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1707章:你是竹林里那個和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1707章:你是竹林里那個和尚字體大小: A+
     

    江浩回到保和堂,醫館沒有病人,白素貞坐在診室,面前放著一本醫書,她並沒有看,而是在發獃,似乎在想什麼。

    江浩大致能猜到自家娘子在想什麼。

    「怎麼了娘子?」

    「啊,沒有。」白素貞抬頭看向江浩,送上一個微笑。

    蜈蚣精的事情她不想讓相公知道,怕他涉險,所以極力掩飾,可她又不知道如何解決,這是白素貞自打出道以來,感覺最難的一次。

    為什麼難?

    因為她有了牽挂。

    之前可以一跑了之,現在則不行,她真正體會到了什麼叫左右為難。

    到了晚上,白素貞和江浩一起回到家,給江浩做了一桌菜,她心中已經有了決定。

    留在相公身邊,必然會給相公帶來危險,她準備帶著小青離開杭州,和金鈸法王戰一場,即便戰死也無妨,那樣不會拖累相公,如果僥倖回來,她還可以和相公長相廝守。

    今夜或許就是她最後和相公相處的一晚,白素貞無比珍惜。

    給江浩倒了一杯酒,舉起杯子道,「相公,妾身敬你一杯。」

    江浩端起酒杯,笑著問道:「這杯酒有何名目嗎?」

    白素貞看著江浩深情道:「素貞活了一千八百年,自從嫁給相公,才知道什麼叫人間美好,你我成親雖然短暫,可我卻感覺無比性福,素貞心中歡喜,所以敬相公一杯。」

    「能與娘子相遇,也是我的幸運。」江浩手中酒杯和白素貞碰了一下,一口乾掉。

    白素貞用手掩著酒杯也優雅幹掉杯中酒。

    江浩何等見識,怎麼聽不出看不出,白素貞這是有告別之意,他能猜到九成九是因為金鈸法王的原因。

    放下酒杯,江浩道:「給你說一個新聞。」

    「什麼新聞?」

    「我一個修真界的朋友給我傳訊,告訴我京城發生了一件大事,國師府遭到襲擊,兩隻蜈蚣妖與國師展開一場大戰,而且那兩隻蜈蚣都是上古異種六翅天蜈。」

    聽到六翅天蜈四個字,白素貞精神一振,她知道金鈸法王就是六翅天蜈。

    江浩繼續道:「我那朋友說,今天早上,一個青年襲擊國師府護衛,國師出現后,那青年變成一隻足有四五十米長的蜈蚣,與國師大戰。

    這隻蜈蚣精的修為大概三劫,國師實力強大蜈蚣精不敵,最後那隻蜈蚣精竟然自爆內丹,把整個國師府轟成了廢墟。」

    三劫妖修。

    白素貞微微皺眉,她知道金鈸法王不止三劫,而且也不是青年樣貌。

    「這還沒完,那蜈蚣精剛剛自爆,又來了一個紅袍漢子,一臉大鬍子,看之前蜈蚣精自爆慘死,又與國師打了起來,這個大鬍子很是厲害,法寶是一對金鈸,竟與國師打了一個旗鼓相當,我那朋友說應該是四劫妖修。」

    白素貞的心臟頓時砰砰砰的狂跳起來。

    紅袍,大鬍子,用金鈸,四劫妖修,蜈蚣精,這個九成九是金鈸法王。

    「那~那後來如何了?」白素貞有些焦急的問道。

    江浩笑了笑,心說就知道你愛聽這個,指了指空酒杯,「娘子莫急,長夜漫漫我們邊喝邊聊。」

    白素貞拿起酒壺給江浩又倒了一杯。

    「我那朋友說,那紅袍漢子很是厲害,雙方一場大戰,殺的那叫一個慘烈,最後紅袍大漢也變作一隻大蜈蚣,而且比之前那個還大,據說足有百米,蜈蚣精噴出內丹,內丹毒氣沾染到國師身上,國師當即中毒。」

    「啊~!」

    白素貞輕叫一聲。

    她心裡萬分不希望國師落敗。

    「國師雖然中毒,卻也不會坐以待斃,拿出最強法術,用千絲鶴緊緊纏繞蜈蚣精身上,而後一起自爆,千絲鶴威力巨大,是國師看家本領,一下把那蜈蚣精燒成了灰燼,據說就連神魂也沒有逃出來,徹底魂飛魄散了。」

