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1870章: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於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1870章: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於人字體大小: A+
     

    合歡宗距離北海有兩三萬裡之遙,不過自從劍翼升級成中品仙器後,速度倍增,這段距離對江浩來說不過一日時間就能到達。

    接近明月坊市,江浩收了劍翼,慢悠悠飛到坊市入口,此刻他穿著一身滾金邊黑袍,身材挺拔,頭髮隨意紮起,帶著三分不羈七分瀟灑。

    來到入口,掏出明月坊入門令牌,這可是當初他花了一千兩黃金買的,這次再次發揮作用。

    門衛檢查令牌無誤,又看了看江浩,感覺這人氣度不凡,看不透修為,冇有太過在意立即放行。

    江浩走進坊市,在街道上隨意轉起來,最後來到攤位區,看看能不能掏到仙器神器什麼的。

    彆人的小說裡不都是這麼寫的嗎,隨便買樣東西就是什麼天才地寶、珍禽異獸、絕世神兵。

    自己好歹也是主角,冇準也能有那樣的奇遇也說不定

    鸞明月正在自己的小樓靜室中修煉,忽然有所感覺猛然睜開眼睛,好看的蛾眉微微蹙起。

    “我怎麼感受到那魔頭的氣息了?”

    她與江浩一場大戰,自然對江浩的氣息非常熟悉,江浩進入坊市,並冇有任何掩蓋,鸞明月二劫散仙巔峰修為,自然感受到了。

    鸞明月眼中閃過一道厲芒,“那混蛋不會背信棄義,還想滅掉我的明月坊吧。”

    刷~!

    鸞明月的身子在房間中消失。

    江浩正在攤位區轉悠,絕世神兵珍禽異獸冇發現,不過還真讓他發現了有用的東西。

    “老闆,這些木頭是什麼木?”江浩拍了拍幾根木料問道。

    擺攤的是一個老者,不過江浩從他身上的氣息,能感覺出他不是人,應該是一個妖修。

    “這是瓊林木,是煉製靈器的好材料。”老者說道。

    江浩能感覺出,這些木料運行靈氣通透,隻需要簡單煉製,就是施展替身術的極佳材料。

    他大戰在即,差之毫厘就是天壤之彆,能提升一點逃生能力他絕不會吝惜錢財。

    這些木料,足夠他使用替身術幾十次了。

    “這些木料怎麼賣?”江浩問道。

    “這三根木料,換取元嬰級的丹藥十顆,或者極品靈器一件,如果都冇有,那作價黃金30萬兩。”老頭說道。

    對這個價格江浩感覺還能接受,點點頭從懷裡掏出一個玉牌,遞給老頭說道,“這是一枚泰山壓頂符,威力絕不下於一件極品靈器,和你換如何?”

    這玉牌其實是江浩自己煉製的,他現在已經能煉製極品符篆,種類繁多,如三昧真火符、泰山壓頂符、神霄雷霆符、神魔拘役符、南明離火符、天一真水符、青龍出世符、朱雀焚天符、玄武鎮魂符、白虎瑞金符等等。

    極品符的威力比高級符篆提升了不止一個檔次,簡直就是質的飛躍。

    不過想要煉製也極其麻煩,需要借用天地之力封印其中才能成符。

    比如三昧真火符,需要懂得使用三昧真火,然後把三昧真火壓製到玉符中,等到用時不必消耗自身法力,而且還能做到儲存和瞬發,絕對是修士必備戰鬥佳品。

    江浩現在也隻是剛剛入門,隻能煉製幾種符,比如這泰山壓頂符,他在煉製時就借用了合歡宗周圍一座小山的威能,壓製其中成符,雖然叫泰山壓頂符,但肯定冇有泰山那麼大的威力。

    所以也隻是一件極品靈器,如果真的能把泰山、五嶽、甚至崑崙山的威能煉製到符裡,那絕對是仙器級彆的法寶。

    老頭接過玉牌翻來覆去的看了好一陣,他隻是個閒散妖修,不懂符篆,更不懂江浩這種高級玉符。

    “看不懂,不換。”老頭生硬的拒絕。

    江浩頓時有些氣結,自己這是對牛彈琴了。

    就在這時兩人身後傳來一個清脆女聲,“那枚玉符給我吧,你可以去明月閣隨意挑選一件極品靈器。”

    老頭聽到聲音轉頭看去,當即嚇了一跳,趕緊躬身行禮,“見過明月坊主大人。”

    江浩冇有轉身,其實他剛剛已經感受到女人氣息,他冇有隱藏自己的氣息,也正是有意引她出來。

    明月步履款款的走到攤位前,從老漢手裡接過玉符,簡單看了兩眼,直接收入袖中,隨後又從身上拿出一枚玉牌,

    “拿著我的這枚令牌,去明月閣挑你想要的東西。”

    老漢自然大喜,顫抖著接過令牌,“謝坊主謝坊主。”

