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1685章:寶青坊主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1685章:寶青坊主人字體大小: A+
     

    江浩見白素貞有些發獃,能猜到她心裡想什麼,道,「其實不管是什麼,只要懷慈悲心,做善事,積攢功德,自然有福報降臨。」

    「做善事積功德?應該做什麼?」

    「修橋補路是善事,施捨孤寡貧苦是善事,救人一命是善事,咱們做大夫濟世救人、救死扶傷也是做善事,一善解百災,十善一功德,功德多了,自然能渡一切劫難。」

    白素貞低垂著眼帘,腦子裡想著江浩的話,『積功德,渡一切劫難』,那自己的情劫是不是也能度過去呢。

    第二天。

    江浩和白素貞小青一起來到保和堂坐診,自從前天中毒事件后,許仙和白素貞的醫術得到認可,陸陸續續有病人進來,醫館進入正軌。

    就在江浩給一位病人診治時,好友潘玉良進來,搖著摺扇一副公子哥派頭。

    江浩對他點點頭,潘玉良示意江浩繼續,自己站在旁邊,瞅瞅這裡看看那裡。

    不多時,

    白素貞送一個女病人從她的診室出來,吩咐夥計如何煎藥,潘玉良深深看了白素貞兩眼。

    江浩看好手中病人後,洗了洗手,來到潘玉良身邊,「今天怎麼想起到我這裡來了?」

    潘玉良湊近江浩耳邊,小聲道:「白大夫長得如此國色天香、花容月貌、溫婉舒雅,怎麼竟然願意屈身在你這家小醫館呢,這是暴殄天物、年華虛度、煮鶴焚琴啊!」

    「顯擺你會的成語多是不是?」江浩沒好氣的道。

    潘玉良呵呵一笑,刷的打開摺扇,「漢文,明天是七夕節,可有什麼安排?」

    「沒有?」

    「明天晚上西湖有一個大型詩會,詠七夕詩詞,會有很多官員士紳才子過去,你也去吧,你詩詞不錯,作一首好詩詞,在那裡可以揚名。」潘玉良道。

    江浩想了想,最後搖搖頭,「我就不去了。」

    潘玉良瞅瞅江浩,又瞅了一眼白素貞的診室,臉上露出微笑,用扇子點了點江浩,小聲道:「看來你心裡已經有了安排,是不是想要邀請白大夫去遊玩放燈啊?」

    「陪著美女總比陪著一群老頭要好吧。」江浩道。

    潘玉良呵呵一笑,「漢文終於開竅,知道女人的好了,好好好,那我就不攪你好事了。」

    送潘玉良離開,江浩剛回到自己診室,就見白素貞從屋裡出來,眼神明亮的看著他。

    江浩知道,這隻千年妖法力高深,肯定把自己和潘玉良的對話聽得清清楚楚。

    不過。

    江浩暫時不準備說。

    「素貞,手上事情處理好了?」

    「好了。」

    「一會兒再給你抓一副葯,帶回去給你煎藥。」江浩道。

    「啊,其實我的病以及好得差不多了,暫時可以不必用藥了。」白素貞趕緊道。

    她雖然能堅持,可沒病誰又願意喝那麼苦的葯湯子啊。

    「我給你摸摸脈。」江浩說著搭上白素貞的手腕,號起了脈。

    「嗯,從脈相上看已經大好,那就暫時不吃了。」

    江浩如此說,白素貞臉上閃過喜色,終於不用喝葯了。

    「既然好了,那也不用我再住在白府隨時看護了,今晚可以回家睡覺了。」江浩笑著道。

    白素貞臉上閃過一絲失望。

    原來任何事情都有得有失,不用喝苦苦的葯湯,許相公也不會住在自己家了。

    下班,

    白素貞和小青一起回家。

    回到家,小青熱的立刻變成青蛇,一頭扎入荷花池,嘴裡道:「許仙不來真好,可以隨意變身納涼了。」說完沉下去。

    白素貞坐在湖邊小桌旁,一隻手托著下巴,無神的看著荷花池。

    往日這個時候,

    許仙會給自己煎藥,給自己吹的溫了,一勺勺喝下去,雖然葯很苦,可是她心裡很美。

    吃了葯,她會做幾個小菜,兩人一起用飯,有時候還會小酌兩杯。

    吃過飯後,兩人就坐在湖邊,聊四書五經,聊道家經典,聊佛家經文,聊醫術、甚至聊家常。

    兩人總是那麼契合。

    她發現,許相公非常博學,她所有的話題都能接上來,而且說得頭頭是道,對儒釋道三家的經典也理解的很深很透。

    現在呢?

