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1728章:大凶之兆,血光之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1728章:大凶之兆,血光之災字體大小: A+
     

    墨鏡男走向江浩,他的兩個朋友對視一眼,跟著一起過去,全當看熱鬧。

    江浩在與郭明輝坐著喝茶說話,忽然一群人走到他們面前,站在兩人跟前居高臨下的看著他們。

    江浩看出這些人有些來者不善的味道,尤其是最前面那個中年人,看著他,眼中帶著嘲諷和不屑。

    墨鏡男看了江浩一眼,眼睛瞅向郭明輝,郭明輝已經站起來,墨鏡男似笑非笑的說道:「這不是榮哥家的老三嗎,今天怎麼有閑情跑到這裡玩了?」

    雖然雙方家族是生意場上的競爭對手,可郭明輝不敢失禮,表面恭敬的問候道:「治叔您好。」

    看向墨鏡男身後兩位中年人,打招呼道:「唐叔,方先生,你們好。」

    郭明輝表現的很有教養。

    墨鏡男傲氣的點點頭,看向江浩,臉上帶著似笑非笑的表情,「如果我沒看錯,這位就是如今名聲大噪的江大師吧。」

    江浩知道對方就是有意來找事兒的,因為剛剛這幾人的對話,雖然隔得遠,江浩還是聽得清清楚楚。

    應該是自己幫郭家布置風水局,讓對方的樓盤不好賣,所以跑來找自己麻煩。

    有些人,從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而是喜歡遷怒別人。

    江浩起身,沖對方點點頭,「大師不敢當,江浩,出身茅山,道號鼎陽,叫一聲江道長足矣。」

    郭明輝怎麼會看不出來墨鏡男可能有意來找麻煩,趕緊給江浩介紹道:

