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1496章:大哥,沒事別立flag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1496章:大哥,沒事別立flag字體大小: A+
     

    「把你同伴放在車上,我看看他的傷勢。」江浩對齊修遠道。

    齊修遠遲疑了一下,咬著牙說道:「這位兄台,那鬼王不知道會不會追來,耽擱了時間恐會連累你。」

    他現在受傷,師弟更是重傷中毒昏迷,他很希望有人能幫他,可他知道其中兇險,不願意連累旁人,把人家拖入危險境地。

    江浩自然能聽出齊修遠的意思,心說這是一個心地正直的傢伙,「放下吧,同為修士怎能袖手旁觀。」

    齊修遠把師弟放在車廂里,江浩伸手以靈力探脈,發現這人心口中了一爪,外傷還罷了,最厲害的卻是那毒,毒氣已經侵入五臟六腑,情況非常嚴重。

    江浩試著接觸毒氣,他的靈氣頓時被毒氣吞噬,江浩只感覺毒氣陰寒無比,皺眉嘟噥一句,「好歹毒的陰寒鬼毒。」

    齊修遠有些焦急的看著江浩,「兄台可有什麼救治辦法?」

    「以我能力無法徹底救治。」江浩搖了搖頭道。

    齊修遠卻聽出點什麼,激動道:「那就是還有些辦法,哪怕緩解和壓制?」

    「我試試。」

    江浩說著從空間拿出一張中級祛毒符,拍在馬思純胸口。

    嗡~!

    一道金光略過馬思純身體,驅散已經瀰漫開的毒氣,毒氣就像融雪一樣快速消散,不過在金光走到傷口時,卻停了下來,馬思純胸口的爪痕傷口,毒氣猶如實質,和金光不停搏鬥,金光根本攻不進去,雙方在傷口處形成一個平衡。

    江浩知道,中級祛毒符也只能這樣了。

    可惜他現在還不會畫高級祛毒符,要不然高級祛毒符肯定可以祛除傷口毒氣。

    在能畫高級符后,有很多符需要重新研習,他現在能畫的高級符只有聊聊幾種,比如天雷符、祛病符、驅邪符、破煞符,其他根本沒練習好,只有中級符。

    江浩知道現在只能這樣。

    「我還沒能力解開,只能暫時壓制,不過可以保證毒氣不擴散,保住性命。」江浩道。

    齊修遠卻是大喜,不住感謝道:「多謝兄台出手,能壓制已經是萬幸,我剛剛還擔心師弟等不到我們回到嶗山。」

    以他師弟情況,恐怕還真的回不到嶗山恐怕就要徹底毒發身亡了。

    「咳咳咳!」

    就在這時,躺在車上那人咳嗽兩聲,緩緩睜開眼睛,如今他身體其他地方的毒氣祛除,尤其是侵入大腦的毒氣,所以慢慢轉醒。

    「啊,師弟你醒了。」齊修遠看到師弟醒來,驚喜叫道。

    「師兄,這是哪裡,我們回到嶗山了嗎?」馬思純虛弱的問道。

    「還沒有,路上遇到這位仁兄,多虧這位兄台出手施救,哎呀,剛剛心裡焦急糊塗了,還沒問兄台高姓大名,出自何門何派呢,真是失禮。」齊修遠看著江浩說道。

    江浩笑了笑,「江浩,一屆散修。」

    馬思純看向江浩,艱難抬起手,對江浩拱了拱,「多謝兄台搭救,馬思純感激不盡。」

    「都是道門修士,本就應該守望相助!」江浩道。

    「馬兄如今傷勢,我也只能治療到這種程度,還是儘快回師門找高人及早救治比較好。」江浩道。

    「對對,咱們這就上路。」齊修遠道。

    齊修遠說著,對江浩深深躬身作揖,「嶗山派齊修遠,再次感謝江兄出手,如他日有暇,請江兄到嶗山做客,齊某定好好招待,我現在就帶師弟趕路。」

    說著就要去抱自己師弟。

    「等一等。」江浩叫道。

    齊修遠一頓,「怎麼了江兄?」

    「馬兄身上的毒,也只是暫時壓制,以現在情況來看,恐怕道符之力只能維持壓制兩個時辰,不知道齊兄多久能回到嶗山?」江浩問道。

    齊修遠皺眉,「恐怕需要幾天時間。」

    他雖然有神速符,可不能一直保持那種奔跑速度,從這裡到嶗山千里迢迢,哪怕他咬著牙拚命跑,最快也需要兩三天時間。

    「不如這樣,我送馬兄回去,一路用道符壓制。」江浩道。

    「可是?!」

    齊修遠遲疑了。

    「怎麼,齊兄有什麼不便嗎?」江浩微微皺眉道。

    齊修遠一看江浩樣子,就知道他誤會了,立刻解釋道:「江兄好心送我師兄弟,卻有可能因我們涉險,我們碰到的那個鬼王非常厲害,極有可能追來,到時候江兄就有可能跟我們一起遭受鬼王襲擊。」