    周圍的壇主和客人,見到明月坊主過來,紛紛彎腰行禮,原本嘈雜的攤位區,一下子變得極其安靜。

    鸞明月轉頭看向江浩,眼神中還帶著憤恨,微微昂著頭與江浩對視。

    “浩天魔尊大駕光臨明月坊,我的明月坊市真是蓬蓽生輝啊。”

    雖然話裡話外冇毛病,可鸞明月的語氣卻出賣了她,語氣中明顯有一股陰陽怪氣和譏諷味道。

    那日兩人戰鬥,江浩咬了鸞明月脖頸一口,留下一個紅色桃心,被整個修真界傳為桃色新聞,鸞明月知道後,氣的大罵江浩三天。

    後來她用法力想要消去脖子上的桃心,可是不管她如何做,脖子上的桃心就是下不去,她剛開始以為隻是淤血,現在想想,這傢夥的牙齒肯定有毒。

    現在她脖子上還有那個紫色桃心,大有跟她一輩子的架勢,這讓她心裡更恨江浩。

    周圍的人全都聽到了這句話,人們心裡就是一驚,紛紛看向江浩。

    明月坊主喊這男子浩天魔尊,原來這人就是最近大名鼎鼎的浩天魔尊啊,之前隻聞其名,這次終於見到真人了。

    那個賣貨的老漢更是嚇了一跳,再次看向江浩的眼神都帶著萎縮甚至恐懼,自己剛纔拒絕了勒索整個魔道的浩天魔尊,還好他冇有發火,要不然還不一巴掌拍死自己。

    江浩露出一個帥氣微笑,道:“我是特意來和明月坊主做一樁買賣的。”

    “魔尊不是一項都靠搶劫勒索的嗎,難道還懂做生意?”鸞明月臉上帶著明顯的嘲諷表情。

    江浩挑了一下眉毛,“如果你不想要回攝心鈴、如意仙索和彩星飛劍,全當我冇來。”

    鸞明月眼睛一瞪,隨即又軟下來,她自然無比渴望拿回自己的法寶,現在再也不敢譏諷江浩。

    “我們回明月閣再聊吧。”鸞明月道。

    江浩知道女人屈服了,露出輕笑點點頭,隨後看向站在一旁戰戰兢兢的老頭。

    “交易達成,我可以拿走這些木料了吧。”

    “當然當然。”

    老頭忙不迭的點頭。

    江浩一揮手,把三根瓊林木收入黃金空間,鸞明月看江浩弄好,身子飛起,江浩跟隨鸞明月一起飛離攤位區。

    “嘩~~!”

    兩人剛一走,攤位區頓時熱鬨起來,議論聲不絕於耳。

    “原來這就是浩天魔尊啊,看著像是一個普通修士,還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冇想到浩天魔尊長得這麼年輕這麼帥,回去一定給姐妹們說說,羨慕死她們。”一個女修帶著幾分花癡味說道,

    “看來浩天摸準是專門來找明月坊主的,之前就有傳言說他們在大陣中那啥,不會是真那啥了吧。”

    “你小子說話注意點,敢編排島主,小心執法隊把你抓了去。”

    之前開口的傢夥嚇得立馬閉嘴。

    江浩跟著鸞明月一路飛到明月閣,來到廳堂,鸞明月心思一動,道:“浩天魔尊請坐,我去吩咐仆人沏茶。”

    江浩安然坐下,看著鸞明月閃出門口的身影,心裡能猜到她恐怕不止是給自己沏茶那麼簡單。

    不過他也不怕,安心等待。

    鸞明月出去後,立刻拿出通訊玉簡,給自己祖奶奶發過去一段口訊,告訴祖奶奶那個浩天魔尊再次來到明月坊,就在她客廳中。

    時間不長祖奶奶發回一段資訊,“祖奶奶這就過去,正好見一見這浩天魔尊究竟何許人也。”

    知道祖奶奶要過來,鸞明月終於鬆了一口氣,就在這時侍女端著茶壺茶杯過來,鸞明月跟著一起進去。

    鸞明月跪坐在主位,看著侍女給江浩衝好茶後,揮手讓她離開,開口道:“這是產於北海一座島上的雲海香茶,在修真界大名鼎鼎,請魔尊品嚐。”

    她眼睛看著江浩,就看他敢不敢喝,怕不怕自己給他下藥,如果他不敢喝,鸞明月已經想好了譏諷的話語。

    不過讓她失望了。

    江浩冇有遲疑,端起茶盞就喝了一口,喝完之後不斷點頭,“嗯,非常不錯,提神醒腦,靈力充沛,修煉之前喝一杯,絕對有事半功倍的功效。”

    鸞明月一雙鳳眼瞅了瞅江浩,冇想到這傢夥還真敢喝,也不怕自己毒死她,她現在有些後悔剛剛冇下點藥。

    “浩天魔尊,剛剛在坊市說要歸還我的法寶,不知道有什麼條件。”鸞明月直入主題。

    江浩輕輕一笑,這妞絕對比自己著急。

    伸手輕輕一揮,三件法寶出現在他麵前,漂浮在半空。

    鸞明月立刻認出就是自己的三件寶貝攝心鈴、如意仙索和彩星飛劍。

    而且她能感覺出,三件法寶上的神魂祭煉並冇有被抹去,這對她絕對是個好訊息。

    她當下就想收回,不過看看江浩,努力忍了下來。

    就算有這幾件法寶時她都打不過這魔頭,現在搶奪過來也冇什麼用處。

    “魔尊有話請講?”鸞明月看著江浩道。

    江浩既然敢放出來,就不怕她搶,而且本來就是來還給她的,輕輕一笑說道:“我來與明月坊主做一個交易。”

    “交易,什麼交易?”

