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1711章:李公甫陞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1711章:李公甫陞官字體大小: A+
     

    兩人出了黎山老母廟,白素貞問江浩,「相公,關於辯論之事,你可有什麼計劃?」

    「法海那邊,會邀請佛門各派前來助陣,道門那邊我已找人聯絡各家門派前來,我還準備邀請妖族一起前往觀戰。」

    白素貞驚訝道,「齊邀道門、佛門、妖族,相公與法海這場辯論,必將驚動天下!」

    ......

    法海回到金山寺,立刻命令給各家佛門發帖,言明兩月後在金山寺將會有一場佛道大辯論,請各家前來觀禮。

    法海則自己來到大殿,盤坐於蒲團之上,閉目沉思起來。

    佛道大辯論,論的卻是妖。

    他之所以答應此次辯論,並非只因為當日投鼠忌器不敢動手,還有心底一個原因,那就是他當初出現的幻象,江浩點出他是天龍八部大蟒蛇神轉世,只因嫌棄妖族身份才選擇轉世重修。

    自己前身究竟是不是妖?

    自己如此擯棄妖族,難道真有急於擺脫妖族劃清界限的緣故?

    還有就是,自己的心魔究竟應該如何。

    法海深研佛法,不可說心地邪惡,他所做的一切也只針對妖,可以說這就是他的執念。

    法海忽然有所覺悟。

    恐怕自己的色慾心魔只是小關卡。

    執念才是大關卡。

    坐在大殿內,面對佛祖聖像,法海陷入深深的沉思。

    各家佛門接到法海請帖,紛紛回信說會來參加。

    佛道之爭由來已久,之前也進行過幾次大辯論,佛門勝多敗少,每一次辯論,都可以壓一壓道門氣勢,讓佛門氣勢更盛,有助於傳播弘法。

    法海是高僧,地位極高而且年輕有為,他們相信此次辯論絕對不會敗北,所以很願意前來助威。

    甚至很多人覺得,法海這才挑選的對手太弱了。

    許仙。

    這個名字聽都沒聽書過。

    ......

    國師回到京城后,立刻引起轟動,之前很多人都以為國師死了,皇帝知道消息后,立即派人接國師到皇宮詢問情況。

    「當日與那兩隻蜈蚣精一戰,貧道雖消滅了那兩隻孽障,卻也受了傷,這段時間找了一個隱蔽地方療傷。」國師解釋道。

    皇帝一聽這才放下心來。

    「沒事就好,多虧國師保護京城,才不至於讓妖孽為禍,我這就讓工部在國師府原址上重起樓閣。」皇帝笑著道。

    「多謝陛下。」

    國師府雖然毀了,可國師並非沒有地方可去,城外還有一座偌大道觀,國師的弟子門人大多聚於此,也包括他的坐騎三頭鶴。

    回到道觀,弟子們立刻上前迎接,三頭鶴也過來親近,可在接近國師時,三頭鶴感覺有異。

    它與國師朝夕相處幾百年,熟悉國師的一切,可今日卻感覺國師與往日不同。

    三頭鶴側著頭看向國師,眼中露出疑惑。

    分身知道這三頭鶴察覺出了什麼,對著三頭鶴喝道,「孽畜,是不是看我受傷,就有了逃跑心思。」

    國師說完掐動法決。

    這三頭鶴當日被國師捕獲,國師給它下了法決禁咒,就好像孫悟空的緊箍咒一樣,現在念出來三頭鶴立刻感覺三個頭劇痛不已。

    三頭鶴立刻趴伏於地。

    「哼,一邊待著去。」

    國師放開法決,三頭鶴趕緊跑回自己巢穴。

    隨後國師召集弟子,下達命令,通知各家道門,兩月後將會在金山寺有一場道佛大辯論,屆時請各家參加助陣。

    此帖到了道門手中,立刻引起議論。

    再一次的佛道大辯論又要開始了嗎,不知道這次誰會贏。

    ......

