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1159章:咬成什麼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影視世界旅行家 - 第1159章:咬成什麼樣字體大小: A+
     

    江浩臉上笑容可掬,可現在看在田千戶眼裡,卻感覺無比恐怖,手腳身子根本不聽使喚,就好像不是他的一樣,他想要喊叫,卻發不出聲音,連求饒都做不到,只能睜大眼睛看著江浩在他身上隨意施為。

    伸手在田千戶懷裡掏了掏,找出自己的銀票,不止如此,還有另外兩張銀票,一共三百兩,江浩全部笑納了。

    站起來往外走,等江浩走到門口,臉色一變顯出焦急神色,一把掀開帘子喊道:「不好了,田千戶中風了,快找人來醫治。」

    江浩這一嗓子,那些侍衛立刻衝進去,看到田千戶躺在地上,蜷縮著爪子的模樣,立刻通知營醫過來,營醫過來檢查一番,「大人的癥狀確實像是中風。」

    「可有辦法醫治?」有人問道。

    「中風痊癒很難,我知道幾個藥方可以試試?」營醫道。

    「那就去準備吧。」侍衛立刻說道。

    這裡發生了大事,立刻有人通知了衛所監軍,大明朝一大特色就是太監監軍,這些太監掌管軍隊後勤,軍餉、糧食、軍械皆在其掌握之中。

    後勤是軍隊重中之重,太監掌握在手中,就是抓住了軍隊命脈。

    不止如此,監軍同時對武將還有監督之權,可上奏其過,將軍雖然是統兵大將,可如果沒有這些太監同意,調用一兵一卒都是過失,如果他不同意你出兵打仗,就算打贏了也算犯錯,會被朝廷問罪。

    初期朝廷是想讓監軍監督軍隊,不讓他們造反,不讓他們犯錯,可哪成想,這些太監卻慢慢成了軍隊的太上皇。

    聽說田千戶中風了,衛所監軍袁德帶人過來探望,田千戶躺在床上,嘴眼歪斜,嘴角往下躺著哈喇子,眼睛看著袁德滿是祈求神色,希望袁德能救救他,袁德卻讀不懂田千戶的想法,哼了一聲,「我就說讓你少喝酒少玩女人,你卻不聽,這下中風了吧。」

    田千戶眼神掙扎,袁德站了起來,吩咐道:「找人好生醫治田千戶,此事我會儘快上報朝廷的。」

    說著就往外走,等出了房間,看廳中站著一個陌生人,袁德走到江浩面前問道:「你是何人,為什麼在這裡?」

    「回大人,我是今天來報道的守備。」江浩道。

    守備相當於副千戶,明朝設立衛所,每衛五千六百人,設千戶所,每所1100人,千戶一人從五品,副千戶一人正六品,下面還有百戶,千戶所算是最基本作戰單位。

    袁德淡淡的瞅了江浩一眼,說道:「既然報道,那就好好做事,現在田千戶中風,在沒好之前,這裡一切事物必須稟報於我,萬事我來做主。」

    「是,大人。」江浩道。

    袁德一臉傲氣的帶著兩個小太監離開,江浩笑了笑,對旁邊的藍鳳凰招招手,藍鳳凰立刻蹦過來,「怎麼了江大哥?」

    江浩湊近她耳邊,小聲說道:「偷偷過去,把這個太監毒倒,弄得隱蔽點,做成蛇蟲咬傷的效果。」

    藍鳳凰微微一笑:「簡單,咬成什麼樣?涼涼的還是半死不活的?疼痛難忍的還是奇癢無比的?」

    「這些都可以挑的嗎?」

    「我是誰,五仙教教主啊。」

    「這麼厲害?!」

    「當然嘍。」

    「那就來個半死不活,想死死不了,想活活不成,又疼又癢難受至極,有葯可以緩解,卻不給他一下治好那種,他想要活命,就要一直求著咱們。」江浩含笑說道。

    「遵命!」

    藍鳳凰刷的消失,時間不長,監軍營里傳出一聲慘叫,「啊,我被毒蟲咬了,痛死我了,好癢好癢,救命啊!」

    時間不長,藍鳳凰一臉笑意的回來了,「做好了,完全按照江大哥的要求做的。」

    「用什麼咬的?」

    「一隻小蜘蛛,我養的。」藍鳳凰說著攤開手掌,掌心趴著一隻蜘蛛,個頭不大,團起來也只有硬幣大小,不過身上的色彩卻非常鮮艷,在太陽光下顯出五彩斑斕的色彩,一看就不是好相與的。

    江浩輕聲道:「那太監監軍不會被咬后變異吧。」

    藍鳳凰不明所以,「什麼變異,那太監只會又痛又癢,如果不治療的話,估計難受三四天就死了。」

    ......

