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1697章:雕蟲小技,也敢在我面前班門弄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1697章:雕蟲小技,也敢在我面前班門弄斧字體大小: A+
     

    法海渡江之後也不飛行,一路向東步行,穿山過河,化齋念經,就像一個苦行僧。

    這日天色將晚,法海看到前方有燈光,走近一些發現山邊有一座很大的客棧,客棧一共有三層木樓,佔地不小,裝飾的很漂亮,旗杆上懸挂一串燈籠,上面寫著『妙來酒店』幾個大字。

    法海神情一動。

    「有妖氣!」

    眼中精光一閃,開啟天目,只見這間酒店內除了人氣,還有濃濃的妖氣,很顯然有妖孽盤踞在此。

    「哼,本座就進你這妖穴探個究竟。」

    法海大步走過去,推開店門,只見客棧大堂里燈火通明,樂聲陣陣,人生喧嘩,異常熱鬧。

    大廳內十幾桌客人,三五成群圍坐一起,大廳前方一座高台,台上十幾名身材妖嬈穿著極其暴露的美貌舞姬正在翩翩起舞,台下的人不停品評哪個舞娘漂亮,商量晚上點哪個睡。

    一個賊眉鼠眼的夥計笑著過來,「哎呀,原來是位大師,大師您是要住店、喝酒還是找姑娘啊。」

    「貧僧化齋。」法海淡淡道。

    店夥計臉色一變,沉下臉不耐煩的道:「化齋,去去去,我們這裡只招待客人,不是和尚化齋的地方。」

    「世人被金錢蒙蔽雙眼,貪得無厭,需知行善積德才有福報!」法海輕聲道。

    店夥計冷冷一笑,「和尚,你說這些大道理沒用,這世道,金子銀子才好使,別把沒錢說的那麼理直氣壯,我就是被金錢蒙蔽雙眼了,又怎麼樣,我就喜歡看金子,總比看你一個臭和尚好一萬倍。」

    法海淡淡看著店夥計,手往衣袖裡一伸,抓出一塊石頭,張開手時那塊石頭已經變成一塊金子。

    點石成金術。

    店夥計看到法海手裡的黃金,剛剛厭惡嫌棄的嘴臉驟然一變,滿臉笑嘻嘻的看著法海,腰也彎了三分。

    「大師,請裡面做,我給您安排?」

    夥計給法海安排一張單獨桌子,很快酒菜上桌。

    法海也不吃,就坐在那裡,耳中聽著樂曲,眼睛看著台上舞娘,那些舞娘身材曼妙,紗衣透露,露著肚臍眼和大長腿,隱隱約約,比全裸還要勾引人。

    法海這個和尚進來,自然引起周圍酒客關注,見法海要了一桌酒菜,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台上舞娘,很多人調侃起來。

    「這年頭,和尚也起了凡心,跑來妙來酒店看歌舞玩舞娘。」

    「不稀奇不稀奇,和尚也是人,沒成佛前都有凡心。」

    「你們懂什麼,這叫紅塵歷練,哈哈哈。」

    「我知道佛經里有一句話,『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異空,空不異色』所以大師是來修鍊的。」

    法海自然聽到這些人的調侃,他沒有在意也沒有反駁,他看著台上妖嬈舞娘,並非心生淫穢,而是在思索自己的心魔。

    心魔,

    一切我慢之心為魔也。

    蓋心懷貢高,常生憍慢,障蔽正道,遂失智慧之命,是名心魔。心魔者,煩惱魔也。煩惱之惡魔,能賊害世出世之善法,故曰心魔賊。佛法曰:「披戒定鎧摧心魔賊。」

    佛家認為,修行最大的敵人就是心魔,修行的過程,幾乎就是與心魔作鬥爭的過程。

    佛說,雖未付諸行動,心中動過邪念,也是犯戒。

    佛說,凡夫之所以起心動念,皆因無明,沒有智慧,只要你能發心修行就是進步的開始。

    一燈可除千年暗,一智能滅萬年愚!

