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1749章:一次三億的江大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1749章:一次三億的江大師字體大小: A+
     

    女人看著江浩,又調了一杯酒,雞尾酒杯里,酒水呈天藍色,越到上面顏色越淺,就像天空一般。

    「蘭泣露!」

    只說了三個字,就把酒杯推到江浩面前。

    江浩看著酒杯笑了笑,「酒水真漂亮,名字也好聽。」

    「檻菊愁煙蘭泣露,羅幕輕寒。

    燕子雙飛去。

    明月不諳離恨苦,

    斜光到曉穿朱戶,

    昨夜西風凋碧樹,

    獨上高樓,

    望盡天涯路。

    欲寄彩箋無尺素,

    山長水遠知何處。」

    說著端起酒杯一口乾掉,細細品味一翻后,看著女人說道:「這杯酒中,蘊含著一股悲涼,一種情思怨慕。」

    「望盡天涯,山長水闊,卻不知那人於何處,希冀求索,仰看天地間矣。」

    「好詞,好酒,好美妙。」江浩微眯著眼睛說道。

    女人又想再調酒,江浩忽然抬手攔住她。

    「不用再配了。」江浩道。

    「我這十杯酒,你才喝了四杯,怎麼,怕喝醉?」女人道。

    江浩呵呵一笑,「呵呵,不怕,我只是希望下次來,還能喝到不一樣的酒,一次喝完是痛快,可卻沒了希望。」

    女人看著江浩,越發覺得這人高深莫測,「你究竟是誰?」

    江浩笑了笑,「我叫江浩。」

    女人忽然想起什麼,恍然道,「哦,你就是那個最近名聲大噪的風水師江浩江大師對不對?」

    「茅山掌門弟子,可是尊下?」

    「那你又是誰?」江浩問道。

    「白素素啊,我之前已經告訴你了。」女人眼中閃過一絲狡黠笑意。

    江浩聳聳肩,也沒糾纏這些,「你的酒吧叫緣分,與你相識算是緣分,今日就喝到這裡吧,酒錢多少?」

    白素素笑了笑,「我請客。」

    「哦,那謝謝白老闆了。」江浩笑著感謝。

    「對了,有沒有紙筆。」江浩道。

    「有。」

    白素素拿出便簽和筆遞給江浩。

    江浩接過刷刷刷寫了一個手機號碼,交給白素素,笑著道:「這是我的電話號碼,如果你以後需要看風水啊,遷祖墳啊,降魔、除妖、捉鬼這樣的生意,都可以找我,價格公道。」

    「價格公道,聽說江大師幫人看風水改命,一次收費幾個億,我可看不起。」女人淡淡道。

    「我看人來的,有錢人讓他們拿錢出來,其實是為他們增加福報,沒錢人,我也可以不收錢的。」江浩笑著道。

    「你確定我需要你幫我看風水、遷祖墳,降魔除妖捉鬼?」女人把除妖兩個字咬的重了三分。

    江浩微微一笑,「對了,其實我的業務有拓展的,不止捉鬼除妖,還能幫人啊、鬼啊、妖啊看病,我都很拿手的。」

    「不會是蒙古大夫吧。」女人道。

    江浩笑了,「哈哈,你也知道這個梗嗎。」

    白素素看看上面的號碼,放到兜里。

    江浩隔著吧台伸出手,「好了,初次見面,真是緣分,告別,改日再見。」

    女人伸出手和江浩輕輕一握。

    就在握手的瞬間,江浩發動了一個小技能,上個世界剛剛獎勵的技能,「妖怪的好感」。

    這個技能不像「魅惑技能」那樣,會讓人立刻產生強烈的好感,這個技能是沁入心靈,讓妖怪把你當朋友,不忍心傷害你。