    此刻監軍營亂成一鍋粥,監軍大人被一隻毒蟲咬了,袁德自己看到了,伺候他的兩個小太監也看到了,只是那蜘蛛跑的太快,咬了人一下就跳走了。

    那蜘蛛一看就有毒,身上花里胡哨的,越是花紋漂亮的毒性越大,袁德嚇得立刻叫人找醫者來,可沒過幾吸時間,他就感覺自己身上又疼又癢起來,難受之極,忍不住叫出了聲。

    時間不長營醫過去,此刻袁德疼的已經在地上打滾了,看到營醫過來立刻大叫道:「快快,給我解毒藥!」

    營醫不明所以,旁邊的人立刻解釋一番說明原委,營醫一聽立刻懵了頭,「大人,刀箭傷我還行,一般病症也知道些,可著毒蟲的事情我不太了解啊,天下奇毒千萬種,除非深韻此道著,否則普通醫者都不敢胡亂下藥。」

    袁德此刻痛苦難當,指著醫者大罵道:「你個混蛋,快想辦法給我醫治,我不管你會不會,如果你醫不好我,我找人弄死你。」

    醫鬧古來有之,扁鵲、華佗都是前輩,吃不好飯打廚子,醫不好病殺大夫。

    營醫沒有辦法,弄了一些對付毒蛇的葯給袁德服下,可根本不起作用,袁德依舊疼的哇哇大叫,身上哪裡都感覺刺癢,他還不敢抓,一抓之下更是疼痛無比,可不抓又癢的要死,這種痛苦讓他感覺此刻還不如死了算了。

    「快去想辦法,想不出辦法我殺了你!」袁德指著營醫怒吼。

    營醫嚇得滾出監軍營,臉上滿是驚慌之色,他是真的沒有辦法,此刻已經想到了逃跑。

    就在他低頭往前走時,迎面有人攔住他的去路,營醫抬頭一看是新來的守備大人,剛剛在醫治田千戶的時候已經見過,立刻躬身行禮。

    江浩問道:「監軍那裡發生了什麼事情?」

    「回大人,監軍大人被一隻蜘蛛咬了,中了奇毒,現在痛癢難當,小老兒沒有辦法醫治,現在準備去舟山看看能否找到懂的治療奇毒的醫家。」營醫回道。

    「蜘蛛咬了,痛癢難當?」

    「是。」

    「你帶我去看看,或許我有辦法。」江浩道。

    營醫一聽心裡就是一喜,如果守備大人有辦法,那自己就不用跑了,他雖是醫者可卻是軍籍,逃營是重罪,會被全國通緝,抓住要被殺頭的。

    「大人隨我來,我給大人引路。」營醫立刻道。

    來到監軍住所,還沒進去就聽到一聲聲凄厲的嚎叫,江浩感覺和自己折磨人的手段不遑多讓啊,這蠱毒之術還真是厲害。

    走進屋子,袁德此刻躺在床上,旁邊有幾個人在伺候,可這傢伙難受的只剩下叫喊了,根本沒搭理江浩,當他看到營醫回來,立刻喊道:「醫生呢,你帶醫生來了嗎,痛死我了,癢死我了啊,快點給我想辦法啊。」

    江浩湊到近前說道:「袁監軍,你可是被一種五彩斑斕的蜘蛛咬的?」

    「對對對。」

    「或許我有辦法緩解監軍痛苦,我在遊歷的時候,曾經見過那種五彩蜘蛛,學到了解毒之法。」江浩道。

    袁德一聽立刻喊道:「快,快點給我醫治。」

    江浩看看屋內其他人,說道:「你們現在都出去,任何人不得入內,我要單獨給袁監軍醫治。」

    江浩是守備,副千戶,現在又有辦法醫治袁監軍,這些人立刻聽話的出去,包括營醫,房間內只剩下江浩和袁監軍兩人,江浩湊近一些,開始展露自己的獠牙。

    「袁監軍,我救治之法異常珍貴,不能白白出手啊。」江浩道。

    袁德聽了大怒,立刻罵道:「江守備,信不信我給京城寫信,告你個私通倭寇,禍亂大明的罪名,到時候讓你滿門抄斬。」

    江浩冷冷一笑,「我相信先死的一定是你,而且是以世間最痛苦的方式死,明天你就會說不出話來,第三天你就會連動都不能動,可是痛苦依舊不會減少一絲一毫,直到痛苦七天,全身潰爛而死,死後會化作一灘膿血。」

    袁德眼睛瞪大,「你,是你給我下的毒!」

    「你是被毒蟲咬的,所有人都看到了,你不要誣陷我。」江浩笑著說道。

    袁德彷彿看到了一隻毒蛇,眼前這個笑眯眯的傢伙,絕對比毒蛇還毒,忽然,有一陣巨大的痛苦襲來,同時伴隨著鑽心入肺的巨癢,讓他痛苦的只想死。

    「好好好,我同意了,從今往後我什麼都聽你的。」袁德不想死,更不想承受七天的折磨,立刻答應了。

    江浩拿出一顆紅色丹藥,黃豆粒大小,袁德一看,不管不顧的塞進嘴裡,過了幾分鐘,就感覺身上的痛癢在慢慢消失,他終於感覺又活過來了。

    袁德看向江浩的眼神變得有些怨毒,慢慢爬起身,坐在床上瞪著江浩厲聲道,「江守備,你毒害上官,我懷疑田千戶的中風也是你動的手腳,我會立即上報司禮監,不要以為你會些武功,東西兩場絕對不會放過你的,哼!」

    江浩笑了笑,「這種藥丸並不會根治你的毒,只是緩解壓制,兩天必須吃一粒,要不然會繼續發作,而且比現在還要痛苦~十倍!」

    袁德嚇得臉色煞白。

    「你,你你你...」忽然,袁德從床上滾到地上,直接跪下趴在江浩面前,「江守備,我錯了,你就饒了我吧,以後這普陀衛所,一切你說了算,我全都聽你的,您讓我怎麼做我就怎麼做。」

    江浩知道,現在可以安穩的接收普陀會所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球盛寵小萌妻重生娛樂圈:天後歸來三寸人間重燃全知全能者
    超品醫仙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