    布施對治慳貪,忍辱對治嗔心,持戒對治毀犯,精進對治懈怠,禪定對治散亂,般若對治邪見。

    法海心中有了一些明悟,嘴裡念起經文,「為求聲聞者說應四諦法,度生老病死,究竟涅槃;為求辟支佛者說應十二因緣法;為諸菩薩說應六波羅蜜,令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成一切種智。」

    經文從法海口中傳出,帶著法力震蕩,酒店內的人只覺佛音灌入耳中,哪還聽得到樂曲。

    在看台上那些跳舞的妖嬈女子,聽到法海的佛音后,一個個臉色大變,慘叫著往後面跑去,有兩個逃跑不及的,走到門口身子砰的一聲爆出一團煙霧,變成五彩斑斕的巨大蜘蛛。

    蜘蛛快速爬著鑽出門,看到這一幕的那些酒客全都嚇壞了。

    「和尚,哦不大師,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啊?」有人顫聲問道。

    法海睜開眼,「你等凡夫俗子,進了魔窟還不自知,剛剛那些女子全都是妖精所化,你們在討論晚上睡哪個,呵呵,她們卻在等著晚上吸你們的真精真陽。」

    食客們嚇了一跳,尖叫著往外跑,大堂內瞬間為之一空。

    法海沒動,站在客棧中間,不動如山。

    就在這時,一個女子聲音在客棧中回蕩,聲音中帶著憤怒,

    「和尚,我開門作生意,賺些過路費和陽氣,沒打算害人性命,你幹嘛來此搗亂,還用佛音把我的手下震傷。」

    法海冷冷道:「人之精氣乃生命本源,被奪精氣之人輕則患病,重則斃命,你敢說不是害人!」

    「和尚,你非要咄咄逼人嗎,我就算做了你又如何!」女子聲音氣憤叫道。

    「那本座就滅了你這妖孽。」

    「臭和尚,就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客棧內原本燈火通明,這一刻燭火變成了幽幽綠火,顯得異常恐怖,周圍響起陣陣鬼哭狼嚎之音。

    法海知道對方開啟了陣法,冷冷一笑,「哼,雕蟲小技,也敢在我面前班門弄斧。」

    「大威天龍,世尊地藏,般若諸佛,般若巴嘛空~~金剛火焰!」

    法海周身升起一團火焰,這團火焰沒有實質,乃是佛法所化,下一刻,火焰以法海為核心,驟然向外爆開。

    轟~!

    原本鬼火森森的客棧,頃刻被金剛火焰清除,這是這一下,就破了對方的魔域幻陣。

    「嗖嗖嗖~!」

    「嗖嗖嗖~!」

    十幾隻錐形飛鏢法寶從四面八方射向法海,這些飛鏢一看就是一套,已經達到靈器級別,帶著極大威力射來。

    法海卻看也不看那些射來的法寶,安靜的站在那裡。

    噗噗噗噗~!

