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1647章:大威天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1647章:大威天龍~~!!!字體大小: A+
     

    幾天後,在浩然公司超算室,江浩打開系統面板,一道藍色光幕出現在面前,他的手指在『接受任務』按鈕上點了一下。

    應該了解的都已經了解,遇到什麼突髮狀況,只能隨機應變,好在他已經是老司機,心理早已經養成。

    刷~!

    江浩消失。

    下一瞬。

    江浩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在野外,手裡還拿著一株草。

    這時一股信息傳入腦海,他變成了許仙,對於這點江浩沒有什麼驚訝,從任務就能看出,他肯定是被系統選擇穿越成許仙的。

    不過除了身份和系統給的這點記憶,樣貌身體都是江浩自己,還是那麼健美帥氣,江浩心說,估計自己會是所有版本里最帥的許仙吧。

    許仙,字漢文,如今是個書生,已經考過縣試和府試,可院試屢次不中,如今依舊沒能得一個秀才身份。

    目前他在錢塘私塾教書,收入微薄,做這份工作只是為了能一邊讀書一邊繼續備戰科舉。

    許仙父母早已故去,只余姐姐許嬌容一個親人,如今已經成親嫁給姐夫李公甫,許仙以前一直靠姐姐接濟,如今大了,他考慮應該自立,這也是許仙準備自己謀生的最大原因。

    如今鶯時三月,春暖花開,今日是私塾五日一次的休沐日,他閑來無事獨自一人來野外踏青。

    還有一個目的,就是學習分辨草藥,不為採摘只為辨識,有句話叫「不為良相、便為良醫」許仙不知道自己今後能否考中,便買了幾部醫書來看。

    私塾先生根本無法養家,只能暫時安身,如果還考不中,他準備今後就做一個大夫謀生。

    江浩看手中那株草,立即分辨出這是一顆仙鶴草,有收斂止血、澀腸止瀉、殺蟲止癢的功效,這種草藥在南方很常見,路邊就有很多,不值錢。

    就在這時,遠處一輛華麗的馬車吱吱呀呀行過來,車上能聽到調笑之聲,有男有女,不多時馬車來到江浩近前,窗戶帘子是打開的,車內男子看向外面,忽然開口讓馬車停下。

    「哎,這不是漢文兄嗎,你怎麼在這裡呢?」青年男子從窗口看出來,對江浩大聲問道。

    江浩一看這人認識,是昔日同窗吳山,如今已經考中秀才,江浩剛想打招呼,這時又有聲音響起。

    「是許仙嗎?」這時另一個男子探出頭。

    這人江浩也認識,也是昔日同窗,名叫曹謹,也於去年考中秀才。

    江浩還從縫隙里,看到車裡有兩個花枝招展的女子,想來這兩個傢伙是從春芳院所帶了清吟小班出來踏春遊玩的。

    曹謹看看江浩,呵呵一笑,「就一個人出來踏春,怎麼沒有找個鶯花陪伴,這太無聊了吧。」

    「哎呀,原本應該邀你上車同玩,可我們已經有四個人,車廂太滿,就不請你了,我們就走了啊,車夫,上路吧。」

    江浩一句話沒說,馬車就吱吱呀呀的走了。

    剛走出去沒有幾米遠,車內兩人就聊起了許仙,江浩現在修為金丹巔峰,耳朵非常好,他們的議論聽得一清二楚。

    「這許仙木訥的很,平日也不怎麼討喜,科舉肯定是沒什麼希望的,他過府試都是最後一名進去的,院試三次不中,呵呵,此生估計無望了。」

    「有些人就不適合讀書,他就是個書獃子,死讀書,還做私塾先生,誤人子弟吧。」

    「怎麼說也讀了十幾年書,教一些學子四書五經還是可以的,不過估計也只能教低級學子,哈哈哈。」

    江浩心說,自己站在這裡,一句話沒說,無緣無故的就被人嘲諷一通。

    一群凡夫俗子,江浩也不準備理會他們,不過原本的計劃是踏春加學習辨識草藥,江浩現在已經不是原來的許仙,本身已是醫學大家,根本沒必要學習,還不如回城。

    就在他要準備轉身時,忽然感覺遠處傳來一陣法力波動,很是宏大,江浩微微一驚,用隱息術藏匿自己的修為,變成凡人,向那個方向過去。

    ......