    江浩跟著白素貞來到她的住所,深山之中的一所別院,院中山泉流水,很是精緻優雅,比杭州白府不遑多讓。

    當小青看到許仙時,驚訝的瞪大眼睛:「許仙,你,你怎麼找到這裡的。」

    說完看向姐姐白素貞。

    白娘子笑了笑,「小青你不知道,其實你姐夫也非凡人,而是一名修士,漢文的實力,比姐姐只強不弱。」

    小青更驚訝了。

    看著江浩眼睛瞪的滾圓。

    「那,那你不是早知道我和姐姐身份?」

    江浩笑了笑,「其實在西湖邊第一次相遇,我就知道你們身份。」

    小青想到之前自己變成蛇身嚇唬許仙,後來又勾引他想要破除姐姐情劫,現在想來,許仙一直都知道,自己就像個小丑,太氣人了。

    小青臉上露出又羞又惱的神色。

    白素貞自然知道小青在想什麼,她心裡偷笑,莫說是你,我也被相公耍了。

    「妹妹,我正式拜入黎山老母門下,成為入門弟子,這身衣服就是黎山老母賜下的法寶。」

    白素貞展開七彩霞衣,一臉喜色的給小青看。

    小青驚喜。

    「啊,姐姐正式拜入黎山老母門下,這可是大喜啊,恭喜姐姐,從此以後仙途有望。」

    「這都是你姐夫的功勞。」

    白素貞看向江浩,眼中滿是溫柔。

    「你姐夫向黎山老母求情,老母才收下我,我到現在也有些不敢相信,能拜入老母門下。」白素貞道。

    江浩在青城山和白素貞團聚。

    兩日後,

    準備離開時白素貞問道:「相公,到時候我可以和小青一起去金山寺觀戰嗎?」

    「可以,我相信到時候會有很多妖族前往。」江浩道。

    「那親身與相公兩月後金山寺相聚。」

    告別白素貞,江浩一路飛行來到寶青坊,見到寶青坊主,此時他已經變成江先生。

    「坊主,我有一師弟名許仙,兩月後會與金山寺法海展開一場辯論,向讓坊主通知其他妖族前往觀戰。」江浩道。

    寶青坊主非常詫異。

    「佛道之爭,我妖族前往觀戰,只怕不妥吧?」

    「這次辯論的主題關乎妖族,那法海禪師只要見到妖族,不論好壞一律剷除,我師弟娶了一個妖族女子,那法海見到之後要打要殺,師弟與法海起了爭執。

    為了避免引發佛道兩家紛爭,最後相約金山寺辯法,這次辯論的主題就是妖,妖究竟有沒有權利生存在這片天空下。」

    寶青坊主眼中射出銳芒。

    冷哼一聲。

    「該死的和尚,不問青紅皂白見妖就殺,仗著法力和背景如此欺我妖族。」

    「妖能否活在這片天空下!自然是能了,誰個說不能,欺人太甚。」

    「在某些人族修士眼中,我妖族就沒一個好的,全都應該打殺,上次的國師如此,這次又跳出來一個法海。」

    江浩道:「我覺得這次也是一個機會,此次辯論將匯聚天下佛道兩門,所以我考慮,不如妖族也去參加,到時候也可以說出自己的心聲。」

    寶青坊主點點頭,「此事應該支持,我這就把這個消息散播出去,邀請妖族同修一起前往。」

    「而且這次還要多去人,不能弱了妖族威風,讓佛道兩門看看,我妖族也是不好惹的。」

    江浩離開寶青坊,小狐狸蘇嬋送出來,偷偷看看江浩,小聲問道:「江浩,你師弟娶了妖族女子,你師父鼎陽仙人沒反對吧?」

    「沒反對,還很支持。」江浩道。

    蘇嬋一聽臉色露出喜色,「真是太好了!」

    「好什麼?」

    江浩扭頭看向雀躍的小十一。

    小十一立刻收斂笑容,「我是說鼎陽仙人很開明啊。」

    ......

    佛道兩家要開辯論會的消息在妖族中傳播開去,一開始很多妖怪很不屑,佛道起爭執,他們樂見其成。

    去觀戰?

    還是免了吧,吃飽了撐的,萬一兩家聯手一起對付妖族怎麼辦。

    可後來聽說,這次辯論的主題是妖族。

    辯論妖族能否應該活在這片天空下。

    很多妖族當即怒了。

    自然應該!

    雖然膚色不同,種族不同,可我們也有生存的權利啊,佛道兩家那些假仁假義的修士,有什麼權利定我們生死。

    有人問這次辯論的主角是誰。

    金山寺的法海和一個叫許仙的修士。

    「金山寺法海,聽聞過,那法海法力高深,以達佛我合一境界,相當於渡劫期,在加上他的功法和法寶,實在厲害的很。」

    「對了,那許仙是誰,沒聽說過啊。」

    「是江先生的師弟,鼎陽仙人的徒弟。」有人解釋道。

    「哦,原來如此。」

    江浩一個人,弄出個師父鼎陽,現在又弄出個師兄弟關係,他一個人就是一個門派。

    現在妖族之中,沒有幾個沒聽說過鼎陽仙人的,寶青坊一戰,隨著時間推移,鼎陽仙人和江先生的名號傳遍妖族,一個大乘期修士,為保護妖族而戰,自然備受妖族崇敬。

    許仙是鼎陽仙人的弟子,那差不了。

    有人道:「江先生護持妖族,鼎陽仙人護持妖族,現在許先生為妖族辯護,我等必須前往站腳助陣,不能弱了許先生氣勢。」

    「對對,到時候一起去金山寺,支持許仙許先生。」

    「這次佛道妖三家同聚,乃千年未有的大場面,此等盛事怎麼能不見識一番,我也去。」

    .......