    十幾枚鑽心錐全部射在法海身上,可仔細看就會發現,這些法寶並沒有觸碰到法海的身體,全部被他用金剛不壞神功定在周身,以法力擒住。

    鑽心錐不停顫動,對方試圖控制收回法寶。

    法海大袖一揮,把十幾枚鑽心錐全部收入袖中,在上面輕輕一抹,抹去上面的煉製神識。

    「啊~!」

    樓內發出一聲慘叫,法寶被奪,硬生生抹去神識,讓對方精神受創不輕。

    這下店主人知道這和尚太過厲害,自己不是對手,根本沒敢露面直接逃走。

    「你以為逃得掉嗎,哼!」

    法海冷哼一聲,身子一動撞開牆壁追了過去,飛到半空,法海感受到客棧周圍有十幾股妖氣,正向四面八方逃竄,應該是那些化作妖艷女子的五彩蜘蛛精。

    其中有一股最強的妖氣,正在向南方極速飛走。

    「雲龍袈裟!」

    法海解下身上紅色僧袍,對著客棧上空一丟,僧袍急速變大,籠罩周圍十幾里,那些蜘蛛小妖一個也跑不掉。

    至於逃的最快那個,應該就是用鑽心錐襲擊自己的妖怪,法海早已經知道他的情況,是一隻三劫妖修。

    法海用出法咒,身子劃出一道金光追了過去。

    女子看法海追來,知道恐怕跑不掉了,從天空往下方墜去,到地面后,身子一頓鑽入地下,準備施展土遁逃走。

    法海也緊追過來,他不會土遁,可這卻難不住他,一張手,一根金剛禪杖到了手中,對著地面狠狠一戳。

    「還想跑,給我出來。」

    宏大法力灌入地下。

    「轟~!」

    一道女子身影從地下被法力噴出來,狠狠摔在地上,這女子一身青衣,約莫三旬年紀,生的美貌妖嬈,風姿綽約,癱坐在地上,眼神怨恨的看著法海。

    「和尚,你我無冤無仇,我又沒有做太過傷天害理的事情,就是賺點錢而已,你何必要趕盡殺絕!」女子語氣怨恨的說道。

    「妖孽作怪全不自知,你吸人精陽,禍害世間,荼毒生靈,已是罪孽滔天,墮入魔道!」法海沉著臉道。

    「臭和尚,城裡的妓院多了,那些女子都**吸陽氣,你怎麼不去管。」女子大聲道。

    「貧僧只管妖,不管人。」

    法海說著,手中祭出紫金缽盂,對著那女子罩了過去,那妖怪怎肯坐以待斃,身子在地上一滾,變成一隻青色的貂兒,腳下生風,急速向著遠處逃竄。

    法海這才知道這妖怪的本體是什麼。

    竟然是一隻風狸,難怪剛剛我用法力沒有把他震傷。

    風狸又名風生獸,長相似貂,通體青色,這種妖獸本身自帶神通,身體堅韌不怕刀砍火燒,打之如打皮囊,而且能御風,逃跑速度極快,風狸善捕食蜘蛛、蠍子,難怪他手下小妖都是些蜘蛛精。

    據說他還有一個特點,傳聞風狸其腦和菊花服滿十斤可壽五百,修真界很多修士為了增壽,所以大肆捕捉風狸,讓這種妖獸現在已經極其罕見。

    風狸雖然速度快,可他依舊不是法海的對手,逃過兩個山頭后,法海丟出舍利佛珠,舍利佛珠泛起金光,在空中變大,一下把風狸圈在其中,用法力把風狸困在裡面。

    風狸知道自己無法逃走,當即變成人形跪在地上,對著法海苦苦哀求,

    「法師,你放過我吧,我知道錯了,還請法師饒我性命,我千年修行不易,從不敢凡大錯,傷害人名,您就饒了我吧!」

    聽到這幾句話,法海有些恍惚,想起當日那幻化成和尚的蜘蛛精也是如此向自己求饒。

    自己沒有放他,廢了他200年修為,把他打回原形,後來才發現他確實深受佛蔭,是一隻心地善良的好妖怪。

    法海看向眼前跪著的風狸妖,一時間有些遲疑。

    不對!

    自己此次出來,就是為了斬妖除魔,此妖吸人精華陽氣,禍害世間罪孽深重,應該剷除。

    不能讓這妖孽影響自己的佛心。

    法海臉色一變,「妖孽,任你巧舌如簧,今日也逃不脫懲罰,大威天龍,世尊地藏,大羅金缽,收!」

    法海再次祭出金缽,金缽到了風狸頭頂,放出萬道金光。

    「啊,不要啊~!」

    嗖~!

    風狸被吸入金缽之中。

    大羅金缽內有獨立空間,可以把妖怪困在其中,法海收回金缽,納入袖中,飛身趕回客棧,還有一群小妖蜘蛛精被困在他的天龍袈裟之中。

    法海伸手一召,袈裟飛回,十幾個蜘蛛妖被裹在其中,這些妖怪就是那些跳舞的妖嬈女子,法海也全部收入大羅金缽之中囚困。

    此時那些人類客商早就逃的沒影,法海穿上紅色袈裟,看看空蕩蕩的客棧酒樓。

    「金剛火焰。」

    轟~!

    酒樓劇烈燃燒起來,不多久全部化為灰燼。

    法海轉身離開。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
    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