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1463章:老狐狸的藏寶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1463章:老狐狸的藏寶庫字體大小: A+
     

    剛走進二門,江浩就看到胡全站在門廊處,見江浩過來立刻快步上前,恭敬躬身行禮:「胡全見過江公子,江公子,老爺在餐廳等您赴宴。」

    夠客氣的,還特意安排大管家半路過來迎接以示重視。

    剛到正廳,老狐狸就迎了上來,對著江浩躬身一揖,「江公子捨命救小女心月一命,老朽感激不盡。」

    胡全和其他奴僕看老爺行禮,也都跟著一起躬身。

    「胡員外客氣了。」江浩還禮道

    「江公子請上座。」老狐狸熱情道,江浩趕緊推脫,只在主客位置坐下。

    胡員外舉杯,再次感謝江浩對胡心月的救命之恩,雙方幹了一杯,放下酒杯后胡員外揮手讓其他僕人出去,只留胡全在旁邊,看看江浩說道:「江公子,你應該已經知道我等身份了吧!」

    「一開始就知道。」江浩淡淡道。

    老狐狸看著江浩,神情略帶小心的問道,「你是修士,不知道出身哪裡,遇到我等妖族,又有什麼看法呢?」

    這個世界上的修士,大多和妖魔鬼怪不兩立,斬妖除魔確是他們最愛做的事情。

    江浩笑了笑,「我並非名門大派出身,只是個散修,至於對妖族,我沒有任何成見,其實第一次和胡員外喝酒時江某就已經表明了。」

    胡商立刻想起第一次和江浩喝酒時的場景,那次自己問這江書生,對『妖怪化形成人,山石精怪為禍』有什麼看法,這江書生就表明過,人有正邪,妖分好壞,萬物有靈,只看善惡。

    而這一次,遇到自己女兒渡劫,又毫不猶豫拚死護持,想來對妖族是沒有成見的。

    老狐狸臉上頓時露出笑意,笑呵呵再次舉起杯子,「江公子重傷剛愈,可敢痛飲否?」

    「怎麼不敢。」江浩笑著回道。

    兩人連干幾個,老狐狸忽然想起什麼,說道:「那日我與你喝酒,你怕是用了什麼秘術吧,否則怎麼老夫醉得一塌糊塗,你卻一點事情沒有。」

    江浩搖搖頭,「呵呵呵,沒有,那種做法江浩還不屑為之,其實我體質特殊,天生千杯不醉。」

    老狐狸一愣神,隨即無奈搖搖頭,「哎,真沒想到,難怪老夫用上法力都喝不過你。」

    「老夫女兒渡過天劫,江公子又傷勢痊癒,都是大喜之事,今日咱們再喝個痛快如何?」老狐狸道。

    胡商狐老成精,自然不會問江浩修行上的事情,譬如你修行什麼功法,修為如何,又是怎麼隱藏修為的等等。

    世間玄奇法術無數,這江書生能硬抗四道天雷,其修為一定不俗,最起碼老狐狸現在做不到,被天雷燒焦了都能復活,有隱藏修為的秘術也就不足為奇。

    兩人暢快喝起來,推杯換盞不停歇,時間不長老狐狸就喝醉了,稀里糊塗的說著醉話,不過看他樣子,完全是發自心底的喜悅,畢竟女兒渡劫成功,算是完成了他最大的心愿之一。

    胡全對著江浩躬身,「江公子,老爺醉了,我攙扶老爺去歇息,還有,小姐剛剛吩咐,您喝完了,她在後花園等您。」

    江浩走出餐廳,往後花園走去,見到諸多奴僕,沒有一個人阻攔,全都只是躬身行禮,胡家山莊非常大,就像一座大花園,江浩一邊走一邊欣賞景色。

    穿過一道月亮門,前面豁然開朗。

    一大片荷花池,有的荷花已經綻放,微風下輕輕搖晃花蕊,湖中不時浮起一尾錦鯉,尾巴輕輕一甩,盪起片片波紋。

    在荷花池邊的涼亭里,站著一個穿著白色褶裙的女子,只看側臉,就能看出這是一位絕色女子。

    看著那道身影,江浩腦海里一陣恍惚,想到之前那道從錦被裡竄出去的白皙身影。

    邁步走到涼亭內,站在女子身側,女人卻沒轉過來,只是那麼素雅靜立看著遠方湖面,可江浩卻知道她並不平靜,因為此刻女人那精緻的側臉都是粉紅顏色的,可見她心中是多麼嬌羞。

    江浩最懂女人心思。

    反正比對賺錢、比對妖怪什麼都更懂。

    往女子身邊湊了湊,兩人只隔一線,江浩輕聲道:「今後我如何稱呼你,是叫你胡小姐,心月小姐,心月,還是小七呢?」

    聽了江浩的話,胡心月身子就是一顫,江浩就看到女人不止臉色更紅,連那對如玉的小耳朵都紅透了。

    江浩湊得更近,胸膛貼在女人的手臂上,嘴巴距離耳朵只有一指間隙,柔聲道:「你看這樣如何,平日我就叫你心月,沒人的時候,我再喚你小七,怎麼樣。」

    胡心月羞的低下頭,差一點就要抵在自己胸脯上,不過江浩卻看到她輕輕點了點頭,答應了。

    伸出手指,勾住女人下巴。

    女人順從的抬起頭,那雙美麗的眼睛看了一眼,嚇得立刻躲開,可這種嬌羞卻更加迷人。

    江浩低下頭去,胡心月嚇得趕緊閉上眼睛。

    是的,她沒躲,只是閉上眼睛。

    輕輕印在那柔軟的花瓣上。

    驚的胡心月輕輕顫抖,渾身無力,有些站立不穩,江浩一把攬住她的素腰。

    正應了杜牧的那句詩,「絳唇漸輕巧,雲步轉虛徐。」

    ......

