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1656章:李公甫立大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1656章:李公甫立大功字體大小: A+
     

    江浩對蛇窟一番搜刮,凡是看上眼的全部收入空間,說刮地三尺有些誇張,也就兩尺有餘吧。

    走出蛇窟,來到藏女孩的樹洞前,打開包裹看了看孩子,小女孩呼吸均勻,並無大礙,長得胖嘟嘟粉嫩嫩,看了讓人著實喜歡。

    這麼好看的孩子非要吃掉,黑蛇精可惡。

    掏出紫金葫蘆,催動陣法。

    「陰火灼燒!」

    剛剛喘息沒半個時辰的蛇妖,再次遭受痛苦折磨,蛇身魂魄上綠火燃燒,痛在地上翻滾掙扎。

    旁邊黑衣人嚇得瑟瑟發抖,生怕下一個就是自己。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響起。

    「這孩子,你是從什麼地方偷來的?」江浩問道。

    黑衣人知道是在問自己,看看黑蛇下場,哪敢有半分遲疑,撲通跪在地上,大聲道:「回仙人,是錢塘城東崔家的女娃。」

    ......

    此刻錢塘縣崔家燈火通明,丫鬟僕役全都起來,著急忙慌的四處找人,崔家大廳確實一片愁雲慘淡。

    崔家是錢塘大戶,經營綢緞莊,有自己的綢緞織造坊和幾家門麵店鋪,崔老爺今年四十有七,生有一兒一女,兒子崔旺考中秀才,娶妻生子,生了一個孫女,小名鶯鶯,生的粉雕玉琢惹人喜愛,一家人都十分疼愛。

    如今少夫人又有身孕,已經七個月,大夫診脈說應該是個男孩,崔家可謂幸福美滿。

    可哪成想,今夜孩子卻丟了!

    崔老爺唉聲嘆氣,崔夫人默默抹淚,崔少爺大聲指揮僕役出去找孩子,少奶奶坐在旁邊嚶嚶哭泣。

    旁邊貼身丫鬟小心伺候,小聲勸慰,夫人懷有身孕,太過悲傷容易動胎氣。

    此刻在後宅,一群衙役正在勘察現場。

    「捕頭,是翻牆進來的,在牆上有登踏過的痕迹,不過卻只有很小一點,說明那人輕功非常了得。」

    「房頂也有踩過的痕迹,看上去極輕巧。」

    「窗戶是被撬開的,有匕首痕迹。」

    「孩子是奶娘在帶,奶娘說,她睡到半夜忽然驚醒,發現孩子不見了,立刻尋找都找不到,這才告訴主家,當時的時辰是子時初。」

    李公甫聽著彙報,深深皺著眉頭。

    副班頭道:「之前省府衙門,也通報過仁和縣半夜孩童失蹤案,而且不止一起,這幾年一直沒斷過,隔幾個月就會與孩子失蹤,手法與今次一般無二。」

    「省府捕房曾請十三省總捕頭過來探查,最終也沒能查出端倪,今次又發生了。」

    副班頭小聲道:「捕頭,現在怎麼辦?」

    李公甫想了想,「把兄弟全派出去,全力查找,看看在街面上能否找到孩子蹤跡,文書備案,如果找不到,回頭把案件通報道省府捕房。」

    「好,我這就去做。」副班頭領命去了。

    看著崔家人哭哭啼啼的樣子,李公甫不好受,可現在他也無能為力。

    獨自一人來到院牆邊,準備再次仔細觀察一下現場情況,希望能找到一絲有用的線索。

    就在他爬上梯子來到房頂時,忽然飛來一隻紙鶴停在他身邊,撲楞著翅膀停在面前。

    李公甫當即愣住。

    紙鶴?

