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1501章:可願入我嶗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1501章:可願入我嶗山字體大小: A+
     

    嶗山藏經閣規模宏大,其內藏書無數,江浩走過那些書架,上面貼著各種標籤。

    道經部。

    佛經部。

    儒家經典部。

    江浩只看書盒上的標題,就知道這本書看過沒看過,其中的道經、佛經、儒家經典,江浩絕大多數都看過,所以匆匆掠過,最後來到雜書部分。

    在看過雜書部分后,江浩發現這裡根本沒有修仙功法和法術修鍊之法,他也明白,功法、法術畢竟是一派根本,怎麼可能隨意擺在這裡讓外人觀看。

    不過那些雜書照樣引起江浩的興趣。

    《降妖譜》。

    記載嶗山前輩斬妖除魔事迹。

    如果這些記載放在後世,絕對是一本仙俠小說,不過在這個修士與妖怪、厲鬼遍地的世界,他就不是小說,而是傳記。

    降妖譜記載了很多實例,去蕪存精,江浩從中看到很多有用的內容,比如世間出現的一些妖怪、惡鬼,這些妖怪惡鬼的攻擊手段,以及這些前輩斬妖除魔使用的道法、手段等等。

    之後還記載了處理方法,比如某類可以吃,某類可以煉丹,某類可以煉器,某類可以降服,成為護山神獸,某類可以成為坐騎等等。

    完全可以當做教學案例來看。

    甚至有種看山海經的味道。

    江浩又看到一本《百草經》,其中多記載各種草木精華,各種可以煉丹的藥材,上面畫有圖冊,從幼年一直到成年,可以讓人輕易分辨出來。

    還記載了藥性,產地,可以入何種丹藥等等,這絕對是煉丹的輔助教材,非常有必要學習。

    《天才地寶卷》。

    只看書名就知道其中記載著各種天才地寶,這裡大多是記載一些礦物和寶物,對這種知識江浩怎麼可能放過。

    《百家兵器譜》

    記載各門派各種兵器,各種法器,比如道門的寶劍、法印、寶鏡、笏、如意、令牌、法繩、天蓬尺、三清鈴、拷鬼棒、雷擊木等等。

    寶劍乃殺伐兇器,權威象徵,法印為官府信物,身具靈威,寶鏡能通澈萬物,無所遁形,其他法器也各有作用。

    其中也記載了佛門法器,比如幡、傘、鍾、鼓、磬、鑼、鐃、鈴等,甚至一些妖邪鬼魅冤魂厲鬼使用的武器法器也有記載。

    此外還有很多書籍,比如《五行法錄》,介紹五行知識,其中也有五行法術內容,只不過沒有修鍊之法而已。

    比如《六界書》,記載陰間幽冥之事,江浩還看到其中有溝通陰陽的法術出現,在這本書里,江浩看到了關於陰曹地府、六道輪迴的介紹,他去過地府,自然知道這些不是假的。

    有意思的是,在這本書里,還詳細記載了城隍之事,之前江浩對城隍、閻羅王、地藏王、東嶽大帝、酆都大帝幾位的管轄感覺有些混淆,看過之後徹底明白了。

    書中記載,城隍乃人間神,統管人間妖邪鬼魅之事,地位很高也很特殊,他是儒教之神也是道教之神,管的是陽間事,真正專門負責人一生福祿壽和善惡罰明的官職,專門掌管生人、死人戶籍,守護一方,為一方百姓記下善惡功勞。

    「以鑒察民之善惡而禍福之,俾幽明舉不得倖免。」

    至於閻羅王、地藏王、東嶽大帝、酆都大帝這幾位,雖然地位崇高,可他們全都是冥界神,受職司限制,不能隨意插手陽間事物。

    簡單來說,城隍爺有直接執法權,直接抓妖、攝鬼甚至管理活人事物,而只有把魂魄交到閻羅王、地藏王、東嶽大帝、酆都大帝這幾位那裡,他們才開始處理,行使司法權。

    幾方沒有直接的統屬關係,只能算是合作。

    城隍在神界雖然地位不高,可在人間卻備受推崇。

    ......

    就這樣,江浩窩在藏經閣,一連看了幾天書,餓了就去吃飯,渴了有人送茶,困了道童安排地方睡覺,起來繼續看書,他一點不覺得枯燥。

    嶗山某峰巔,雲霞霧靄間,一個老道盤膝坐在山巔蒲團上,手上拂塵擺在旁邊,頭髮雪白如霜,卻面容嬌嫩紅潤,一看就知道氣血充盈,修鍊有成,尤其是那一雙眼睛,根本沒有一絲老邁渾濁之感,反而比一般人要清澈明亮許多。

    在老道下首,兩個青衣弟子恭敬垂手站立。

    老道看看其中一個弟子,輕聲問道:「思純,傷勢都好了嗎?」

    馬思純躬身回道,「回師尊,弟子的傷勢已經痊癒。」

    「痊癒就好,這次你們確實兇險,如果不是遇到那江浩,性命難保,也算你們幸運,對了修遠,這幾天那江浩還在藏經閣中看書嗎?」老道看向齊修遠。

    「是師尊,自從三天前進去,一直沒出來,弟子問過道童,江兄手中沒一刻離開書冊,尤其喜歡看雜書。」

    老道捋捋鬍鬚笑著道,「之前我與他交流,他說已經記下三千道藏一千七百八十冊經書,佛經記下四五百部,他本身就是秀才,儒家經典看過無數,藏經閣里儒釋道三家的書,他大都看過,自然不會再看,當然更喜歡看那些志怪雜記修仙雜書。」