    白素貞眼中閃過驚喜。

    「相公,那蜈蚣精真的死了嗎?」白素貞問道。

    「反正我那朋友是那樣告訴我的,應該不會假,怎麼,你幹嘛如此關心那隻大蜈蚣,你們是舊識?」江浩問道。

    白素貞立刻搖頭,「不認識,永遠也不認識。」

    說著臉上露出一個笑容,從心裡發出掩飾不住的那種,舉起杯子,「相公,喝酒。」

    「今夜娘子性質很高啊。」江浩笑著問道。

    「能和相公在一起,奴家自然高興了。」白素貞笑的那叫一個甜。

    金鈸法王死了,一切問題就都解決了,她也不必離開相公,她感覺生活再次美好起來。

    白娘子端著酒壺,繞到江浩身邊,輕輕坐在男人大腿上,白娘子給自己也倒了一杯酒,笑著道,「相公,奴家再敬你。」

    說著碰了江浩酒杯一下。

    江浩剛要送到嘴邊,白娘子卻搖搖頭,柔聲道:「這一杯,要由奴家來。」

    一口喝了杯中酒,卻不咽下,湊近江浩嘴邊,酒液從白娘子口中輕輕渡到江浩口中,帶著一種清香。

    酒不醉人人自醉。

    「娘子!」

    「相公~~~」

    今晚白娘子非常主動,比往日更加熱情,讓江浩享受到別樣風情,美妙一夜。

    第二天白素貞把這個消息告訴小青,小青更是驚喜,「沒想到他竟然跑去招惹國師,死了最好,以後咱們可以不再擔驚受怕了。」

    隨後小青跑去京城親自打探消息,國師府發生的事情整個京城的人都知道,那麼大的蜈蚣在天上飛,而且是白天,看到的人無數,這幾天京城人們議論的事情全都是這件事情。

    而且小青還探聽到一個消息,那兩隻蜈蚣精死了,國師雖然當時沒死,可後來也消失了,不知所蹤,朝廷下令尋找也沒找到任何蹤跡。

    小青回來把消息告訴白素貞,白素貞徹底放下心來。

    金輪法王的事情解決,江浩和白素貞的日子恢復正軌,白天一起到醫館給人治病療傷,晚上恩愛雙修,日子過的幸福無比。

    枕在男人懷裡,白娘子只感覺心滿意足,她現在並沒有太多想法,什麼渡劫飛升成仙,都不如陪在相公身邊。

    如果能一直這樣下去,她願意永遠不渡劫。

    兩個月後,許嬌容生了,白素貞親自接生,生了一個健健康康白白胖胖的閨女。

    江浩看著外甥女,心說,這次怎麼也不能讓她叫碧蓮了。

    回到自己家中,白素貞依偎在江浩懷裡,輕聲道:「相公,看姐姐生產,妾身真想給你生一個孩子,可是...。」

    白娘子欲言又止。

    「可是什麼?」

    「可是妾身乃是妖身,不知道生下來的孩子是不是人。」白娘子聲音越說越低。

    這一刻,她第一次對自己『妖』的身份產生了自慚想法,如果自己是人,就不會有這種擔憂了。

    江浩摟緊白娘子,「娘子,莫要想那些,其實上天早已經註定,一切隨緣就好。」

    江浩心想,其實是人是妖,對他來說都不重要,哪怕生下來個妖也沒關係,最主要的是,白娘子會有孩子嗎,他很懷疑。

    自己穿越那麼多世界,擁有那麼多女人,可迄今為止,還沒一個懷孕的,包括現實世界妻子周欣妍。

    他也曾經懷疑自己是不是有問題,偷偷跑去檢查,結果自己身體狀況良好,蝌蚪也正常,這種情況不可能沒孩子。

    男人沒問題,不可能所有女人都有問題,那唯一的解釋就是天意了。

    「相公,開春就要鄉試了,相公還準備參加科舉嗎?」白娘子問道。

    「你想不想做一個狀元夫人?」江浩勾著女人下巴問道。

    「當然想,不知道那是什麼樣的風景。」白娘子眼中閃過憧憬。

    「好,那我就考一個狀元,讓你做狀元夫人。」

    幸福的日子總是匆匆。

    冬天到了。

    小青總是昏昏欲睡的樣子,江浩知道蛇類有冬眠的習慣,白素貞還好,修為高已經可以摒棄一些習性,小青就差了許多。

    「你怎麼不讓她回山冬眠啊?」江浩小聲問白素貞。

