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1551章:好硬的後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1551章:好硬的後台字體大小: A+
     

    「你還好嗎?」傅清風看著寧采臣,輕聲問道。

    「我~我很好。」寧采臣道。

    「你鼻子都流血了,眼眶也腫了,你確定很好?」傅清風疑惑道。

    寧采臣抹了一把鼻子,張開手發現有血跡,趕緊又擦了擦,「沒事,這是小傷。」

    傅清風忽然展顏一笑,覺得這個書生挺有意思的,也挺傻的。

    抬頭看向妹妹那邊,發現妹妹已經把那些家丁全部打倒,現在正用腳踩著那個衙內的腦袋。

    「臭女人,你竟然敢踩我的頭,我爹可是曹國公李善,我是國公府三公子,敢踩我的頭,你死定了,你們全家都死定了,我不會放過你們。」那衙內被人踩著頭,還在不停叫囂道。

    傅月池冷哼一聲,「曹國公李善又如何,告訴你,我爹是兵部尚書傅天仇,把我們一家全都弄死,不知道你有沒有那個本事!」

    那衙內公子頓時啞了。

    兵部尚書傅天仇,別說是他,就算是他爹也惹不起啊,媽的,這次撞到鐵板了。

    「哼!」

    傅月池見這衙內老實了,哼了一聲鬆開腳,回到姐姐身邊,看看還躺在地上的寧采臣,發現這傢伙眼睛緊緊盯在姐姐身上,眼珠都快不會轉了。

    「姐姐,這書生不會被打傻了吧?」傅月池問道。

    「應該沒有。」傅清風笑了笑。

    對躺在地上的寧采臣微微點頭,「不管如何,剛剛多謝公子出手,現在我們告辭了,還請自己保重。」

    說完兩姐妹離開去了城隍廟。

    寧采臣支撐著身子坐起來,感覺渾身哪哪都疼,這時那些家丁起身,把自家衙內攙扶起來,衙內腦袋上被寧采臣開了一個口子,一身錦衣滿是鮮血,恨恨盯了寧采臣一眼,讓人攙扶著去就醫。

    寧采臣雖然傷不重,可卻渾身疼,收了書箱回到客棧,卻沒注意他身後有個家丁一直悄悄跟著,看到寧采臣進了客棧,過來問掌柜的寧采臣住在哪裡,這才回去稟報。

    寧采臣躺在床上,雖然身上很痛,可他卻毫無所覺,睜大眼睛看著天花板,腦子裡全都是剛剛那個女孩子的倩影。

    那個女孩和小倩簡直一模一樣。

    可他知道,那不是小倩,就算小倩轉世投胎,應該也只有幾歲,可是他又感覺,她就是小倩,她的眉目,她的聲音,她的一顰一笑甚至一個動作,和小倩一模一樣。

    兩天後,

    寧采臣休息的差不多了,再次提著書箱來到城隍廟門口,準備找個地方擺攤,支起攤子沒多久,忽然又幾個潑皮無賴打扮的傢伙過來,坐在寧采臣攤位前開始找事情。

    三兩句話之後,那些潑皮開始動手,掀翻了寧采臣的攤位,開始對他拳打腳踢起來,而且招招下狠手,大有把他打殘打死的架勢。

    旁邊人都嚇得躲得遠遠的。

    那為首之人,猛的對著寧采臣的胸口踩去,這一腳甚至用上了內力,如果普通人被踩中,肯定是胸骨斷裂噴血而亡的下場。

    嘭!

    牛筋底的布鞋狠狠踩在寧采臣胸口。

    原本寧采臣以為自己要死了,可下一秒,他身上驟然升起一股能量罩,把他護在裡面,那潑皮的一腳踹在能量罩上,直接被彈了出去,嗖的一下飛出去四五米,倒在地上。

    另外的潑皮就是一驚,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繼續毆打寧采臣,可是他們的拳腳打在寧采臣身上,也全都被彈飛出去。

    這些潑皮大驚,有人指著寧采臣喊道:「這書生身上有妖法,他是個妖人!」

    而與此同時,原本正在修鍊的江浩忽然醒來,因為他感覺有人正在使用他的保命符篆,立刻對身旁朱光下令道:「有人動用了我送出去的保命符,在京城城隍廟附件,你去看看發生了什麼事情。」

    「是公子!」

    朱光說完身子嗖的消失。

    那些潑皮原本被寧采臣嚇了一跳,可發現他根本沒什麼反擊能力,慢慢又壯起膽子,抄起旁邊攤位的東西,狠狠向寧采臣砸去。

    寧采臣只能躺在地上,狼狽的捂住頭,任由那些潑皮砸,好在有護身符護住,要不然早就被砸死了。

    刷~!