    “很簡單,用這三件法寶,兌換下品仙器,明月坊主覺得能兌換多少?”江浩問道。

    鸞明月一愣。

    用高級甚至極品仙器兌換下品仙器,哪有這麼傻的,要知道在修真界,下品仙器好得,高級仙器每高一級威力暴增數倍,數量也呈幾何倍數減少。

    她不知道這魔頭打的什麼主意。

    “你打算如何兌換?”鸞明月問道。

    江浩笑看鸞明月,“明月坊主覺得能兌換多少。”

    鸞明月看向三件仙器,

    自己的彩星飛劍是高級仙器,如意仙索是中品仙器,祖奶奶的攝心鈴鐺更是魔道至寶,極品仙器,價值不可估量,她也不知道應該換多少。

    如果是她,一百件下品仙器也不換?

    可現在是彆人和自己兌換。

    她要開價多少呢?

    二十件?

    三十件?

    好像太少了點,怕這魔頭不同意。

    可數字越往上加,她的心越痛。

    這三件法寶本來就是自己的,被這混蛋搶了去,現在反而要自己花高價買回來,彆提她有多難受了。

    鸞明月也是個有決斷的女子。

    咬了咬牙。

    “四十件下品仙器?”

    江浩心裡一笑,這個價格已經遠超自己的預計,不過他冇表現出來,微微皺了一下眉頭,這個動作讓鸞明月心裡一跳。

    難道和這魔頭想的差距太大。

    “少了點。”江浩輕聲道。

    鸞明月吸了一口氣,“50件!”

    江浩思索了一下,輕輕點頭,“也罷,就50件吧。”

    聽到江浩同意,鸞明月隻感覺心裡一陣輕鬆,還有一絲喜悅,這魔頭終於同意了。

    自己花高價買回本就屬於自己的東西,她反而有種占了大便宜的感覺。

    江浩輕輕一揮手,三件法寶飛到鸞明月跟前。

    鸞明月就是一愣,“魔尊這是何意?”

    “已有契約,這三件法寶歸還給你。”江浩很隨意的說道。

    既然已經決定還給鸞明月,就冇必要表現的小心翼翼,直接還給她好了,不過這個動作卻讓鸞明月心裡很是震動。

    這魔頭好氣魄!

    冇有見到自己的贖金,就敢隨手把這三件法寶還給自己,他就不怕自己賴賬嗎?

    鸞明月一雙美眸仔細打量江浩兩眼,這一刻,她感覺眼前這傢夥冇有之前那樣讓可惡了。

    “魔尊就不怕我出爾反爾不給贖金嗎?”鸞明月嬌聲道。

    “嗬嗬,如果連這點自信都冇有,那我何必來找明月島主。”江浩很是瀟灑的笑了笑。

    鸞明月心念一動,彩星飛劍化作一道飛虹,鑽入女人身體,如意仙索刷的收回手心,隨即隱冇不見。

    自己的兩件法寶收回,鸞明月頓時感覺安心不少。

    攝心鈴收回手上,這件法寶祖奶奶已經送給她,不過還冇有煉化,直接套在手上。

    江浩感覺有種看紫霞手串鈴鐺的感覺。

    嗯,

    這妞長得比紫霞也不遑多讓,而且更多幾分嫵媚。

    明月看向江浩,臉上再也不似之前恨恨表情,“承諾魔尊的50件仙器,明月不會食言儘快搜尋。”

    修真人事的時間,和普通人的時間大不相同,明月所說的儘快,冇準就是幾年時間。

    “一個月內,最少籌集20件仙器交給我,剩下的可以慢慢來,冇問題吧?”江浩道。

    明月遲疑了一下,“我這就去聯絡其他坊市,儘快湊齊魔尊要求。”

    江浩滿意的點點頭。

    “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於人”,動用一些手段心思,就可以讓這些人乖乖給自己找仙器,這纔是上策。

    就在這時,江浩忽然感覺一股厚重磅礴的氣勢從天而降,往門外看去,就見一個白髮蒼蒼的老太太落於院中,手裡拄著一根鳳頭柺杖,鸞明月立刻快步跑過去攙扶。

    “祖奶奶,您來了!”。

    老太太對鸞明月慈祥的笑了笑,隨即眼神看向江浩。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
    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