    兩人經歷生死。

    事後又赤果相對、心心相印。

    彼此間可以說已經沒了隔閡,所以這一切完全是水到渠成。

    之前胡心月只是擔憂,萬一江浩嫌棄她是妖族怎麼辦,雖然江浩說過,他對妖族沒有任何成見,可終究忐忑。

    現在江浩用行動表明自己態度,胡心月只覺滿心歡喜。

    溫存良久,江浩摟著胡心月的腰,坐在涼亭凳子上,伸手摸在她的手腕上,輸入一股靈力。

    胡心月沒有一點抵抗,任由江浩靈力在她體內穿梭。

    探查之後江浩皺眉說道:「你身上的傷勢無礙,只是內丹碎裂,你父親可檢查過了,怎麼說?」

    胡心月卻沒有特別在意,臉上帶著笑意,輕柔道:「父親檢查過了,找些補藥,勤修苦練,慢慢溫養,內丹傷勢可以修復,只是在修復前,修為不會增長,至於時間嗎,五十年或是一百年,父親也拿不準,總之時間不會太短。」

    說道這裡,胡心月看向江浩,眼中滿是柔情的說道:「其實心月已經心滿意足了,能渡過天劫已是邀天之倖,又遇到郎君,心月能陪在郎君身邊,還有什麼可奢求的。」

    江浩可不這麼想,能恢復幹嘛要帶著受傷身軀,他一直覺得,辦法總比困難多,只要肯動腦肯去努力。

    思索一會兒,江浩道:「我暫時想到兩個醫治你的方法,不過也不知道究竟行不行。」

    「兩種方法!什麼方法?」胡心月驚喜問道。

    她說不在意,只是心態放鬆,如果能有方法救治自如最好不過。

    「一是煉製丹藥,我懂幾種煉製丹藥的方法,可以煉製出來試試,只不過需要大量靈藥,還有丹爐。」

    江浩空間內還放著一顆魚妖的內丹,可以拿來煉製丹藥。

    胡心月立刻點頭,「我父親收藏了不少靈藥,也有丹爐。」

    「那第二種方法呢?」胡心月問道。

    江浩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貼在胡心月耳邊小聲說了幾句,小狐狸耳根子瞬間變得通紅,甚至連脖子都變成了粉紅色。

    立刻站起來,不敢看江浩,快步往外走去,嘴裡說道:「我去父親那裡取鑰匙,馬上回來。」說著三兩下消失不見。

    看著消失的倩影,江浩呵呵呵的笑起來。

    笑聲里透著一股狐狸即將吃到嫩雞的奸詐。

    ......

    胡心月找到胡全,胡全告訴小姐,老爺與江公子喝酒喝醉了,如今正在睡覺,胡小姐進到父親房間,就見父親正在呼呼大睡,滿身酒味,就連大尾巴也露在了錦被外面。

    「真是的,不能喝就不要喝那麼多嗎。」

    胡心月把父親的尾巴塞進被子然後蓋好。

    江郎也是厲害,兩次和父親喝酒,都把父親灌醉,自己卻沒事人一樣。

    從老狐狸衣服上找出一串鑰匙,胡心月拿著下樓,胡全恭送小姐離開。

    來到涼亭,胡心月對著江浩晃了晃手裡的鑰匙串,笑著道:「走,咱們去藏寶庫,父親的寶貝都收藏在那裡,你需要什麼儘管自己拿。」

    「我只取需要之物就好。」江浩笑著道。

    不過他心裡卻說,既然你這麼說,那我就不客氣了,我需要的很多。

    他也從來不是一個客氣的人。

    來到老狐狸平日修鍊的修身堂,打開銅鑄大門,又打開第二道鐵門,最後走到一個房間,這裡擺放著不少箱子,一看就是金銀之物。

    胡心月沒看那些金銀,對著牆壁打了幾個手印,只見牆壁一陣漣漪波動,胡心月拽著江浩的手,一下鑽進了牆壁。

    進去之後,江浩發現這裡竟然另有乾坤,在一座石洞之中,旁邊胡心月道:「郎君,之前咱們經過的是一個傳送陣法,其實這處藏寶洞並非位於胡家山莊,而是在大山深處的一處洞穴里,這裡與外界完全隔絕,深入地下百丈。」

    「周圍還刻畫了法陣,金丹以下修士根本無法進入,也能阻擋動物或妖獸無意中進來。」

    江浩點點頭,老狐狸活了千年,有這種手段也很正常,狡兔三窟,狡猾的狐狸自然更加知道隱藏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蜜吻小青梅:傲嬌竹馬,田園嬌寵活人迴避逃婚33次:棄后帶娃不有個總裁非要娶我
    轉生眼中的火影世界神級兌換系統玄渾道章朕有子民千千萬都市神級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