    朱光出現在城隍廟門口,看到了這一幕,一眼就認出地上那書生是寧采臣,當初就是朱光送寧采臣回的鄉。

    在看毆打他的人,一看打扮就知道是一群潑皮無賴。

    難怪主人送的護身符啟動,這些傢伙這是想要書生的命啊,朱光立刻顯出身形,一步跨了過去。

    一把抓住一個潑皮的胳膊,輕輕一扭,咔嚓一聲,那潑皮嗷的慘叫一聲,緊接著,又對著大腿踹上一腳。

    「啊~!」

    潑皮再次慘叫一聲,一下子倒在地上。

    然後接二連三,朱光不由分說,把這幾個潑皮的胳膊大腿全都打斷一隻,沒有一絲容情,幾個潑皮此刻只剩躺在地上慘叫。

    周圍的人都嚇得戰戰兢兢,眼前這大漢,這是要殺人啊。

    就在這時,朱光大聲喝道:「日夜遊神何在!」

    刷~!

    朱光身旁忽然出現一隊十二人隊伍,全都穿著差役服,可這些差役服與官府的差役又有很大不同,有見識的立刻想到,這不是城隍廟裡的那些陰差嗎。

    我的天,剛剛這人叫的好像也是日夜遊神啊。

    「日夜遊神見過將軍!」這對人對著朱光躬身行禮。

    「把這幾個傢伙,給我抬到城隍廟裡。」朱光手指躺在地上還在慘嚎的幾個潑皮無賴。

    日夜遊神立刻上前,把幾個傢伙提著進了城隍廟。

    朱光來到寧采臣身邊,先是用法力查看了一下寧采臣的身子,發現很多處淤青血腫,從身上拿出一張符,是江浩給他的療傷符,拍在寧采臣身上,寧采臣立刻感覺舒服了許多。

    攙扶寧采臣起來。

    「寧公子,還記得某家嗎?」朱光笑著問道。

    寧采臣自然也認出了朱光,立刻拱手,「自然記得朱壯士,對了,剛剛那些差役喊你將軍,你這是進了軍武嗎?」

    朱光笑了笑,「呵呵,也算是吧,與寧公子多日不見,不如到城隍廟裡聊聊,也好問問那些傢伙為何打你。」

    寧采臣點頭,跟著一起進去。

    他們進了城隍廟,外面的老百姓卻炸了鍋,一個個議論起來。

    「那些差役絕對不是官府衙役,他們的衣服樣式,我敢保證,百分之百是城隍府的陰差!」

    「你們沒有發現嗎,那些差役是忽然出現,之前咱們這裡可是圍的里三層外三層的,如果有一隊差役來,早就看到了。」

    「如果是九門官差,早就抓去官府了,不會去城隍廟審問。」

    「剛剛那大漢好威武,那些潑皮一下一個就被收拾了,一定是陰司將軍!」

    就在人們討論時,就見原本城隍廟裡的人,紛紛快步往外走,有人好奇問怎麼了,出來的人說,城隍廟準備封門,說是大將軍要辦案,不讓外人打擾。

    這下人們剛剛的猜測更成真了。

    現在城隍府是什麼地位,天下都知道都城隍是皇帝老師,城隍府是天下最尊貴的地方,就算是朝廷的大將軍,也不敢在城隍府辦案,除非是陰司將軍,才能用城隍底盤。

    原本應該散去的人們,反而越聚越多,都等在外面看熱鬧。

    進去的路上,寧采臣問朱光是如何到的這裡,朱光笑了笑,「公子送你的符篆啟動,知道你受了危難,讓我過來看看,就看到了這一幕。」

    城隍廟內,那些潑皮無賴,根本就不用嚴刑拷問,只是知道自己落在了陰司鬼差手裡,就已經嚇得屁滾尿流,什麼都說了。

    他們過來是受了曹國公府三公子李宴的指使,收了他十兩銀子,讓他們把這書生打殘,最好不治身亡。

    寧采臣聽得渾身發冷,要不是有江俠士送的護身符,恐怕剛剛就被他們打死了。

    朱光冷哼一聲,「害人性命,別說現在你們如何,到了陰司,絕對會把你們丟下地獄受上幾百年的罪,讓你們常常十八層地獄的滋味。」

    這些潑皮嚇得臉色煞白,感覺自己完了。

    他們真的完了,就算現在陽壽未盡活著,可一想到死後要下地獄受幾百年折磨,心態早就崩了,活著也是受罪。

    「通知官府配合,鎖拿李宴過來詢問。」

    城隍府有問案的權利嗎,一般來說沒有,可現在朱光認為不是一般情況,直接讓官府配合拿人。

    時間不長,一隊差役在判官帶領下直接去了官府,人們一看這架勢,就知道事情沒完,一個個更興奮了,吃瓜群眾從來不怕事大,只希望越勁爆越好。

    約莫過了半個時辰,陰差和官府衙役一起,壓著一群人過來,人群里有識貨的,立刻喊道:「這不是曹國公府上三公子李宴嗎,啊~~我想起來了,前幾天也是在這裡,李宴因為調戲女子被一個書生打了,想來就是今天那書生。」