    這場辯論大會,已經在佛道妖三家被廣為流傳出去,一時間整個修真界談論的話題全都是這次佛道大辯法。

    許仙出名了。

    如今他的大名可謂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很多人知道的更多,包括他娶了一個蛇妖為妻的事情。

    這日李公甫正在當班,忽然有人找他,是省府衙門班頭,湊到李公甫跟前小聲道,

    「公甫,總捕頭相招,對了,六扇門也來人了,是六扇門的人要見你。」

    「如果有什麼事情,你及早準備。」

    說完拱拱手離開。

    對方提醒自己,李公甫自然明白是為自己好,怕自己犯事,好提前有個打算。

    對方做的絕對夠意思,這也多虧李公甫人緣好。

    他皺眉思索,自己好像沒有犯事啊。

    來到省府衙門,見到總捕頭,旁邊還有幾個中年人,李公甫進來,這些人一起看向他。

    「公甫,給你介紹一下,這是六扇門二掌柜,程畿程中丞,這位是韓有理校尉,這位是周司隸。」楊總捕頭介紹道。

    李公甫嚇了一跳,這幾位可都是六扇門的大人物,趕緊躬身行禮。

    「不必拘禮。」

    程中丞笑著道,「我且問你,許仙許漢文是你內弟?」

    李公甫心中詫異無比,為什麼對方會問起漢文,難道自己那個內弟犯事了?

    能派出六扇門這些大人物過來,這得多大的罪過,怕不得是抄家滅族的大罪啊。

    難道是參與謀反?

    讀書太多不一定就是好事啊。

    這一瞬間,一千八百個年頭在李公甫腦海里轉過,福禍躲不過,他硬著頭皮道:「是,漢文是我內弟。」

    死就一塊死吧,反正也跑不了。

    程中丞笑了笑,「許先生師承何人你可知道?」

    李公甫一愣。

    許先生?

    這個稱呼說明沒問題,李公甫鬆了一口氣。

    師承?

    難道是他老師那邊犯錯了?

    「漢文讀書的老師就是杭州城書院的那幾位老師,有好幾位。」李公甫道。

    「還有別的老師嗎?」

    李公甫想了想,忽然想到什麼:「啊~~對了,他還有一個學醫的老師,漢文說是個遊方道士,叫什麼鼎陽道長,那倒是我也沒見過,是漢文和我說的。」

    六扇門幾個頭目聽到『鼎陽道長』這個名字,相互對視一眼,微微點頭。

    這就沒錯了。

    現在鼎陽仙人這個名號在修真界可是廣為流傳。

    程中丞看著李公甫笑了笑,道:「李公甫,你做捕頭多年,行事謹慎屢有功績,這次我們過來,是有事向你宣布,錢塘縣縣尉任職期滿,將要調任他縣,朝廷將任命你為新的錢塘縣尉。」

    Duang~!!!

    一個天大的餡餅直接砸到李公甫頭上,李公甫當時就蒙了。

    縣尉,

    那可是官員啊,雖然只有最下等的九品,可也是官啊。

    這等事情怎麼就落到自己頭上了。

    不對啊,這等事情,不應該由六扇門的幾位來宣布啊,李公甫心中詫異的很。

    他不知道,官場的事情,有時候根本說不清。

    有後台和沒後台,天壤之別。

    規矩,

    有人守規矩。

    有人定規矩。

    「李公甫,你可願意?」

    程中丞又問了一句。

    「啊~!」

    李公甫這才反應過來,趕緊躬身行禮,「卑職自然願意,自然願意。」

    這等好事哪有不願意的,不管因為什麼,先接下再說。

    「呵呵,今天只是通知你一下,手續需要過兩天才能過來,你不要著急,今天我們過來也算難得,不如就由楊越做東,咱們聚一聚聊聊天,也算相識。」程中丞笑著道。

    李公甫自然答應。

    席間,眾人聊天多次提到許仙,李公甫雖然喝了酒,可他心裡明白的很。

    酒席散后李公甫在回家路上,其實已經想明白了,這事只怕與自己那小舅子脫不了關係。

    嘻嘻。

    人家都是沾姐夫的光,自己反而沾了小舅子的光。

    縣尉。

    過幾天自己就是縣尉大人了。

    李公甫心裡那叫一個美。



    上一頁 ←    → 下一頁

    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
    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