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60.佐倉小姐史上最大最惡事件(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女友是聲優 - 60.佐倉小姐史上最大最惡事件(4)字體大小: A+
     

    5月25,周日,持續梅雨。

    村上悠起來隱約聞到一股霉味,仔細看牆角又沒有發現明顯的霉斑。

    怪不得這個還算交通便利的地段,每個月只要6萬日元。

    八點多趕到活動現場,化妝室里已經坐滿了人。

    村上悠特意看了眼佐倉鈴音,她面色有些白,笑著和《悠哉》其他三個聲優聊著天。

    「村上,早上好。」

    「早上好。」

    堂本海斗正在化妝。

    「村上桑,你今天的頭髮怎麼回事?快過來!」

    化妝師看到「長角」的村上悠,立馬把他拉到座位上,幫他整理髮型。

    「晚上睡覺前頭髮沒吹乾?」

    村上悠下意識想點頭,但頭髮還在別人手上,開口道:「是的。」

    「以後一定要等頭髮幹了,或者早上起來再洗個澡,這樣頭髮就會好很多。」

    「嗯,好。」

    過了一會,左邊的女聲優畫好妝讓開位置,佐倉鈴音坐了過來。

    女化妝師看了她幾眼,低聲說道:「今天臉色不太好,來事了?」

    「嗯。」

    聲音同樣很小,但就坐在她旁邊的村上悠倒是聽得很清楚。

    不過這種話題,他只能裝作沒聽到。

    「今天我就不給你化妝,好好休息,但明天正式活動一定要化妝的。」

    「嗯,謝謝。」

    今天一共排練五場,上午和下午四場,晚上一場。

    其實對於聲優來說,只要不怯場,排練一天已經足夠了。

    多餘的場次只是為了讓劇本作家多修改劇本,好讓節目效果達到最佳。

    但說到底,一個節目效果的上限如何,還是得看聲優們的臨場發揮。

    中午臨近吃飯的時候,村上悠沒在化妝室看見佐倉鈴音,猶豫了下,還是找到村川梨依。

    「村川...桑,有看到佐倉桑嗎?」

    「沒注意啊,可能已經去吃飯了吧。」

    「謝謝。」

    「不客氣。」

    堂本海斗在一旁有些好奇,問道:「村上,怎麼了?這麼關心佐倉桑?看人家長的漂亮?」

    村上悠對堂本海斗的調侃沒放在心上,解釋道:「她是我朋友的閨蜜,受別人託付,姑且照顧她一下。」

    「哦~~閨蜜?女性朋友~~」

    陰陽怪氣的。

    村上悠無奈道:「你先去吃飯吧,我去找找她。」

    「好,要不要我幫你帶飯?」

    「不用了,待會我自己去吃。」

    與堂本海斗分開后,村上悠為了防止佐倉鈴音是去上廁所,就先在化妝室等了一會。

    十分鐘后,化妝室人都走光了。

    村上悠猶豫了下,拿出手機。

    帥氣の男人:佐倉,你人在哪?

    三分鐘,沒消息。

    「麻煩!」

    他對女性來事不是很了解,但從各種小說和電視里看到的,痛暈過去都有可能。

    會不會倒在廁所或者角落裡了?

    猶豫了下,他還是決定出去找找。

    前台沒有;廁所,拜託遇到的女性看了下,也沒有......

    找了一圈沒找到,正當他準備回化妝室時,看到了拎著大袋子的佐倉鈴音。

    她剛從三井麗香的化妝室出來,臉色更加慘白,頭髮有被雨打濕的痕迹。

    確認人沒事後,村上悠轉身準備去吃飯。

    但佐倉鈴音卻沒往他們的化妝室走,而是上了頂樓。

    猶豫一下,村上悠還是跟了上去。

    畢竟答應了中野愛衣,今天佐倉鈴音本人身體還不舒服,不去看一下,他心裡有些不安穩。

    走到樓道口,剛上了「Z」形樓梯的一半,就在另外一半看到了她。

    佐倉鈴音坐在樓梯上,抱著一份外賣吃著。

    也不知是頭髮上的雨水,還是什麼東西,落在勺子上,混著飯菜一起被吃下去。

    村上悠看了一會,準備悄悄退走。

    「嗯~嗚~」

    壓抑的哭聲。

    真是麻煩!

