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1710章:給娘子找個大靠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1710章:給娘子找個大靠山字體大小: A+
     

    法海飛到半空,紅色袈裟飄舞,手中一甩拂塵,「許仙,你已經墜入魔道,乖乖束手就擒,隨我會金山寺,我要給你洗去身上孽障。」

    江浩也不甘示弱,飛到半空與法海齊平,身上書生袍隨風咧咧,純鈞劍飛出握在手中,氣勢勃發一點不輸法海。

    「法海,這裡是杭州城,萬千百姓安居之所,你敢動用法力必然造成無邊殺孽,到那時你業障纏身,還想成佛,呵,恐怕佛祖會直接下來收你!」

    「我乃當朝舉人,有朝廷氣運加身,你動我就是與官府為敵,你金山寺可承受的起!」

    「法海,我乃道家人,做什麼事有道家管,你硬要用佛家規矩來管我,是何道理,你要挑起佛道兩家之爭嗎?!」

    江浩大聲喝道。

    法海臉上帶著譏笑,「呵呵呵,許仙,你雖是修士,可要說挑起佛道之爭,你還不配。」

    「你說我不配?」

    「對,佛道歷來有紛爭,可為你這麼一個小小無名修士,呵呵,你以為其他門派會在乎你的死活嗎。」法海道。

    江浩看著法海,淡淡道:「法海,你可敢與我打個賭?」

    「賭什麼?」法海詫異問道。

    「二個月後,我會廣邀道家同門前往金山寺,來一場佛道之間的大辯論,這一次我們不辯佛道經文,只辯妖,我就想問問,妖,能否活在這片天空下,法海你可敢應?!」江浩看著法海道。

    法海臉上陰晴不定。

    佛道辯論,辯的卻是妖。

    這許仙肯定是為了自己娶了蛇妖妻子辯駁,或者還會引申妖能否與人同等之類的。

    他此刻對妖這個話題非常敏感,幻象中他的神魂變成一隻大黑蛇,被江浩點出他是八部眾的『摩侯羅伽』大蟒神轉世,前世就是妖,為了脫離妖身才轉世投胎成了法海。

    可在法海想來,妖就是妖。

    「勝者如何,敗者又如何?」法海沉聲問道。

    江浩輕輕一笑,「如果我勝,說明你錯了,從此以後你法海再不可捉妖,為天下妖族留一線生機,如果是你勝了,那就說明我錯了,那我與娘子白素貞合離。」

    法海想了想,

    「好,我就在金山寺等你兩個月。」

    一甩大紅袈裟,身子向著遠方飛去。

    法海沒有發作,主要是被江浩唬住了,如果兩人動手必然驚天動地,不知道要毀掉多少房舍,可能整個杭州城都會被搗毀,到那時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法海不敢惹如此大的業障,所以投鼠忌器下不敢真的動手。

