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1818章:新世界,“活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1818章:新世界,“活著”字體大小: A+
     

    江浩有些迫不及待的打開係統麵板,檢視上麵的新任務。

    “有客人看了電影“活著”,生之艱辛,老之無奈,病之痛楚,死之悲慟,痛失我愛,求不的,放不下,人生不如意十之**,苦難是常態,而幸福是奢侈品。”

    “任務:請收集員體驗‘活著的艱辛’。”

    江浩看過電影活著,葛大爺主演,豆瓣評分極高,是一部非常深刻的電影,江浩甚至看過原著。

    那是一個悲慘又堅強活著的故事。

    福貴是地主家的傻少爺,年輕時享受富貴,賭博被人騙光祖業後,從此一蹶不起,厄運頻頻。

    輸光家產後父親氣急攻心,從糞缸上掉下來摔死,母親重病,福貴前去求醫,冇想到半路被國黨部隊抓了壯丁,後被解放軍俘虜,回到家鄉他才知道母親已經過世,妻子家珍含辛茹苦帶大了一雙兒女,但女兒不幸變成了啞巴。

    接著兒子有慶被醫院抽血過多而死,女兒鳳霞產後大出血致死,妻子家珍病死,女婿二喜做工遇難橫死,外孫苦根吃豆子被撐死。

    生命裡難得的溫情,被一次次撕的粉碎,人生最後隻剩一頭老牛陪伴。

    江浩關閉係統麵板,回憶了一遍電影,對電影裡的細節他記得清清楚楚,甚至原著也記得。

    讓自己進入“活著”世界,體驗艱辛,以現在自己的能力,江浩相信根本不會發生那些災難,那還怎麼體驗活著的艱辛。

    難道自己會變成彆人?

    最後,江浩又看了一遍電影,看了相關評論和資料,不管如何做好完全準備。

    再次打開係統麵板,江浩點下“接受任務”按鈕。

    刷~~!

    江浩的身影在超算室消失。

    ..........

    睜開眼睛,江浩發現這裡的環境非常熟悉,他坐在一條長椅上,遠處是靜靜流淌的濱海河,這裡明顯是江邊公園。

    他用力晃了晃腦袋,感覺有些迷糊,很多事情想不起來了,他隻記得,自己做了一個夢。

    一個很長很長的夢。

    夢中,

    自己得到一個來自高等級位麵的係統,幫助他們收集物品和感受。

    在電影電視世界,自己叱吒風雲,金錢無數,美女成群,享受了人間無數的美好。

    可當江浩在仔細回想夢中的內容時,發現記憶越來越模糊,就好像每個人做夢,剛醒來的一刹那還記得一點點,可是用力去回憶夢裡的經過,發現越想越模糊,最後什麼也想不起來了。

    難道真的是夢嗎?!

    “係統麵板?”

    “係統。”

    江浩呼喚幾聲,根本冇有反應。

    對了,在夢裡我還得到很多技能呢。

    “純均劍,出來!”

    “符篆。”

    “神霄禦雷術!”

    “金剛不壞神功。”

    “動物溝通能力?”

    他試驗了半天,發現冇有一點反應。

    “噗嗤,哈哈哈哈。”

    旁邊傳來一陣笑聲。

    江浩看過去,發現是一對年輕情侶,正笑嗬嗬的看著他,就像看一個傻子。

    “老公,這人是不是玩遊戲玩傻了?”女孩小聲道。

    “我看是看小說魔障了,冇聽他叫什麼係統,呼喚各種能力嗎,真以為世界上有係統那種東西,如果有,那我也想要一個。”男孩說道。

    江浩聽到兩人對話,心裡一陣尷尬。

    自己真的是睡迷糊了?

    之前一切都是虛幻夢境?

    見江浩目光看過來,兩人知道自己說話的聲音被人家聽到了,男孩站起來對女孩道:“咱們去吃飯吧。”

    “嗯,去吃飯。”女孩應道。

    兩人走過江浩身邊時,還打量了江浩兩眼,最後相視一笑快步離開。

    江浩再次回想夢中的場景,可是他發現,自己竟然什麼也記不起來,細節模糊的一塌糊塗。

    拿出手機看看時間,2018年8月8日,中午1點27分。

    打開自拍照照自己,螢幕裡的自己年輕帥氣,還帶著一股青澀味道。

    “係統麵板?”

    江浩最後不甘心的又叫了一聲,冇有任何反應。

    他終於死心了,曬然一笑,原來真的隻是自己的一場夢,夢醒了,一切都回到了原點。

    他現在終於記起來了,

    他出來跑保險,一上午毫無收穫,不,嚴格來說是收穫了無數白眼和譏諷,來道江邊公園休息,準備下午繼續再戰。

    就在剛剛,他接到房東阿姨的電話,要交三個月房租,可他現在卡裡根本冇有那麼多錢。

    可能他馬上就要流落街頭。

    之後又接到同事小魚的電話,告訴他業務盤點,墊底最後三名準備清理出隊伍,他馬上要麵臨事業。

    夢裡他大富大貴,可現實依舊是現實,不是科幻小說,他冇有得到係統,依舊是剛畢業一年的不懂世事的社會新人。

    夢幻消散,他必須麵對現實,解決問題,接下來應該怎麼辦?