    「江大師,給您介紹一下,這位是邱治邱先生,德隆地產大老闆,德隆地產也是香江十大地產公司之一。」

    郭明輝幾句話就把對方來歷介紹的清清楚楚。

    邱治看著江浩道,「江道長,你現在是香江最新崛起的大師,我有心請教一二。」

    「請教什麼?」

    「都說大師能算前塵後事,那江大師能否給我批個命啊。」邱治道。

    江浩知道,這傢伙是來找事的,如果自己輸了,批的不準,之前的名聲自然掃地。

    「前面的,邱先生已經經歷,我就算說出來也沒用,而且你會說我調查的資料,後面的,我說你兩年後有牢獄之災,恐怕你又不信,所以這批命,不好批啊。」江浩淡淡道。

    聽江浩說自己兩年後有牢獄之災,邱治臉色頓時變得不好看起來,這他媽是咒自己嗎。

    看向江浩的眼神變得陰鬱。

    冷笑兩聲,「如果江大師真有本事,那就給我算一下今天的運程吧,怎麼樣?」

    「江大師可一定要批准了,否則恐怕以後會有很多人說你浪得虛名,是個騙子啊。」

    這話就已經相當於再罵江浩是騙子了。

    就在他們說話的這當口,又有兩撥人從會所走出來,看到這邊情形,湊過來看熱鬧。

    邱治看這種情況,更加得意,大聲道:「江大師不會連一天的命都批不準吧,難道之前布風水局什麼的,都是騙人的把戲,呵呵呵呵?」

    江浩瞅了一眼對方,淡淡道:「你真想聽?」

    「聽~~,江大師只要算得准,卦金少不了。」邱治說卦金,其實就是有意貶低江浩,說他只是個收錢算卦的傢伙而已。

    江浩看著邱治,道:「你今天的運程,我送你八個字,『大凶之兆,血光之災。』」

    「至於卦金,免了,這一卦算是送你的。」

    邱治臉色變得很是難看,大凶之兆,血光之災,這是要把自己說死嗎。

    媽的,

    該死的算命師在咒自己死啊。

    邱治嘿嘿冷笑兩聲。

    「大胸之罩?」

    他一把拉過旁邊一個年輕女人,那女人長相嬌媚,最吸引人的是她那葫蘆形的身材,一對山峰很是高聳。

    邱治指著女人高聳處道,「大胸之罩,有她的胸大嗎?哈哈哈哈。」

    「血光之災,一會二老子去破個初,算不算血光之災啊。」

    「哼哼,裝神弄鬼,我們走!」

    說著轉身就走。

    剛走出去幾步,身後江浩抬高聲音道,「邱先生,有些事不得不信,還請自己注意。」

    「還有就是,我說你兩年之後有牢獄之災,並非虛言,而且非常嚴重,如果邱先生想要解除災禍,到時候可以來找我解災。」

    邱治氣的咬牙,

    這個死算命的,臨走還咒自己。

    轉頭氣呼呼的道:「你真以為你是神仙啊,說我有災就有災,我早就找黃大仙廟的陳大師批過命,我是大富長壽之命,少拿那些話來唬我。」

    「大富可以有,長壽也可以有,但不妨礙牢獄之災啊,呵呵。」江浩輕笑說道。

    邱治臉色發黑。

    媽的晦氣,

    這王八蛋說話氣死個人。

    邱治一眾人出了私人會所,邱治坐到自己的勞斯萊斯車裡,越想越膽小,媽的,那傢伙說的不會是真的。

    「煙!」

    邱治低喝了一句,旁邊那個大胸女人趕緊從盒子里拿出一根雪茄,邱治叼在嘴裡,女人用打火機給他點上。

    狠狠吸了兩口。

    「靠,信他個鬼。」

    「開車走人。」

    不過她還是掏出手機,給一個手下打過去,「阿良,給我找一個胸大的初,我一會兒要。」

    「好的邱先生。」

    掛斷電話,邱治狠狠抽了一口煙,咬牙切齒道:「大凶之兆,血光之災,老子先破了再說。」

    汽車開動,行駛在山道上,邱治抽煙,兩側的車窗打開通風,女人打開小冰箱,準備給他調一杯酒。

    忽然,

    山道側面山壁上,一塊電腦機箱大的石塊滾落下來,司機嚇了一跳,猛打方向盤。

    「吱嘎~!」

    汽車輪胎摩擦地面,發出尖銳的聲音。

    邱治坐在後面,因為急速轉彎,身子猛地壓在女人身上,把他嚇了一跳。

    很幸運,大石頭被司機躲了過去,可是下一秒,車輪卻壓到了一塊排球大小的石塊。

    咣當~!

    勞斯萊斯又猛地一甩,原本趴在女人身上的邱治,猛地被甩起來,這次比上次的力量大了好幾倍,他的身子嗖的一下被甩到半空。

    世界上的事情就這麼巧。

    因為邱治要吸煙,勞斯萊斯的車窗開著,邱治被猛的一甩,身子嗖的一下被拋出了車窗,甩向下方的山澗。

    噼里啪啦~!

    稀里嘩啦~!

    邱治一路翻滾,撞到好幾塊大石頭,終於在半山腰被雜樹攔下。

    勞斯萊斯司機停好車,嚇得趕緊下車查看,發現自家老闆掛在半山腰處,滿頭滿臉的血,生死未卜。

    大胸女人跑下車,看到邱治的樣子,嚇得驚聲尖叫起來。

    和邱治一起的那兩位朋友,唐先生和方先生,他們的車就跟在後面,看到這種情況當即嚇了一跳。

    兩人下車,看到邱治趴在山澗中間的雜樹從里,生死不知,趕緊打電話叫救護車。

    打完電話后,兩人對視一眼,唐先生深吸一口氣,小聲道:「那個江道長說邱治今天有『大凶之兆,血光之災』,真的應驗了!」

    方先生也驚駭的點點頭,「你說怎麼就那麼寸呢,司機躲避落石,只是打了兩下方向盤,其他人都好好的,只有邱兄自己飛出去,掉下山澗,這太不合理了。」

    「我反而覺得很合理。」唐先生道。

    「怎麼說?」

    「那位江大師早已經算到了,即便是極度巧合,說明他也是合理的。」

    ......