    江浩揮揮手離開,出了酒吧。

    白素素一直看著江浩的消失身影,心中有很多疑問,就在這時一個穿著青色衣衫的女孩從裡面走出來,湊到白素素身邊。

    「姐姐,那個人真的是茅山道士嗎,怎麼我感覺不到他身上有一點法力波動?」

    「我也感受不到他的法力波動,可正因為感受不到才可怕,他作為一個風水師,幾次做法,不可能沒有法力,而且他喝了我的酒卻沒事,說明他有法力,還很不弱。

    但你我感覺不到,只能說明他或是很厲害,或是有很高明的功法。」白素素道。

    「也對啊,我喝了姐姐的酒,都會陷入幻境中無法自拔呢。」青衣女子道。

    「他剛剛和姐姐的對話,似乎已經看出姐姐出身,可看他表現,沒有動手的意思啊?」青衣女子到。

    「沒準他也在觀察試探咱們,不過,我能感覺出,他似乎沒有惡意,不像有些人,見到妖族就要打要殺的。」白素素道。

    白素素又看了門口一眼,忽然一笑,「江浩,江道長,看來是一個很有意思的傢伙。」

    江浩開車回家,雖然沒醉,卻有種微醺的感覺,這種感覺很舒服。

    今天終於見到了那個白素素,不過不是原劇中的人。

    不是白娘子。

    這個變化反而讓江浩感覺很舒服。

    他可以肯定對方是妖族,修為很厲害,可究竟什麼來歷,是何出身卻一概不知。

    不過無所謂,

    從對方氣息上,江浩能看出對方身上沒有血氣怨氣,一看就知道從來沒有殺過人,很乾凈。

    他又不是法海,見到妖怪不問善惡,上去就一個大威天龍,只要不是為禍世間的妖,他才不會管。

    今天認識了,今後可以多一個喝酒的地方。

    不得不說,

    那個女妖調製的酒真好,自從他獲得千杯不醉,功力日漸高深后,已經很久沒有領略過微醉的滋味了。

    ......

    翌日,

    江浩起來,發現天氣不是很好,陰天。

    給求叔打電話,讓他送全套的法事物品去嘉嘉大廈,市價

    「今天天氣不是很好啊,你確定要做法事?」求叔道。

    「無妨。」

    江浩開車來到嘉嘉大廈。

    發現很多街坊鄰居已經等在嘉嘉大廈下面,見到江浩過來,很多人紛紛打招呼。

    「江大師,今天陰天,還做法事嗎?」

    「做。」

    「什麼時候啊?」

    「我已經讓人送做法事的物品過來,還要擺祭壇,大概11點左右吧。」江浩道。

    「好好,我們到時候一起看江大師開壇做法事。」街坊鄰居們笑著說道。

    江浩上樓,來到王珍珍家,嘉嘉看到江浩,立刻笑著招呼:「江大師,還沒吃早飯吧,我已經做好了。」

    江浩看看桌上早飯,笑著道,「那我就不客氣了。」

    「就是專門為你準備的,客氣什麼。」嘉嘉一臉笑容的給江浩盛粥。

    王珍珍和馬小玲從屋裡走出來,聽嘉嘉這樣說,馬小玲語氣帶著嗔怪道:「嘉嘉阿姨,這些早飯是專門為他準備,那就是沒我的份嘍,這是有了新人忘舊人啊。」

    嘉嘉笑著道:「你是自家人嗎?」

    馬小玲換上笑容,沖著江浩挑挑眼,「聽到沒,我是自己人。」

    江浩放下粥碗,看向嘉嘉道:「那我就是外人嘍,哎呀好傷心啊。」

    嘉嘉一愣,一時間不知道如何回答。

    不過隨即她反應過來,江浩是在逗他,幾個女人一起呵呵呵的笑起來。

    吃過飯後,求叔帶著夥計來了,開始在嘉嘉大廈院中擺祭台,江浩、馬小玲、珍珍、嘉嘉下樓時,發現院中站滿了人,恐怕不下三五百人。

    幾個女人都嚇了一跳,怎麼來這麼多人?