    許相公沒來,她感覺好無聊。

    她已經習慣了有他陪伴的日子,突然失去,她已經變得不習慣。

    看看頭頂的彎月亮。

    明天就是七夕了。

    她偷聽了許仙和潘玉良的對話,雖然許仙沒有答應好友去參加詩會,可也沒有表明一定會請自己。

    自己很期待的等著,可一直到下班他也沒開口。

    無聊啊。

    ......

    醫館關門后,江浩買了一些吃食,提著來到姐姐家,許嬌容看到弟弟過來非常高興,吩咐廚娘多炒兩個菜,許嬌容的肚子越來越大,江浩給姐姐摸脈。

    「嗯,姐姐和寶寶都很健康。」江浩道。

    許嬌容臉上滿是笑意。

    摸了摸肚子,問道,「漢文,你與那白大夫如何了?」

    「什麼如何了?」

    「我覺得白大夫很不錯,又懂醫術,與你也很相配。」許嬌容道。

    「這種事情要看緣分。」江浩笑著道。

    在姐姐家吃完飯,江浩回到自己家,畫符、修鍊、打坐,腦子裡琢磨如何增強自己的實力。

    他得了蛤蟆精的內丹,尤其是得了蜈蚣精的家底,現在空間有不少好東西,他琢磨著,等過了七夕節,再一趟寶青坊,用這些東西看看能不能換到一些極品材料,升級一下自己的飛劍。

    他的乾坤劍匣,有一個極其厲害的能力,就是吸收高級材料,升級飛劍,也就是說,劍匣賦予了飛劍永久提升的可能。

    只不過需要的升級材料也必然是頂級材料。

    上次在寶青坊,他購買了一些介紹修真界情況的書籍,其中就有煉器法寶的登記劃分,按照這個世界的實力水平算,他那把專門用來飛的青雲劍是中級靈器。

    劍翼、純鈞劍、湛盧劍已經達到高級靈器級別。

    高級靈器已經非常難得,之前他給幾把寶劍用上了其他世界最頂級的材料,天晶寶石和振金,還有一些其他材料。

    再往上升就是頂級靈器。

    在此界。

    頂級靈器已經是修士能煉製出來的最強法寶。

    靈器再往上是仙器,仙器已經不是此界修士能煉製。

    第二天醫館依舊熱鬧,病人不斷,一直忙到傍晚才結束,白素貞自打聽江浩說救死扶傷能積攢功德后,對治病救人更加上心。

    就在準備要離開的時候,江浩站到白素貞面前,「今晚要不要一起去放燈?」

    「好啊。」

    白素貞欣然答應。

    其實她一直在等江浩說這句話。

    七夕夜。

    杭州城裡燈火輝煌,店鋪酒樓全部營業,街上人流熙攘,江浩和帶著白素貞小青看花燈,到西湖邊放花燈。

    這一夜雖然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發生,可兩人心情都特別愉快,在送白素貞回去的時候,江浩道:「明天我要出門進葯,醫館就由你照應了。」

    「好的。」白素貞應道。

    第二天一早,江浩就帶上面具,隱身飛向寶青坊,第三次來寶青坊,江浩已經輕車熟路,其他門店沒有江浩想要的頂級材料,江浩準備去『寶青坊』看看。

    雖然寶青坊的東西很貴,可確實有好東西。

    就在江浩走在路上時,前方忽然大亂,他定睛一看,就見一隻巨大的白狐眼睛通紅,似乎發瘋一般,在街道上橫衝直撞的亂竄,撞倒路人拍壞店鋪,嚇的人們紛紛躲閃。

    「砰~!」

    一個妖修被白狐一巴掌拍飛,狠狠砸在牆壁上,店鋪的牆壁都被砸出一個窟窿。

    那個被打的妖修實力不低,一個咕嚕從地上竄起來,看來並沒有受什麼傷,不過他好像沒有報仇的想法,轉身快速跑了。

    江浩發現,這隻白狐雖然體型巨大,可修為也就二劫實力,寶青坊內大妖修不少,怎麼可能任由一隻二劫妖怪搗亂呢?

    街上其他人跑了,那隻白狐一眼看到了還站在街上的江浩,刷的跳過來,對著江浩就是一巴掌。

    江浩怎麼可能任由這白狐打自己,身子微微一閃躲開狐狸爪子,回手就是一巴掌。

    啪~!

    這一巴掌狠狠扇在狐狸精的臉上,巨大的狐狸一把被江浩扇飛,狠狠撞到旁邊的店鋪大門,木門爆碎直接撞了進去。

    只這一接觸,江浩終於發現了這隻狐狸的異樣,它發現這狐狸的身上黑氣繚繞,明顯是陰煞之氣,而且已經侵入神魂。

    此刻這隻狐狸的精神恍惚、暴亂,已經迷失了本性。

    狐狸精爬起來,甩了甩腦袋,此刻它嘴角帶血,是被江浩扇的,一對通紅的眼睛恨恨盯著江浩,嘴裡發出嗷嗚一聲。

    嗖~!

