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1677章:最是那一低頭的溫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1677章:最是那一低頭的溫柔字體大小: A+
     

    江浩和白素貞走在街上,一對俊男美女,引得街上的人側目,有人認識許仙,竊竊私語,「許老師身邊的女子是誰啊,好生漂亮。」

    「聽說是清波門白府的白家娘子,從川蜀搬來的,也考中了醫者。」有人道。

    「你消息還挺靈通。」

    「那是,這錢塘乃至杭州,有什麼事情我不知道的。」靈通人事有些自傲的說道。

    「許老師與那白娘子走的如此近,莫非兩人已經......」

    「男未婚女未嫁,正常。」

    江浩和白娘子來到元寶街醫館,此時這裡已經完全裝修好,江浩開門帶著白娘子走進醫館,前堂寬大明亮,前方是一面碩大的櫃檯,櫃檯後面擺著寬大的葯櫃,佔了正面牆壁,葯櫃廚鬥上寫著各種藥材的藥名。

    旁邊是診室,擺著桌椅板凳方便就診,江浩指著裡面一間道:「那是專門給女子診病的地方,如果你過來,那裡就是你的專門診室。」

    白素貞進去看了看很是滿意。

    來到後院,後院很寬大,周圍幾間房也全都有了不止,藥材倉庫、煎藥室、病人房等等一應俱全。

    「看來許相公已經完全弄好了。」白素貞道。

    江浩笑了笑,「你不覺得還缺些東西嗎?」

    「缺什麼?」

    「缺牌匾啊,還有對聯什麼的,最重要的是,這間醫館還沒有名字。」江浩道。

    「許相公可想到什麼好名字。」

    「沒有,我叫你來,就是想問問你有什麼好想法。」

    「杏林齋,醫者杏林。正本堂,正本清源是醫術理論之一,開泰醫館,亨通安泰,四和醫館,天和、地和、人和、己和。」

    白素貞一連說了幾個,都是不錯的名字,不過這些名字太過平常,各地恐怕叫這些名字的不知凡幾。

    江浩搖搖頭,道:「我有個主意,不如你我各寫一個字,心裡想什麼字就寫什麼字,然後湊在一起,就是醫館的名字,如何?」

    白素貞心裡一動,「是個好主意。」

    診室就有筆墨紙硯,江浩思索了一下,自己來這個世界,最主要的任務就是保護白素貞,提筆在手心寫了一個保字。

    白素貞背著江浩,一雙眉目眨呀眨,自己心裡想什麼?