    當然,江浩的身份也是原因之一。

    他是舉人,自己打殺一個舉人朝廷必然不會置之不理。

    更重要的是,江浩說自己能引起佛道之爭,法海不知道江浩底細,自然會以為他有深厚背景,他也是有家的人,金山寺就是他的家,如果真引來強者,他金山寺怎麼辦。

    法海這次選擇了撤退。

    法海離開后,江浩微微鬆了一口氣,他能感受到法海身上那磅礴的法力,比自己確實強大許多。

    金剛轉世就這麼逆天嗎,二十年就修到這種境界,在看看自己,千辛萬苦如今才剛剛達到元嬰境。

    唉,人比人氣死人啊。

    落回地面,又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江浩一邊慢慢品茶一邊思索對策。

    一個龐大的計劃在他腦海中成型,而後慢慢思索細節。

    回到屋裡,江浩打開陣法,從空間內放出一樣物品。

    嚴格來說是一個人。

    「國師」。

    只有軀殼,神魂元嬰在他的紫金葫蘆里。

    江浩捉住國師的神魂元嬰后,考問出很多東西,修鍊功法,千絲鶴法術,各種符篆,其中就有不同於江浩用的請神術,嚴格來說國師的請神術是加持術。

    國師的身體,江浩還是第一次拿出來,他原本以為沒什麼作用,只是不想留下線索,沒想到今次的計劃,這具身體卻成了重中之重。

    因為當時收的及時,現在這具身體還是溫熱的。

    「高級解毒符!」

    江浩對著國師身體一連打出三張解毒符,徹底解了這句身體上金鈸法王的蜈蚣毒。

    金缽法王的毒最厲害的地方是能毒到神魂元嬰,那才是最難解最歹毒的地方。

    身體上的毒解了之後,江浩放出當日煉製的那具泥人分身,掐動法決一點,把泥人身上的分身神魂抽出,反手注入國師身體里,隨後以法力催動。

    國師慢慢有了心跳呼吸,最後睜開眼睛。

    「道友!」

    江浩笑了笑,有了國師,還怕不能發動道門中人。

    「你去京城,廣發請帖,就說仙門弟子江浩要與佛門金山寺法海進行一場關於『妖』的佛道大辯論,請人們前往助威。」

    國師站起來,「我這就去辦。」

    江浩看看國師,「你如今只是分身,沒有元嬰支撐,實力也就築基期,如果有人問起,你可說為療傷用了本門秘法壓制修為。」

    「明白。」

    江浩把國師的飛劍還給分身,分身駕馭飛劍向著京城飛去。

    當日江浩暗算國師,把他的元嬰捉住,身體軀殼收走,沒想到今日竟然有這種用處。

    做完這一切,江浩來到姐姐許嬌容家,先是和外甥女蓮兒玩了玩,對姐姐道:「姐,這段時間保和堂經營步入正軌,素貞有些想家了,她出來幾年,想要回青城山老家祭拜先人。」

    許嬌容點點頭,「如今你們已經成親,漢文你也成就不小,素貞生出省親祭祖的想法很正常,不過這一路路途遙遠,你們一定要小心。」

    「好的姐姐。」

    在姐姐家吃了晚飯,江浩離開后,直接放出劍翼,隱身飛向青城山。

    幾個時辰后,江浩給白素貞傳訊,讓她來接自己,他在青城山一處涼亭等候。

    此時天色蒙蒙亮,山邊露出一抹微黃,山巔清晨霧靄籠罩,秀麗壯美,不愧是青城天下秀。

    「相公~!」

    一聲呼喚。

    一道人影從遠處飛來,一頭扎入江浩懷裡。

    「相公,你沒事妾身就放心了。」

    「我自然沒事。」江浩笑著道。

    白素貞抬起頭,看向江浩問道:「相公沒有見到法海嗎?」

    「見到了。」

    江浩把見法海的細節前前後後都說了一遍,白素貞驚訝看向江浩,「相公,你要和法海辯法,你要知道,和尚最能辯論,他們整日看佛經,學的就是論辯。」

    江浩笑了笑,「我知道,不過你家相公的嘴皮子也是經過千錘百鍊的。」

    「可,可如果你輸了,那素貞就要永遠離開相公了。」白素貞說著,眼眶有些發紅。

    江浩捧著白娘子的俏臉,語氣堅定道,「所以為了娘子,我也不會輸。」

    此時天光已經大亮,江浩看看周圍景色不錯,笑著道:「娘子莫要擔心,為夫心中已經有了計較,我第一次來青城山,你這地主不帶我遊覽一番嗎?」

    「好啊。」