    鈴鈴鈴~!

    郭明輝還在和江浩在會所說話,兩人根本沒有被剛剛那個小插曲影響,忽然間,郭明輝的手機響起。

    「喂,哪位,啊,是唐叔啊,您說什麼,邱治掉到懸崖下面去了,究竟怎麼回事?」

    郭明輝舉著手機一邊聽對方說,一邊眼神震驚的看向江浩。

    好一會兒郭明輝掛斷電話,咽了一口唾沫,雖然他已經領略過江大師的神奇之處,可現在這種事情發生在眼前,他還是感覺太神奇了,很難接受。

    「唐叔說,邱治從車裡被甩出去,掉到了山澗下面,渾身是血,現在生死未卜。」

    江浩只是輕輕點了點頭。

    他一點不奇怪。

    「江大師,您是怎麼看出來的,怎麼看的那麼准啊?」郭明輝好奇問道。

    「術業有專攻,我就是干這個的,自然能看透,其實那個邱治過來,我就知道是有意找茬,他想落我面子壞我名聲,如果今天這一卦我算不準,今後他遇到我,肯定會百般奚落,壞我的名聲?」

    「不過他不知道,其實看當天運程,甚至是三天內運程,比看前後大勢要簡單的多,而且準確的多。」

    「就好比在飛機上,我從你面相上,就能看出你家將會有事情發生一樣。」

    郭明輝現在對江浩更加信服了,這才是真正的高人啊。

    不多時,

    從會所里走出幾個人,為首一個中年人,江浩記得這人剛剛在邱治找麻煩時,路過在旁邊看過熱鬧。

    這人上來先是和郭明輝打了一聲招呼,郭明輝恭敬喊了一聲林叔,隨後給江浩介紹,「江大師,給您介紹一下,這位是信利集團的董事長,林偉華先生。」

    林偉華伸出手,熱情和江浩握手,「江大師,久仰久仰啊,今日得見實在難得,晚上可有空閑,我做東一起吃個便飯?」

    「今天還有事,不如改日。」江浩笑著回了一句。

    「好好好,那就改日,這是我的名片,以後江大師有空一定要給個機會啊。」

    林偉華雙手遞過名片,臉上笑容很燦爛。

    等林偉華走後,會所內陸陸續續又出來幾個人,一看就是專門過來和江浩打招呼的,送上名片,請不到人就先混一個臉熟。

    江浩知道,這全都是那個邱治的功勞,讓這些人認識到,他江浩的鐵口直斷究竟有多准。

    這些人知道江浩有真本事,自然願意過來結交。

    江大師批命,邱治當天出事,這件事情很快在富豪圈子傳開,江浩的大名變得比之前更加響亮。

    當然,也有人偷偷猜測,是不是因為邱治對江大師不敬,所以江大師降了災。

    說實話,這次還真不是江浩出的手。

    像邱治這種小角色,如果想要懲治他,一張霉運符足以,不過江浩在給他觀氣看面相后,發現這傢伙今天就有血光之災,雖不至死卻也蠻重的,都省了他出手。

    邱治第二天就清醒過來。

    他很不幸,一個拐彎而已,就從開著的車窗被甩出去,所有事情就是那麼巧合。

    他也很幸運,只摔斷了一條腿和一條手臂,如果腦袋撞到石頭上,必死無疑。

    他醒來第一件事情,就是喊來家人,

    「快,快請江大師來,不管花多少錢,也要把江大師請來!」

    因為在他昏迷的時候,做了一個夢,他夢見自己進了監獄,雖然他有幾百億資產,可也只能在監獄里苦熬。

    在監獄里,他受到各種折磨,如同地獄受刑一般,那種恐懼讓他不寒而慄。

    江大師說過,他有牢獄之災,他不想進監獄,江大師說如果想要解災就找他,不管花多少錢,他也要把這個災禍解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
    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