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1748章:喝了這杯忘情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1748章:喝了這杯忘情酒字體大小: A+
     

    呼呼呼~!

    紫金葫蘆產生磅礴吸力,向著周圍的孤魂野鬼吸去,這些孤魂野鬼都只是一些無能小鬼,哪裡能夠抵擋紫金葫蘆的威力,頓時被瘋狂捲入。

    一時間,方圓幾里的孤魂野鬼全部被吸入紫金葫蘆。

    嘩啦啦。

    原本飛在半空的紙人紙馬、各種紙紮全部飛落下來,掉了一地。

    「回~!」

    江浩一招手,紫金葫蘆重新落回手心。

    租客們感覺陰冷氣息消失,天上的烏雲也消散不見,露出一輪明亮。

    一切變得安靜下來。

    江浩把紫金葫蘆收回空間,這次收的鬼魂不少,恐怕不下千隻,這些孤魂野鬼都是流落人間不願意投胎的傢伙。

    回頭江浩問問這些傢伙,究竟願不願意投胎,如果不願意,嗯,餵了初春吧,省的以後再為禍人間。

    躲在不遠處的況復生,看到江浩捉鬼的一幕,心裡驚訝不已。

    大哥佑說這個江浩很厲害,不要招惹,看到躲得遠遠的,現在看來還真是厲害啊。

    租客們驚魂未定,站在江浩近處尋求庇護。

    「江大師,那些鬼魂呢?」有人顫聲問道。

    「全都收了。」江浩道。

    聽江浩如此說,眾人驚喜,「還是江大師厲害啊,那麼多孤魂野鬼,說收就收了。」

    「江大師正宗茅山法師,當然厲害啦,對付孤魂惡鬼最是拿手,電影里我看過。」

    「好神奇啊,那個小葫蘆竟然能飛起來,不愧是茅山大師,比電影里的那些捉鬼大師還炫酷。」

    租客們七嘴八舌的驚嘆道。

    這時有人看向不遠處摔死的金正中,說道:「玄武童子摔死了,怎麼辦?」

    眾人看向嘉嘉。

    嘉嘉也不知如何是好。

    「報警吧。」江浩道。

    吱嘎~!

    一輛紅色敞篷甲殼蟲停在路邊,馬小玲跳下來,快步跑到珍珍身邊。

    「珍珍,嘉嘉阿姨,你們怎麼樣?」馬小玲關心問道。

    她沒有親人,朋友極少,只有珍珍一個閨蜜,嘉嘉對她又很好,馬小玲也真心關心她們。

    「沒事了,江大師都解決了。」嘉嘉欣慰道。

    警察很快過來,江浩在警察中還看到了況天佑的身影,況天佑看到死者是金正中很是驚訝,又觀察周圍情形,最後看到江浩,兩人目光對視,江浩對況天佑微笑點頭。

    況天佑趕緊回了一禮。

    警察詢問租客們情況,有人找到了金姐,原來被嚇暈過去躺在樓道里,警察把她弄醒,當知道自己兒子摔死,哭的死去活來。

    租客們接受警察詢問,異口同聲說玄武童子做法,卻召來了孤魂野鬼,最後那些鬼魂追著玄武童子上樓,後來他自己墜樓摔死了。

    警察自然不信,可幾十個人都這麼說,又沒辦法不信。

    況天佑找到復生,「復生,你看到什麼了嗎?」

    復生點點頭,「我當時就躲在旁邊看熱鬧,全都看到了,那個玄武童子金正中啊,不會做法亂擺陣,招來數不清的孤魂野鬼,自己得的跑上樓,最後被鬼追,一腳踩空掉下去了。」

    「那些鬼呢,自己走了?」況天佑問道。

    「怎麼可能,是那個江道長給收了,那個江道長真的好厲害啊,丟出一個小葫蘆,那些鬼足有上千人啊,我就看到那些鬼,全都被吸了進去,別人都是一個一個捉鬼,他是一片片的,好厲害。」

    復生一連說了好幾個『好厲害』,可見江浩在他心目中留下了多深刻的印象。

    況天佑想了想,拍拍況復生的腦袋:「那以後盡量避著他,不要讓他發現咱們的身份。」

    「我知道了,你去做事吧,今天的事情還不知道你們要怎麼寫報告呢。」復生笑著道。

    經過現場勘察,排除他殺可能,暫時只能認定金正中在做法期間,忽發精神妄想症,然後自己跑上樓,意外摔死。

    金正中被拉去殯儀館,金姐哭哭啼啼的跟著去了。

    不過幾天,連續死了兩個人,一個死在樓道,一個墜樓,有租客擔憂道:

    「嘉嘉啊,平媽死了,現在正中又跳樓了,嘉嘉大廈的陰氣更重了,我們住在這裡很不放心啊。」

    「是啊,萬一再有什麼事情怎麼辦,我們可不想住在鬼屋。」又有人道。

    嘉嘉一臉無奈。

    珍珍擔憂的看向母親。

    空氣一時間有些凝固,江浩瞅了瞅這些租客,大聲道,「我有一個提議,大家想不想聽一下。」

    眾人一看是救了他們的江大師,立刻點頭,「江大師您說。」

    「以我看,你們完全可以放心住在嘉嘉大廈,嘉嘉大廈的風水絕對沒問題。」

    「至於說你們擔心陰氣問題,如果你們相信我,我來給嘉嘉大廈做一場法事,祛除陰煞,以後住在這裡自然安詳,怎麼樣?」

    眾人一聽立刻大喜,

    「好啊好啊,江大師這麼說,我們自然相信。」

    「江大師這麼厲害,一定可以幫咱們把這裡清理乾淨的。」

    「報紙上說,江大師給人做法事,一次都收費幾個億呢,這次咱們可賺到了。」

    租客們滿意的散去。

    嘉嘉看著江浩感謝道:「江大師,感謝你為我解圍,要不我都不知道怎麼處理。」

    「呵呵,小事情而已。」江浩道。

    「可是,這禮金......」

    嘉嘉可聽說,江浩給人做法事,一次收費好貴好貴的,江浩笑著道:「嘉嘉阿姨,我和珍珍是朋友,提禮金就生分了。」

    王珍珍看向江浩的眼神,透著愛慕崇拜味道。

    送嘉嘉和珍珍上樓,在屋裡坐了一會兒,江浩起身準備告辭,馬小玲起身時,王珍珍抓著她的手道,「小玲啊,我還是有些害怕,你不要走好嗎?」

    馬小玲看看她,點了一下她的腦門,「那今晚我在這裡陪你。」

    「還是小玲最好了。」王珍珍笑著道。

    江浩一個人告辭,下樓路過金正中死的地方,江浩心裡忽然想到,居中這個金正中成了馬小玲的徒弟,還被認定是許仙轉世,現在他死了,那劇中的白素貞呢?

    他忽然很想去見見那個白素貞。

    白素貞開了一個酒吧,好像距離嘉嘉大廈不算遠,江浩開上車,在附近轉起來。

    他記得劇中那個酒吧的名字叫「waitingbar」,也就是等待的意思。

    等待誰,自然是等許仙。

    可當江浩憑藉記憶,找到那處酒吧的時候,發現酒吧的名字並不叫等待,而是叫「緣分」。

    他看看左右的建築和布置,發現和劇中沒有差別,應該就是這裡。

    為什麼名字變了?