    齊修遠和馬思純面露驚訝神色,「記下兩三千冊儒釋道三家經書經典,這怎麼可能?!」

    兩人修道三十餘載,從小入山門,時時修鍊學習不輟,努力上進,也只敢說記下幾十部書。

    兩三千部,這就太誇張了。

    「呵呵~~!」

    璇璣真人淡淡一笑,「他有過目不忘之能,天賜神通,你們比不了的。」

    齊修遠和馬思純都是一愣,隨即心裡訕訕,過目不忘,這真是比不了,自己背一部書需要幾天甚至幾個月,人家一眼掃過去就記下了,這真是沒法比。

    璇璣真人繼續道:「他能過目不忘,又愛看書,到了嶗山鑽進藏經閣就不出來了,從他努力程度來看,記下兩三千部經書不足為怪,心思靈透,二十一歲達到築基巔峰,從此重重就能看出,他修道天分極高,只要不出問題,日後成就金丹指日可待。」

    齊修遠和馬思純心裡震驚,沒想到師傅對那江浩如此看重,成就金丹,他們這輩子都不知道有沒有可能成就金丹。

    「修遠思純,你們去請江小友到望海亭,就說我請他喝茶手談。」

    「是,師傅!」

    老道一揮手中拂塵,屁股下忽然升起一團白雲,拖著老道和蒲團一起飛起,向著雲海深處飛去。

    齊修遠和馬思純一起行禮,恭送師傅離開。

    江浩正在看書,忽然感覺眼前有異,抬頭一看是齊修遠和馬思純,臉上露出笑意,「齊兄,多日不見,馬兄,看你氣色這是完全好了。」

    馬思純上前一步,躬身九十度,對著江浩恭恭敬敬行了一個大禮,「江兄,多謝救命之恩,無以為謝,日後只要江兄用得到思純,必赴湯蹈火往之。」

    「哈哈,不用這麼客氣,我想如果當時是你碰到我受傷遇險,也會出手相救的,對不對?」江浩笑著道。

    「自然。」馬思純肯定道。

    「你能我也能,所以啊,不必如此掛懷。」江浩道。

    齊修遠站在旁邊看著江浩,心說這江兄太會說話,只這幾句話就讓師弟削去心中負擔,只留感激,日後更好相見相處。

    原來人家不止天分高、修為高,為人處世也很高啊,自己比對方年齡還要長上十幾歲,卻遠做不到對方這點,真是慚愧。

    齊修遠道:「江兄,師尊讓我來請江兄去望海亭喝茶手談,江兄現在可有時間?」

    江浩趕緊站起來,「璇璣真人有請哪敢耽擱,不敢讓真人久等,齊兄快快帶我過去。」

    齊修遠和馬思純帶著江浩來到山邊,江浩看看遠山,問道:「這裡不是去望海亭的路啊。」

    就在這時,遠方飛來一隻仙鶴,在三人身旁盤旋,齊修遠道:「這是師傅的仙鶴坐騎,去望海亭走路不方便,師傅特派仙鶴來接你,請江兄上仙鶴吧,仙鶴自會帶你過去。」

    江浩看看那仙鶴,卻是一隻成了精的傢伙,修為應該不低於六七百年,江浩輕輕一竄,穩穩落在仙鶴背上,仙鶴沒有一絲搖晃,展開翅膀馱著他往遠處飛去。

    這就是駕鶴飛行啊,和飛機、滑翔翼、機甲飛行大不同,最起碼在江浩心裡,感覺這玩意逼格挺高,這可是神仙才有的待遇。

    駕鶴西遊,啊呸呸呸。

    是鶴極於天,遨遊天際,悠然來去。

    是腰纏十萬貫,騎鶴下揚州!

    是如花年少一女子,身騎白鶴游青天!

    時間不長,仙鶴馱著江浩來到雲海深處一座垂直而立的山峰上,這座山峰就像一根天柱,周圍沒有攀爬之處,上面有一座小亭,江浩從仙鶴背上跳下,落在亭前平台上。

    老道坐在蒲團上,旁邊擺著茶壺茶杯,面前是一副棋盤,含笑看著走過來的江浩。

    「見過璇璣真人!」

    江浩行禮。

    「江小友坐吧。」璇璣真人說著,一揮拂塵,對面多了一個蒲團。

    江浩過去坐下。

    茶壺自動飛起,給江浩倒了一杯茶,倒完之後自己飛回去。

    「感覺這裡如何?」璇璣真人問道。

    江浩看看周圍,說道:「觀雲海,喝仙茶,與真人手談對弈,人生大妙境。」

    璇璣真人讓江浩先手,江浩也不推託自大,先行落子,兩人手談起來。

    「江小友這幾日看書,收穫如何?」老道問道。

    「大開眼界,增長很多見聞,之前我只能看家中書籍,后四處遊學、搜羅典籍,在嶗山藏經閣,簡直如入寶庫,我真希望可以全部看完它們。」江浩道。

    「藏經閣一樓只有普通道藏、佛經、儒家典籍、雜記等等,修鍊功法和諸般法術,外人是看不到的。」璇璣真人道。

    「能看到那些,晚輩已經知足。」江浩道。

    「知足嗎,難道不想上樓看看?」老道看著江浩輕聲問道。

    江浩抬起頭看向老道。

    璇璣真人臉上帶著笑意,一臉慈祥的看著他,輕聲道:「江小友可願入我嶗山?」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魔法則大夏王侯輪回樂園零一隊長傲世九重天
    一個鋼?兒美食供應商我有超體U盤請你留在我身邊塵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