    人群看到穿著一身道袍的江浩出來,立刻熱鬧起來,「哎哎快看,那就是給人做一次法事要三個億的江大師啊。」

    「江大師好年輕、好帥氣啊。」

    「江大師這一身道袍,不像其他法師那麼花里胡哨,可卻看著讓人心生肅穆。」

    就在這時,讓人沒想到的是,一群人扛著攝像機、照相機衝過來,對著江浩就是一通猛拍。

    旁邊還有人把話筒舉到江浩面前,「江大師,你能接受一下採訪嗎?」

    現在江浩是香港有名的風水大師,之前幾次做法,第一次在青龍居,他還沒出名。

    第二次是在邱治的家裡,記者們沒資格進去。

    第三次,哦,第三次好像還沒開始呢,不過就算開始,恐怕也是在陶世良的家裡,記者們照樣拍不到。

    這次接到消息,說江浩要在嘉嘉大廈做法事,而且是在外面院中,記者們聽到這個消息,知道是難得的機會,立刻趕來。

    江浩見過無數大場面,面對幾台攝像機、照相機,根本一點不怵,對著記著微笑點頭。

    「可以問,但不要太多,以免耽誤做法的吉時。」江浩溫聲道。

    獲得允許,記者們立刻問起來,

    「江大師,您為什麼會在這裡做法事啊?」記著問道。

    江浩指了指嘉嘉大廈,「這座大廈原本風水是很好的,不過最近被陰氣入侵,所以我來做一場法事,除煞降福。」

    「我很好奇,這次您收費多少啊,之前幾次做法事,您每次都是幾個億。」記著問道。

    這樣的問題,才是老百姓們最喜歡八卦的問題。

    江浩笑了笑,「這次是幫朋友,不要錢。」

    「其實對於修士來說,錢財乃是身外物,我收錢,主要是因為有個願望,就是在香港建造一座茅山上清觀。

    所收的每一分錢,都是為道觀添磚加瓦,他日道觀建成,每一位捐贈者,哪怕只是捐一塊磚一片瓦,都會有功德天降。」

    江浩說著,對著鏡頭打了一個稽首。

    「福生無量天尊!」

    這一刻,

    江浩散發出來的氣場,讓在場每一個人,都感覺他就是得道的大師高人。

    此刻天色依舊陰沉,天上布滿烏雲,人們擔心會不會下雨,也有人擔心這種情況下適不適合做法事。

    ......

    時辰已到,

    江浩站上祭壇。

    求叔站在祭壇旁邊,看到江浩手持純鈞劍的樣子,他忽然想起自己的師父,毛小方毛道長。

    當年每次師父開壇,他就和師兄弟們站在一起,看著師父開壇做法,降妖伏魔,好懷念。

    記者們舉著攝像機照相機,準備拍下每一個動作,今天晚上,可以製作一期節目,題目都想好了。

    「一次三億的江大師,究竟如何做法!」

    周圍圍著密密麻麻的街坊鄰居和趕來看熱鬧的周圍群眾,人數足有四五百人,而在這些人中,有幾個特殊存在。

    況天佑和況復生站在一起,看著遠處的江浩和馬小玲,復生問道:「大哥佑,你猜他會怎麼做?」

    「我怎麼知道,仔細看著吧,這次是個好機會,如果萬一以後對敵,也算多一分了解。」況天佑道。

    人群中還有兩個女人,眼睛都盯在江浩身上,這兩個女人一個是白素素,一個是小青。

    「姐姐,這次做法事,他應該會展露法力,這下他肯定無法遁形了。」小青道。

    白素素看著一身道袍,神情肅穆的江浩,又想起昨晚他在酒吧,那洒脫不羈的形象,感覺差別好大。

    ......

    江浩手持純鈞劍,步罡踏斗,走禹步,手掐法決,一張道符丟出,在半空轟然燃燒。

    江浩嘴裡念念有詞,

    「天地玄宗,萬炁本根。廣修億劫,證吾神通。三界內外,惟道獨尊。體有金光,覆映吾身......」

    開場做完,江浩衣袖往祭壇上一拂,等袖子撤去,人們就發現桌子上多了一個玉石龍龜雕像。

    這隻龍龜整體足球大小,是昨天晚上江浩抽時間雕的,專門用來今日做法。

    把龍龜推在手中,打出法決,引龍龜真靈入體,龍龜是江浩坐騎,自然隨意驅使,無有不從。

    江浩看了一眼天上,笑著道:「如果是晴天,為嘉嘉大廈清潔,自然用金光最好,今日天陰,卻也無妨,就用神龍凈水,為嘉嘉大廈洗塵,賜福消災。」

    江浩托起霸下雕像,龍嘴對準上方,嘴裡念動口訣,「五方凈水勝非常,一滴能令遍十方。盪穢除氛塵不染,清凈自然及壇場。」

    忽然,

    人們只感覺耳中彷彿響起一聲龍吟。

    下一瞬,

    天上下起雨來。

    可奇怪的是,這雨只在嘉嘉大廈頭頂下,彷彿專門為嘉嘉大廈清潔一般,嘉嘉大廈外面的公路上,竟然連一滴雨都沒落。

    記者們非常驚訝,這是自然現象嗎?很顯然不是,可科學又無法解釋清楚。

    周圍看熱鬧的租客和群眾,看到這神奇一幕,心中對江大師更加崇敬。

    江大師竟然可以驅龍行雲布雨,真不得了。

    別說普通人,就連況天佑、況復生都看的很是驚訝,心說這難道就是呼風喚雨?

    更驚訝的還有兩人,就是白素素和小青,兩人對視一眼,小青驚訝道:「沒想到這個時代,竟然還有人能用出這等法術,不是已經末法時代了嗎。」

    「咱們現在能維持本身已經艱難,他還敢動用法力做這些事情,難道他不怕折損修為,還是他有其他辦法恢復靈氣?」小青驚訝對白素素問道。

    白素素輕輕搖頭,她也不知道。

    眼睛一直盯著江浩。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
    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