    不得不說,青城山的景色確實美不勝收,春和景明,波瀾不驚;上下天光,一碧萬頃,雲山蒼蒼,江水泱泱,眉黛斂秋波,盡湖南,山明水秀。

    「相公,前面就是黎山老母廟,當年我就是在那裡得傳功法,我想前去祭拜一番。」白娘子道。

    「應該的,我陪娘子。」

    黎山老母廟佔地極大,一看就知道歷史悠久,殿宇飛檐彩拱,金色屋面,莊嚴肅穆,漢白玉石護攔大氣恢弘。

    前殿是三霄娘娘殿,供奉碧霄、雲霄、瓊霄三位女仙,三霄殿門上方掛著「母即師也」的牌匾。

    江浩看過封神榜,知道三霄娘娘的故事,通天教主三位弟子,封神后掌管主管人間福、祿、壽的三位最高女仙,正財神趙公明的妹妹。

    上次自己請神請來了趙公明。

    江浩和白素貞一起拜過三霄娘娘。

    來到主殿,門口掛著:「天地人寰肇始老母乃先祖,日月星斗生輝大道是本源」的金漆牌匾。

    傳聞黎山老母乃是生化天地萬物之母,開啟大道教化之始祖,道家典籍上記載,黎山老母乃是女媧娘娘的一具分身。

    走進主殿,黎山老母高坐於龍首蓮花座上,兩鬢白髮儀錶穆穆,令人肅然起敬。

    兩邊金童玉女護法,左右供奉斗母、地母、碧霞元君、觀音老母、文殊、普賢,以及金、木、水、火、土、風、雨、雷、電、太陰、太陽、經壇土地等各位尊神。

    從這裡可以看出黎山老母的地位之尊崇。

    此時殿內並沒有其他人在,白素貞對著黎山老母聖像跪下,雙手合十虔誠叩拜。

    白素貞叩拜起身後,江浩問道:「我看你並非以弟子禮叩拜啊?」

    「相公,素貞只是傳世弟子,並非親傳,沒有資格以弟子禮叩拜。」白素貞道。

    江浩跪在白素貞剛剛跪拜的蒲團上,恭敬磕了三個頭,忽然心裡生出一個想法。

    能不能讓白素貞真的拜入黎山老母門下呢,不是什麼傳世弟子,而是真正的弟子。

    這區別可是天壤地別。

    就好比道門弟子都說是三清弟子,可三清正式弟子也只有那幾位。

    此前白素貞得到過黎山老母功法,算是再傳弟子,如果能夠正式入門,那娘子就有了一個大靠山。

    想到就做,反正不會有什麼損失。

    江浩臉皮厚,失敗也不丟人。

    再次磕了三個頭。

    白素貞詫異看著江浩,不知道他為什麼拜過之後又拜,剛想說話,這時江浩開口,對著黎山老母聖像虔誠道:

    「道門弟子拜見黎山老母,我家娘子白素貞,天性善良,賢良淑德,菩薩心腸,以岐黃醫術懸壺濟世,造福黎民,但卻因妖族出身屢屢遭難,老母乃天地正氣智慧化身,救苦救難,慈悲無限,之前還傳我家娘子一卷修鍊法門。」

    「佛門法海要抓我家娘子,只因她是妖族,兩月後,弟子將親上金山寺,與那法海一辯,究竟妖,能否活在這片天空下!」

    「此行結局不明,弟子擔憂娘子安危,懇請老母慈悲,將我家娘子正式收入門下,好讓她有個庇護。」

    江浩說完重重叩首。

    白素貞驚訝的看著自家相公,眼眶瞬間紅了,淚珠在眼眶裡打轉。

    大殿內忽然沉寂起來,彷彿所有聲音全都消失。

    不知過了多久。

    忽的,

    黎山老母像放出萬道金光,照射在白素貞身上,白素貞頓時有所明悟,趕緊跪下,最後閉上眼睛。

    過不多時,白素貞睜開眼睛,臉上滿是驚喜,看向江浩興奮道:「相公,老母答應了,就在剛剛老母神念傳訊於我腦海,正式收我為入門弟子。」

    江浩也是驚喜不已,心說自己這嘴是開了光嗎,竟然真的成了。

    下一瞬。

    白素貞面前忽然又是金光一閃,多了一件七彩霞衣和一條飄帶,白素貞恭敬伸出雙手,七彩霞衣和飄帶輕輕落在她手裡。

    與此同時她也知道了這兩件寶貝的用處,「相公,這七彩霞衣乃是一件防禦法寶,這飄帶是攻擊法寶。」

    江浩看看這兩樣寶貝,笑著道,「穿在娘子身上一定特別好看。」

    兩人說完,再次對著黎山老母像虔誠慕拜,這一次江浩比之前更恭敬。

    當初江浩只是試一試,沒想到真的成了!

    給老婆找了一個大靠山,這下安全問題算是解決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
    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