    「那日李宴可沒討到什麼好,被那兩個女子給打了,他一開始還叫囂,後來人家搬出兵部尚書的名頭,原來是尚書府的兩位千金,立刻慫了。」

    「我估計啊,他不敢找兩個姑娘麻煩,就恨上這書生了,所以讓潑皮找他麻煩。」

    「肯定是了,只是沒想到啊,這書生看起來比那兩個女子後台還硬扎,李宴這次怕是要栽嘍。」

    你還別說,這些民間破案專家,有時候分析的還挺准。

    李宴一到城隍廟,就嚇得尿了褲子,只剩下嗚嗚嗚的痛哭。

    時間不長,曹國公李善也過來了,低著頭快步走進城隍府,外面的吃瓜群眾們,現在估計有不下千人,心說今天可算是遇到大場面了,國公都親自出馬。

    曹國公李善進到廟內,看了看跪在地上的兒子,李宴一看自己老爹過來,以為來了救星,立刻哭喪著嚎叫道:「爹,救我啊,爹救救我啊!」

    李善看也不看自己兒子,直接跪在城隍像前,大聲道:「城隍爺在上,李善教子無方,今日來不為求情,一切按照國家法度處理。」

    說完磕了三個頭,轉頭離開城隍府。

    半個時辰后,皇宮傳下一道聖旨,曹國公李善教子無方,撤其國公爵位,改為郡公。

    李善心裡那個痛啊,現在掐死那個不肖子的想法都有,而且他也知道,這個板子不只是打自己,也是打在所有勛貴身上,就是要讓所有勛貴們知道,敢有不老實的,想削你就削你。

    這一下,確實可以殺雞駭猴,震懾不少勛貴子弟,正一正社會風氣。

    至於李宴如何處理,其實都已經不重要了,流放充軍什麼的,曹家就當這個兒子死了。

    這些消息在京城迅速傳播開,短短時間就人人皆知,不僅知道其中細節,而且連寧采臣挺身救兵部尚書兩個女兒的事情,也打聽的清清楚楚。

    當然,他們不相信這件事情是兵部尚書傅天仇做的,他好像還沒這麼大能量。

    那這寧采臣究竟是什麼人?

    用了療傷符,寧采臣身上的傷很快好了,朱光看著寧采臣笑著道:「剛剛有人給我傳訊,聽說你來京城,要請你喝茶。」

    「誰啊,我在京城好像沒有熟人。」寧采臣詫異道。

    「呵呵,你還真有熟人,熟的很吶,跟我來吧,到了你就知道了。」朱光道。

    跟著朱光來到一座大宅,走進宅子來到後花園,就看到一個老頭坐在花園邊,正對著寧采臣微笑。

    「啊,是諸葛前輩!」

    寧采臣眼眶有些熱。

    兩人在監獄共患難一年多時間,當初如果不是諸葛老頭,寧采臣恐怕都無法堅持活下來,後來老頭又開導他,教他學問,可以說諸葛老頭是他的老師,兩人感情非常深厚。

    原本金華一別,不知道何時才能相見,沒想到在今日能在京城見到。

    寧采臣立刻上前,對著諸葛老頭躬身行禮,「采臣見過諸葛前輩。」

    諸葛老頭笑了笑,「行了行了,咱們兩個還用這樣拘禮嗎,咱們可是一起捉虱子的交情,呵呵呵。」

    想到監獄里虱子成群,兩人給對方拿虱子的場景,寧采臣也笑了起來。

    「坐下,喝茶,咱們好好聊聊!」諸葛老頭給寧采臣沏了一杯茶。

    兩人聊聊過往,聊聊現在,最後聊到這次被打,諸葛老頭道,「聽說你悍然出手,一馬扎就把曹國公三公子的頭給開了,這可不像你的性格啊。」

    寧采臣低頭看著茶杯,說道:「那個女子,長得和小倩一模一樣,我看到她被欺負,忍不住就沖了上去。」

    諸葛老頭自然知道小倩是誰,兩人在監獄里,寧采臣把他和小倩的一切都告訴了諸葛老頭,那副畫也給他看過。

    諸葛老頭點了點頭,「原來如此!」。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醫小萌妃:王爺,榻上偽裝學渣他來了,請閉眼特種兵在都市武道宗師
    重生之我是大明星萌妻當道:嗜血總裁77神話物品專賣店我是大反派[快穿]巫界術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