    「她不肯,非要陪著我,可每天哈欠連天,也做不了什麼事情。」白娘子笑著道。

    「那就隨她吧。」

    春節來臨,江浩一家和李公甫家一起吃了一頓團圓飯,今年增加了一個新成員,外甥女李芳苓,這個名字是江浩給取的。

    取名時,李公甫和許嬌容各自想了一個名字,李公甫取得名字就是碧蓮,李碧蓮。

    許嬌容問江浩有沒有更好的名字,江浩笑著道:「碧蓮稍顯俗氣了些,不如叫芳苓,李芳苓。」

    「芳苓一詞出自『漃漻薵蓼,蔓草芳苓』,香草的名字,也是指蓮花。」

    眾人一聽芳苓更加高雅,就決定取名李芳苓,小名蓮兒。

    過年後一個月,江浩參加鄉試,鄉試地點還是在杭州,誰叫杭州是省城呢,還是江浩參加院試的貢院,還是依舊的流程,幾天之後,許家張燈結綵高朋滿座,因為江浩又考了第一名。

    這次是舉人第一,

    解元!

    江浩這已經是第三次獲得解元這個頭銜。

    街坊鄰居朋友同窗無不前來祝賀,原本江浩的好友只有三五人,可這次前來慶賀的同窗就有百多人。

    江浩擁有舉人身份,更是解元,身份自然大大不同,這些以前看不起他的人,自然要轉變觀念上來巴結。

    中了舉人後,白素貞和江浩商議,他如今身份已經可以稱為老爺,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再去坐診看病已經有些不合適。

    江浩笑了笑,「有什麼不合適的,如果說起來,我是元嬰修士,你修鍊了一千八百年,哪一個不比舉人身份高,咱們看病不為其他,只為積攢功德。」

    白素貞一聽很快釋懷。

    不過最後還是做出調整,保和堂招了兩個坐診大夫,醫術還不錯,普通的小病由他們處理,重病急病江浩和白素貞再出手,這樣他們也能騰出手來做其他事情,比如修鍊。

    小青依舊做她的事情,監工白府修建,白府現在已經初具規模,不過想要住進去,恐怕還需要半年時間。

    監工閑暇之餘,小青就會跑去山中瀑布深潭修鍊。

    這日小青剛剛到水潭邊,忽然感覺有異,往山頂看去,就見那邊一塊大石頭上,坐著一個紅衣和尚,小青嚇了一跳。

    和尚睜開眼睛看向小青,嘴角掛起一抹冷笑,「原來是個蛇妖,才二劫修為,恐怕我一根手指就能碾碎。」

    法海四處捉妖,這日飛過山頭上空,忽然聞到妖氣,下來查看是個水潭,這水潭有殘留的妖氣,卻不見妖怪,他估計是那妖怪有事外出,決定在這裡等一等,沒想到只是一個二劫小妖。

    法海一張手,金缽出現在手上。

    「大羅金缽,大羅法咒,收~!」

    金缽飛到小青頭頂位置,灑下一片金光,把小青罩在裡面。

    小青嚇得肝膽俱裂,她怎麼也想不到,自己出來修鍊,會遇到這個厲害的和尚。

    「大師饒命啊,我認識你,那日在竹林,我和姐姐救助產子的婦女,大師也去了竹林,後來大師見我和姐姐幫助婦人,就放了我們,還讓我們好自為之呢。」

    小青情急之下大聲叫道。

    法海的動作一停,金缽照在半空,看著小青問道。

    「你是當日那條青蛇。」

    小青一看有了轉機,立刻叫道:「就是我啊大師,我們從未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當日你放了我和姐姐,今日請大師還放了我吧。」

    法海看著小青,這女子生的妖嬈嫵媚,雖然法力低微,可卻比他見過的很多女子,甚至腦海中的心魔女魅還要漂亮。

    法海心中忽然生出一些想法。



    上一頁 ←    → 下一頁

    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
    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