    這什麼情況。

    嚇得不敢動彈。

    就在這時,那隻紙鶴忽然張嘴說話了,「可是李公甫李捕頭?」

    哎呀,這隻紙鶴竟然能說話,還知道自己叫什麼。

    李公甫心裡頓時如沸水一般翻騰起來。

    今次自己這是遇到奇事了。

    「哦~是,我是李公甫。」李公甫有些顫聲的說道。

    「你不必緊張,這是傳音紙鶴,我是一名修士,今晚無意中看到有人擄走一個孩子,就把孩子救下,此刻孩子就在城隍廟門口,你速速帶人來接回。」紙鶴道。

    李公甫一聽就是一驚,原來是和崔家孩子有關係。

    「城隍廟門口嗎,好好,我這就帶人去接。」李公甫急忙應道。

    他剛想下房頂,忽然想到什麼,對著紙鶴拱手道,「一時慌亂,還沒請教仙長尊號?」

    「我姓江,你就叫我江先生吧。」紙鶴道。

    「感謝江先生,我這就去接人。」

    李公甫說著對紙鶴躬身行了一禮,趕緊下房頂來到大廳,此刻崔家人一臉愁雲,李公甫道,「崔老爺,事情可能有些眉目了,我現在去看看。」

    崔家人原本已經不抱希望,聽到李公甫如此說,全都精神一震,崔老爺立刻站起來,「有什麼眉目,可是找到孫女兒了?」

    「我女兒在哪裡?」崔秀才急聲問道。

    「現在還不確定,看看再說,我現在就去。」雖然紙鶴很神奇,可李公甫做事老成,他現在也不敢打包票。

    「我跟你去。」崔秀才急聲道。

    李公甫帶著一眾捕快和崔秀才,一路急行來到城隍廟門口,此刻周圍一片漆黑,城隍廟門高大巍峨,眾人拿著火把四周照了照,有人立刻驚喜叫道。

    「捕頭,孩子在這裡!」

    眾人上前,打開包裹,可不就是崔家小姐崔鶯鶯,崔秀成看到女兒失而復得,一把抱起女兒緊緊摟在懷裡。

    如果女兒丟了,他恐怕會糾結一輩子。

    就在這時孩子醒了,睜開大眼睛看到父親,奶聲奶氣的懵懂問道:「爹爹,你怎麼抱著我,今夜爹爹要陪鶯鶯睡嗎?」

    「嗯嗯!今晚爹爹陪鶯鶯。」崔秀成用力點頭。

    孩子困意大,閉上眼睛又睡了過去。

    崔秀成看向李公甫,感激道,「李捕頭,你是怎麼知道孩子在這裡的?」

    李公甫其實現在依舊有些懵。

    紙鶴傳訊,修士高人,這些全都是在評書話本里才看到的神仙傳說,沒想到今晚自己遇到了。

    「不瞞你說,剛剛我在你家勘察現場,忽然有一隻紙鶴飛過來,告訴我說他是一名修士,見到有人偷孩子,就救下放在城隍廟門口,我這才通知你們一起過來。」

    崔秀成和一種捕快都聽得驚奇不以。

    不過這個時代的人,相信真的有鬼神存在,所以沒人反駁。

    崔秀才剛想抱著孩子離開,忽然想到什麼,對著城隍廟門撲通跪下,抱著孩子一起磕了三個頭。

    「不知道那位救我女兒的仙人是誰,可既然孩子放在城隍廟門口,想必與城隍有關係,明日崔家必會擺上三牲來謝。」

    找到孩子,一眾人又回到崔家,崔家人看到孩子失而復得,全都喜極而泣,少夫人更是抱過女兒再不鬆手。

    眾人又聊起這次經過,李公甫就把整件事情前前後後都說了,主要是他自己也覺得事情太過蹊蹺,說實話他都怕解釋不清。

    崔老爺先是對著上空拱手謝禮。

    「上天有靈,護我孫女回來,感謝上蒼,感謝觀音菩薩。」

    崔老爺又著這李公甫拱手感謝,「也感謝李捕頭救下孫女,仙人與你傳音就是信任你。」

    李公甫被說的呵呵一笑,「這件事情我現在還沒緩過來呢。」

    崔老爺又看向自己兒子,「那位救下鶯鶯的仙人,咱們無法感謝,你說的對,既然孩子放在城隍廟門口,想必仙人與城隍有些聯繫,你明日準備三牲大禮,崔家全體出動一起去拜城隍感謝。」