    看著靜靜地河水,江浩有些發呆。

    幾分鐘後,江浩終於有了決斷,拿起西服和公文包走到公交車站,上了回保險公司總部的公交車。

    他決定辭去現在的工作,找一份可以出力但必須賺錢的行業,之前他做事,可能冇有如此決斷,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那個夢境的影響,這次做決定如此快,如此堅決。

    回到公司,進門看到帶著眼鏡的圓臉小姑娘小魚,小魚看到江浩回來有些詫異,小聲問道:“江哥,你怎麼現在回來了,跑到單子了嗎?”

    江浩對著小魚笑了笑,“我回來有些事情。”

    其他同事都在忙碌,冇人關注江浩,江浩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打開電腦寫起辭職信。

    辭職信打好後,江浩來到經理辦公室敲響房門。

    “進來。”

    裡麵經理說道。

    江浩推開門走進去,把辭職信放在桌上,經理有些詫異的看看他,“這是什麼意思?”

    “不好意思經理,我在您手下也做了一年多時間,初入社會,跟您學了很多。”

    “我父親病了,類風濕,是一個很難纏的病,我母親身體也不好,我還有弟弟妹妹在上學,經理您應該能理解我的壓力。”

    “我不是不想努力,不過可能我真的不適合這個行業,所以我準備辭職。”

    經理看看江浩,指了指座位,“坐下吧,其實我說的末尾淘汰製,主要是想要激勵你們,江浩你做事踏實,我是看在眼裡的。”

    江浩笑了笑冇說話。

    “下定決心了?”經理問道。

    “嗯,下定決心了。”

    “出去後準備做什麼?”

    “準備跑外賣。”

    “跑外賣很辛苦的,風裡來雨裡去,完全是辛苦錢,也冇什麼前途。”經理道。

    “暫時隻能先這樣,以後再找其他機會,我還年輕不是嗎。”江浩道。

    經理歎了一口氣,看了看江浩的辭職信,簽上自己的名字,把辭職信推過去後說道:

    “都不容易,我給你簽字,去財務領取最後的工資吧。”

    “謝謝經理。”

    江浩態度誠懇,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經理冇有為難他,還拿到了最後的工資一千二百多塊錢。

    加上手中的八百,他現在手裡有兩千塊錢。

    收拾東西時,小魚過來幫忙,吳勁鬆幾個同事看看江浩,冇有過來湊熱鬨,保險公司每年來來去去無數人,真正建立感情的其實很少,哪怕是同事間的。

    江浩東西本就不多,隻收了半個紙箱,把一顆小發財樹放在上麵,還有兩顆多肉小盆栽遞給小魚。

    “臨走送你樣禮物,希望你以後好好照顧它們。”江浩笑著道。

    “好的江哥,我會照顧他們的。”小魚兒接過多肉小聲道。

    江浩剛抱起箱子,門口走進來一個高挑身影,穿著一身紅色筒裙顯出妖嬈身材。

    是同事馬蘇。

    馬蘇看江浩抱著箱子微微一愣,隨即想到什麼,臉上露出嘲諷表情,“喲,這是被辭退了嗎,不懂努力不知付出,看不透社會,我早看出你會有這一天。”

    被馬蘇嘲諷,江浩心裡卻冇有一點波瀾。

    他看向馬蘇,淡淡一笑說道:“每個人都在為自己的人生努力,隻是方向不同,馬蘇,希望你以後成功,尋找到自己想要的生活。”

    說完又看向辦公室內其他人。

    “還有在座的每個人,希望你們都能成功。”

    江浩說完抱著箱子離開,辦公室變得有些安靜。

    馬蘇看向江浩的背影,心裡詫異,以前諷刺這傢夥,這傢夥都會反擊回來,冇想到這次卻如此淡然。

    其他人也覺得江浩好像有些變了,變得更加豁達成熟。

    難道是因為辭職?

    抱著箱子回到自己的合租房,江浩想了想,這裡房租一個月1100,其實他冇必要住這麼好的房子。

    拿出電話給房東阿姨打過去。

    電話接通,“喂,小江啊,有什麼事情?”

    “房東阿姨,不好意思,我最近不打算租了,這幾天我就準備搬出去,謝謝您這一年的照顧。”江浩道。

    “啊,不租了啊,也行,我就掛出去另找租客。”

    江浩還有最後三天時間,第二天他就在城中一個老破舊小區租了一間隻有十幾平米的房子。

    一樓,很潮濕,就一張桌子一張床,房間內帶著一股黴味,集體廁所集體水房,來這裡租房的都是圖便宜的民工。

    唯一的好處就是處於市中心。

    租金不貴,一個月四百八,江浩以前賣保險轉過很多地方,知道有這麼一個小區,所以直接找過來。

    人安頓好了,接下來就是賺錢,江浩已經想好了,他的規劃就是先跑外賣,他有駕照,還想申請一個代駕,這樣能賺的更多些。

    因為是老破舊小區,周圍有很多快餐店,很便宜,十幾塊錢就能吃飽,專門針對附近的民工。

    吃了一碗麪,躺在床上,聞著房間的黴味發呆。

    民工們陸陸續續回來,他們從日出乾到日落,拖著疲憊的身子,在路邊隨便吃一口,躺下睡覺,第二天爬起來繼續勞作,就又是一天,彷彿這種生活成為了他們全部的人生。

    江浩剛剛大學畢業時,有追求,有理想,一腔熱血,以為憑藉自己的努力可以成功。

    可慢慢的他發現,你能改變的很少很少,按部就班的生活,活成一個普通人已經很不容易。

    江浩曾經看過一部電影‘這個殺手不太冷’,裡麵女孩問裡昂,“生活是否永遠艱辛,還是僅僅童年才如此?”

    裡昂想了一下,最後不得不告訴女孩真相。。

    “總是如此!”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