    江浩聽后笑了笑,朗聲道:「原來是這麼回事,那不是正好,你們又多一個對付鬼王的幫手。」

    齊修遠深深看看江浩,忽然鞠了一躬,「江兄俠義!」

    「好了,急著趕路,我看你也有傷,一起做到車后我來趕車。」江浩道。

    齊修遠趕緊上車,把馬思純在車內擺好,江浩一拍馬屁股,馬兒踏踏踏的跑起來。

    江浩回頭看了兩人一眼,從懷裡又掏出兩張療傷,遞給齊修遠說道:「我看你們身上還有些外傷,把這符用了。」

    齊修遠沒再客氣,接過道符給自己和師弟用上,兩人身上的外傷快速恢復。

    此時天色已經全黑下來,穿過一個市鎮時,鎮上已經燈火闌珊,可江浩沒有片刻停留,繼續催趕馬車很快離開市鎮,野外夜深漆黑一片,江浩打開天眼看路,繼續往北方趕去。

    經過一段時間恢復,齊修遠和馬思純身上的外傷基本痊癒,齊修遠再次感謝道,「江兄,我的傷勢恢復的差不多了,真是多謝。」

    「齊兄,你們如何遇到那鬼王,又怎麼受如此重的傷?」江浩一邊駕車一邊問道。

    齊修遠整理了一下思緒說道:「前些日子,有嶗山外門弟子前來彙報,說有鬼物出現奸銀婦女為禍鄉里,後來他們調查時,竟然有兩個弟子遇害,所以稟報到山門,我們師父璇璣真人就派我和師弟下山處理此事。」

    「經過一番波折,我們終於逮住那為禍惡鬼,拷問之下得知竟然是五通神教的人,那邪神我們早有耳聞,沒想到如今已經把觸手伸向山東境內。」

    江浩聽到五通神三個字,心裡就是一動,沒想到他們也是因為此事,他心裡立刻想到他們遇到的那鬼王,沒準就是南直隸的大總管。

    齊修遠繼續說道:

    「我們稟報師父后,師傅感覺事情不簡單,就派我和師弟繼續調查,我們在山東境內一路追查到南直隸,發現南直隸這裡五通神非常泛濫,並沒人管,我們想要抓住一個深入了解一下,哪成想剛抓住一隻厲鬼,就引來了那鬼王。」

    齊修遠似乎在回憶當時戰鬥,眉頭都皺起來了,語氣低沉道:「那鬼王十分厲害,原本以我們師兄弟實力,對付一般鬼王也不在話下,可哪成想,我們用劍法、法術、法寶砸在那鬼王身上,竟然沒有多大作用,一陣紅光閃過竟然傷不到他。」

    「那鬼王善於隱形,行動迅捷無比,又善於用毒,馬師弟一個不慎被他抓到頓時重傷,我看沒法,丟出師傅給的保命符篆,破開鬼陣逃了出來,一路賓士最後見到江兄。」

    齊修遠雖然言語簡單,可江浩能聽出當時兩人與那鬼王戰鬥時的兇險。

    他們的實力不弱,都是築基期中高階實力,那鬼王沒有受傷,應該是用香火願力防護,所以兩人傷不到他。

    這也是當時江浩的擔憂,才沒有正面和玉仙戰鬥,而是用出美男計,沒有費多少力氣拿下玉仙,如果要說戰鬥,江浩還真未必是玉仙對手。

    就算能勝,恐怕要抓住她也是極難。

    選擇做渣男也是逼不得已啊。

    今夜無月,天上點點繁星,周圍漆黑一片,馬兒踏踏踏的奔跑,車廂有些搖晃,官道兩側是山林,並不茂密,卻更顯荒涼。

    齊修遠看著遠處沉聲道:「希望那鬼王不要追來,回去稟報師父,救治師弟,他日在找那惡鬼報仇。」

    江浩聽這傢伙如此說,忽然心裡一沉。

    大哥,你沒事別立flag啊!

    江浩這個心思還沒落下,周圍忽然傳出一陣哈哈哈的鬼笑聲,幾人只感覺周圍場景忽的一變,腳下的道路消失,周圍的山林樹木嘩啦啦亂響,枝丫亂晃,彷彿變成一隻只張牙舞爪的猙獰惡鬼。

    「是鬼陣!」

    齊修遠驚聲道。

    江浩看看周圍扭曲的空間,心裡嘆道,墨菲定律還真是百試百靈,你越擔心的事情,他越有可能發生。

    「唏律律~!」

    拉車的馬兒受驚,猛地一頓停在原地,發出幾聲嘶鳴。

    江浩跳下車,按住馬頭安撫住它。

    刷~!

    半空中忽然出現一個身影,一身華麗長袍漂浮在半空,卻是一副俊美年輕人容貌,長長的頭髮飛舞,透著一股詭異瀟洒,眼神冰冷,看著江浩他們這邊。

    齊修遠刷的跳下車,一把拔出身後法劍,馬思純雖然重傷,可也艱難支起身子,手捏劍指,運氣不多的法力把法劍招到手中,眼睛恨恨盯著那鬼王。

    那鬼王只是掃了江浩一眼,江浩用了隱息術,就像一個凡人,所以在江浩身上一掃而過,目光落在齊修遠兩人身上。

    一個淡淡的聲音在空間內響起:

    「你們這些修士,砸了五通神老爺塑像,抓我手下,壞我擴張大計,還敢跑來調查我們,簡直就是來送死。」

    「其實你們一路過來,我早就發現,暗中派人盯著你們,就等今日,哈哈哈哈,今日你們註定有來無回,把陰魂交給我吧,我會把你們煉化成最聽話的手下。」

    「什麼名門大派、修仙正途,整日喊著斬妖除魔,哼哼,我把你們變成惡鬼厲魂,到時候不知道你們的師長同門,能有什麼辦法救你們,還是直接殺掉你們,哈哈哈,想想就有意思。」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太浩鬥羅大陸II絕世唐門撿漏三生三世枕上書第2部隱婚99天,總裁好眼光
    惡魔法則大夏王侯輪回樂園零一隊長傲世九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