點痛苦的揉著眉心:「現在就想一個。」

    「《松岡禎丞的一生》?」

    「不行,毫無新意。而且輕小說的名字一定要長~!」神樂坂菖蒲立馬否決了這個隨意到極致的名字:「我看...就叫《我!恐女症!卻偏偏被美女環繞!有空嗎?可以來拯救一下嗎?謝謝!》。」

    村上悠:「...這...」

    「嗯?不行?」神樂坂菖蒲想了想:「要不就叫《大危機!明明想成為汽車檢修員的我,卻成了聲優:被女聲優包圍的恐女症日常!》,這個怎麼樣?」

    村上悠眉頭緊蹙。

    神樂坂菖蒲一看就知道,這又是一個涉世未深、有點文青病的新人作家。

    她勸說道:「書名就是要把賣點標明,像你的書,賣點就是恐女症。把它在書名里寫出來,才是符合市場的好書名!」

    看著神樂坂菖蒲堅定、自信的表情,雖然感覺她說的挺對,但是......

    「就叫《屆不到的愛戀》吧,文藝,還暗示了恐女症,怎麼樣?」

    神樂坂菖蒲皺眉,細想了下,最後放棄和原作者爭論書名。最主要的是,她細細品味,感覺這個還不賴。

    點點頭:「行吧,雖然不那麼直白,但也不錯。」

    兩人又商量了一系列細節。

    「對了,插畫你自己有人選推薦嗎?」

    村上悠搖搖頭,他哪裡認識什麼畫師。

    等等。

    佐倉家的別墅是有畫室的,雖然他不知道佐倉小姐的水平如何,但姑且也算一個吧。

    先把這事攬下來,不行的話,不是還有他自己嗎。

    他做過一些功課,在輕小說的銷量里,插畫也是起到關鍵性因素的。

    他自己出手的話,能把這個因素的優勢擴大到最大。

    「我有一個朋友,畫畫很厲害,我想推薦她。」

    神樂坂菖蒲沒多想:「下個星期六之前,把原畫拿給我看看。我也會試著幫你給業界的畫師發出邀請,到時候哪個好選哪個。」

    「好,麻煩你了,神樂坂桑。」

    所有事情搞定后,出了擊電大樓,已經下午三點多。

    走路去超市,正好碰上牛肉特價,花了790日元,買了一份牛肉。

    又買了洋蔥和梅干,準備晚上做一個牛肉蓋飯。

    走到水果區,已經有西瓜開始上市。按片賣,一片就上千日元。

    村上悠對西瓜的興趣不大,買了菜之後直接回家。

    佐倉鈴音和中野愛衣已經起來,兩人坐在客廳里,無力的趴在桌子上。

    「你們這是怎麼了?」

    佐倉小姐:「餓——」

    「餓?」村上悠沒明白什麼情況:「餓就去吃飯,廚房有面,便利店也不遠。」

    佐倉鈴音搖搖頭:「不行,得留肚子吃晚飯。」

    在她說完這句話后,中野愛衣把臉換了一個方向,繼續趴在桌上。

    村上悠看著她的後腦勺,突然感覺有點好笑。

    美食的誘惑,果然是任何人都不能抵擋的。

    距離做飯還有點時間,村上悠也沒急著去做。

    他在自己的老位置坐下,問道:「佐倉,你的畫畫技術怎麼樣?」

    「啊?什麼怎麼樣?」

    「畫畫。我的小說要出版了,需要插畫。」

    「哦,你把小說給我看看,我幫你畫。」佐倉鈴音沒有說自己的技術到底怎麼樣,直接答應了。

    村上悠把自己原稿遞給她——神樂坂菖蒲拿的是複印件。

    佐倉鈴音勉強自己坐起來,開始一頁一頁的翻看。

    半個小時后。

    「寫的還可以呀,但是為什麼這個東山奈央和佐倉綾音戲份這麼少?」

    「故事剛開始,三人也才剛剛聲優出道。」

    「哦。」佐倉小姐點點頭:「畫誰?」

    「嗯...」村上悠想了下:「畫一幅松岡禎丞還有三人合影的畫面吧。」

    「OK。」

    佐倉鈴音先拿出鉛筆,在草稿上構思,地上一會就廢了三四張紙。

    村上悠看看時間差不多了,起身進了廚房,開始做飯。

    洋蔥、話梅切末,牛肉切塊。

    先把牛肉放平底鍋里煎,煎好后,鍋里的肉汁留用。

    倒入紅酒,繼續煮,等到酒香與肉香完美結合后,放入洋蔥末大火翻炒。

    平底鍋在手裡顛了顛,洋蔥末被拋灑到空中,落下,簡單的操作中,每一粒洋蔥末都被裹上汁水。

    轉小火,繼續煎。

    等到洋蔥末表皮金黃,放入焦醬油等調料。

    村上悠左手插兜,右手時不時顛一下平底鍋,完全用不上勺子。

    每一次顛鍋,所有洋蔥末必定翻面,醬汁也會融合進去。

    「咕嚕~~」

    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的東山柰柰,站在廚房門口,盯著他手裡的平底鍋。

    「這麼快就回來了?」

    她下午除了錄歌,還要去補涼子老師的配音。

    「嗯嗯。」見自己被發現,東山柰柰直接走進去:「今天錄歌和配音都很順利,伊賀桑一直誇我有靈性呢。咕嚕~今晚吃什麼?」

    「牛肉蓋飯。」

    「哦,我可以幫你試吃。」

    ......

    洋蔥末煎的差不多的時候,倒入土豆粉勾芡,不停攪動,直至湯汁粘稠。

    拿了五個碗,先放入混有話梅顆粒的米飯,再鋪上牛肉,最後淋上醬汁。

    隨手抓了一把蔥花,散上去。

    「咕嚕~」

    聲音特別響。

    村上悠看過去,東山柰柰眼珠里的光,快比他做的發光料理還要耀眼了。

    「好了,端到客廳里去吧。」

    「嗨!」東山柰柰一手端一個,邊走邊吆喝:「開飯啰~~」

    門外傳來開門聲,隨後是,「誒嘿誒嘿誒嘿,我回來啦,是不是吃飯了?」

    再接著,是中野愛衣的教訓聲。

    「凹醬!先去洗手!」

    村上悠脫下圍裙,洗了洗手。

    嗯,時間卡的剛剛好。

    等他回到客廳,四人卻都在等他。

    村上悠慢慢坐下,打開電視機。

    「...今年的颱風呢,會比往年大一些,希望不要影響到農作物的...」

    拿起筷子。

    「我開動了。」X5

    七月的第一天,就這樣過去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
    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