    她想的很多。

    偷偷轉頭看了男人背影一眼,自己最希望的就是和和美美,心裡生出一個字。

    提筆寫下一個和字。

    兩人寫好轉身,攥著拳頭看著對方。

    「你先開。」江浩道。

    白素貞笑著搖頭,「你是主家,應該你先開。」

    江浩張開手,手心一個保字。

    白素貞把手放在江浩的手旁邊,張開蔥蔥玉手,手心是一個和字。

    「保和。」

    看到這兩個字,江浩就是一愣。

    劇情驚人的巧合,原本許仙的醫館就叫保和堂,江浩沒想到轉來轉去,兩人各寫一字,最後還是保和兩字。

    這或許就是天意。

    「好,今後這間醫館就叫『保和堂』!」

    江浩一語定局。

    說完用寫著字的那隻手,抓住白素貞的玉手,讓兩個字合在一起。

    白素貞沒想到許仙會忽然抓住她的手,手第一次被男人觸碰,而且還是與自己情劫糾纏的男人,白素貞的心臟忽然砰砰砰的跳起來,俏臉染上一抹紅霞。

    心中羞澀。

    可她卻沒有生出趕緊抽手的心思,任由江浩握住,兩人手心的字跡糊塗在一起。

    白素貞抬起頭看向江浩,發現江浩正目光灼灼的看著她,白素貞感覺被眼神燙了一下,嬌羞的低下頭。

    心頭再次小鹿亂撞。

    江浩發現,白素貞的耳根子都紅了。

    「最是那一低頭的溫柔,象一朵水蓮花不勝涼風的嬌羞。」江浩感受到這句詩的意境。

    「許相公,還需要寫牌匾和對聯呢。」白素貞低著頭道。

    「對,還要寫牌匾對聯,白姑娘可有想法?」江浩問道。

    「許相公先寫,我給相公研墨。」白娘子走到書桌旁,深吸一口氣平復心情。

    江浩想了想,寫下四個大字「醫心一意」,這個可以掛在正堂。

    對聯江浩也想了一個,「春夏秋冬,辛勞採得山中藥;東南西北,勤懇為醫世上人。」

    「許相公的字真好看。」白素貞誇讚道。

    江浩輕輕一笑,把筆遞給白素貞,「你也來寫一副對聯。」

    白素貞也是才女,接過毛筆想了想,寫道:「仙藥靈方,橘井飄香芳古邑;神醫妙術,杏林煥彩耀新安。」

    「白姑娘的字也好看,娟秀清麗,芳姿妙容,真是字如其人。」江浩誇獎道。

    白素貞聽江浩誇獎,心裡很是歡喜。

    最後江浩又寫了『保和堂』三個大字,等墨跡幹了,收起這些字,兩人出了醫館。

    在一家專門雕刻牌匾對聯的店鋪,江浩告訴對方自己的要求和尺寸,交了定金后,送白素貞回家。

    來到清波門白府門前,江浩剛準備告辭,白素貞開口道:「許相公如果沒事,不如進去喝杯茶,上次官人說素珍的素菜做的好,不如留下吃晚飯?」

    白素貞希冀的看著江浩。

    「如今我已經辭了書院老師,現在只剩醫館事務,還有就是看書備考院試。」江浩道。

    「素珍房裡也有四書五經。」白素貞道。

    「還要勞煩你做菜?」

    「素珍喜歡下廚。」

    「那~~就叨擾了。」

    白素貞臉上綻放笑容,請江浩進門,兩人穿過亭道閬苑,來到上次江浩吃飯的主廳,外面是一片荷花池,荷花依舊盛開。

    「小青,小青啊。」

    白素貞輕輕呼喚。

    小青卻始終不出來。

    白素貞對江浩笑了笑,「小青那丫頭不知道跑哪裡去了,許相公稍坐,我去煮茶。」

    江浩笑著點頭,來到書架前挑選書籍,白素貞去後院廚房煮茶,而在荷花池湖底,一條巨大青蛇悄悄冒頭,躲在荷葉後面睜開一對燈籠大眼,恨恨看向許仙。

    如今已經是農曆五月末,天氣開始變得炎熱起來,小青怕熱,姐姐又出去了,所以她就變成蛇身,躲在湖底納涼。

    剛剛白娘子叫她那兩聲她自然聽到了,可她心裡還有氣所以不願意出來。

    臭許仙,竟然又來我家。

    姐姐嘴上說不要,卻處處製造機會,總把這個男人往家裡引。

    要不,我嚇嚇他?!

    小青想著,慢慢從荷花池探出巨大的身子,青蛇足有兩三米粗,腦袋巨大堪比一輛卡車,身上密布綠色的鱗片,一雙眼睛透出野性的光芒。

    此時江浩正背對荷花湖,站在書架前挑選書籍,小青從湖底冒出來的那一刻,他就感應到了小青的氣息。

    他沒有回頭,因為他同時還聞到了一股腥味,那是蛇的味道,他能猜出此刻小青是蛇身狀態。

    敏銳的第六感,讓江浩感受到深深的敵意。

    腥味也越來越大。

    江浩微微皺眉。

    小青露出本體想要做什麼?

    現在還不是揭露一切的時候,他腦海里想著對策。

    白素貞在廚房烹茶,忽然一頓,因為她感受到小青變成本體,此刻就在荷花池邊。

    啊,許相公在那裡,如果讓他看到小青本體,只怕要被嚇死。

    白素貞焦急的從廚房往外跑。

    剛跑出廚房門口,就聽到江浩的喊聲,「白姑娘,白姑娘...。」

    白素貞心裡更急,直接用上身法,刷的一下穿過廊道出現在正廳內。

    此刻白素貞眼前,江浩背對著荷花池站在書架前,閉著眼睛喊她的名字,而在荷花池裡,一條巨大的青蛇探出十幾米長的身子,蛇頭正對著大廳這邊。

    白素貞看到小青巨大的蛇身,心裡就是一涼。

    難道,一切都暴露了?!

    她能猜出來,這肯定是小青故意的,這讓她心中很是生氣。

    小青看到姐姐來了,心裡頓時害怕起來,她最怕的人就是白素貞,更怕她生氣,巨大的蛇身定格在湖中,不敢再動。

    「白姑娘,我剛剛拿書落下灰塵眯眼睛,什麼也看不到了,你快點幫我看看。」站在書架前的江浩閉著眼睛喊道。

    白素貞聽了江浩的話,先是一愣繼而大喜,原來許相公還沒有看到小青,太好了,還有挽回餘地。

    快步走到江浩跟前,輕輕抓住江浩的手,江浩趕緊抓住白素貞的手,閉著眼睛道:「我拿書抖落了灰塵一下子眯了眼。」

    白素貞雙手扶住江浩的頭,先是瞪了身後巨大青蛇一眼,眼中意思明顯,還不躲起來。

    小青巨大的蛇身慢慢縮回水中。

    白素貞這才鬆了一口氣,看向江浩眼睛,發現沒什麼大礙,只是有些灰塵,語聲輕柔道:「是奴家的不是,沒有打掃乾淨,讓許相公眯了眼睛,相公莫動。」

    白素貞說完,扒開江浩的眼睛,伸出粉嫩舌頭,舔在江浩的眼珠上。

    舌尖微涼,舔過眼珠的感覺好舒服。

    更有一種曖昧的情緒在快速瀰漫。

    「許相公,好些了嗎。」

    白素貞收回舌頭問道。

    「這一隻好了,還有另一個。」江浩道。

    「嗯。」

    白素貞輕嗯一聲,再次伸出粉嫩小舌頭,舔向另一隻眼睛。

    終於,

    江浩睜開眼,雙眼變得異常明亮。

    他與白素貞此刻近在咫尺,兩人四目相對,忽然想到剛剛的舉動,白素貞俏臉遍布紅霞。



    上一頁 ←    → 下一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