    江浩下車走進酒吧,酒吧內的燈光柔和,放著爵士樂,客人並不多,三三兩兩坐的很分散,在一起輕聲閑聊。

    此時江浩已經感受到空氣中一股淡淡的妖氣,很淡,但卻躲不過江浩的探查。

    走到吧台邊,江浩坐在高凳上,敲了一下吧台上的鈴鐺。

    「叮鈴~~」,

    不多時一個女人從後面走出來。

    這個女人看上去二十七八歲的樣子,一身白衣滿頭烏髮,容色嬌艷,眼波盈盈,是一個十足的美人,最讓江浩關注的,並非這女人的容貌,而是她的氣度。

    隨性、閑適,散發出一種看透人生的通透。

    她不是白素貞。

    這是江浩心中出現的第一個念頭,雖然沒有驗證,但他敢肯定這個答案。

    她不是電視劇中那個白素貞,這是江浩的第二個念頭,這個女人,不,嚴格來說是這個女妖,與電視劇里那個白素貞樣貌不同,要更漂亮,也更年輕。

    現在江浩唯一能確定的一點就是,他可以肯定這個女人是一隻妖。

    實力不弱,品種不詳。

    「客人,要點什麼?」女人淡淡問道。

    「你們這裡有什麼特殊的,與別家完全不同的酒?」江浩問道。

    女人看看江浩,眼中變得饒有興趣起來,「完全不同的酒,還真有,你確定要喝嗎?」

    「確定。」

    女人拿出酒調製起來,動作嫻熟優雅,江浩看著她調酒有種享受的感覺。

    忽然他感覺到,女人從台下拿出一個小瓶子,往酒里滴了一滴液體,整杯酒頓時變得蘊含靈氣。

    酒調好了,女人把酒放在吧台上,江浩剛想去拿,女人卻說道:「不要著急,想喝我的酒,還需要回答上我的問題,只有答對了才有資格喝這杯酒。」

    江浩很是詫異,「還有問題,什麼?」

    女人淡淡一笑,「我這杯酒的名字叫『玉簟秋』,你知道這個名字的來歷嗎?」

    說實話,這個問題,一百個酒客恐怕也未必有一個人能答上來,不信你問問看小說的讀者們,有多少知道的。

    不過女人這個問題,還真難不住江浩,他是誰,那是曾經拿過兩屆解元,一次狀元,有過目不忘之能,閱書無數的大才子。

    江浩輕輕一笑,「紅藕香殘玉簟秋。

    輕解羅裳,獨上蘭舟。

    雲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花自飄零水自流。

    一種相思,兩處閑愁。

    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女人微微一愣,她沒想到江浩回答的如此乾脆利落,江浩接過酒杯,看了看裡面淺紅色的酒液,又看向女人。

    「在喝之前,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什麼?」

    「你叫什麼?」

    「我叫白素素。」

    江浩端起酒杯一口飲下,只覺一股相思、惆悵之感縈繞心頭,江浩輕輕呼出一口氣。

    「好酒,好滋味,好舒服!」江浩輕輕贊道。

    女人一臉驚訝的看著江浩。

    「你竟然沒有沉醉其中?」

    「難道我應該沉醉其中嗎?」江浩詫異道。

    「一般人喝了我這杯酒,會沉醉意境中,需要很長時間才能走出來,可我看你只是淺淺品味,根本沒有深入進去。」女人明亮的眼神詫異的看著江浩。

    江浩輕輕一笑,「這點靈氣還醉不到我。」

    女人臉色一變,終於知道眼前這個人不是普通人了。

    讓女人緊張的是,對方敢說出來,很可能已經看清自己,而自己對對方卻一無所知。

    「別緊張,我只是來喝杯酒,還有沒有別的?」江浩舉了舉空酒杯問道。

    女人心中帶著戒備,可她不知道眼前這人的情況,不敢表現出什麼。

    「你還要喝,不怕醉嗎?」女人意有所指。

    江浩笑了笑,「呵呵,我已經好久好久沒有醉過了,已經快要忘記醉的感覺,我倒很希望醉一場。」

    女人再次調酒一杯酒,調好后,她毫不掩飾的拿出一個小玉瓶,和上次的玉瓶明顯不是同一個,往酒里滴了一滴液體。

    白素素看向江浩,「還敢喝嗎?」

    江浩輕輕一笑,「有何不敢。」

    女人把這杯淺綠色的酒水推上前。

    「還是老規矩,這杯酒的名字叫『聽雨』,你可能說出名字來歷?」白素素道。

    江浩看著漂亮的淺綠色酒水,心裡有了明悟。

    「少年聽雨歌樓上。紅燭昏羅帳。壯年聽雨客舟中。江闊雲低,斷雁叫西風。

    而今聽雨僧廬下。鬢已星星也。悲歡離合總無情。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

    女人很是驚訝,眼前這個男人又說對了。

    而且只是一次,就猜對了最正確的答案,這才是讓她震驚的,叫《聽雨》的詩就有十幾首,帶聽雨兩個字的詩句更是有一千多句,他究竟是怎麼一下就猜到的呢。

    江浩接過酒杯,一口飲下去。

    「呼呼~!冰冰涼,悲歡離合總無情,直透心靈,好舒服!」江浩忍不住叫了一句,他已經很久沒有喝酒喝的這麼爽了。

    「還有嗎?」江浩問道。

    女人看看江浩,「有,我的酒一共十種,只要你能猜對,全都可以喝到。」

    江浩呵呵一笑,

    「好,今晚我就把你這十種酒喝個遍,看看能不能醉倒。」江浩豪氣說道。

    「那要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女人不甘示弱道。

    「放馬過來。」

    女人重新調製酒,這次是個大杯,酒水調好后,呈現一種如影的冰青色。

    不知道女人從哪裡拿出幾片桃花瓣,放入酒杯,酒水一衝,花瓣在杯中旋轉起來,如飛花般燦爛。

    「這杯酒的名字叫『花亂影』。」女人只說了這一句,等著江浩解答。

    江浩看著這杯酒,忽然一笑。

    「不難,這應該是我秦觀大哥的一首詞。」

    「水邊沙外,城郭春寒退,花影亂,鶯聲碎,飄零疏酒盞,離別寬衣帶,人不見,碧雲暮合空相對。

    憶昔西池會,鵷鷺同飛蓋,攜手處,今誰在?日邊清夢斷,鏡里朱顏改,春去也,飛紅萬點愁如海。」

    隨後在女人震驚的眼神中,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痛快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
    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