    村上悠抓了抓頭髮,轉身走了上去。

    聽到腳步聲,佐倉鈴音慌忙的擦著臉上的眼淚。

    「你,你來這裡幹嘛?」

    慘白的精緻小臉,瘦小的身體,沙啞的嗓音.....

    這一瞬間,村上悠開始為自己昨天開口嘲笑她而感到有些後悔。

    也許對於島國人來說,得罪前輩真的是一件很嚴重的事情吧?

    一邊想著,村上悠走過去,坐在佐倉鈴音下面幾個台階。

    拿出手機,開始打遊戲。

    佐倉鈴音把外賣放進袋子里,收拾東西準備離開這裡。

    「你就這樣哭著出去嗎?外面已經有人回來了。」

    村上悠操縱著虛擬人物,不斷屠殺著機場的人,沒有抬頭看她。

    ......

    佐倉鈴音又坐了回去,拿出外賣。

    「我沒哭,我只是來吃飯。」

    聲音沙啞,帶著倔強。

    「抱歉,是我看錯了。」

    佐倉鈴音勉強吃了兩口飯,看村上悠一直在玩遊戲:「你怎麼不安慰我?」

    「我只是來玩遊戲的,什麼都沒看到。」

    把機場屠殺一空,背著M4和M24往馬路上的吉普走去。

    「嘖~~」

    佐倉鈴音直接用筷子戳了他一下。

    吉普後面躲了一個拿著衝鋒槍的窮鬼,趁他上車的一瞬間把他打死了。

    「唉~~」

    嘆了口氣,收起手機。

    【遊戲lv2:12/100】

    「我不太會安慰人,但如果你有什麼煩心事,可以說給我聽聽,當個傾聽者還算可以。」

    沉默一會,吃了幾口飯。

    「唏~」佐倉鈴音吸了一下鼻子:「明明我沒做錯什麼,為什麼要怪我?」

    「而且我都已經道歉了。」

    「偷拿我的牌!」

    「.....還不帶我玩~」

    「唏~」

    「前輩就了不起,不就比我多出生幾年嗎?」

    「八嘎!」

    「你吃飯了嗎?」

    「啊?」村上悠楞了下,才反應過來最後一句話是對自己說的:「沒有。」

    「給你!」佐倉鈴音從外賣袋子里拿出一份午餐:「冒著雨跑出去給她買飯,還不領情!」

    「八嘎!系內!」

    村上悠接過飯,打開餐盒,裡面的飯菜相當精緻。

    嘗了一口,味道勉強可以。

    「我又不是故意的,明明是工作人員跟我說她去吃飯了......」

    「我今天身體還不舒服,都跑出買飯...」

    「唏~」

    「《旭丘》的人也看我不爽。」

    「遊戲綵排的時候,故意不跟我玩...」

    「唏~」

    「你要不要喝湯,袋子里有,你自己拿。」

    「哦~」村上悠下意識從袋子里拿出一份湯,想了下,打開蓋子先遞給了她。

    「唏~,謝謝。」

    佐倉鈴音喝了一口湯,喉嚨清爽一些。

    「你感覺怎麼樣?」

    「嗯!很好吃。」

    「我在問你三井麗香的事!你到底有沒有認真在聽!」

    村上悠的背,又被筷子戳了一下。

    「三井麗香啊~」村上悠刨了一口飯,語氣很平淡:「長得一般,不化妝有點丑。」

    「噗~」背又被戳了一下:「誰問你長相了?我在說等人的事情!」

    村上悠抓了抓被戳的地方,前兩次有點痛,這次有點癢。

    「我感覺是你的問題吧。」

    背又被戳了下,這次是痛的。

    「你自己長的那麼漂亮,還那麼努力,人家一個中年婦女,還在演配角,不嫉妒你,不針對你,針對誰?」

    「你要是長的丑,或者沒拿到越谷夏海役,我敢保證,她們對你可好啦~你信不信?」

    「但沒辦法,誰讓你有我五分之一的優秀呢?」

    「我們這樣的人,生來就是要被嫉妒和排擠的。」

    ......

    兩人陷入沉默。

    不應該啊。

    村上悠深諳女人就算被罵,但只要被罵「長的這麼好看,卻心腸惡毒」這樣的話,百分之九十九的女人是不會生氣的。

    剩下百分之一的女人,表示你會說話,就多說兩句。

    自己果然不適合安慰人嗎?早知道老老實實聽著就好了。

    這時。

    背又被戳了一下。

    很輕,不痛也不癢。

    「八嘎~」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
    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