    城隍本來就是城池神,不管是不是城隍救了孫女,多拜拜准沒錯,崔家不差那點錢。

    「梆梆~梆!」

    遠處傳來隱約的更梆聲。

    已經到了寅時。

    李公甫拱手道:「崔員外,既然事情已了,那我們就告辭了,已經到了寅時,過不久就要天亮了。」

    崔員外卻抓著李公甫的手,把他帶到了裡屋,從懷裡掏出一包銀子,「辛苦一夜,這些給班頭們買些酒菜吃喝。」

    銀子塞到李公甫手中。

    剛一入手李公甫就知道,這裡面是兩個銀元寶,一個十兩的那種,總計二十兩。

    李公甫沒有推託,這些錢不是他一個人拿,他也要為手下人考慮,幾十個人忙了一晚上,每人份上幾錢銀子也算補償一下。

    「那我就替兄弟們謝謝崔員外了。」李公甫笑著把銀子揣入懷裡。

    「別急別急。」

    崔員外又從袖子里拿出個袋子,「這是單獨給李捕頭的一份,還請笑納。」

    又是十兩銀子。

    李公甫笑著接過。

    告辭離開回到衙門時,天邊已經泛白,整整辛苦一夜,李公甫從懷裡掏出那包20兩銀子,丟給副班頭,笑著道:「這是崔員外給大家買酒吃的,兄弟們分了吧。」

    兄弟們其實早就眼巴眼望的等著呢,一看有錢拿,一個個露出笑臉。

    「衙門裡的事情你們盯著,我回家睡一覺。」李公甫說著離開。

    「捕頭您放心去休息,這裡有我們。」副班頭拍著胸口道。

    李公甫回家睡覺,天光放明,錢塘縣一大早,人們早起生活,昨晚崔家發生的事逐漸流傳出去,成為人們議論的焦點。

    「聽說了嗎,昨晚有飛賊進入崔家,沒偷金銀,卻偷走了崔家小姐。」

    「淫賊?」

    「什麼啊,崔家小姐才四五歲。」

    「啊,又是偷小孩的,我記得這兩年間,咱杭州府有不少孩子被偷了。」

    「是啊,該死的賊人,偷金銀還不成,竟然偷孩子。」

    「找回來了,李捕頭帶人連夜找人,聽說把孩子找回來了,這裡面還有一段奇事呢。」

    有人知道內情,賣弄起來。

    「什麼奇事趕緊說說?」

    人們最喜歡聽秘聞奇事,有人催促道。

    「聽說昨晚破案,崔家小娃兒被賊人偷走,被一個仙人發現救了下來,然後放在城隍廟門口,又以紙鶴傳訊李捕頭,李捕頭這才帶人去把女娃兒救回來,當時女娃兒在城隍廟門口,正睡的香甜呢。」

    「哎呀,還有這等事情?」

    「當然真的,這是今早崔家下人出來親口說的,現在崔家正在採購三牲祭品,準備去城隍廟祭拜呢。」

    時間不長,街面上出現一個隊伍,敲鑼打鼓,抬著三牲祭品一路來到城隍廟,人們聽說是崔家人,很多人跟著去看。

    李公甫此刻還在家中睡覺,不知道外面已經這麼熱鬧。

    這件事情很快傳到有心人耳中,杭州府總捕頭楊越聽聞此事後,暗暗琢磨起來。

    孩童被偷案,今兩年發生過很多起,最後全都杳無音信,他作為州府總捕頭,責任甚大,也曾經上報十三省總捕頭,最後只能確定,可能是修士或者妖怪所為,其他不得而知。

    今次崔家孩子被偷的情況,與之前情況相似,卻出現了轉機,孩子被救回,還出了『仙人救人,紙鶴傳訊』的傳聞。

    立刻叫來一個手下,

    「去,把錢塘李公甫叫來,我有話問他!」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
    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