    腳下發力,狐狸精又向著江浩撲來。

    這次江浩沒有再打,手掌一翻,嘴裡喝了一聲。

    「定!」

    他用上了定身咒。

    已經撲到半空的狐狸精,身子立刻變得僵硬,慣性的撲到江浩跟前,身子撲通一下跌在路面石板上,一對紅色的眼睛還死死盯著江浩。

    就在這時,遠處跑來一群男子。

    他們遠遠看到白狐趴在地上,嘴角帶血,都嚇了一跳,帶頭之人看向站在白狐前面的江浩,怒吼一聲,「竟然敢傷十一小姐,殺了他!」

    嗖嗖嗖~!

    一群妖修向著江浩撲來。

    江浩一看這些傢伙好不講道理,不問青紅皂白就要殺自己,心裡來了氣,意念一動劍翼出現。

    「嗖嗖嗖嗖~!」

    無數把飛刀對著那些撲來的傢伙射去。

    「啊,飛劍,快躲!」

    為首男子大驚,立刻喊道。

    衝過來的傢伙知道厲害,有的躲閃有的放出法寶抵擋。

    「當!」

    「轟!」

    「噗噗噗!」

    有的擋下飛刀,有的來不及躲閃,直接被飛刀所傷,好在江浩沒想殺人,所以手下留了情,這些傢伙只是皮外傷,都不致命。

    江浩之所以沒下重手,是因為通過整件事情,他大致猜測出這白狐的身份,被叫小姐,應該和寶青坊主人,那隻四劫狐狸精有關係。

    「你敢傷我們!」

    為首男子怒視江浩。

    「你上來就要殺我,好大威風,來而不往非禮也,我已經收了力,否則你們這裡會死一大半。」江浩沉聲道。

    為首之人臉上憤怒,放出一隻手鐲大小的金環,雙手在金環上一抹,金環立刻變成幾十隻,雙手一抖全部向著江浩射來。

    飛環遍布四面八方,飛行很沒有規律,江浩不敢大意,瞬間撐起金剛不壞神功。

    同時放出純鈞劍,灌注法力猛然射出,純鈞化作一道銀光,直直射向為首男子。

    男子不敢大意,放出一隻護盾擋在面前。

    「轟~!」

    純鈞劍帶著無盡威力,狠狠撞在護盾上,對方的護盾雖然也是靈器級別,可江浩這次發動,催動了純鈞劍上的天罡氣。

    正破邪!

    對方是妖修,法力被罡氣克制,一陣轟鳴之後,純鈞劍飛回江浩手中,再看那人手中護盾,竟然已經裂開。

    為首男子大驚。

    周圍其他看熱鬧的人,此刻也非常驚訝,這個劍修好生厲害,只是一劍就破了大總管的護盾,他究竟是什麼來歷?

    大總管的實力,在整個寶青坊都算得上大高手,碰到眼前這個修士,一下就毀了法寶。

    大總管心中恨恨,催動金環撞向江浩,江浩放出劍翼,打向襲來的金環。

    叮叮噹噹~!

    場中一陣亂響,眾人只覺眼花繚亂,金光與銀光不停碰撞,最後金環全部飛回大總管手中,眾人驚訝的發現,原來大總管的看家本領,竟然一下也沒有打到人家身上,甚至沒有突破對方的飛劍陣。

    要知道,大總管是三劫妖修,實力非常強,眾人現在看向江浩的眼神都變得鄭重幾分,知道這人實力高強。

    這一戰,很多人都記住了江浩的樣子。

    大總管氣呼呼的盯著江浩,心裡琢磨如何找回場子,決不能讓這個傷害了十一小姐的傢伙離開寶青坊。

    就在這時,江浩開口道:「我勸你一句,不要為了耍威風,在這裡繼續耽擱時間了。」

    說著一指地上的白狐道:「這隻狐狸精陰煞之氣已經深入神魂,如果再不及時救治,過不久就會徹底淪為只知道殺人的嗜血狂魔,還是快點帶她去看病吧。」

    江浩說完轉身就走。

    可江浩剛走出去幾步,只感覺眼前一花,在他身前十幾米,原本空蕩蕩的街道上,忽然出現一個紅衣女子。

    這女子身材高挑曼妙,一身大紅袍子,頭上插著珍珠簪,一雙狹長的狐狸眼,看似嫵媚妖艷,可眼神卻透著威嚴,而且從她身上,江浩感受到很強的氣息。

    江浩敢肯定,眼前女子是一個四劫妖修強者。

    四劫妖修,一身紅衣,嫵媚威嚴,江浩已經知道了眼前女子的身份。

    「寶青坊主?!」江浩道。

    寶青坊主看著江浩微微一笑,道:「沒錯,是我,人族修士,那你又是誰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
    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