    「有妖氣!」

    一個年輕高大,容貌俊美的和尚猛然睜開眼睛,目**光,雙眉間金剛珠若隱若現,一身白色袈裟瀟洒磊落。

    和尚正是法海。

    法海之名取「法力無邊,海裂山崩」之意。

    密林間,一位白須白袍的老禪師,手捻佛珠手持禪杖,一路高高興興走過原野。

    身後忽然追上來一個年輕和尚。

    「老方丈,風清氣爽啊。」法海笑著問道。

    「晨運對修鍊很有好處。」老和尚不疑有他,樂樂呵呵回答道。

    「前輩童顏鶴髮,健步如飛,吐納氣靜神閑,修行不俗啊,不知道修鍊了多少年?」法海問道。

    「呵呵,歲月不留人,轉眼二百多年了,你呢年輕人?」老禪師回道。

    「哎呀慚愧啊,我才修行了二十多年,不如方丈能偷天換日,魚目混珠,我一眼就看出你不是人。」

    法海忽然翻臉,大聲喝道。

    「大膽妖孽,我要你原形畢露。」

    「大威天龍,世尊地藏,般若諸佛,般若巴嘛哄!現形!」法海口誦真言,手掐地藏手印打向老禪師。

    老禪師哪裡是法海對手,佛法之下頓時現了原形,變成一隻蜘蛛,展開遁術一溜煙的往前跑,準備逃脫法海追殺。

    「哼,跑不了!」

    法海在後面御空飛行緊追不捨。

    蜘蛛精苦苦祈求,法海根本不為所動,展開天龍袈裟,一下子罩住方圓十幾里的山林,把蜘蛛精罩在裡面。

    「般若巴嘛哄,大羅金缽,收!」

    蜘蛛精逃不出袈裟範圍,急的在裡面逃竄,金缽飛出,一下子罩到頭頂,發出一股強大吸力,嗖的一下把蜘蛛精吸入其中。

    「法師,你放過我吧,自我開啟靈智,從未傷及性命,性情和善,拜伏靈台寺金佛腳下修行,如果法師收我,我兩百年修行功虧一簣啊,上天有好生之德,法師饒了我吧~~。」

    蜘蛛精苦苦哀求。

    「住嘴,妖就是妖,再怎麼修鍊也成不了人,今日收你修行,安心受罰吧。」

    法海根本不為所動。

    看到旁邊有一個涼亭,搬起涼亭,在金缽上施加一道法咒,困妖鎖魂,徹底困住蜘蛛精,在缽盂里蜘蛛根本跑不出來。

    「轟隆~!」

    涼亭回到原位,蜘蛛精被徹底鎮壓在下面。

    法海離開不久,江浩趕到這裡,看看周圍情況,依舊有散溢的法力波動,旁邊那個涼亭好熟悉,江浩走過去,用控物術搬起涼亭,頓時發現下面的紫金缽盂。

    法器!

    這缽盂絕對是一件法器。

    拿起缽盂探查一下,發現此物規格不算高,只能算是普通法器,江浩記得有人提到過,法海的金缽乃如來所賜,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看這個金缽肯定不是。

    就算有,那件法器也應該供奉在金山寺。

    拿著金缽,江浩想了想,一個閃身向著遠處飛去,在幾十裡外某處密林,江浩用圍巾捂住自己的臉。

    放出金缽飛在半空,試著用手法解開法海封印,試了兩次發現法器雖然普通,可法海設置的禁制卻十分高深,自己根本解不開。

    「純鈞!」

    江浩手中多了一把古劍,運起靈力對著金缽一劍刺去。

    純鈞放出劍氣,狠狠劈在金缽上,金缽上的法力封印承受不住,啪的一下爆開,一隻碩大蜘蛛從裡面調出來,江浩以神識探查,發現蜘蛛精修為已經被廢,同時因為受傷,神魂也受創不輕。

    江浩對著蜘蛛打入一道靈力,幫助他恢復一些。

    蜘蛛精終於恢復一些精神,對著江浩連連叩拜,「多謝先生救命,嗚嗚嗚,那和尚好生可惡,不問青紅皂白就毀我修行,讓我兩百多年修行毀於一旦。」

    江浩輕聲道:「我來晚一步,沒能阻止他,好在你靈智已經開啟,有以前經驗,法力還可以修回來,好了,現在走吧,找個安全的地方繼續修行去吧。」

    蜘蛛再次感恩叩謝,邁開八字腿刷刷刷的爬走,很快沒入密林中不見蹤跡。

    「叮~~恭喜收集員解救蜘蛛精一隻,分值加1。」

    剛來到這個世界第一天就開張,江浩很高興,從地上撿起金缽看了看,這金缽用紫金打造,估計也能賣幾個錢,來者不拒,先收了再說。

    刷~!

    江浩用出土遁鑽入地下,直接往杭州方向遁去。

    自己放走蜘蛛精,拿了金缽,日後法海後悔當初不應該抓這隻善良的妖怪,成了小小心魔,前來放他時發現蜘蛛精已經消失不見,不知道會是怎樣的表情。

    路上,

    江浩一直琢磨法海的事情。

    法海動用法術時爆發出來的法力很是磅礴,江浩遠遠看到那間白色袈裟籠罩了整個山頭,心中也是震驚不已,他估計法海的修為,比自己要高上一個甚至兩個大境界。

    他是金丹巔峰,法海恐怕已經達到元嬰甚至合體境界。

    佛家不是如此分,江浩只是做個比較,單論法力,自己比法海差了不是一點半點。

    想想也對,

    白蛇修鍊1800年,和小青聯手與法海鬥法時,能用出翻江倒海的法術,可即便兩人聯手也打不過法海,可見法海實力有多強。

    電影里,法海說他只修行了20多年,出家人不打誑語,所以他應該沒有撒謊。

    修鍊20年就有這等修為,江浩為之震驚不已,他自認為也是天縱奇才,可在電影世界,前前後後也修鍊了幾十年時間,而且還有諸多奇遇,開金手指,這才達到金丹巔峰。

    這法海修行二十多年,竟然比自己高一兩個大境界,他究竟是什麼來歷,難道是金剛或羅漢轉世?

    竟然來到這個世界,因果已經註定,他轉身許仙,今後必然會與這和尚有諸多糾纏,甚至與他為敵,所以江浩肯定要研究他。

    不止研究,還要為今後布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
    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